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让我们在一起 > 第十二节

第十二节

    101
    长秀痛苦的回到家中,发出悲痛的哀号,银波的痛苦也不少于长秀,在娘家,她把缠在肚子上的绷带解开,怀里的宝宝安然无恙,她有些欣慰,她想,这是她唯一值得珍爱的东西。
    长秀再也找不到什么值得留恋的理由,绝望的他坚定地告诉父母:“我要离婚,我要和银波离婚……”
    贤实还是有些不肯相信:“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长秀说:“不是开玩笑。”
    贤实还是不信:“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你不就是想看看我的反映么。”
    万德开口说话了:“长秀,你真的要离婚?”
    长秀点点头:“是的。”
    万德劝说长秀:“你还是要考虑一下,要想好了再做决定。”
    贤实怕长秀反悔,立刻说:“还考虑什么。”
    万德打断了贤实:“不是说离婚就能离婚,我们家不许离婚。”
    贤实却说:“离婚现在不是很难看的事情,没有缘分就要离婚。”
    贞德插嘴说:“那也要考虑一下,做什么都不和父母商量一下。”
    长秀最后的决定让大家的争论停止:“行了,我已经决定了。”
    贞德依然在不断的抱怨,万德也陷入了无奈之中。
    同样陷入无奈和痛苦的还有翰杰,他心疼地问银波是不是很好,他告诉银波长秀说没有银波不行,他却很担心银波是不是也可以没有长秀,翰杰反而劝银波这次要多想想自己。
    银波向翰杰保证,她有信心让自己活得很好,翰杰点点头,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餐厅里,绮子向翰杰打听银波的事情,翰杰向绮子诉说了银波要离婚事实,绮子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命运。
    万德也来找儿子谈话,他最后问长秀:“你一定要离婚?原来不是不想离婚么,前几天还说不能分开,这几天就要离婚么?没有她,你能生活的下去么。”
    长秀伤感的说:“虽然承受不住,但为了她,她希望这样,我想按照她所希望的去做,如果真的有缘分,一定会再见面的,我想可能会的。”
    见到儿子这样说,万德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缘分已经到此为止
    金波匆匆忙忙的回到家里,绮子看见金波回来,神色又有些不对,慌忙地问:“你这是怎么了?”金波很不高兴:“别提了。”
    金波告诉了绮子正翰和一个女人喝酒的事情,绮子十分气氛:“他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在现场抓住他们的?”
    金波说:“不是,不是在现场。”
    绮子继续说:“应该在现场抓到,你不能被耍两次。”
    看着母亲这样生气,金波才说:“好像他们还不是那样的关系。”
    绮子说:“一定要开始就好好管理他,以后可怎么办啊。”
    金波坚定地说:“不论怎样,再也过不去了,他又翻了旧账,说我以前的事情,我要离婚,再也过不下去了。”
    绮子生气极了:“马上断了吧,马上,不要再和他过下去。”
    翰杰听见了绮子愤怒的声音,马上过来打听,当他听见正翰和另外一个女人喝酒的事情以后也十分差异。
    而事实上,正翰并没有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有些郁闷,找一个人说说话而已,金波在凌晨还没有回家,正翰很着急,可是福实却说金波的不是,让他们离婚。
    正翰回到卧室,给金波打了电话,没有人接,正翰真的生气了:“你马上回来,要不我们就离婚。”
    同样抑郁的还有万德,夜里,万德一个人起来喝酒,长秀痛苦的表情总是在他脑海里闪现,银波照顾长秀的场面也不能让他忘怀,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想他一定要到银波家里去找翰杰谈谈。
    天刚刚亮,万德就来到翰杰家里谈长秀的事情,他是来劝说翰杰说服银波不要离婚的。
    翰杰却说:“就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吧,我也阻止过他们,但是他们的创伤太大了。”
    万德向翰杰和绮子针对上次在医院的事情道歉,可是翰杰依然觉得两家的缘分已经到此为止,万德只好回去,失落的他不得不为儿子的婚姻再次留下了伤感的泪水。
    金波回到家里,正翰没有好气地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金波一边照镜子一边回答:“不是看见了么?”
    正翰继续问:“在哪儿,干什么到现在才回来?没有收到信息么?”
    金波满不在乎地说:“收到了,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
    正翰大声说:“让你马上回来。”
    金波还是心不在焉:“是这个意思啊。我就是听见有人大喊大叫,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
    正翰愤怒的抓住金波,把她推倒在床上,一刹那,正翰对金波的恨意消失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侵袭了他的全身,他朝着金波的嘴唇吻去,这个时候,秀彬进来了。
    想要亲热的金波和正翰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决定不再吵下去。
    银波的生活又有了新的开始,有了身孕的她最近特别喜欢吃东西,肚子里的孩子让她本来差不多绝望的生活充满了那么一点点喜悦。
    长秀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面对着离婚,面对着失去金波,他整天都处于郁郁寡欢的状态中。
    103
    不管怎么说,翰杰还是想找正翰谈谈。
    正翰听说金波怀疑自己又有了别的女人,十分惊讶:“没有这回事。”
    翰杰说:“那么,是金波在说谎了?”
    正翰解释着:“那只是饭店的一个女老板,什么关系都没有,这几天和秀彬他妈吵了架,就心里郁闷空虚,所以找人聊了一会儿。感觉很谈得来,就一起喝了酒,这就是事实。”
    翰杰却告诉正翰:“并不是说你一定会那样,我只是说一个人心里一旦空虚,就会心里能够容纳得下别人,就有可能发展下去,站在金波的立场上来看,当然会误会了。”
    正翰有些惭愧,低着头不说话,翰杰继续说:“还记得你们复婚的时候说过的话么?”
    正翰回答着:“不要吵架了,好好生活下去。”
    翰杰反问:“那你怎么又提起过去的事情了?还说什么血液里去了?老说这些不伤害你们的感情么?”
    正翰抱怨和金波没有办法沟通,翰杰却提醒正翰,千万不要做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
    在家里,绮子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妇产医院提醒银波要按时检查身体,绮子意识到了没有流产的银波是在欺骗大家,银波却自己解释到:“那个是流产之前做的预约,那个时候太急了,就去了别的医院。”
    这个时候,振波依然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之中,和光泽的约会总是让她那么兴奋。
    光泽向振波提出结婚的条件。除了要做饭、生孩子以外,还要求振波听他所说的一切,沉浸在幸福中的银波立刻答应了下来,两人禁不住拥吻。
    光泽的叔叔马镇并不那么高兴,贞德和客人过渡的亲近引起了他的醋意,他不断的责备贞德,和光泽一样,马镇渐渐的爱上了贞德,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真的已经爱上了她。
    陷入了悲伤和痛苦之中
    关于金波对正翰的怀疑,翰杰决定和金波好好谈谈,两人回到家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绮子就告诉正翰,银波最近有些奇怪的举动,比如说银波原来根本不喜欢吃红薯,现在却吃得很多。
    正翰很奇怪:“银波吃红薯,她不是不喜欢吃么?”
    绮子回答着:“是啊是啊,现在却吃得很多,而且嘴里正吃着东西,还想着吃别的,并且我觉得她的身体也比从前胖了。”
    金波没有什么惊诧的表情:“怀孕了当然什么都想吃。”
    绮子更加奇怪了:“不是流产了么?”
    金波发现自己无意中泄露了银波的秘密,连忙改正:“哦,是啊,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翰杰想了想:“女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吃东西,大概是这样吧。”
    绮子听着,又想起了什么:“今天妇产医院来了电话,银波说是以前约过的,不知道流产了所以才联系的。”
    金波立刻又替银波解释了一下:“也许就是这样吧。”
    翰杰也做出一副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也许就是精神空虚吧,也许就是这样吧。”
    看见爸爸妈妈相信了银波的骗局,金波这才松了口气,但是,她还是决定要找银波谈谈,她突然间有了打消银波离婚的念头。
    银波的房间里,金波和银波对视而坐,畅谈着女人的心事。
    金波问银波:“你真的想要离婚么?”
    刚刚听到金波提到离婚的事情,银波就打断了金波的话:“不要再说了,姐姐,我想好了,我一一要离婚。”
    金波看到银波这样坚定,又劝说起银波来:“这样不行,要是爸爸妈妈发现了怎么办,你还有孩子呢,肚子马上就要大起来了,这样怎么行?”
    银波哀求金波:“所以姐姐,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一定要帮助我。”
    “这样是隐瞒不下去的。”金波很焦急。
    “我现在正在找房子,找到了房子我就搬家出去,爸爸妈妈不会知道的,不会的。”
    金波更加担心了:“那孩子生下来怎么办,生下来谁来抚养,有了孩子还离婚,这像话么,你没有生过孩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所以姐姐,你要帮我。”银波说。
    金波继续说:“两个人抚养孩子都很困难,不要说你一个人了,你不能一个人抚养孩子。”
    可是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银波的主意以定:“我一定要离婚,一定要,不要说了,姐姐,我一定好和长秀离婚的。”
    105
    无奈的金波回到正翰的家里,思绪一直不能平静,她想起了父亲和她的谈话,翰杰告诉金波:“你总是那么强硬,所以他就会往外跑,就是追究错误,也要温柔一点啊。”
    金波狡辩:“即使要追究,也要等他回家啊,他最近老是往外跑,还经常外宿。”
    “外宿?”翰杰有些吃惊:“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能这样,你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金波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也许复婚就是一个错误。”
    翰杰有些生气了:“那你们想怎么样呢,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想着想着,金波有些疲惫了,这段让她疲惫的婚姻越来越让她无所适从。
    同样无奈的还有银波,冰冷的民政大厦里,她正在和怀里的孩子一起等待长秀办理离婚手续,她没有再多想什么,因为为了这场离婚,她毕竟想得太多太多。
    长秀出现了,万般的不舍,他坐在了银波的身边,观察着银波已经木然的表情。这个时候,有人叫着:“罗长秀、姜银波。”
    长秀知道轮到他们去办理离婚了,最后的一线信望让长秀犹豫了一下,他没有立刻站起来,苦苦的望着已经起身的妻子。
    银波没有犹豫,尽管长秀是那么渴望那么迫切的呼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进去吧。”银波说。
    长秀知道什么希望都在这一刹那永远的破灭了,他只好不情愿的走进办公室。
    办理员看了看长秀和银波的结婚手续:“你们刚刚结婚半年,就要离婚么?”
    长秀没有回答,银波低头说着:“是的。”
    “那理由是什么?”办理员又问。
    “是性格不合。”银波回答。
    “有孩子么?”办理员继续问。
    银波依然平静的回答:“没有。”
    “婚后财产分割和精神赔偿商量好了么?”
    “商量好了。”
    “那可以了。”办理员终于办完了他们的离婚手续。
    银波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很久压在自己心里的重担终于可以让她如释重负,她和长秀来到民政大楼的门外,原来,天空还是那么的蔚蓝。
    “一起喝一杯茶吧。”银波对长秀说。
    长秀没有回答,他彻底的陷入了悲伤和痛苦之中,但是他还是答应了银波,因为他不知道这样和银波在一起的日子到底是不是最后一回。
    简单的茶馆,复杂的心境,长秀和银波面对面的坐着,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还是银波先开了口,她告诉长秀:“认识你,和你相爱,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事情,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银波一边诉说一边回忆往昔的美好:“那个时候,我还把你当成了双胞胎的爸爸,还使唤了你,让你做这做那,可是你也没有和我争辩,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从那以后,你经常来找我,来照看孩子们,你是那么的慈爱,还教给孩子们唱儿歌。”
    说着说着,银波又情不自禁的唱了起来属于她和长秀的昔日的旋律:
    池塘边,有一群小蝌蚪
    咕噜骨碌在游泳
    前腿伸出来
    后腿伸出来
    咕噜骨碌
    游啊游啊变成小青蛙
    前腿伸出来
    后腿伸出来
    银波唱着唱着就哭了起来,长秀也早已泪流满面。银波继续对长秀说:“我永远都忘记不了你对我求婚的那个时刻,是那么的幸福和甜蜜,我那时恨不得告诉所有的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现在,我想请求你最后一件事情。”
    长秀依然不停的哭泣,银波轻轻地把自己无名指上结婚戒指摘了下来:“你把我忘了吧。”
    说完这些,银波坐到长秀的身边,把已经泣不成声的长秀搂在怀里,就像安慰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他们相拥了许久,他们情愿时间凝固,留住这难忘的永恒。
    到美国的分部去工作
    长秀回到家里,宣布了一件事情,他已经决定到美国的分部去工作了。
    万德有些担心:“你这样的心情,一个人在国外能行么?”
    长秀没有直接回答万德:“我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所以不久就会出发。”
    贤实忍不住了:“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妈妈的感受?”
    长秀不想多说什么,回到了房间。
    同样回到家里的银波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香气,看见绮子新买来的栗子,银波来不及告诉家里人办理离婚手续的经过,就一个人跑到厨房吃了起来。
    翰杰心疼的忘着女儿,喃喃地说:“吃吧,多吃一点儿,女人就是在郁闷的时候喜欢多吃东西。”
    银波刚刚吃完了栗子又想吃饭,绮子问银波:“难道你们没有一起吃过饭么?”
    银波告诉绮子:“都是离婚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吃饭。”
    翰杰还是刚才的话:“她很郁闷,让她多吃一点,我们大家都来照顾照顾她。”
    绮子并不这么认为,她担心银波因为郁闷而吃很多东西,很多女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胖的,她觉得银波应该打扮起来,快乐地过属于自己的新生活,翰杰虽然觉得有道理,可是他没有办法说出银波的理由,说出这个属于银波的秘密。
    银波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不断的回忆自己把戒指还给长秀的那一幕,还有长秀伤心的哭泣,都让她心碎。银波打开柜子,拿出了长秀给孩子买的玩具和精致的衣服,泪水止不住的流。
    过去美好的时光又映入了银波的脑海,她不断的回忆着,这个时候,她和长秀有了谁也无法预知的共鸣,这个共鸣让他们继续延续着对彼此的思念。
    长秀的耳边也响起了银波绝望的恳求:“你,幸福的放开我吧,你忘了我吧。”
    他手里拿着银波的结婚戒指,他把自己的也摘了下来,连同银波的放在了一起。
    107
    贤实把金部长请到了家里,金部长马上询问起贤实长秀离婚的事情。
    贤实警告金部长不要把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可是却没有想到金部长已经差不多告诉了所有的人。
    贤实十分无奈,决定找银波见一面。
    环境幽雅的咖啡厅里,贤实和银波面对面的坐着,贤实喝了一口咖啡:“事情都成了这个样子,我真是不好意思,以前我对你的期望很大,所以受的打击和背叛感也很大,但是直到现在我才觉得,你除了那件事情,你还是个好儿媳,我对你其他方面还是满意的,你以后要干什么呢,又打算么?”
    银波低着头回答:“我在儿童之家找了份工作。”
    贤实继续说:“长秀明天就要到美国去了,他已经和我们分了家,互相各走各的路就不想念了。”贤实说着,又从手里拿出一个信封:“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虽然找到了工作,可是手里没有钱怎么行呢,以后要好好注意身体,遇见了好男人就好好的生活,我们要是在街上见了面,不要匆匆的走过,打个招呼。”
    银波听着听着,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贤实也有些哽咽:“我心里也很难过,我先走了。”
    贤实说着离开了咖啡馆。
    108
    贞德的小店生意十分红火,光泽一边吃东西,一边向贞德询问她的私事:“这么红火的生意,这么多客人,你就没有一个看上的?”
    贞德傲慢的说:“我的眼光哪里会那么低啊,这里的客人,我只看钱不看人的。”
    光泽想了想说:“那我给你搭了桥吧。”
    贞德一下子来了兴趣:“好啊好啊,什么样的男人呢,什么样的男人,是不是又帅又有钱的?”光泽刚刚把手指向了从厨房里出来的马镇,范秀和翰芝吵吵闹闹的进来了:“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
    马镇热心地问:“办完花甲大寿了?”
    翰芝愉快的回答:“办完了,办完了。”
    光泽奇怪的问他们:“你们不是说会遇见麻烦么?”
    范秀显得很开心:“还可以吧,还可以吧,全村人都把我当女婿款待呢,女人缘好还真是不错。”
    翰芝也兴奋地告诉大家,范秀在村里又做表演又唱歌跳舞,非常受欢迎,范秀一边给他家做滑稽的动作,一边开怀大笑,他们的爱情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悄然来临了。
    金波的爱情却又一次遭到了挫折,她把正翰约出来,进行面对面的交谈。
    金波开口问正翰:“你都几天不回家了?这样下去能行么?”
    正翰没有直视金波的眼睛,把头歪向一边,金波继续说:“和别人说话,至少眼睛要看着别人吧。”
    正翰看了看金波:“什么事,你就说吧。”
    金波简单的回答:“结束吧。”
    正翰愣了一下。
    金波又说:“不这样的话怎么办?”
    正翰问金波:“又要离婚?”
    金波说:“是的,我们的夫妻名存实亡,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不是也和爸爸说过不下去了么?”正翰没有什么话来回答金波,很多事情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不仅仅是婚姻。
    银波也在想着关于未来的事情,今天,她接到了小朋友之家打来的电话,告诉银波马上可以去上班了,银波收拾了衣服,把她认为最重要的东西也放进了行李,包括和长秀的结婚照,她知道,长秀明天就要到美国去了,这个消息让她感到无比的心疼,她想着想着,再也忍不住了,马上来到姐姐金波的比萨店里,她痛苦的告诉姐姐:“他要走了,要到美国去了,再也见不到了,最后一次,我多么想见他最后一次,再也见不到了。”
    金波鼓励银波:“你还不赶快去找他,你不能再做后悔的事情了,不能这样,你快去找她,马上把他拉回来,你不能因为爱他而不敢和他在一起。”
    银波痛苦的摇摇头,金波继续劝说她:“你快去吧。”
    银波叫了辆出租车,飞快的来到了机场,长秀迟迟的不肯登机,他的心里在等银波,等待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可是他没有等到,银波迟了,银波看见的仅仅是长秀最后的身影,长秀走了,银波瘫坐在地上,她感觉到了胎儿的呼吸,可是她自己却再也无法抑制住难过的情绪,哭了起来。
    一丝维系的纽带
    金波和正翰决定要分开一段时间,尽管福实不同意他们分开,可是金波和正翰还是要坚持,他们必须考虑考虑他们之间的感情。
    而银波和长秀的感情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丝维系的纽带,那就是她们共同的孩子,晚上,绮子来到银波的房间,和银波说着母女之间的话题,她劝银波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她告诉银波她有很多对不起银波的地方,还给了银波一些钱,她只想祝银波幸福。银波明白绮子的心思,她很感谢绮子把她养大,她们拥抱着彼此,纯粹属于母女之间的拥抱。
    银波走了,依依不舍的和家人道别,她有些伤感,也有些惆怅。
    110
    萧索的天空伴随着银波走过了差不多三年的时光,三年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不够刻骨铭心,但是也有平淡中的美好。
    三个年头过去,长秀也从美国回到了汉城,一家人欢天喜地的迎接着他,贤实还是催促长秀和凯丽结婚,长秀敷衍了一下,他知道,他的心里一直没有忘记一个他深深爱恋的女人。
    111
    明亮的演播大厅,正在直播《成功主妇》栏目,金波作为嘉宾被邀请,畅谈她成功的经过,这么多日子过去,金波已经成熟了许多,不仅仅是在外表,还有心志。
    这次采访是金波事业成功的见证,她满怀欣喜的讲述着自己事业上的造就,从比萨店里的一名普通员工再到理事,金波付出了很多很多努力。
    翰杰和绮子在家里的电视上看见了金波,十分自豪,他们都为有这样一个成就非凡的女儿而感到高兴,只是正翰和在家里的福实不这么认为,尤其是福实,她一边看电视一边抱怨不肯说出实话的金波:“她怎么不在电视上说自己离过婚呢,还说每天做早餐,我都多少年没有吃到过她做的早餐了,真是太不像话了。”福实说着就催促正翰把电视关掉:“还不快把电视关掉,她怎么能够在全体国民面前说谎,你是不是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
    正翰心烦意乱的回到了房间,摆脱了福实的唠叨,的却,他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金波了,对于和金波的这段感情,正翰觉得麻木中带着一丝痛苦。
    银波也带着小朋友之家的孩子们来参观电视台,她生活得平静而快乐,每天做同样的事情,银波并不感到枯燥,但是,她还是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一些东西,是爱情么,要么,确切地说就是长秀,她不知道,长秀这个名字好像只能出现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当中。
    金波刚刚从录影棚里出来,就遇见了来电视台办事的长秀,金波高兴的把长秀叫住,问起了长秀很敏感的话题:“你再婚了么?”
    长秀摇摇头:“没有,那,”长秀迟疑了一下:“银波呢?”
    金波也摇摇头:“也没有。”
    金波接着问长秀:“以后就要在国内生活了么?”
    长秀回答着:“不,下个星期就要回美国去。”
    长秀接着客气的告诉金波,他还有事,想尽早回去,金波看着已经上车的长秀,迟疑了一下:“长秀,银波她——”刚刚想把银波有了孩子的事情告诉长秀,金波的耳边就又响起了银波的叮咛:“姐姐,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
    为了履行对银波的诺言,金波换了一种方式:“长秀,你一定要在回美国之前看看银波,一定啊。”
    金波一边说一边被导演拉回了摄影棚,她想一定要让长秀见到银波,这是他唯一知道自己有孩子存在的机会。
    录完像的金波,疲惫的回到父母家里,绮子正在兴致勃勃的赞扬金波给家里带来的荣誉,说到荣誉,绮子又想起了振波,和光泽的结合一直让绮子很不高兴,因为绮子知道,光泽并不是她原来想像的那样,职业是个出色的律师,可是振波喜欢光泽,绮子有能怎么样呢?
    夜里,心里并不踏实的金波起来一个人喝酒,绮子看见了喝酒的金波,过来和金波聊天。
    绮子问金波:“怎么不睡觉,一个人喝闷酒呢?”
    金波沮丧地说:“心里不高兴,就起来喝酒了。”
    金波说着,伤心地哭了起来:“我虽然事业上很成功,也赚了很多的钱,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幸福,心里总是觉得缺点什么。”
    绮子劝说着:“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要是你,早就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了。”
    金波继续哭着说:“可我还是觉得过去的生活更加幸福,当初我和他有可能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在一起,现在怎么办呢,我真后悔啊,为什么不能够原谅他的一时失误,为什么要离婚呢,为什么呢,如果当初没有离婚的话就不会像今天那样——”
    金波哭得更厉害了,站在门外的翰杰听见了金波的话,痛心的叹了口气,但是他也有些欣慰,因为女儿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一个女人真正的幸福。
    生活过得和和美美
    出去游玩的振波和光泽回到家里,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有了一对双胞胎,而且振波有怀孕了,肚子大得走路都不是很方便,他们带着孩子一边唱歌一边走进了家门,看到振波又有了孩子,绮子很不高兴:“你们不是有了双胞胎么,还要孩子,光泽有能力抚养么。”
    振波不高兴了:“妈妈,你说什么呢。”
    绮子问:“我说什么呢,你说我说什么呢?当时你们骗我结婚就更让我生气了,还律师,什么律师啊,光泽那么能吃,一早起来,冰箱就空了,真是的。”
    振波争辩着:“我不是给您生活费了么?”
    绮子又不高兴了:“每次都是你给,他怎么不给,光泽你老是让振波一个人挣钱,太辛苦了。”
    振波替光泽说话:“他现在已经开始赚钱了。”
    绮子又说:“人家家里给孩子过生日都是在饭店里请客,可是我们呢,在家里过,像什么样子。”
    光泽有些为难,马镇也在一旁尴尬了许久,可是振波还是要和绮子争辩:“不是我喜欢他么,关你什么事情啊。”
    同样愤愤不平的还有马镇,马镇也在和贞德抱怨绮子对光泽的态度,好在振波对光泽很好,才让马镇觉得有些欣慰,他和马镇说着说着就谈起了对方的婚事,两人一边打趣一边开玩笑,贞德已经开了两家分店了,日子过得一天天的好起来。
    光泽和振波在给双胞胎过生日,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其乐融融的吃着酒菜,金波和银波也来了,还给双胞胎买了衣服。
    金波把银波叫到房间里,告诉了她和长秀相遇的事情,银波的表情有些惆怅:“他还好么?”
    金波点点头:“他还问候了你,他没有再婚。”
    银波有些焦虑:“你没有说出去吧。”
    金波答着:“我强忍着才没有说出去,你就和他再见一面吧。”
    银波摇摇头:“不要见了,我们的缘分已经尽了,不要见了。”
    金波说:“怎么能说已经尽了呢,你们还是有可能的。”
    银波许久都没有回忆的往事又再现于她的脑海,三年过去了,她对长秀的思念从来就没有减少过一点点,婚姻的不幸,难道就是命运的安排?
    其实三年里,生活发生变化的还有范秀,范秀托了岳父的福,当上了总经理,而光泽,竟然成了范秀的司机,这个时候,翰芝已经怀孕了,和范秀的生活过得和和美美,充满了乐趣。
    双胞胎的宴席上,大家聚在一起,快乐地唱着生日歌,突然间,翰芝要生孩子了,翰芝被送进了医院,家里一团糟。
    而此时贤实正在劝说长秀和凯丽结婚:“你和凯丽的婚事怎么样了,你要是不喜欢她,我就再给你找一个。”
    长秀拒绝了贤实:“我还是不想结婚。”
    贞德也说:“结婚不着急,追我长秀的女孩子很多很多呢。”
    万德也说:“结婚不着急,要自己愿意才行啊。”
    长秀一个人回了房间,看见了昔日银波的照片,他忘记不了她的,永远都忘不掉。
    万德跟着长秀来到了房间,劝说长秀:“你三年内第一次回国,怎么不轻松一下,出去见见朋友吧。”
    长秀说:“朋友都结婚了,出门要看老婆的脸色的。”
    万德又提起了银波,他说他和银波只联系过一次,银波在一家幼儿园工作,不知道结婚了没有。长秀听到银波的名字,又陷入了沉思。
    长秀决定去找银波,他来到金波那里,找到了银波的地址,那个时候,银波刚好离开,两个人擦肩而过。
    长秀又回到家里,把银波的地址仔细的收好,他就要见到她了。
    113
    酒馆里,翰杰又和正翰一起喝酒,翰杰提出了家的难处:“你们分开很久了吧,秀彬也不能总是这样两头跑啊。当然我不是来拿孩子做条件,只要你们好就行。”
    正翰没有说话。
    翰杰接着问:“现在你还没有做决定么,是不是你不相信金波啊。”
    正翰说:“不是这样,我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想。”
    翰杰说:“你们两个都有问题,就是缺乏各自的信心,三年了,三年的时间并不短,金波改变了许多。”
    正翰喝了一口酒,他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正翰回到家里,福实给正翰蜂蜜水醒酒,她喃喃地说:“我不想看见我的儿子这个样子整天醉醺醺的,秀彬她妈也不能几年不回来啊,就算我说了她一些坏话也不应该这样啊,她很有人缘的,要是再婚了怎么办呢?”
    那一天,正翰决定找金波好好谈谈。心平气和的谈谈。
    正翰把金波约了出来,他们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他们分开了太久,竟然觉得有了生疏,金波讲述着两个人的过去,又做起了检讨,正翰也自己承认着自己的错误,他们悔恨没有珍惜当初的感情,他们开是替对方着想,虽然过去有了伤口,但是伤口让他们清楚了爱情真正的含义。
    正翰听着,陷入了沉思。
    不能再次错过机会
    一直陷入沉思的还有长秀,他把银波的地址翻了出来,又找出了当年的结婚戒指,很多往事历历在目,他决定是找银波,一定要找到。
    长秀飞快的开着车,他要见银波,从来都没有如此的迫切过,他不能再次错过机会。
    很快的,长秀就来到了银波工作的小朋友之家,银波正在带着很多孩子一起欢快的玩耍,孩子们穿着翠绿色的衣服,朝气而活泼,银波的笑容也是那么的灿烂和美好,她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年轻与善良。
    银波看见了来找她的长秀,他们对视了很久,银波很激动,但是她尽量不让自己激动的表情流露出来。
    长秀轻轻的说:“好久不见了,你还好么?”
    银波回答:“还好,听说你还要再走,什么时候再回来?”
    “可能以后就不再回来了。”
    银波有些失望:“你有喜欢的人了么?”
    “还没有。那你不结婚么?”长秀反问。
    “我现在还不想结婚。”银波刚刚说完,就听见院长叫她,她对长秀说了“再见”,尽管她是那么的不舍。
    银波和长秀握了握手,体内的温度在他们彼此的指尖停留了片刻,但是谁都知道,他们该分开了。
    长秀转身回去,一个清脆的声音进入了他的耳朵:“妈妈。”
    银波抱起一个女孩,亲切的问:“玩什么去了?弄的这么脏。”
    长秀本能的看着那个女孩,眉宇间和自己有着几分相似,小女孩向长秀跑去,长秀明白了一切,他哭了,他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小脸:“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回答:“银秀。”
    长秀惊叹:“银秀?”
    女孩儿解释着:“银波的银,长秀的秀,银秀,妈妈总是叫我小石头。”
    长秀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把小石头抱着抱着,不愿意再分开。
    长秀觉得,他不能再失去幸福了,因为他在过去的时光里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面对着银波和女儿,一股幸福的热浪蔓延了他的全身,不管怎么说,生活马上就要有了崭新的开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