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我的恶魔少主 > 第十章:与单细胞生物的高压恋爱

第十章:与单细胞生物的高压恋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满屋子的金色光线。睡在这么柔软的床上,摸着旁边这么顺滑的丝质被子,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呃,不过这被子是不是有些奇怪,怎么一根一根的,不会是棉絮吧?呃,对了对了,我昨天不是睡在沙发上吗,怎么跑到床上来了?
    而且我的头,该死的,怎么这么痛?鼻子也塞住了,身上软趴趴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不会还在做梦吧!不可能啊,我伸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唉哟,好痛!这真的不是做梦。既然不是做梦,那我旁边一边蠕动一边哼哼唧唧的东西是什么?被子还会哼唧?
    我往那一堆突起的“小山丘”望过去,然后把脑袋伸进被子里,刚伸进去就被一坨黑糊糊的东西压在下面,有个黏滑湿润的东西“啃”我的脸。
    “啊??????”
    我用尽全身力气狂叫一声,抓起那一坨黑糊糊的东西丢出去扔到床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的话音还没落,东方萧夜就风一般地冲进了房间里,迷茫而担心地看着我。
    “有,有鬼!”我我把头蒙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哆哆嗦嗦地说道。
    东方萧夜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看了看地上蠕动并且哼唧的东西一眼,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倒霉女佣,我看你表哥一点都没有冤枉你,你不仅是个聋子,而且还是个睁眼瞎!”
    什么意思?我堂哥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他想挑拨离间呢!
    透过缝隙,我看到东方萧夜蹲下身,抱起了地上那个家,这下我终于看清了它的真实面貌!
    嘎嘎??????是小白!可爱无敌的小白!
    呜呜,小白,姐姐真是对不去你,姐姐错了,你摔痛了吧!
    “呃,小白怎么会在我这里?难道昨晚它跟我一起睡的吗?”
    “你以为小白愿意跟你睡啊!昨晚不知道是哪个白痴抱着它不肯松手!”东方萧夜安抚着小白,替它抱不平。
    呃,我昨晚真的抱着小白不肯撒手吗?
    那????
    “那昨天是你抱我到床上的?”
    “你觉得还会有第三个人吗?”应该不会,不不,是不可能会。整个屋子里都只有我和东方萧夜两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冒出第三个人。
    “那么说,昨天只有我们两个??????”
    “嗯哼。”他挑眉,戏虐的笑。
    呃。说去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在别人家里留宿呢,而且还是个男生家里,噢噢,这要是让老妈知道,估计皮都会被她扒掉!
    幸好我是在学校住宿的,不然昨天一晚没回家,老妈肯定不会放过我。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了吧!今天星期一啊!
    起床!起床!
    我急急忙忙地洗漱完毕,穿好鞋子,拿着手机和包就准备往外冲。我跟东方萧夜不一样,他是请了假的,我又没有请假,等会被罚清洗一个礼拜的厕所就惨了!
    “噢,买糕的,十点?!”
    当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数字时,我差点没惊得跳起来。10点,10点啊,有没有搞错?我的手机是不是昨天被她们摔坏了?我怎么可能一觉睡到10点?今天可是星期一,要上课的啊,天哪!
    这个臭宵夜,早上居然不叫我起床,完了完了。
    “你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啊?”该死的,头又开始痛了,额头烫的要命,不会感冒了吧?
    “你不用那么急,,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你怎么了,不舒服?”东方萧夜见我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赶紧走过来扶着我。
    他用手探了探我的额头,叹道:“这种大热天,也只有你这个白痴才会感冒!”
    啊,昨天肯定是小白跟我抢被子了,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都怪东方萧夜,动不动就叫我“倒霉女佣”,喊多了我自然就倒霉了。真是的,遇到他之前我一直都是很顺利的。
    不过,他居然帮我请了假,还算考虑的周到。
    “你?????饿吗?”东方萧夜迟疑着问。
    “咕噜咕噜??????”
    呃,经他这么一问,我还真有点饿耶!这家伙今天的举动真是奇怪,不仅面相憔悴,还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活像个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人。
    他晚上干吗去了,难道没有睡觉吗?
    “带你去吃东西。”他说完转身下楼。
    好耶,有东西吃了,我最受不了就是肚子饿的扁扁的。我忍着头痛,跟着他一起走下楼。
    嘎嘎,我万万没有想到,东方萧夜所说的带我去吃东西。就是带我看眼前的这个用盖子盖住,的大食盆。
    呃,这个不会是东方萧夜自己做的食物吧?不不不,绝对不是,我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愿相信他会自己做早餐。
    这肯定是他早上出去买的。
    “吃?????这个?”我疑惑地问道。
    “嗯。”
    见他点头,我走过拉开盖子,把心底快堆结成丝的谜底揭开。
    “哇????”
    这这这??????我眼花了吗?生日蛋糕,是生日蛋糕耶~!呃,他怎么会突然买这个?难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不是把,他在我后面一天生日吗?可是上次安碎碎不是说他很讨厌蛋糕的吗?
    “呃?????这,今天不会是你生日吧?”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耶!那么,那么这蛋糕我可以吃吗?嘎嘎,好像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不是。”东方萧夜摇头,然后走进房间拿出一堆蜡烛,一根一根插在蛋糕上,总共插了17根。
    呃??????17,难道——
    他把拉住一根一根点上,眼神清澈而幽远地看着我,苍白的脸在烛光下说不出地疲惫,却也流露出淡淡的喜悦。此刻的他像一个
    插着羽翼的天使临睡前的样子,恬静而温柔。
    “没事,不小心烫到了自己而已。”他左躲右闪,就是不让我看他的手。
    不对,他从来不做饭的,也不生火,更不用烧水,怎么可能会烫到手啊?这个骗子,又想骗我?他不知道吃一垫、长一智的道理吗?
    托他的福,在被无数次欺骗后,我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啦!
    我毫不妥协,再追了几圈还是没有看到他的手之后,我决定去案发现场——厨房探个究竟。以我对他的了解,如果刚才说的烫伤成立,那么厨房一定会有大量的证据。因为——以他的智商还不够想到要清理现场!
    冲进厨房,果然——
    地上一片狼藉,柜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做蛋糕的材料,上面还有好多长得“东倒西歪”“样貌丑陋”的蛋糕半成品!
    烤箱的碟盘也被胡乱的扔在地上,白色的粉末撒得满地都是。这,这怎么解释呢?
    “东方萧夜,那个蛋糕是你自己做的吗?”依现在的情况来看,是他做的无疑。那么他的手也是因为做蛋糕而烫伤的吧!
    臭小子,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下厨吧!
    在他发愣的当口,我冲过去,不顾他的回避,抓住他的手仔细看了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的把我吓傻了——
    整个手指又红又肿,不仅手背熏得黑黑的,手心更是烫破了皮,看上去惨不忍睹!
    这双修长纤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手,如今弄成这样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疼的样子,我的心里万分不是滋味!
    东方萧夜,欠你这么大的一个人情,你让我怎么还得起?
    你为什么这么傻?你这个傻瓜,大傻瓜!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值得吗?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也没有为你做什么。
    我眼角挂着两地泪珠向他走去,像第一次在火车站见面时那样,狠狠的扑进他的怀里,在他的肩上擦拭眼泪。
    他猛地一震,整个身体都变得很僵硬。
    “倒霉女佣,你,你没事吧?”
    “哇呜呜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对我这么好过。”我越来越激动,干脆大声哭了出来。
    他怔住,按住我的肩膀,把我轻轻推开,看着我的眼睛问道:“韩泽旬对你不好吗?”
    “他对我很好啊!他是一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可是”可是他不是上帝安排给我的那个人,我和他注定只能成为普通朋友。
    “可是什么?”他眼神突然变得暗淡,整个气压低沉起来,我闻到了一种叫做忧伤的味道。
    奇怪,这家伙怎么突然对我的事这么感兴趣?还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没什么啊,只是他对我太好,让我觉得不真实。”我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决定敷衍过去。反正我现在不是他的女佣,我有自己的隐私权。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快点吃蛋糕吧,我都快饿晕了。”这么多蛋糕摆在这里,我的口水都流了一地了。
    “你的额头好烫,还想着吃啊,先去医院吧,不怕鼻涕掉进蛋糕里啊!”东方萧夜摸了摸我的额头,闷闷的说道,然后转身拿着钥匙就走。
    呃,我流鼻涕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啊啊,他的衣服上!天哪,我桃千绿淑女的形象啊,毁了毁了!
    好吧,正好他的手也需要上点药,然后包扎一下,就先去医院好了。我换了鞋子就跟在他后面出了门。
    当然,在我们的后面还有——小白。
    在医院,排队、挂号、各种检查折腾下来,就耗了好几小时。幸好医生说我还只是感冒初期,不是很严重,所以不用打针,给我开了一些抗病毒和消炎的药。
    而东方萧夜的手虽然没有伤到筋骨,但是烫成那个样子也不算轻了。医生一边给他包扎的时候一边还教训他不小心。东方萧夜黑着脸,一言不发。
    哈哈,我在旁边又是心疼又是想笑。
    从医院出来后,已经接近傍晚,到了我们平时放学的时间了。我们仨慢悠悠的在天桥上走着。虽然我饿得恨不能就此倒地不起,但是我却不想破坏现在这种宁静美好的时刻,有阳光,有微风,有云朵,有好心情,有小白!
    还有东方萧夜!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桥对面出现了两个人熟悉的身影——韩泽旬和安碎碎。安碎碎看上去很不好,还要韩泽旬扶着她走。
    我看到了他们,他们也看到了我们。
    沉默沉默
    世界就这样潜入一片沉寂!
    我们各怀心事的看着自己面对的人。东方萧夜,你伤心了吗?难过了吗?此刻我的眼里没有别人,满脑子都是东方萧夜忧伤的神情。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或者为你分担什么?
    好吧,就让我做一次坏人吧。
    一直这样尴尬这也不是办法。我打定主意,拉起东方萧夜的手,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宵夜,走吧。”
    “小白,我们走。”
    小白无奈的看了看对面,转身低着头“呜咽”了几声,好想再说——走咯,拜拜!
    为了报答东方萧夜彻底不眠的为我做蛋糕,我好想又自动做他的女佣了。在学校,我每天帮他买水、打饭、擦桌子,忙得不亦乐乎。
    我的生活就这样因为某人的出现,逐渐和以前不一样了。事实上,早在很久以前就不一样了。
    于是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忙啊!每天计算着和韩泽旬的发展还差多久修成正果,或者徘徊在要不要跟他说清楚之间。我们之间根本不像恋人,倒像是兄妹,更何况我还只是一个被他利用的工具。
    另外,我还要随时准备清理被凌亚枫那小子塞进书桌的恶作剧玩具和凳子上的钉子,或者防备自己的笔记本、教科书不翼而飞。于豆花说,学校里的“夜殿下粉丝团”和“韩泽旬粉丝团”都已经对我下了“杀无赦”的命令。如果我再敢抛弃韩泽旬、跑去勾引东方萧夜的话,她们绝不放过我!
    面对这些,我虽然表面上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和生理准备来应付,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里虚的要死。
    因为我越来越觉得应该对韩泽旬说清楚一切,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以一个什么角度来说,才对大家都好。
    我现在放学后还要操心东方萧夜的晚餐,即便韩泽旬找我约会的时候也不例外。
    东方萧夜死皮赖脸的说:“你约你的嘛,我在旁边跟着就好了。”
    “我又不是你的全职女佣,你没有我就知不知道吃饭了啊?”
    “知道啊。”
    呃,真是服了他
    为了不让这种让人尴尬的场面继续不断的上演,我决定豁出去了,反正韩泽旬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我,他只是想让我帮他刺激安碎碎。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不甘心做这样的傀儡,也不愿意这样白白消耗彼此的时间和精力。
    况且,东方萧夜,他对于他,我不能否认,东方萧夜在我心里,似乎已经不止是恶魔少主那么单纯了。
    所以,我决定分韩泽旬提出分手。他那么好,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而放弃自己的幸福,他值得拥有真正属于他的爱情。
    我把韩泽旬约到了学校的后花园,这是我想了三天三夜才想出来的最佳地方……可这片安静芬芳的地方并没有我足够的勇气,我踌躇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正在我犹豫着,韩泽旬先开口了:“千绿,我们分手吧!”
    我愣住,没想到他把我想说的话先说出来了。或许他也早就想说了吧,只是跟我一样,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好吧,既然说到这分儿上,那么就干脆点儿吧。
    “嗯,好!”我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
    “千绿,你是一个好女孩儿,你注定会遇到一个比我好的男生。他待你会比待谁都好,因为你是他的唯一!”韩泽旬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看着远处篮球场上某个修长的身影。呃,那个在潇洒的三步上篮的人是东方萧夜吗?我怎么不知道他还会打篮球啊?
    “对不起。”韩泽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好像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千绿,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我跟你交往是因为安碎碎。但不是她们说得要刺激她,而是我觉得你和东方萧夜走得很近,而碎碎她好像又很喜欢东方萧夜。我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全她对东方萧夜的心,所以??????”
    原来如此啊!韩泽旬,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不过你不觉得这样对我很残忍吗?况且,感情这样让来让去有用吗?唉,算了,我也不计较了,爱情中的人都是白痴,他在这种时候的智商也不高把!
    “呵呵,算了,都过去了,我们拉个钩吧,算是和平分手了。”我一脸平静,或许是心里在就等着这一天了,有种心头大石落下的感觉,拉完钩,我对他认真的点点头,问道:“你很喜欢安碎碎把?”
    韩泽旬愣了几秒,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说:“呵呵,感情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拿得起,放得下。其实我也看得出来,你喜欢的人是东方萧夜吧!”
    他的后半句话不是疑问语气,而是肯定语气。
    我竟然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我不回答,只是转过头,与他相视而笑。清凉的风吹过来,我忽然意识到,萧瑟的秋季已经到了,树叶变黄了,空气变凉了,感情变淡了。
    像我和韩泽旬。
    就这样,我和韩泽心平气和地分手了。
    可是水果湖中学的八卦人士真得不容小看(是“不容小*”神马的不知道,反正表达的是这意思~)我们才说完不到三个小时,就已经传得“满校风雨”了。这惊人的速度真是让我大跌眼镜。于是,所有的人看我的眼神又自然而然地加了一层冰刀。
    唉,没想到我桃千绿有朝一日也会成为她们眼中的“祸水”!
    晚上,我陪东方萧夜吃完晚饭后,他送我回宿舍。一路上,他好像吃了蜜糖似的,嘴角一直挂着完美的笑。
    清爽的风吹过来,让人心旷神怡。
    终于,东方萧夜开口说话了:“你和韩泽旬分手了吧。”
    不是疑问,是陈述!
    奇怪,他怎么也这么笃定?不知道水果湖盛传的消息很多都是流言吗?难道说?????我把和韩泽旬分手的场景从头到尾在脑海里又放了一次,突然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没有啊,谁说的,我们才没有分手。”我故意不承认。
    他白了我一眼:“白痴!韩泽旬都跟我说了。”
    呃,我们分手干吗跟他说啊?
    “他干吗告诉你?”
    “嗯哼,因为是我让他这么做的。”他很得意地说道。
    什么?他指使韩泽旬来跟我分手?
    果然只有他才能干出这么令人发指的事来!
    不过这次,我倒要谢谢他。如韩泽旬不先提出来,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可是,可是,有个问题非常严重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你干吗要干涉我的事情?”
    “白痴,你忘了吗?契约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拜托,我已经不是你的女佣了。”
    东方萧夜不以为然,幽幽地说道:“嗯哼,那你曾经答应过要帮我做三件事的,你还记得吗?”
    呃,好像的确有这码事。当初他答应教我游泳之前,可耻的要求我为他做三件事,但是当时说自己没有想好是哪三件事,一直留到了现在还没做的。
    “嗯,记得,我说过的,只要不违法乱纪,我都还是可以接受的。”
    “那我现在要说第一件了哦!”
    “好吧,你说吧!”
    “第一件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咳咳,把韩泽旬从你的心里抹掉,不准留一点痕迹。哪怕是一点点都不行。”
    呃,这算是什么事啊?一点儿痕迹都不留?要我失忆啊!
    我睁大眼睛四处寻找着可以为我所用的东西。
    东方萧夜见状,有些着急地问:“倒霉女佣,你在干吗?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听到了,我在找棍子。”
    “找棍子干吗?”
    “你揍我一顿,看我能不能失忆。如果成功了,我不就彻底忘记韩泽旬了啊!”我狠狠地甩给他一个卫生球眼。
    他伸手做了一个要打我的姿势,但终究没打下来,只是大声的说道:“白痴,你给我听好,以后我再从你口里听到“韩泽旬”三个字的话,你就死定了。”
    什么人啊,总是这么霸道!他以为地球是围绕着他转的啊,自大狂!我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却又忍不住在心里偷着乐。他这么在乎我心里有没有韩泽旬,是不是代笔他东方萧夜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呢?
    见我没回答,他用手戳了戳我的额头,低沉的嗓音说道:“倒霉女佣,如果我说第二件事,你会答应的吧?”
    “那要看是什么事啊?”
    都没说是什么事,我要怎么答应啊?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要我做伤天害理的事,那打死我也不会答应的。
    他顿了顿,扭过头,看着远方,眼神有些飘忽:“倒霉女佣,你觉得跟我交往怎么样?”
    东方萧夜说完,收回飘忽的眼神,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啊!”我的嘴巴惊讶的快合不拢了,里面完全可以塞进去两个鸡蛋。
    天哪,他居然要我跟他交往?真的假的?我是听错了吧!要不然,是他吃错药了?这么晴天霹雳的话,他也说得出来啊?
    不过,除了惊讶之外,我的心怦怦直跳,兴奋的好像马上就要跳出胸腔。当初韩泽旬提出要和我交往的时候,我明明就很平静啊!可是现在??????
    难道说,我心里一直在默默期待着这一刻的发生?
    可是,他不是也应该和韩泽旬一样,喜欢安碎碎吗?是不是他也像一样,想要把另外一个人
    推给她,于是那我做挡箭牌?那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桃千绿既不愿意做韩泽旬的工具,那也不会愿意做东方萧夜的工具。
    ““啊”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东方萧夜见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又重新问了一遍。
    “你?????啊啊,不不,我是说,你喜欢我吗?”我忍不住直接问道
    东方萧夜扭过头,带着羞怯的表情幽幽地答道:“一点点。”
    “一点点那么少?”
    “一点点”是个什么概念?我是应该理解成喜欢我呢,还是理解成不怎么喜欢我呢?我低着头,默默衡量着这中间的分量。
    “你可以不用这么快答应我,或者你可以试着跟我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寒假到来之前,你告诉我答案。”他似乎在让步。
    我抬头看他,想从他眼里读出些什么,可是除了真诚,便什么都没有了。镇静,镇静,不能被他骗了,他那双美丽无敌的眼睛向来都是那么真诚的。
    “好吧,看在你这么真心实意的分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先委屈一下自己啦!”
    反正离寒假还有一段时间,先看看吧,是真心是假意,我桃千绿应该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吧!
    不过,哈哈,我刚才答应得可真干脆,一点儿少女的矜持都没有。
    “那你喜不喜欢我?”
    “一滴滴。”
    “什么?一滴滴那么少,比一点点还要少啊。”
    ?????????
    不得不说,,东方萧夜虽然在我面前又嚣张又霸道,不过他确是浪漫细胞极其丰富的家伙。和他在一起与之前和韩泽旬一起完全不同,韩泽旬是体贴周到,而他,总是那么出其不意地给我惊喜。
    即使只是和他一起散步,也能散得有滋有味。
    就这点来说,我还真是佩服他,他居然好意思说自己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看他现在的水平,可能吗?真是,就知道骗我。
    可是,为什么这种时期,我还要累死累活地像女佣一样伺候他?谈恋爱不是应该很甜蜜的吗?
    一到周末,我就被东方萧夜一个电话呼唤过去,扎上围裙开始打扫他家的卫生。可是,我忽然看到镜子里自己一副家庭主妇的模样时,就开始郁闷得提不起做任何事的兴趣。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呢?我们之前不是老冤家、死对头吗?为什么我稀里糊涂就成了他的女佣,现在还沦为女佣家挂号女朋友的双重身份?
    为什么交往试验期和以前当女佣的日子一样苦?天哪,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啊?
    我站直了身子,把刚刚的疑惑抛给身后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东方萧夜。
    东方萧夜坦然而迅速的回答:“你不是爱上我了吗?”
    “呃”
    谁,谁爱上他了啊!死小子,脸皮真厚,人家顶多是喜欢他而已。我桃千绿是那么轻易就爱上别人的吗?他以为谁都像他一样朝秦暮楚啊!
    “倒霉女佣。”他坐在沙发上懒懒的唤我。
    我听到这声“倒霉女佣”,顿时火冒三丈:“东——方——萧——夜,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倒霉女佣,我有名字,我叫桃千绿,桃千绿!”
    每次都“倒霉女佣”“倒霉女佣”地叫,都是因为你我才这么倒霉!
    死宵夜,臭宵夜!
    “那好吧,小桃子,你想不想让我陪你去看电影?”
    什么叫做让你陪我去看电影!本来就该一起去看。这家伙说出的话总这么叫人纠结!
    “想,非常想,能让你东方同学陪我看电影,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白痴!洗完碗把楼上马桶再刷一遍!”
    好你个东方萧夜,我这辈子都会记住你的!
    恶魔,大恶魔!怎么跟他交往后,我总有种上当的感觉,而且越来越严重!
    东方萧夜每次都骂我白痴,其实我们约会的时候,基本都是他白痴的时候比较多。比如吃饭时,他总是吃一点点就不吃了,还一副恶狼看小兽般的脸孔看着我,还说什么“其实我看你就已经吃饱了”!
    白痴,弱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他这个未经打磨的单细胞生物!
    再比如今天,我好不容易打扫完了厨房卫生跟他去电影院,本来说好看TMAX版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结果到了那里,他说了句“Whyisaravenlikeawritingdesk?”就买了两张《拆弹部队》的票。
    东方萧夜,你说说,我还能对你期望些什么!
    我可是冒着时刻被水果湖花痴女们吃的骨头都不剩的高压危险与他谈恋爱哎!他就不能让我开心点儿啊,就不能表现个情侣一点儿啊!
    难怪会跟安碎碎分手,活该!
    我一边往电影厅走,一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他。
    “宵夜,这部电影你看过吗?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我故意这么说,其实我压根不知道里面演的什么,不过以这家伙的智商是不会怀疑我的。他有时候能单纯到让人怀疑他的脑部构造。
    东方萧夜回答的极为爽快:“看过了啊,我对电影没什么兴趣,还不是因为你!”我狂晕,他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气人啊!还好意思说是因为我,因为我那干吗不看《爱丽丝梦游仙境》啊?非要跟我对着干,他是K1机器人啊,面对感情身体会出现阻碍程序吗?
    重要的是,这不他还看过,看过了怎么还要看啊?
    臭宵夜,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肯定装的全是电池!
    “白痴,你别一副要上断头台的表情,我牺牲自己成全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才白痴呢,这部电影你不是看过吗?不如我们去看《爱丽丝梦游仙境》把。”
    “不行,那部电影的导演是男的。”
    “啊”我又不是看导演去的,何况那导演也长得没他帅啊!他这是什么扭曲的心理?他说是单细胞生物都抬举他了!
    影片播放的时候,他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大屏幕。我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进去,我忍不住撞了撞他的手肘:“喂,你到底有没有在看啊?”
    “嘘。”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要打断我的回忆。”
    哦呵呵,原来他在回忆往事啊!真是的,这家伙有时候还蛮可爱的嘛!想睡觉就睡啊,还死撑着想什么事情。我知道,其实我从凌亚枫那里打听过,这小子从来不看电影的,连买电影票都不知道需要什么程序,这一切都是凌亚枫教他的。
    “你在回忆什么?”
    “回忆有你的日子。”
    “呃”呜呜,真是的,总是那么狡不及防的让人家感动,这小子!
    “看电影就看电影,回忆什么,我不就在你身边嘛!”
    “白痴,只有这样我才不会睡着啊!如果我睡着了,你不是会害怕吗?”
    啊
    这家伙不体贴就不体贴,一体贴起来就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简直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克星嘛!呵呵,臭宵夜,怎么办,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就这样,知道从电影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回忆我们之间的过去。我很认真的想了想,发现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还真多。
    第一次误打误撞,在火车站因为认错人而侵犯了他,然后便半个暑假都毁在了他的手里,还一不小心损坏他的项链,沦为他的女佣。
    学游泳时迟到或犯错,他都拿尺子打我,毫不怜香惜玉。而当我被凌亚枫那小子洒胶水捉弄,他又替我撕开了裙子,还把自己的衬衣脱下来给我遮盖,抱我去医务室。当我被全校女生攻击,甚至被安碎碎怒目相向时,也是他出面救了我。还有那次在水果湖救小白,我差点害得他也淹死后面还有很多的事情!
    原来,我们之间不知不觉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值得去回忆的事啊。
    这样一想,好像每次都是他救得我。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吗?注定我要为了韩泽旬学游泳;因为要学游泳,所以把堂哥叫来;因为去接堂哥,所以在火车站遇上他;因为堂哥教不会我,所以把我交给再次在游泳池遇到的他
    噢噢噢原来这就叫天命!那么,既然天命不可违,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一直走下去吧!走到天荒地老,走到生命消逝,如果可以的话。
    晚上的苍井城灯火通明,五颜六色。路灯下,我们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在路过一个花店时,那里面的一束极艳丽的玫瑰,让我想到了那99块玫瑰蛋糕。我想,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比那99朵玫瑰更漂亮的玫瑰了吧!啊哈哈,那些玫瑰花我都舍不得吃,现在还放在冰箱里呢。哈哈这些可是东方萧夜喜欢我的证据,我一定要保留着。如果他哪天突然告诉我不喜欢我了,我就把这些拿出来给他看,然后让他全部吃下去。
    铁证如山,他想赖都赖不掉!
    哈哈,桃千绿,你真是太聪明了!
    咦?他干吗去?他为什么跑到花店里面去了,人家都要关门了?这家伙怎么老喜欢在人家关门的时候打扰人家?
    我好奇的跟了过去,就听到他对店主说:“老板,这里的花我全要了。”
    “啊”老板深深的抽了一口气。这店里还有这么多花呢,眼前这个小伙子真的要一口气全部买下来?
    “宵夜,你疯了啊?”
    “老板,你听到没有,这些话我全要了。”他老气横秋的说道。
    老板哆哆嗦嗦的问道:“小伙子,这,这么多花,你确定全要吗?如果只是送人的话,应该不需要这么多吧!”
    “你怎么这么啰嗦,我女朋友喜欢花。”
    他说得十分笃定,好像是我要他买一样。奇怪,我没有跟他说过我喜欢花啊!难不成他的女朋友另有其人?
    不会吧,他竟然背着我干出这等事!
    “明天一早把花送到这个地址。”他递过去一张写着他家住址的名片,然后走出店门。
    我追上去问:“你真的要全买下来啊?”
    “你不是一直盯着那些花看嘛,那说明你很喜欢,很喜欢就买啊。”他说的很理所当然。
    可是,这样的逻辑还真是
    “东方萧夜,你爱上我了吧?”看他的所为就知道了,哈哈。
    “白痴。”他扭开脖子,誓死也不承认。真是的,做都做了,干吗不敢承认啊?
    “你比之前更爱我了吧,发现我的好了吧,哈哈”我决定学他打破沙锅问到底,这一次一定不能放过他。
    他不出声,但是脸色绯红,可爱极了。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漂亮,特别好,特别称你心意?”我继续厚着脸皮问道。噢,妈妈说,女孩子要矜持一点,要羞涩一点!能逗的东方萧夜脸红到了脖子跟,我才顾不了那么多呢。这家伙太好玩了!哈哈哈!
    如果现在谁能给我一个阿拉神灯,却只能让我许一个愿望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许这样一个愿——我万能的主啊,请您保佑我,让东方萧夜一直这么喜欢我,让我们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神啊,你会保佑我吧,会的吧,哈哈
    哎呀,今天的心情还真是好啊!
    “我说宵夜啊,你这样就叫默认哦!咦,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啊啊,耳朵也红了,天哪天哪,脖子也红了耶”
    “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