后记:当文学不再裸奔
一夜成名 - 张一一

    前些日子,有一个叫李索伦(姑且这样称呼他)的青年男子,在长沙最繁华的街头裸奔,据说是为了引起出版方的注意,希望能够出版他的小说《非此非彼》。
    我没有拜读过李索伦的大作,不知他文学底蕴的深浅,自是不敢妄自菲薄说短道长。然而,当我读取这条新闻的时候,心灵颤栗的程度,我想会没人比我来得深刻。因为,李索伦的今天,仿佛就是我的昨天。唯一不同的是,他比我多些勇气,我比他多些运气。
    李索伦的小说,据说还只写了2万多字。而据我在出版业摸爬滚打好些年头的经验知道,现在单单网络上已完稿的尚未出版质量参差的小说,绝不下10万种之多。2004年以来,中国的出版社虽然说是要实现所谓“公司制经营、企业化管理”,其实大伙儿都还在观望,谁也不敢轻易出招(更多是想出招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让出版社来出李索伦还在襁褓阶段的大作,其中的艰难程度,似乎有些类似日本今年就想“入常”的不切实际。李索伦也许是也看到了出版前途的渺茫,所以裸奔以谢天下,企图出现一丝转机,改变他的人生际遇。
    我完全没有资格取笑李索伦的无奈,出书的艰辛,我深谙个中三味。我的第一个长篇小说《不》,就是在全国各大出版社躺了新旧三年,最后因为我的“状告中国足协”系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甚嚣尘上,最后才有出版社“看中”我营销方面的才华,把我束之高阁多年的第一个小说出版,从此之后,我算是幸运的走上了文学创作的康庄大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李索伦的裸奔,是文学的一种悲哀,也折射出个人奋斗的一种无奈。打心眼里说,我能理解他的这个做法,但并不赞许他这样做,他所要面临和承受的,将有太多太多。人的一生,不过是历史短暂的一瞬,生命是如此卑微,存在即合理,每个人都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用他的聪明和智慧,去实现他的心中的梦想,这是无可厚非的。也许站在李索伦的角度,除了这一脱之外,他已经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这时候,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11月19日,我去“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北京大学参加腾讯、起点、西祠、榕树下、苹果树、幻剑书盟等全国著名的文学网站举办的一个叫“掌门论剑”的关于探讨网络文学的会议,因为迟到了许久,所以我悄悄的溜到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不久后旁边又来了一“金毛狮王”(头发是金黄色的卷发),我看着好像有些面熟,却也并没有在意。不一会儿,就围过来一大群扛摄像机的记者,我本以为是奔我而来,心中窃喜,正斟酌用词准备谦虚几句,不料却有些失望,他们一个个绕过我奔“金毛狮王”而去,这时候我才知道,“金毛狮王”就是传说中用“下半身写作”的木子美——那个会议众人瞩目的焦点。
    我们姑且不去探讨木子美的文字是否垃圾,也无意去追究她那天力压全国各大文学网站创始人和众多知名写手风头的责任,但是她那天指点文坛,激扬网络的放肆,以及享受到众多媒体的追捧,却是不争的事实。在那个时候,没有人会去计较木子美成名的过程。
    木子美依靠曝光自己和众多男人上床的隐私一举成名,相对而言,李索伦的裸奔显得是如此的光明磊落和崇高圣洁,毕竟“人体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艺术”!李索伦轻轻的一脱,远不能享受到木子美今日的荣光,遭受的全是责难和非议,人们的评判标准,似乎有失公允。
    我的一个做出版的朋友,平日与我私交甚笃,在看待李索伦的裸奔事件上,意见却与我大相径庭。他非常肯定的说,像李索伦这样的人,绝对是走不出来的,只有主流才能够成功。我告诉他,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李索伦此举虽然有急功近利哗众取宠之嫌,并不能否决他全部的所有,站在李索伦的位置换位思考,如果他不这样剑走偏锋的话,也许他将一生碌碌,永远都无法获得主流的认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永远都无法出名。这正是李索伦的无奈,也是所有小人物和“迷惘的一代”的悲哀。
    关于裸奔,在西方早已司空见惯,中国有着几千年的传统文明支撑,我无意去推波助澜。但是,我想我们至少可以给李索伦多一些宽容,透过这一现象的背后,转而去思考一些文化的、社会的、哲学的一些问题。
    愚意以为,一夜成名并不难,关键在于你有多努力。在我看来,一夜成名绝不是投机取巧或者不劳而获,一夜成名的最好诠释应是“厚积薄发”!
    作为李索伦也罢,其他谁谁谁也罢,只要你心中埋下一颗高贵的种子,具有强烈的企图心,找到最正确的方法,不断的努力,抓住和创造一些机会,别提只是实现出书的简单理想,你全部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也将得到最为真切的体现。
    我衷心的祝愿李索伦,祝愿他珍爱自己的身体,不再裸奔。也衷心的祝愿,在李索伦之后,再也没有李索伦!
    end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