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让爱留在心底 - 朱星辰

    感觉像是在恋爱
    金波从正翰家带回了秀彬,决定自己抚养秀彬,但也不能便宜了正翰。
    于是金波找到正翰,以抚养秀彬的名义让他付赡养费,正翰心中大为不悦,表面上看是心疼钱,其实是不想让金波嫁人:“要嫁出去的人怎么带孩子啊!”
    “那是我的事你别管。”金波不理睬他。
    “明天十点在大韩饭店吧?”
    “你怎么对别人的婚礼这么感兴趣阿!”
    “想去送个花环也不行啊?”
    “既然那样,那就送个大的吧!别送个小的丢人现眼,要不送现金吧!”
    这时候银波来电话找金波,金波便准备离开,却被正翰拉住:“把话说清楚再走。”
    “说什么,你不是说我不好吗?你还想怎么样?”金波想挣脱正翰的手。
    “你就那么想嫁出去吗?你带着秀彬就不能嫁人!”
    “不能好好待孩子的人有权利说这种话吗?你别以为我现在还是你的妻子……”
    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碰巧被正翰大学时候的教授和他夫人看到了,两人连忙收手,真是好久不见了,自从正翰毕业以后,教授只是在正翰和金波的婚礼上见到他们,他并不知道金波和正翰已经离婚了。于是教授提议四个人一起吃晚饭,正翰不好推辞,只好要金波跟他演一出戏。
    在教授夫妇的面前,金波和正翰装出很恩爱的样子,就连他们自己也觉得过分,不过,教授夫妇只以为是正翰和金波感情深厚:“你们两个一定很幸福吧,周围的人一定都很羡慕是吧,记得你们结婚时候我给你们的忠告吗?”
    正翰和金波竟然异口同声:“女人是忍,男人是仁。”
    “是啊,只有这样,家庭就非常的和睦,无论什么事都要忍耐一点,多宽容一点。我觉得是这个道理啊,我主持的婚礼,都没有离婚的,真是感到欣慰啊。”教授感叹道。
    而此时的正翰和金波心里却感到有些惭愧。
    教授越说越高兴,又提议晚上大家一起去唱歌,正翰和金波不想让教授失望,只好同意了。
    在教授的要求下,正翰和金波不情愿的唱起了情歌,这首歌是他们大学时候经常唱的。唱着唱着,就像回到了他们恋爱的时候,那时,他们是多么恩爱,在学校是有名的令人羡慕的情侣,如今却也走到离婚的田地,他们表面上开心得唱着,其实心里已经难过极了,也对离婚感到后悔——
    这种感觉像是在恋爱
    和从前一样
    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
    像傻瓜一样
    这不是从前的那份爱
    是什么蒙上了我们的双眼
    还以为这是最后的相聚
    即使是错觉也愿意
    爱情已经变了味的爱情
    我们还这么享受着
    千万不要说这一切
    都是在为了自己
    银波在家里等着金波回来,可是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还不见踪影,她有些焦急了。明天就要结婚,可是自己却有了逃避的想法,这可怎么办?因为盛基妈妈的出现,令银波一直心神不宁。银波对盛基现在剩下的只是怨恨,对长秀除了感动,更多地是愧疚。她毕竟已经不再是完整的女人了,银波对自己的过去深感忏悔,越来越认为自己配不上长秀,也不能给长秀带来幸福。银波预感到自己的事情早晚会被长秀知道。
    银波最终决定离开,她还是选择了逃避。
    到了车站,她有些留恋,又有些犹豫。每次到这种时候,银波唯一惦记的还是允泽,她找了个电话亭拨通了允泽的电话,但是却迟迟不说话,她没有勇气告诉允泽,只能听听他的声音。
    金波和正翰他们终于结束了唱歌,等车的时候,正翰对金波的婚事仍然很关心,又是问那人可靠与否,又是劝金波在慎重考虑一下。金波嘴上拒绝正翰的好意,心里却也有所感动。
    回到家,金波发现了银波留给她的字条:“大姐,我觉得不能这样和长秀结婚,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现在很不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我现在的心情,根本没有结婚的自信,我想躲避一段时间。“
    银波的出走,引起了全家的混乱,他们把长秀找来,共同商量办法。长秀本以为银波是因为不想再结婚后放弃自己的工作,有些想不开,不过现在看来,银波也说过一些可疑的话,可能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长秀决定还是大家分头找找,银波没带什么东西走,一定不会走远的。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长秀找了他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可是还是没见到银波的足迹。无奈之下,长秀只好打电话找允泽帮忙。
    经过一番的苦找,允泽突然想起一个地方。他迅速回家让光泽帮他找一辆车,便出发了。那个地方,是银波和允泽曾经去过的地方,银波非常喜欢那里,因为她说过到这儿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有空还想来这儿,心烦或者伤心的时候,到这里能感到安慰。还说要是考不上大学的话就逃到这里,或者消失了,也会来这儿,但是只能有允泽一个人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允泽当时也保证过,不管银波逃到哪里,也一定会去找银波的。
    允泽开着车,希望银波能在那里出现。
    没有以前那么安静
    汉城的这一夜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安静,仿佛在一件重大的事情发生之前都会陷入一阵骚动。
    金波一家人为了找寻出逃的银波,忙得焦头烂额。与此同时,正翰正在为明天要嫁人的金波而烦恼,一个人坐在厨房喝着闷酒,他当然不希望金波再嫁,尤其在刚才和教授夫妇唱歌的时候,似乎找到了他们过去的甜蜜。想着想着,正翰便给金波打起电话,可是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人接。
    夜深了,金波一家决定轮流守着电话,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全家人。金波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卧室,发现了手机上显示的“未接电话6个”,一看全部都是正翰的。还有一个电话留言:“喂,姜金波,要结婚就那么好吗?啊,行,你就好好过吧!”金波听了呵呵笑起来,没想到自己本来是无心骗正翰,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要结婚,还生气了,真是好笑!可是同时,金波想起今晚正翰的表现和他刚才对自己说过的话,又有些感伤,为什么正翰和自己没有早点意识到各自的错误,只要互相包容一些,就不会到今天这一步。
    凌晨,天有些微微亮。
    允泽连夜开车找到了这个只有他和银波知道的地方,他远远地停了车。湖面上的水蒸气蒙蒙胧胧,就连岸边也被雾气笼罩着,隐隐约约,有一个弱小的女人的身影,她坐在岸边,望着湖面。允泽轻轻走近,是银波,她呆呆的坐着,眼中充满了忧郁和无助。
    允泽不知道银波为什么要躲到这里,但是出于好意,他告诉了长秀:“……现在还不确定,是她以前说过的一个地方,我刚刚想起来,你去那里可能会找到她……”
    允泽不情愿的挂了电话,他躲在一旁,心底的伤口又隐隐作痛:
    相信自己
    她和他的爱情
    我不能再去碰触了
    其实我担心的是
    我的一切
    会成为她眼中伤心的泪水
    知道吗
    我还是一直
    那么深深的爱着她
    即使不能在一起不能说话
    在我心中
    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无言的承诺相信我吧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选择
    这会是最后一次
    我最后的机会
    为了你
    把所有的一切都忘掉
    只剩下最后的关心
    ……
    长秀把车停到银波面前,什么话都没说就拉着银波上车。
    “请等一下。”银波一脸的疑惑,长秀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现在不要说一句话,我的心情极度不好。”长秀不由分说,把银波推进了车。
    80
    经过一番周折,银波和长秀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毕竟是大喜的日子,姜、罗两家早早来到饭店,恭迎各位亲朋好友的到来。
    饭店里宾客满堂,鲜艳的花环装点着每一处角落,从扬声器中传出的是莫扎特的奏鸣曲,轻快而又流畅。到场的每个人都穿着盛装,脸上挂着喜悦。
    长秀和银波刚到,金波和振波就拉着银波去了化妆室,因为跑得匆忙,碰巧和在这里工作的盛基妈妈撞了一下,不过她们三人也没注意,倒是盛基妈妈认出了她们,看着她们三人急忙离去的背影,盛基妈妈越来越觉得奇怪,今天饭店里因为婚宴被包了下来,难道她们跟婚宴有关?盛基妈妈跑到礼牌前一看,果然,上面写着:
    新郎:罗长秀
    新娘:姜银波
    她顿时明白了。
    银波坐在化妆室里一边化妆,一边心里还捉摸不定,金波看出了银波的担心:“好了,不用担心,什么都别想。”
    “大姐,我真的没有信心,很害怕,还不如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得了失忆症,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什么都忘记了,那样的话该多好啊。”银波一脸的痛苦。
    “你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要担心。”金波安慰道。
    “他要是知道了,怎么办?大姐,我要跟他说清楚。”
    金波阻止她:“话是有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不是每次说实话都是好事,要是互相间没必要知道的事,绝对不要说出来。要是觉得对不起他,就多爱他一点。”
    这些话金波虽然是对银波说,其实也是对自己说,对正翰说的。而此时的正翰,以为金波马上就嫁人了,在办公室里一刻也不能呆下去,他终于有了勇气,决定去婚礼找金波。
    当他走进饭店前厅的时候,正翰忽然看见金波带着秀彬正从他面前走过,但是,金波并没有穿着婚纱,而是正装,正翰马上向礼牌看去,脸上的愁云立刻消失了,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原来是误会。既然是这样,他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正翰心里笑着,便离开了。
    结婚典礼开始了,允泽这才赶到。还没来得及进入正厅,就看见银波身着洁白无瑕的婚纱,朝这边走来。又是这样的一幕,只不过男主角换了,上次是盛基,这次是长秀,但是不管怎样也不会是允泽自己,现在,允泽只有默默地在心里对银波祈祷,祝他们幸福,他只能有一次的目送着银波成为别人的新娘。
    “下面该新娘入场了,大家鼓掌!”麦克风里传来主婚人的声音。踏着婚礼进行曲,银波在父亲翰杰的牵引下,缓缓走向长秀,允泽在心里对自己说:
    眼前怎么只有这些
    是过去悲伤和痛苦的回忆
    把过去的一切轻轻的抛掉吧
    即使很难过
    走好我的爱
    要过幸福的日子
    一定要相信
    你会得到幸福的爱情
    爱别人的感觉
    正翰已经得知结婚的人是银波而不是金波,但他的母亲福实仍不知情。面对珍珠的体贴和侍候,福实的态度有所改变:“以前,我是因为秀彬,所以才站在秀彬他妈的立场上,没别的意思,是真的。只是让你受委屈了,难为你了。我有时候真觉得对不住你啊。我们家正翰一定会好好干的,你一直守在他身边,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啊。你看,你们的日期定在什么时候好?”
    “什么?”珍珠满脸疑惑。
    原来福实是在催促珍珠和正翰结婚,这让珍珠心里暗暗高兴,当初她想尽一切办法让正翰和金波离婚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现在终于到了。珍珠开始为自己和正翰的婚礼计划了,可是她却不知道正翰另有打算。
    82
    婚礼仪式终于举行完毕,长秀带着银波来到预定的宾馆包间。从婚礼前一直到现在,他们两个人就没有主动说过话,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走到门口,银波站住了,她不敢进去,因为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该不该跟长秀说清楚,长秀还是不说话,将银波抱进房,刚坐下,电话铃就响了。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长秀本来平静的脸立刻紧绷起来:“请稍等一会儿,”他把电话给银波,“你接吧。”
    银波马上想到了盛基妈妈,该不会是她吧?银波问道:“是谁啊?”
    “不知道,你就接吧。”长秀看上去很严肃。
    银波接过电话:“喂,您好。”
    “我是盛基的妈妈。”
    果然是她,银波的心怦怦跳起来,她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长秀。
    “你今天结婚了是吧,刚才接电话的人是你老公吗?已经成这样了,我是得祝福你,可是不知道盛基知道了会怎么样,现在接电话是不是很不方便,那再联系吧。”
    银波只能继续装着:“好的,谢谢您祝福我们,那下次再联系吧。”
    银波放下电话,马上向长秀解释:“是你见过的那个朋友的母亲打来的,说今天看到我们结婚了,所以特地打来祝福我们。”
    可是长秀并没有理睬,坐在沙发上喝着罐啤酒,银波见状,只好接着说:“那我先去洗澡了。”
    新婚之夜是浪漫的,难忘的,可是银波和长秀两人的心灵好像被什么东西隔开了,虽然看得到对方,却怎么也抓不住。
    长秀倒上两杯红酒,为他们的新婚之夜做一个小小的庆祝。
    “昨晚听说你消失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为什么会那样呢?”整个晚上都担心你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后来就有点着急了,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怎么连一句话也不留就消失了呢?对于你,我就那么微乎其微吗?”
    “对不起。”银波现在除了抱歉就是内疚。
    “今天是第一次,就这样了,要是再无视我的存在,任性的话,我可真要生气了。银波,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商量,我认为夫妻之间应该是没有秘密的,来,拉钩。哎呀,假装生气还挺难的,本来想第一次就把你教训的乖乖的,看起来不太容易啊!”
    “都是我不好。”
    “后悔和我结婚吗?是不是昨天晚上后悔了,所以要逃走阿?”
    银波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那就好。好了,现在开始慢慢实行爸爸下达的命令吧。让我好好的努力,不知道能不能行。”
    深夜,银波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长秀也是,他好像感觉到有些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感觉到银波有事情瞒着自己,那么,这样的婚姻能继续下去吗?
    83
    看到自己的妹妹结婚,振波心里也有些痒痒的感觉,这段时间,振波被她的驾驶教练光泽弄得满脑子乱乱的,她见金波在厨房做比萨,便走了过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个人见面吧总是吵架,像两个冤家似的,不见面吧,他说话的声音又总在我耳边响起来,有东西还总想给他送去,这到底算什么呀!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你爱上他了吧,”金波的经验和直觉告诉她振波应该是谈恋爱了。
    “我为什么要爱他啊?你以为我连爱都不懂吗?”振波反问道。
    “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
    “把我看成什么啦!净瞎说。”
    “你那明明是爱别人的感觉,他是谁啊?”
    “他不是谁。真头疼死了。”
    “是不是那个驾校教练阿?”
    “你疯了吗,姐姐!”
    “干吗这么紧张啊。”
    “因为你在说没有的事情,你在说什么哪!现在男人都死了吗?找他那样的?”
    “所以就更可疑,真像妈妈说的那样,你们两个好了?”
    “不可能的。”
    “我的朋友当中也有和你一样的,说什么是单身族,结果呢,一过三十就随便嫁人了,其实那样的人是傻聪明,她们还说只是别人看的不顺眼,自己觉得很幸福。”
    “你这是火上浇油哪!真让人伤心。”
    “所以你趁早把心放平,听见了吗?”
    “你也真是的,一见到我就和我吵架,哼!”
    振波虽然嘴上不承认喜欢上了光泽,可是这可瞒不过金波,振波越是这样掩饰,就越是暴露她的内心。其实,这也挺好的,女人是应该有爱情的滋润的,因为爱情,女人的生活才变得更加生动起来,因为爱情,女人才会更加懂得去爱别人和得到别人的爱。
    84
    第二天清早,经过一夜的沉寂,整个城市渐渐苏醒了。
    银波从梦中惊醒,发现身边的长秀不见了,忽然意识到什么。而长秀此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他和银波的前前后后,想着银波那晚的话,还有她的出逃,以及昨晚的那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这时,银波打来电话:“你在哪儿?”
    “我刚到办公室。”长秀有些犹豫。
    “不是说今天休息吗?”
    “临时来了个通知,我看你正睡着,所以就直接出来了,要不你先去岳父家吧,我得去开会了,再联系吧。”长秀慌忙挂了电话,深深叹了口气。
    银波只好一个人回了娘家,全家人都感到纳闷,哪有新婚第一天女儿独自回娘家的,而且又是一大早,银波解释说长秀公司有急事,一家人这才安心。可是银波知道,长秀的话肯定不是真的,他一定察觉了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
    (全文完)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