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四六章 夹板气

第一四六章 夹板气

    以方南国的地位,根本不会去找儒子牛了解什么将军茶的情况,他对曾毅讲句话,是要让曾毅明白,我是支持你的!
    这也是方南国跟将中岳的最大区别,方南国是个不善于表扬下属的领导,即便是自己身边的人做出再大的成绩,他也只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绝不会出口表扬,即便是今天他表扬了曾毅的一句,也是通过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的。
    但当下属遭遇到不公正待遇时,方南国绝对会第一个出来力挺自己的下属,这可能跟他的经历有关,十年浩劫期间,方南国也遭遇了极其不公正的待遇,他明白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方南国是经历过患难的人,知道锦上添花的多,共患难的真情少,所以对于锦上添花的事,他从来不屑于去做。
    而将中岳不同,他很喜欢表扬和肯定自己的下属,和这样的领导共事,你会觉得很舒服,但宦海中随便一个小小的风浪,都能将这种看似亲密的关系冲散。
    “方书记,最近您的身体怎么样?”曾毅问到。
    方南国笑着颔首,“你不用老把我的旧伤挂在心上,已经彻底痊愈了。”
    曾毅也没敢多耽误方南国的时间,他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方南国还是和以前一样,邀请曾毅晚上到家里吃饭。
    晚上,曾毅驱车到了方南国的常委一号楼,皮卡车上装了十箱将军茶,还有腊肉、腊猪脸。
    方南国此时正坐在客厅里,观看着新闻联播呢,看曾毅一箱一箱往里抱东西,就道:“小曾,你的胆子可不小啊,这是明目张胆地给我送礼嘛!”
    曾毅把箱子往地方一放,笑道:“我都观察好了,看严书记家里黑着灯,我才过来的!”他所说的严书记,指的是南江省的纪委书记严彬,就住在前面的一栋楼里。
    冯玉琴就怪道:“老方你也真是的,曾毅这孩子大老远从南云那么偏僻的地方来看你,给你带点土特产那是一片孝心,怎么是送礼呢!”
    方南国呵呵笑了一声,也不辩驳,接着看自己的新闻去了。
    今天看见曾毅,方南国已经开了两次玩笑了,这可能跟他旧伤痊愈,心里高兴有关,也可能是看曾毅下去没给自己丢脸,所以非常满意。
    吃饭的时候,曾毅让厨房把带来的猪脸切了一份,方南国觉得好吃,就多夹了几筷子。
    等吃完饭喝茶,方南国才道:“小曾,你今天带来的猪脸,味道很不错!”
    曾毅就道:“这是南云的特色!南云全是山,山民们平时养猪,都不用饲料,早上把猪轰上山,猪在山上吃饱了,晚上就会自动回到圈里,所以口感很独特,而且营养健康。我这次来荣城招商,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南云的腊肉推销出去。方书记觉得好吃,我明天去找省直机关的人,让他们以后在食堂多备一些。”
    方南国心中觉得好笑,曾毅这小子还真是见缝就插针,你说了一句猪脸好吃,他立马就要把腊肉送进省直机关的食堂,这是要给省长们享用呢,还是要给他的腊肉打广告呢。
    不过方南国也不点破,曾毅在遭受打击的时候,还能有这种高昂的工作热情,是好事啊!
    从方南国家里出来,曾毅又开着皮卡跑了一大圈,分别给唐浩然、杜若、郭鹏辉、陈龙、顾宪坤等人分别送了三五箱不等的将军茶,剩下的,他就扔到韦向南的车库里去了,韦向南和汤卫国也能用到。
    儒子牛已经在极力控制将军茶侵权一事了,结果这件事还是被人抬出了水面。
    起因是财政局的局长张利娃跑来向将中岳汇报工作,因为将军茶厂欠了县政斧一笔三千万的劳务费,对于这笔钱的使用,将中岳和儒子牛倒是有一个共识,就是老熊乡的路必须修了。
    因为是乡间公路,县里很快就立项招标,准备开工建设,但将军茶厂的答应的那笔劳务费却是迟迟不到位。
    “之前签了协议的,将军茶厂为什么拖着不给?”将中岳问到。
    张利娃就道:“我去催问过了,将军茶厂的人回复我,说是县里和厂里目前存在着侵权纠纷,在这个纠纷没有得到解决之前,这笔钱都很难到位了。”
    将中岳心道传闻看来是真的了,在将军茶的项目上,儒子牛果然是碰了钉子,那曾毅岂是好惹的?将中岳之所以在常委会选择了妥协,除了政治声誉外,他也是存了利用曾毅打击儒子牛的心思,现在果不出所料,曾毅对儒子牛发动了反击。
    即便是再退一步,曾毅不会反击儒子牛,将中岳还是会选择妥协。对于儒子牛的打算,将中岳心里很清楚,儒子牛是想借将军茶项目去结交那些公子衙门,然后顺利进入市领导班子,这对将中岳来说,也未尝不是好事一件。儒子牛走了,县委书记的位子就空出来了,虽然当上县长的时间不长,但凭着上任以来亮眼的政绩,将中岳认为自己还是很有希望接任儒子牛的位置。
    “有纠纷,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嘛,怎么可以采取这种撕毁协议的方式呢,这是很严重的言而无信!”将中岳脸色严肃,心里却是暗暗高兴,儒子牛,这回你肯定是踢到铁板了!
    张利娃苦着脸道:“话是这么说的,但人家现在就咬着这点不松口,非要我们先把纠纷解决。”
    将中岳就道:“招商局的局长曾毅,跟将军茶厂的关系很好,可以请他去做一做工作。”
    张利娃就道:“曾局长到省城组织招商引资工作去了,我联系了一下,曾局长说投资商出国去了,这事一时半会肯定解决不了,要等投资商回国才能谈。”
    将中岳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怕是自己也有点麻烦了,这笔钱还没到手,但县里已经做了各种开支的规划。规划做了,到时候下面就要找自己来要钱,如果拿不出来的话,自己也会很被动。
    “将军茶产业领导小组具体是由谁来负责?”将中岳明知故问。
    “是杨副县长!”张利娃就道。
    将中岳拿起电话,直接拨给了杨国旗,道:“国旗同志,县里和将军茶厂的纠纷是怎么回事?”
    杨国旗不敢说具体,说具体那不是打儒书记的脸吗,他只好道:“就是一点小小的纠纷,目前正在沟通。”
    “现在将军茶厂借口这个纠纷,不肯交付答应的那笔三千万的劳务费,这笔钱的用处,国旗同志你是知道的!”将中岳提高了声调,道:“县里的各项工作,绝不能因为这件事而耽搁,希望你能从大局考虑,跟将军茶厂认真协商,尽快把这起纠纷妥善处理好。”
    杨国旗心道老子真是干不掉这差事了,儒子牛一直在逼自己去解决这件事,现在将中岳又拿县里工作这顶大帽子来压自己,马皮的,我还想劝将军茶厂从大局考虑呢,可人家的老板根本都不露面,我有什么办法。
    “将县长,这件事我已经在想办法了!”杨国旗解释道。
    “我不想听这些过程,我只看结果!”将中岳语气严厉,“要是因此耽误了县里的大事,我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
    杨国旗都快哭了,本以为将军茶领导小组的工作是份好差事呢,谁知这简直就是个火坑啊,自己现在是掉进来,爬不出去了,这事解决不好,黑锅肯定是由自己来背了。
    杨国旗不能再等了,真要是等那位什么茶厂的大老板回国,自己早都被打入冷板凳了。
    想了想,他拨了个电话:“老洪啊,有件事想请教你啊!将军茶厂的线路,是不是该维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