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心的二分之一 > 第35节

第35节

    掌声猛然间响起。
    响得就连整栋体育馆都似乎要震动起来了。
    当灯光再度亮起的时候,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站起来鼓掌。
    掌声也再一次淹没了陆蓓蓓等人的尖叫声。
    《F大新版仲夏夜之梦》的演出不是成功,而是很成功!
    而更让所有的演职人员觉得欣慰的是:从这一天起,这出沪剧就成为了F大的经典保留节目,每年的艺术节都要上演,而且,就连小强
    的狗刨式救人姿势也要演得一丝不苟。
    “忻欣!”
    没有反应。
    一张小纸条扔在了忻欣桌上。
    还是没有反应。
    直到被人重重拍了一掌,忻欣才终于大受惊吓地把视线从窗外的深秋景色中拉回来。
    国际法的老师是一位老教授,每次上课,他都埋头在笔记书堆中,目光从来不与同学们相接触。因此,上他的课就像上自习课一样,学生
    们打电玩的也有,看小说的也有,更夸张的是,竟然还有人当着老师的面,直接从教室的最后走到前面的座位上来找人说话。
    这个人就是陆蓓蓓。
    “你干什么啊?”忻欣有些恼怒,再这么下去,心脏病都有可能被吓出来的。
    “昨天,我的阿洛哥找你说什么话啊?”陆蓓蓓瞪大了好奇的小眼睛,逼视着忻欣——好象有情况哦?
    昨晚临熄灯前,忻欣被楼下的舍监叫下去,是哪个家伙惹得忻欣不爽了。而调查的结果则是——昨晚找忻欣下楼的那个人,就是蓝嘉洛。
    再回想一下,自从话剧演出以来,这一两个月,大家都很太平。
    忻欣仍是体育部的部长,而蓝嘉洛也依旧当他那被MM保卫的文艺部部长。
    但是,是不是过分太平了一点呢?
    忻欣和蓝嘉洛不再针锋相对,也不再一见面就吵架,相反,每次在校园里相遇,他们客气多了,礼貌多了,却似乎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几番分析下来,陆蓓蓓得出了结论,他们两个这么怪怪的,一定有原因。这原因难道是……
    “他是不是向你……”陆蓓蓓来了个暧昧的停顿。
    “他向我道别,”秋日的阳光淡淡地洒在忻欣的身上,她转头又看向了窗外,“他说他要回国过圣诞节。”
    “什么?”一声尖叫引起了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除了那位老教授。
    陆蓓蓓的声音轻了下来:“他要走了?什么时候?”
    有一架飞机嗡嗡地从头顶飞过。
    “今天。”
    忻欣看着飞机在蓝色的天空上划过一道白色的痕迹,庆幸身边的蓓蓓终于不再说话了。
    她依稀记得,就在几个月前的某一天,她也曾留意到一架飞机的飞过。那时的她事事都不如意,充满了恼火的情绪。而现在,一切都很
    好:体育部声名大振,出演的话剧也很成功,“破坏分子”的冤案也得以昭雪。可是……
    可是为什么,心情却总是有些怅然呢?
    ……
    “为什么要跟我说?”
    “我也不知道,只觉得我们也算是朋友,总该打声招呼道个别吧。”
    昨夜的对白犹在耳边。
    那时,他们坐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抬头看着星星。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说你是天上的星星。”蓝嘉洛一笑,是那白白的牙齿勾起了忻欣的回忆。
    “记得啊,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就觉得你不是好人。”
    “但现在呢?”蓝嘉洛的视线从天上的星星转到了身边的忻欣身上。
    “还行吧!”忻欣别过脸去。
    “看来,”蓝嘉洛站起了身,沿着台阶而下,“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是不会想我的罗?”
    ……
    “你会想他吗?”一个探究的声音突然响起。
    忻欣一惊,这才想起陆蓓蓓还坐在她的身边。
    “会啊,”忻欣一笑道,接着育加上了一句,“我还回想白冰莹呢!你们谁出国了我都会想!”
    “对了,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陆蓓蓓不依不饶地,“话剧公演那天,你怎么突然又在舞台上出现呢?”
    “我好似……大发善心、濡染心软了。再说,我都排练了那么久了,不上去演,好象有些对不起自己哦!”
    其实,“电脑房事件”的第二天,忻欣就知道自己误会蓝嘉洛了。那天在电脑房的,并不仅仅是他和梅丽莎,兰铃也一直在那里“破案”。而他和梅丽莎抱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梅丽莎看到死老鼠后,“惊吓过度”,他不得已安慰一下而已。
    但她已经把不排戏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再反悔也太没面子了吧。
    可是……可是,既然已经说好不上台了,怎么到了最后一秒,自己还是不争气地往台上跑呢?对陆蓓蓓的回答,都是她能想出来的答案。
    也许还有真正的答案,忻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现在,体育馆是完完全全属于体育部了。
    蓝嘉洛一回英国,形势就成了一边倒:文艺部只有一帮女同学外加一个一脸赤豆的秦玉郎,而体育部再怎么说,还有一个大帅哥莫天翼
    呢!
    于是,在赵青春老师的把关下,如今文艺部的人就连想靠近这栋建筑物都很难。
    忻欣逡巡着自己的地盘。
    一切景象都很欣欣向荣。
    体操队在体操馆舒展着身姿;篮球队在篮球馆刻苦地排练。没有了蓝嘉洛东张西望的觊觎,体育馆里显得安静祥和。
    ——也许是太安静一点了吧。
    忻欣走在了空无一人的室内游泳馆,脚步声在这硕大的空间里回荡。
    湛蓝的一池碧水,映照出窗外的蓝天白云。
    池边,因为话剧演出那晚搭木板而留下的痕迹依稀可见。
    尽管有满心的不愿意,忻欣还是不得不承认,让话剧在室内游泳馆里上演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创意,既便于观众观看,同时,因为有了这
    一汪池水,仲夏夜的气氛也被很好地烘托了出来。
    “你是米饭,是面包——我每天都离不开你,我可以天天换不同的菜式,但只有你,才是我生命的支柱!”
    排练的时候,每次说到这句话,忻欣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地大笑一番。虽然她已经改过剧本了,但这句台词从蓝嘉洛这只“花蝴蝶”嘴
    里说出来,总觉得是一句天大的笑话。
    但是,在演出那天,他说这句话的饿时候,自己为什么竟然会有莫名的感动呢?
    走出体育馆的时候,有一阵秋风卷着枯黄的树叶从忻欣面前掠过。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午后:有老师匆匆忙忙赶去上课;有学生三三两两坐在草坪上聊天;宿舍楼前的每两根电线杆之间,挂满了晾晒的
    被子……一切都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
    可是,她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偌大的校园突然……
    ——变得这么空空荡荡了呢?
    圣诞节终于到了。
    F大校园里洋溢着浓浓的圣诞气氛。传达室里的贺卡堆积如山,许多寝室的门前也挂上了圣诞铃铛,忻欣它她们的屋里居然还有一棵圣诞
    树——这棵可是真正的树哦!
    但是,有一棵真正的树又怎么样?没有人陪的圣诞,再怎么说,都是很可悲的吧。
    ——偏偏,今年,忻欣就要过一个可悲的圣诞夜了。
    打从下午起,身为法律系系花的微微安就开始不见踪影了。估计,她这个圣诞节会过得很忙碌。
    而一吃过晚饭,兰铃就去会她那个据说是在“学园侦探团”破案时认识的帅哥去了。
    甚至就连陆蓓蓓都“佳人有约”了。
    “忻欣!忻欣!你看我这样穿好吗?”
    陆蓓蓓兴奋地在忻欣面前转着圈,惹得黑猫“满月”也兴奋地追逐着她的裙摆。一身红衣红裙的她,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大大的圣诞礼包。
    “很好!不过,和你约会的人是谁?”忻欣有些好奇。
    陆蓓蓓不好意思地瞟了忻欣一眼:“你知道的啦!”
    “我知道什么?”忻欣一头雾水。
    “就是……就是我曾经和他在一起过了一晚上的那个啦!”
    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哪个啊?”
    陆蓓蓓红了脸,轻轻抛出一句:“青蛙啦!”
    就这样,一路高歌着“啦啦啦……”,就连陆蓓蓓也扬长而去。
    独守空闺的滋味忻欣不是没有尝过,刻画司,今晚不比以往啊!
    百无聊赖中,忻欣只能和“满月”一起,上床睡觉——既然,老天给了她一个凄惨的圣诞夜,那么至少让她在这个夜里做个美梦吧。
    ……有音乐声慢慢飘来,这是一支舞曲。
    明亮的灯光照耀着华丽的殿堂,舞池中成双成对的人在偏偏起舞。
    有个人在向她走来,她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高大魁梧。
    他带着她轻轻旋转起来,他们慢慢转到了靠近花园的那一边,玛雅注意到了王宫里照耀出的灯光,为夜色中的花园染上了一层梦幻般
    的金色,夜来香的芬芳随着温暖的微风飘了进来,而天空中则是满目的繁星,还有一轮明月,在深蓝色仿如丝绒的夜幕中闪烁着。
    ……
    “嘀——”
    门边的传呼器猛然响起。
    忻欣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感觉自己的心在胸膛中猛烈地跳着。
    当心跳渐渐平复的时候,怒火也开始慢慢上扬了。
    ——是谁?居然敢打断她的美梦?!
    还没走出宿舍楼,忻欣就已经觉察到情况有些诡异了。
    进进出出的女生们个个面泛潮红,眼波流动。
    明明已经入冬了,怎么一个个的神情就像是春暖花开一样呢?
    在女生宿舍的楼边,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黑夜中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眼熟。
    忻欣觉得自己的饿心跳加快了。
    可是,那不可能是他……
    那个人影转过了身。
    “嗨,天上的星星!我们又见面了!”
    蓝嘉洛微笑着道。
    忻欣的SecretGarden——夜色中的露天游泳池。
    圣诞节晚上的这里,就如同往常一样的幽静。
    月光照在池水上,泛起一片粼粼波光。
    “你不是说要在英国过圣诞的吗?怎么又回来了?”忻欣靠在池边的扶梯把手上。
    “其实,我只不过想回家拿样东西。”蓝嘉洛站在她的面前,从外套的口袋中摸出一样东西,“送给你。”
    忻欣犹疑地看着那个有着精致包装的盒子:“我可没有为你准备礼物。”
    “没关系,”每次,忻欣的直率总能让他一笑,“想不想打开看看?”
    抽去漂亮的缎带,打开绒面礼盒,眼前赫然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石头?”忻欣大叫,“你千里迢迢回家一趟,只是为了拿这块——石头?”
    “从小,我就喜欢手机各种各样的石头。”蓝嘉洛慢慢道,“有一天,我得到了一块陨石。其实,从看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想到了它
    ——天上的星星。”
    “可是,”忻欣皱起眉,端详着这其貌不扬的“陨石”,在它黑漆漆的表面隐隐有些银光透出——“我有这么难看吗?”
    蓝嘉洛笑了:“它还有个名字呢。”
    忻欣拿起了那块沉甸甸的石头,有一串英文刻在它的底座上:“StarofSerit”
    “塞亚特之星。”忻欣慢慢地念着。
    “-它代表着爱和希望!”蓝嘉洛接着道。
    不远处,有人放起了烟火。
    巨大闪亮的礼花在深蓝色的夜空绽放,光芒四射,璀璨夺目。
    ……
    Thisismymoment.
    Thisismyperfectmomentwithyou.
    ……
    远处还飘来了轻柔的音乐——《PerfectMoment》,这梦幻般的歌声一向是忻欣的最爱。
    她凝视着蓝嘉洛那因为烟花而闪亮的黑色眼睛。
    “……你怎么知道……”
    “我只希望能如你所愿,小姐。”
    曾经有一段时间,忻欣以为自己的心只能这样了:一分为二,无论把它交给谁,都只有一半。也曾经有一段时间,忻欣还以为人生就是这样了:有些是属于梦想的,有些是属于现实的,梦想与现实是不可融合的两个部分,而自己无论为哪一个部分去努力,那也只能获得一半的收获。
    而当一分为二的心慢慢合拢;当梦想与现实逐渐融合的时候,忻欣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情会是这样的……那种感觉,也许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
    完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