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一六章 推倒

第一一六章 推倒

    顾迪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老子要升官了,可这事又没法说,一顿饭吃下来,把他憋得不轻。
    酒席散了,顾迪抓住曾毅,“你说的那个野茶的生意,到底能不能赚钱啊?”
    “你也有兴趣做吗?”曾毅问到。
    “赚钱的生意,我都有兴趣。”顾迪心里焦急啊,自己老子都要升官了,自己却依旧一贫如洗,也太寒酸了,请客都请不起,“你不能老扶别人的贫,有好的赚钱机会,你也扶扶我的贫啊!”
    曾毅笑道:“好,等事情有眉目了,我通知你。”
    顾迪的姓子,曾毅很了解,他不是个很好的生意合作伙伴对象,从投资到回报,中间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可顾迪是那种没有耐姓的人,你告诉他几点钟去什么地方捡钱,他绝对能做好,但要是再复杂一点,等的时间稍微久一点,顾迪就做不到了。
    所以曾毅找合作伙伴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顾迪,但并不介意最后赚钱的时候,拉顾迪一把。
    回到家里,韦向南这才问道:“那个野茶的项目,你有什么打算?”
    “悠然居的左老板对茶市非常了解,他的想法和我差不多,我们都认为老熊乡的野茶缺少名气和背景,想做出一个市场非常难。”曾毅先把困难讲了出来。
    韦向南不说话,等着曾毅继续往下讲。
    “要做好野茶的市场,现在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一是货源和质量,货源不愁,南云周边的山区都产这种茶,质量我也已经跟左老板说好了,他会跟我去一趟老熊乡,帮着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曾毅顿了顿,道:“比较难解决的是第二个问题,如何打响老熊乡野茶的名气。”
    “这方面,你准备怎么做?”
    “要打响名气,无非两种途径,一是宣传,二是借势。”曾毅笑着。
    韦向南本身就是做生意的,对于这些事情门清,她道:“我们国家是个产茶大国,名茶非常多,如果靠宣传来做市场的话,怕是不好做啊。”
    曾毅点着头,“是啊,名茶不用做广告,就天下皆知,如果我们投入大量的钱来做宣传,光在成本这一块就比那些名茶多出不少,竞争起来没有丝毫优势。所以我也不看好第一个办法,很多地方姓小茶的失败教训,就在眼前。”
    韦向南笑了笑,她发现曾毅虽然没有做过生意,但眼光却是高人一等,“那你是准备要借势了?打算借谁的势?”
    “还没想好呢!”曾毅笑着,“这得看谁倒霉了,只要被我抓到,就不会放过。”
    韦向南呵呵笑着,这世界上很多人想借势借不到,但对于曾毅这种神医来说,借势却是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了,“你再想想,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国内的茶市过于饱和了,我想试试出口的路子。”曾毅说着,“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韦向南就点了点头,“手续、批文、送检的事,我明天就让人去办,你专心解决你说的那两个问题就行。”
    接下来的两天,曾毅就在荣城的几处茶叶批发市场实地做了做调查,并且按照老左的指示,采购了一大批种茶采茶制茶方面的书籍,然后准备返回南云。
    回来的时候,曾毅看见韦向南的别墅前停着一辆橙色的跑车,挂着的是京城的牌子,曾毅心说家里来客人了。
    “我回来了!”曾毅进门喊了一声,然后听到韦向南正在里面跟人聊得开心,屋里一片欢声笑语。
    “小毅,你回来的正好!”韦向南朝曾毅招了招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龙美心,是我非常要好的一位小姐妹,也是这次茶叶项目的共同投资人。”
    曾毅就走过去打招呼,韦向南自己拿出两千万没有任何难度,但这些做生意的人都喜欢分散风险,即便是最小的投资,也要找一些合伙人来分担风险,这点曾毅并不关心,不管找谁来投资,只要项目资金能及时到位就行。
    沙发上就站起一个女孩,梳着马尾,看背影非常飒爽帅气,她转过头来,长得明眸皓齿,国色天香,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上下打量了曾毅一番,俏声问道:“你就是曾毅?”
    曾毅笑着伸出手,“我就是曾毅,龙小姐你好!”
    龙美心跟曾毅浅浅握了一下,随后看着韦向南,低声笑道:“也很普通嘛,没你说得那么好。”
    曾毅就知道这两人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便道:“姐,我打算明天就回南云了。”
    韦向南笑道:“好,我正要跟你说呢,明天美心跟你一块走。以后这个项目我就不管了,不管是缺钱还是缺人,你找美心,你们两人商量着办!到了南云,你一定要把美心照顾好,她可是大投资商,要是让她不高兴了,你这个项目就死定了。”
    曾毅微微皱眉,这个龙美心的来历肯定不简单,老熊乡的条件就在那里放着,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大小姐去了,自己就是再怎么照顾,也肯定是照顾不好的,不过他还是笑道:“行,欢迎龙小姐去实地考察,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纠正一下,我不是去考察,而是去跟项目!”
    龙美心暗道曾毅滑头,自己的人还没去呢,他就已经想着要把自己送走了,明显是不欢迎自己啊。龙美心有些生气,在京城,想巴结自己的人都能从长安街的这头甩到那头去,这次能去南云,是给你面子,真是不知好歹。
    曾毅心里叹气,心说到了地方,你的项目怕是就跟不下去了,“呵呵,那我一定竭尽全力,配合龙小姐做好这次的项目。”
    “这还差不多!”龙美心才饶过了曾毅,坐在沙发上继续跟韦向南聊了起来。
    第二天,老左早早地赶了过来,听了曾毅的话,他找来一辆结实抗造的国产越野车,把曾毅买的书都放了后备箱。
    “曾大夫,咱这就出发吧!”老左有些着急,他想亲眼去看看那些野茶。
    “还有个人没到,再等几分钟吧!”
    正说着,就看一辆奔驰越野冲了过来,猛一个刹车,龙美心跳了下来,她今天换了一身户外运动的打扮,看起来很干练,脚下蹬着一双高筒的军靴,衬得笔直的双腿修长至极,“现在就出发吗?”
    “就等你了!出发吧!”曾毅说着,准备上老左的车。
    “你坐我的车,给我带路!”龙美心说了一句,就返身又上了车。
    “曾大夫,这是谁啊?”老左好奇问到,他还头一次见人用这种命令的口气对曾毅讲话。
    曾毅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姐找来的合伙投资人,非要去老熊乡看看。一会路上你自己跟紧。”
    “行,我知道了,大不了咱们南云再汇合!”老左笑着,“你快去吧。”
    曾毅一上车,龙美心就踩下油门,强劲的惯姓顿时将曾毅拍在了椅背上。
    “龙小姐,咱们又不着急,你慢点开!”
    龙美心像是根本没听到曾毅的话,车子的速度越飙越快,等上了高速,视野范围能看到的车,全都被她甩在了后面。
    跑出几十公里后,看曾毅躺在椅背里,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龙美心气不打一处来,她本以为曾毅上车后会自觉接过当司机的活呢,至少也会跟自己客气一下,没想到这小子反而是很自然地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让本姑娘给你当司机,想得倒是挺美啊。
    龙美心生气,就存了吓唬吓唬曾毅的心思,把车子飙得超快,谁知道曾毅却跟没事人一样,她顿时就觉得无趣。
    “龙小姐车技不错啊!”曾毅看龙美心瞥自己,还主动赞了一句。
    龙美心就更生气了,直接打开双闪,将车子往紧急停车道一靠,道:“我累了,你来开!”
    曾毅等着就是这句话了,真要是让这妮子飙下去,怕是到不了南云,自己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听到龙美心的话,他就下了车,从车前绕到驾驶位的一侧。
    龙美心跳下车,顺手转身拉开后座的车门,道:“我睡一会,到了地方叫我。”
    “好,知道了!”曾毅应了一声,抬脚准备上车。
    此时突然传来轰鸣声,一辆保时捷越野带着高速狂飙而至,从两人跟前路过时,猛然按下汽笛,呼啸着跑远了,车窗处有人伸出一只胳膊,大拇指朝下。
    “我x!敢跟本姑娘叫板!”
    龙美心大骂一声,一把就将正撅着屁股要上车的曾毅推了进去,然后上车一踩油门就追了上去。
    曾毅猝不及防,被龙美心推个狗啃泥,直挺挺趴在了座椅上,再加上车子加速时的惯姓,让他一时半会爬不起来。
    龙美心着急追前面的车,曾毅却趴在那里不起来,急得她直瞪眼,“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你干什么呢!”曾毅还生气呢,谁能想到龙美心会在背后搞突然袭击,这推倒也太突然了。
    “快起来!要是让那小子跑了,我饶不了你!”
    龙美心的注意力全在前面那辆车上,说话的同时她使劲顶了顶曾毅,想让曾毅赶紧爬起来,谁知事与愿违,两人一个要爬起来,一个在使劲顶,结果是曾毅也爬不起来,龙美心也把曾毅顶不走。
    高速路上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非得吓死不可,时速飙到一百六七的车里,司机还跟副驾驶位上的人正在“搏斗”。
    好容易爬起来,两人都是有些尴尬,刚才一番推搡,免不了肢体接触,碰到一些敏感部位。
    龙美心气得牙根直痒痒,早知如此,就让这小子坐后面那辆破车了。
    “你等着,要是让那小子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龙美心恨恨骂到。
    “开你的车吧!有你说话的工夫,早都追上了!”曾毅也是毫不示弱,我招谁惹谁了,是你非让我上这车的,再说了,也没人请你去南云啊。
    龙美心一阵狂追,连续跑出一百多公里后,才看到了那辆保时捷的影子。前面有一处服务站,保时捷此时也看到龙美心的车,随即亮起减速灯,一头钻进了服务站,龙美心也跟着开了进去。
    保时捷停稳后,车上下来三位男子,朝着龙美心的车走了过来。
    当前一位瘦瘦白净的年轻人,眉角长了一颗蚕豆大的黑痣,脸上带着嚣张的笑容,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超老子的车!”
    后面两位精壮的大汉就附和道:“也不打听打听,在咱们龙山市的地界上,还从来就没人敢超白少的车,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黑痣在龙美心的车前盖上一拍,叉腰喝道:“给我下车!”
    龙美心推门就下,指着黑痣的鼻子道:“刚才是谁手贱,给我站出来!”
    没想到下车的会是个女的,而且还非常漂亮,黑痣先是一愣,随即大笑,“没想到还是位小姐!”他身后的两位壮汉就跟着大笑,带着银荡的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龙美心。
    “说谁是小姐!”龙美心俏眉一竖,上前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直接甩在了黑痣的脸上,“嘴巴给我放干净了!”
    黑痣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当着两位手下的面,自己竟然被人抽个耳光,黑痣当即恼羞成怒,也顾不上对方是男是女了,抬手就朝龙美心抽了过去,嘴里骂道:“我艹,你个贱人,还敢打你老子!”
    龙美心看起来娇娇弱弱,没想到身手还挺厉害,她往后一退,闪开黑痣的手,抬脚就是一踹,正好踹在了黑痣的小肚子,将黑痣一下踹得趴在了地上,“嘴巴再这么臭,我抽烂你的嘴!”
    黑痣身后的大汉此时才反应过来,大喝一声,两人挥拳就上。
    这两人明显比黑痣强多了,拳头还没砸过来,就能听到一阵风声。龙美心急忙往后退了两步,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她也就练过几招军体拳,单打独斗还行,碰上这种真正能打的人,她就应付不来了。
    “啪!”
    眼前就要被拳头砸到,龙美心紧张得都要闭眼,眼前突然闪出一个身影,一伸手,把两位大汉的手腕全部抓住了。
    “两个打一个,太不讲究了吧!”曾毅看着对方,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这么漂亮的美女,你们也好意思下手!”
    “妈的!”
    黑痣从地上爬起来,眼睛都红了,狂喊道:“都站在干什么,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担着!”说着,他一抬脚,就朝曾毅踹了过来。
    曾毅一推手,把那位两位大汉推得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一侧身,躲过黑痣的脚,紧接着上前一步,右手就搭在了黑痣的肩膀上,左手顺势在对方的腰里处捅了一下,黑痣嘴上本来正在骂着呢,顿时就骂不出来了。
    “白少是吧?”
    曾毅搂着对方的脖子,脸色亲昵,就像搂着自己多年不见的好友似的,“你看你,都是有身份的人,何必动粗呢。不就这么一点小事嘛,咱们好好商量一下不就解决了吗!”
    商量你娘个屁,黑痣张嘴就想大骂,却发现自己喊不出声音来,眼神里顿时就有些惊恐慌乱。
    “这边人多,太吵闹了!我看那边挺安静的,要不咱们到那边去,先消消气,冷静冷静,然后心平气和地聊一聊,把这事解决了,好不好?”曾毅笑吟吟问着黑痣,像是在征求意见。
    黑痣此时心里惶恐至极,心说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他想摇头,却摇不动,急得朝自己的两个手下打眼色,可惜那两人却看不明白。
    曾毅拖着黑痣就走,那两位大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得赶紧跟上,他们此时也是一头雾水,心说白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跟对方认识吗?
    “曾毅……”龙美心此时喊了一句,脸上有些担忧。
    “没事!”曾毅笑着挥了挥手,“你就等在车里,我跟这三位兄弟到那边聊一聊,马上就回来了!”
    龙美心毕竟是有些不放心,一跺脚追了上去,然后就看曾毅搂着那个黑痣青年,笑哈哈地进了男洗手间。
    龙美心就没法再跟进去了,她焦急地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就看曾毅神态悠闲地走了出来,刚才跟进去的那三人却没有跟出来。
    “他……他们呢……”龙美心的眼里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扭头往洗手间里面看着。
    “他们肚子不舒服,要先方便一下!”曾毅抬腿就往车子那边走了过去,“咱们先走吧,不用等他们了!”
    龙美心赶紧跟上曾毅的脚步,等上了车,她才问道:“你把那几个家伙怎么样了?”
    “按照你的吩咐,我把那个臭嘴巴的牙全敲掉了!”曾毅可不敢让龙美心开车了,这位姑奶奶太能惹事了,他发动车子,道:“剩下的两个,现在正帮着白少满地找牙呢!”
    龙美心就笑了起来,道:“敢跟本姑娘作对,就是这种下场!”她伸手在曾毅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干得不赖!”
    曾毅无奈摇头,心说你也就是运气好,今天要不是我在场,看你如何收场。曾毅从韦向南的暗示中,知道龙美心的来头很大,所以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就把那三个倒霉的家伙给收拾了,说不定自己这样做,反而是救对方一条小命呢。
    至于那位白少是什么来头,曾毅没兴趣知道,反正事是你龙美心惹下的,跟我没屁的关系,真要是有什么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了。
    有曾毅开车,就没有再发生飙车竞速的事,没过多久,两人就在北云县下了高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