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 - 曾炜

    阿杰茫然四顾是谁,是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可瓦工的那个人没有出现只有一阵风,一阵在五月不常见的大风,从街的那头吹来,吹起了满天金黄的落叶仁和医院的不锈钢铭牌在五月的阳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芒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走廊上,两名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年轻护士匆匆走过,一路撒下清脆的笑声,为单调沉闷的医院带来生机与活力她们栽02房的门前停下了脚步这是一间特护病房,拥有整座医院最好的设施和护理条件“我敢打赌,现在我进门,看到的一定是那个男孩坐在她的旁边,跟她说话”那个叫小琳的护士说道,“自从韩医生跟他说卓小茵有可能听得到声音以后,这个天底下最酷的男孩就变成了天底下最唠叨的男孩了”
    说句实话,“年长一点的阿萍叹了口气,”我还真羡慕卓小茵呢,被这样的男孩如此深爱,即使再也醒不过来“
    “呸呸呸”小琳忙打断她,“不要说不吉利的的话!我可不希望小茵醒不过来,我也不想看到那个叫阿杰的男孩一辈子生活在失望和忧伤里”那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力照顾好小茵“阿萍微笑着推开房门,”这样她才能早一点醒过来,不是吗“
    随着房门的开启,微风从窗外涌入,轻轻掀动起白色的窗帘,窗台上的玻璃花瓶里,依然有十一朵红玫瑰怒放着,*床的椅子上,堆着散落的杂志一切一如既往唯一的不同,来自那张单人床,床单洁白平整,被褥堆放整齐点滴瓶静静地挂在床头阿萍楞楞地站在门口,微笑在唇边凝结“小琳!”她惊叫着,“她不见了!”
    海边暮色苍茫紫色的云霞堆在天边,遮住了落日安臣杰站在沙滩上,海风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吹乱了他的头发在他身边,是一张轮椅,小茵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尽管在她的耳畔,有一枚缀满小钻石的星型发夹,可是,在海风的吹拂下那把黑色的秀发依然有些零乱又一阵风吹来,发丝抚过她的脸颊这是一张清秀而年轻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小巧的下巴,微扬的嘴角,挺直的鼻梁,乌黑的眼睛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扬,眼眸黑白分明他记得她笑起来的模样,她的鼻子会可爱的微微皱起,接着,笑意抵达眼眸,让它们顾盼生姿,散发动人的光彩可是可是,现在在这双眼睛中的,没有一丝神采,没有一丝活力,没有任何光芒的闪烁!
    握住了她的手,他慢慢地站起身,面对着一望无际,泛着粼粼波光的大海夕阳在坠落的最后一刻,穿过沉沉暮霭,绽放出金红色的光芒阳光射向海边,撒落在那队犹如剪影般的人影身上她一动不动地坐着,面对着落日而在这一瞬间,堇色的阳光射入她的眼中,她的瞳仁晶莹剔透,仿佛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他迎风而立,所以没有看见——有一颗泪从她的眼角流出,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烁着透明的光彩。
    (全文完)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