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LISA与我暧昧的北京一夜
努力 - 张一一

    LISA的话让我男人慈父般的情怀不可遏抑,刹那之间,便很有了些呵护她一生一世的冲动。这时候的LISA,除了楚楚可怜之外,看我的眼神也渐已有些迷离,喃喃地对我说:“周周,我很喜欢你身上香水的味道!”
    我风里来雨里去地买了宵夜赶到LISA家的时候,LISA正穿着*的睡衣在看她自己博客上的网友留言。
    在和天王“偷情”事件爆发之前,LISA博客上每天的留言大概是三五十篇、访问量也就几千,最近因为天王大批粉丝的谩漫骂而人气大增,如果可以简单从一个人博客上的留言来判断她品行和品格的话,那么,这段时间,LISA十足是一个超级*十恶不赦的坏女人和变态狂。
    LISA看上去比前几天见她时清瘦了许多,她说这些天她简直快要疯掉了。天王的粉丝真是快意恩仇神通广大,在她的博客和百度贴吧把她骂得一塌糊涂醍醐灌顶还不算,不知道从又从哪里弄到了她的手机号码甚至还有家里的固定电话,一条又一条不堪入目的匿名短信和一个又一个无理取闹的骚扰电话迫使她只能关掉全部的三个手机,然后干脆再拔掉了家里的电话线。但即使这样,还是会有楚天老家的亲友以及过去的一些师长通过她妈妈的电话找到她,苦口婆心地劝她要学好,内忧外患,真是烦透了,这些天整个都没怎么睡觉没怎么吃东西,心情糟糕透顶,只有和我说话时才会乐观一些。
    LISA的话让我男人慈父般的情怀不可遏抑,刹那之间,便很有了些呵护她一生一世的冲动。这时候的LISA,除了楚楚可怜之外,看我的眼神也渐已有些迷离,喃喃地对我说:“周周,我很喜欢你身上香水的味道!”
    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此时的我,我早已忘却孙小山“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的人间真理,似也不怎么在乎她以后还会不会每个月付给我三万块的宣传费用。在那一刻,LISA是我全部的天堂。
    我的情绪,越来越怜香惜玉;我的眼神,越来越柔情似水。我的世界,赫然只剩下LISA和我两个人。LISA闭上眼睛,我俯下声来,正准备大胆地去吻她的时候,该死的门铃,这时候竟是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LISA慌乱地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照了照,一边整头发一边理衣服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跑过去开门。
    我长长地吁嘘了一口气,一切恍如做了一场梦,似在庆幸着刚才什么都没有做,又似在后悔刚才应该做些什么。我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刚才这段短暂的时间,本可以使我们的人生有另外的轨迹。这一次之后,也许LISA和我之间再也不可能交会。按照上帝的说法,我们之间,本应该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在我深谋远虑的儿女情长当中,LISA富态的妈妈一阵风似的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礼貌地叫了声“阿姨”之后,很快就读出她对我这个这么晚还和她女儿共处一室的“孤男”,态度并不是那么的热情和友好。
    我识趣地的一看表,时候已是不早,窗外风收雨歇,LISA看来也用不着我陪,再陪下去意义也不太大。于是指着桌上我刚带来的LISA最爱吃的麻辣小龙虾和螺蛳示意她赶快趁热吃了,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作别很是有些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LISA后,我一路思考着,趟淌着浅浅的雨水走回家。
    孙小山皮笑肉不笑地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是不是又和哪个美女约会去了,他说他担心我没带钥匙,所以一直都不敢睡着。
    孙小山最近不知道是官司使他让我觉得亲近,还是听到风声说我即将和他说拜拜即将和赵四海一起去开创鸿图大业,总之是对我的态度突然好起来许多,不时地嘘寒问暖,间或还给我买些零食和小礼品什么的,与以前那个无比抠门的他判若两人,让我一下子还真有点难以接受。
    可惜的是,孙小山也许是看多了二三流演员片子的缘故,他的这些不太高明的演技,很容易被看出太多刻意为之的痕迹。孙小山最近对我所做的一切,不由自主会让我联想起电视电影里商业大亨奄奄一息卧病在床时平常不争气不听话乱花钱的儿子儿媳争先恐后煲鸡汤炖小米粥的美丽画面,我太了解孙小山的心情和心态了。
    我没怎么搭理孙小山,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胡乱看了几则娱乐新闻,然后想要静一静开始继续创作已催了很久的那个剧本,但手搭在键盘上之后,怎么也敲不出一个字来。我似乎觉得,心力交瘁的我,今夜本不该如此孤单。
    正郁闷间,兜里电话突然震振动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来电未详,神经过敏地接通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我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和温暖,恍如迷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很奇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这种想法,但我无法改变这想法的真实和真切。打来电话的,赫然是那消失了已经很久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杳无音讯的,我内心深处时刻牵肠挂肚无比眷恋的那个女人——卫子芙。
    我酸溜溜地说:“,什么风把您吹得突然记起了我啊,真是我老周家祖宗十八代积德啊!前些天给您发了那么多短信不回,打电话一老关机,我还以为您被哪个老头子金屋藏娇囤积居奇捧为掌珠爱不释手或者是被哪个小流氓骗到荒山野岭先xx后xx杀了又奸生不见亭亭玉立死不见*横陈了呢!”
    卫子芙笑骂道:“去你丫的周周,瞧你这没心没肺口不择言的,什么德行啊,哀家我只不过前些天去澳洲办了点事,不知在哪里把手机不小心给弄丢了,所有人的电话都没了,可把我给气死了。今天刚回的北京,这不,就立马跑*的营业厅打了个单子,千辛万苦地把你的电话给找了出来,你感动不?”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