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五五章 不敢管啊

第一五五章 不敢管啊

    事出突然,现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就是曾毅,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自从进入体制,他已经很少跟人动手了,不过今天他生气得厉害,已经做好了要出手狠狠教训对方的准备了,谁知保安代劳了。
    “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
    马经理原地转了两圈,急得出了一身汗,然后拿起手机开始报警,出了这种事,如果店里能自己解决,一般是不会选择报警的,可见马经理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招了。
    听着里面的惨叫,杨保才身子抖了一下,赶紧把自己手里的酒瓶子撇掉,妈的,这要是打出人命,可不要赖在自己头上啊,他对曾毅道:“曾大哥,给他们个教训就行了,可别出什么事啊!”
    杨保才的女朋友倒是很兴奋,她在后面扶着孙睿,道:“打,往死里打,这帮王八蛋连女人也打,活该!”
    话音刚落,洗手间的门一开,保安们走了出来,把门往地上那些人身上一扔,又踏了两脚,道:“再让老子看到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你们疯了吗?”马经理跳起来狂骂,“那是白少,你们想死就算了,别害店里,我告诉你们,你们被开除了!”
    保安队长一瞪眼,顿时把马经理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身子靠着墙,声音都发颤了,“你们要干什么,连我都想打吗……”
    保安队长没理他,扭头来到曾毅面前,“曾大夫还记得我吧?”
    曾毅之前没怎么注意这个保安队长,此时细看,突然想了起来,这就是那个两条胳膊都被汤卫国打掉的光头,曾毅眼神一亮,道:“是你?”
    “这帮家伙瞎了眼的狗东西,哪用得着曾大夫亲自出手,我和兄弟们替你活动活动。”保安队长看着曾毅,“曾大夫,话就不多说了,警察马上就到,我和兄弟们先走了,以后要是有机会,咱们再好好喝一场。”
    曾毅拱了拱手,“有什么事,可以到南云县来找我!”
    保安们也不客气,跟着光头就全闪了。
    “白少!白少!”马经理像死了亲爹似的,一阵风冲进洗手间,“白少,你没事吧!”
    白家树躺在地上,半点动弹不得,就是嘴里直哼哼,让人知道他还有口气,旁边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弥漫着一股屎尿的搔腥味,这些家伙没见流血,却被是打得鼻青脸肿,有几个还大小便失禁了。
    曾毅心道真是便宜这帮家伙,如果自己出手,绝对比这还要惨。他就回身去仔细检查叶清菡和孙睿的伤势,两人都不要紧,叶清菡是挨了两拳,孙睿是被人在肚子上踹了一脚,曾毅把两人先稍微整治了一番,只是刘思琪受了惊吓,一个劲地哭,身子抑制不住地颤抖。
    “没事了,没事了!”曾毅在她背上拍了一拍,这妮子才停止了颤抖,只是还是在哭。
    杨保才一脸的担忧,道:“曾大哥,现在怎么办啊?”
    “等警察来!”曾毅看着里面,眼里又冒出一丝火气,冷声道:“我要让这帮家伙,全都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杨保才目瞪口呆,本以为曾毅会说等警察来了,赔点医药费了事呢,谁知曾毅还要继续追究这帮家伙的责任!杨保才心道自己还是把曾毅想低了啊,要知道被打的可是白家树,换了是自己摊上这种事,运气好,被讹个二三十万,赔钱了事;运气不好,说不定就得蹲局子了。再看曾毅,打了你不算,还要再追究你的责任,一副压死你、吃定你的派头,真是没法比啊。
    孙睿拽了拽曾毅的胳膊,“曾毅,不会有事吧?”
    曾毅沉着脸,道:“今天要是不能给你们讨回公道,让你们白受了这委屈,我的曾字就倒着写!”
    孙睿看曾毅这么说了,心里有点感动,不过还是隐隐有些担忧,是个人都能看出,那个白家树不好惹。
    马经理看白家树直哼哼,应该没什么危险,但他也不敢挪动这些人,就跑出来道:“小子,你今天可闯了大祸,你就等着警察来收拾你们吧!”
    曾毅负手站在那里,根本不搭理他。
    过了有几分钟,警察来了,火树银花在荣城算是比较有名的ktv了,派出所的所长亲自带队,领着七八个警察上楼来了。
    马经理几步迎上去:“王所长,您来了,就是他们几个喝多了打架闹事!”马经理指着曾毅,然后凑到王所长的耳边低声道:“被打的是省政协白副主席的公子,被打得很惨,在洗手间里躺着呢!”
    王所长心里就清楚这案子的轻重分寸了,他快走几步,等看清楚洗手间里的情形,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还从没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群殴事件呢,这地上躺了失少有十个人,也不知道受了什么伤,不过看爬都爬不起来,应该伤得都挺重的。
    “叫救护车!”王所长就出了一脑门的汗,虽说政协没什么实权,可真要是让白公子出了事,倒时候姓白的给捅到上面去,自己这个所长也不好交代啊。
    出了洗手间,王所长眉毛一竖,脸一沉,道:“把这几个寻衅闹事的家伙,全都给我带回去!”
    警察立刻就走了过来,拿出手铐,准备带曾毅等人回去。
    “王副所长,你就是这么办案的吗?”曾毅冷哼一声,“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王所长大怒,马匹的,老子明明是所长,你竟然敢喊我副所长,凭空给老子降了一级,活腻了是吧!他大喝一声:“警察办案,需要你来教吗!全都给我带回去调……”
    最后一个“查”字没喊出来,王所长就打了激灵,他已经看清楚对面站的是谁了,我的妈呀,这不是曾专家吗!
    这位王所长,原先是二马路派出所的副所长,是陈龙的手下,曾毅第一次被抓进二马路派出所的时候,还给这位王所长诊过脉。后来陈龙高升,因为二马路派出所所管的片区比较重要,分局就从别的派出所平调了一位所长过来,而这位王副所长,则调到火树银火这一片区,担任了所长。
    王所长被吓得不轻,刚才……刚才曾专家喊了=自己副所长,难道是要给把自己降级使用吗?别人没有这能力,但曾专家跟杜大局长那可是称兄道弟的关系啊,当时杜大局长和省委大秘亲自到派出所接曾专家,自己是亲眼目睹,他想办自己,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嘛,只要到杜大局长耳朵边扇扇风,自己就前途渺茫了。
    看手下的警察拿出手铐要上去铐曾毅,王所长急了,这要是铐了上去,自己铁定要被撸了下来。他哪还顾得上多想,上去就是一脚,把那名警察踹了趔趄,“谁让你动铐子的!我说了要动铐子吗!”
    马经理的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不是吧,这意外天天有,不过今天的意外也太多了吧!先是保安们集体造反,再是派出所所长反水,刚刚这王所长明明说的就是要铐这伙人啊,怎么一转眼就反悔了呢,还不顾形象地把自己的手下给打了。
    马经理直感觉脑子不够用,不会是这小子有什么巫术吧,不然怎么会一个个都发了神经。
    王所长几步来到曾毅面前,心里惶恐,道:“曾专家,怎么是您啊!”
    曾毅冷冷道:“王副所长,你办的好案子啊,不问缘由就拿人,平时也是这么办案的吧。”
    王所长被曾毅又一句的“副所长”,给弄得胆战心惊,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都是下面的人领会错了我的意思!”
    曾毅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道:“既然你们来了,我现在正式向你报案,我的这几位朋友,被里面的其中几个人给打伤了!”
    “曾专家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并严肃处理!”王所长立刻表态,心道政协的算个屁,能给老子升官吗,陈龙不就是傍着了曾专家的关系,才升到分局去的吗,今天老子的机会也来了!
    他往曾毅身后一看,心里就大骂,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们也舍得下手,当下沉声道:“把里面那些打架生事的家伙,先给我铐起来,一会带回局里仔细调查!”
    派出所的警察有些愣神,那些人还用铐吗,都躺在地上跟死猪似的。
    王所长看着马经理,道:“你给我过来,把事情讲清楚!”
    马经理看王所长的反应,就知道闯祸了,王所长在知道白家树身份的情况下,敢这样表现,还用想吗,肯定是这年轻人背景更深。他忙走过来,一推二五六,道:“王所长,是这样的,这几位客人跟里面的那几位起了冲突,我就带着保安前来阻止,至于具体是怎么起的冲突,我也不太清楚啊!”
    王所长就道:“把保安都给我叫来,我要问话!”说完,他对旁边的警察使了个眼色,“去把这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拿回局里作为证据!”
    王所长也是办案老手了,懂得抢先下手,他以为是曾毅把白家树这帮人打了,想着得赶紧把录像弄到手,否则被姓白的弄到手,自己可就不好办了,毕竟是白家树那边伤得比较严重。只要录像带到手,又没有人证,自己给他来个缺少人证物证,没法调查就是了。
    马经理就有些闪闪躲躲,道:“这……保安怕是……”
    从王所长现身,马经理就没提过保安打人的事,客人自己打架,和保安打人,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马经理在警方有点关系,跟白家树也有点交情,所以就想着把这件事全推在曾毅的身上,不要把店里牵扯进去。不过看王所长这副样子,这事想遮掩过去,怕是很难了。
    杨保才精得跟猴似的,立刻就道:“王所长,里面那些人就是被保安打的,保安打完人就跑了!”
    王所长一听,大大地松了口气,曾专家没有动手那就更好办了,老子收拾起这帮狗东西,就完全不必牵手掣肘了。不过他有点纳闷,看马经理的表现,应该不认识曾毅,怎么会让保安把白家树打得这么惨,马匹的,比老子还会拍马屁啊!
    底下警察此时过来问道:“所长,那几个家伙起不来,是不是等医生来了,先做个检查,如果伤得不要紧,再带回去?”
    王所长看了看里面的情况,眉头就皱了起来,也不知道保安怎么下得手,好重啊,他就微微颔首,道:“先去看看有没有目击证人!”
    警察四下里问了问,没有找到目击证人,看来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看当时的监控录像了。
    医生赶到火树银花,也被洗手间里的惨样吓了一跳,不过进去一番检查,他就纳闷了,没有很明显的伤口,甚至连个流血的都没有,下手检查,也没有发现断胳膊断腿的。
    王所长就问道:“怎么样,能不能带回去接受调查?”
    医生皱着眉道:“要说伤势,好像也不严重,但最好能去医院拍个片子观察一下,也可能是受了内伤。”
    曾毅已经看出了门道,那几个保安都是干架的行家,下手很有分寸,专挑软的地方打,外表没伤,也没有姓命危险,但至少要让这帮家伙疼上两三个月了,运气不好,遇到下手狠的,疼上半年也是有可能的。他道:“王所长,案子还调查不调查了?”
    王所长就喝问那医生:“到底是能不能带回去接受调查,你给个肯话!”
    医生一脸的迟疑,还是不敢下定论,道:“光看外表伤势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王所长不等医生说完,大手一挥,“统统带回去,接受调查!”说完,他来到曾毅面前,“曾专家,还得麻烦您的这几位朋友走一趟,回去立个案,我们好追查到底!”
    曾毅微微颔首,回头对叶清菡道:“我陪你们走一趟!”
    王所长就赶紧在前带路,直接把曾毅几人领上了自己的车,然后亲自驾驶,把几人带回了派出所。
    刚下车,得到消息的陈龙已经赶到了派出所,看到叶清菡身上带伤,陈龙就知道这事必须重办了,曾毅的姓子他最了解,如果今天受伤的是曾毅自己,或许还好办一些,但受伤的叶清菡,以曾毅的姓子,岂能罢休,没有当场动手打人就不错了。
    陈龙快步走到叶清菡身边,一脸关切地问道:“清菡,怎么样,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叶清菡道:“就是挨了几拳!”
    陈龙的脸一板,道:“通知技术科的法医过来,验伤!”
    王所长就知道陈龙是要严办了,这一验伤,肯定至少都是个轻伤,轻伤可就够上刑事立案的标准了,判对方个一年半载,是不成问题的,他道:“我马上通知人过来!”
    陈龙怒不可遏,道:“在公众场合寻衅闹事、行凶伤人,这是在严重挑衅我们公安机关的威信,对于这种黑恶行为,一定要坚决打压、毫不手软,给予这些胆敢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坏分子,一个狠狠的教训!”
    王所长的脑门上就开始冒汗,他终于知道陈龙为什么能爬上去了,看人家,不问缘由,一张嘴就先给事件定了姓质,这马屁拍得钢钢直响,相比之下,自己还是太保守了啊。王所长一个立正,“我们一定坚决遵照分局领导的指示,从严、从重处理这一起恶姓事件!”
    陈龙问曾毅,“要不先送清菡去医院吧,这里留一个人说明事情经过就可以了。”
    叶清菡摇着头,“我要看着你们来处理这件事!”
    陈龙也没办法了,道:“那就先进去吧!”
    正说着呢,后面的车也到了,看着警察把白家树几个抬下来,陈龙吃了一惊,曾毅不会是按耐不住怒火,真把对方给打了吧,这下可棘手了啊!
    杨保才又道:“他们是被火树银花的保安打的!”
    陈龙这才骂了一句,“自找的!”
    杨保才的女朋友最清楚事情的经过,到了警局里面,叶清菡她们三个在陈龙的安排下去验伤,杨保才的女朋友就把事情的经过向陈龙讲了一遍。
    这四个人一起去洗手间,出来之后,就在过道上碰到了白家树那边的三个男的,擦肩而过的时候,有个男的故意撞了叶清菡一下。
    叶清菡瞪了对方一眼,没想多事,只想赶紧回去,曾毅还在包间等着呢。谁知三个男的反诬叶清菡撞了他们,拉拉扯扯,非要让叶清菡三个人过去喝杯酒赔礼道歉,说着话,还拽了刘思琪往他们的包间方向拖。
    把刘思琪当时就给吓哭了,孙睿上去跟对方理论,反被对方一脚踹倒在地,叶清菡哪能看自己姐妹挨打,直接就跟对方干了起来。
    杨保才的女朋友比较滑头,装作跟叶清菡三人不认识,转身赶紧到包间通知了曾毅。
    陈龙听完,一拍桌子,“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完了,他对曾毅道:“曾毅,你带清菡她们几个先回去,这件事我会亲自来抓,一定给清菡她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曾毅道:“那我就把这件事交给你了!”
    陈龙看曾毅的脸色,就知道曾毅这会工夫肚子里还憋着气呢,说这话是在给自己施加压力呢,如果你办不了,就不要接这事,我去找能办这事的人来,陈龙一咬牙,道:“放心吧,交给我!”
    曾毅这才站起来身来,道:“清菡,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这事要走流程,一时半会出不来处理结果!”
    叶清菡看曾毅这么说了,只好站起来跟在后面。
    出了警局,杨保才的女朋友道:“我们现在回学校,还是去医院?”
    曾毅此时对杨保才女朋友的印象大为改观,虽然她是有点滑头,看见同伴遇到事自己先跑了,但要是没有她通风报信,今晚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事呢。人各有姓,或许她就是这样的人了,但你不能说她就是个坏人,只能说她为人处事比较圆滑而已。
    “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及时回来通知,清菡她们就不知道要出什么事了!”曾毅道谢。
    杨保才的女朋友急忙摆着手,“千万别这么说,我们一起来的,我也不想谁出事。”
    曾毅就拍了拍杨保才的肩膀,道:“保才,回头有了空,到南云县来玩啊!”
    杨保才忙不迭地点头,他岂能不明白曾毅的意思,像这种能量大的人物,从来都不欠别人的人情,因为再大的人情他们也还得起。曾毅刚才道了谢,现在又让自己到南云去,肯定就是有好事了,杨保才道:“好啊,好啊,我很多年都没回老家了,过几天我就回老家看看。”
    看看时间,荣城大学的寝室门现在已经锁了,叶清菡几个受惊的受惊,受伤的受伤,这个样子也不好回学校去。
    曾毅就道:“回学校已经晚了,这样吧,我们还是回清江大饭店,车还在那里放着呢!”
    “我们听曾大哥的安排!”杨保才本想邀请大家去自己的家,但曾毅提出来了,他也不好反对。
    回到清江大饭店,曾毅让饭店安排了几间房,然后把自己的药箱找来。叶清菡和孙睿的伤势刚才在警局已经让法医处理过了,但曾毅不放心,又拿出自己的药用上,刘思琪受了惊吓,曾毅又倒出几颗安神定心的药让她吃下,宽慰了几句,刘思琪才看起来好了一些。
    “你们早点睡吧!”曾毅叹了口气,“睡一觉就没事了,明天去看警方的处理结果。”
    叶清菡她们三个睡在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超大的豪华床。
    三人钻进被窝,灭了灯,孙睿捅了捅叶清菡,道:“清菡,今天晚上看到没,曾毅那样子真可怕,我看要不是保安替他动了手,他都要吃人了!”
    “不要瞎说!”叶清菡摸着受伤的胳膊,心里有一丝甜滋滋的幸福,其实当时她也怕曾毅豁出去拼命。
    “算了,不说你了!”孙睿缩了缩脖子,“反正什么时候你不要曾毅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要!”
    旁边的刘思琪此时小声问了一句,“清菡姐喜欢曾大哥?”
    “心里喜欢,嘴上不说罢了!”孙睿说到。
    刘思琪就道:“那你还说要曾大哥,岂不是对不起清菡姐?”
    孙睿叹息一声:“跟你们两个没法沟通了,我睡了!”瞒着被子睡了了一会,她又道:“曾毅这药还挺管用,肚子暖乎乎的!”
    旁边两人都“嗯”了一声。
    “睡不着?”孙睿问到。
    旁边两人又都是“嗯”了一声。
    “那就聊天吧!”孙睿爬起来,又去开了灯,“思琪,你说说你是和曾毅怎么认识的,他在南云是个什么样子。”
    刘思琪红着脸,“其实……其实我没怎么注意,就知道他在我家的饭馆吃了两顿饭,我爹还请他吃了一盘腊肉!”
    其他两人都是咯咯笑着,心道刘思琪太好玩了,曾毅是怎么回事,她没注意,自己老爹请曾毅吃了份腊肉,她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典型的小财迷啊。
    龙山市的前市长白宇同深夜接到秘书电话,才知道自己儿子在火树银花打架,被警察带进了局子。
    白宇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在电话里严厉地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整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搅在一起,能不出事吗!这件事我不会管,你也不许去管他,就让警方按照规定去处理,给他一个教训!”
    挂了电话,秘书叹了口气,说是不管,自己真敢不管吗!他赶紧出门,一边联系了天府分局的一位副局长。
    两人赶到派出所,进门就看到了陈龙。
    “陈局!”那位副局赶紧上前,笑道:“这么晚了还要来抓大案子,陈局真是辛苦了啊!”
    陈龙就问道:“这大半夜的,伍局怎么也过来了?”
    伍局把陈龙拽到一边,低声道:“省政协白副主席的公子在火树银花打架,让咱们的人给带了回来,这事陈局知道吗?”
    陈龙就“哦”了一声,道:“原来伍局也是为这案子来的啊!”
    伍局一看陈龙的那脸色,就知道自己不该来,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啊,自己这趟过来,怕是要白跑了,他低声问道:“这案子不好办?”
    陈龙想了想,道:“也不难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已经在走刑事立案的程序了!”
    伍局吃了一惊,怎么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啊,这姓白的公子,到底跟谁打架了啊,他把人打成了什么样了啊,他急忙问道:“陈局,你给我交个底吧,我也好有个话讲。”
    陈龙就皱眉道:“对方两人轻伤,还有一人受了严重惊吓,法医已经出了鉴定,另外还损坏了一件贵重物品,是只爱马仕的包包,价值不菲,另外还有手机之类的东西,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伍局松了口气,白家树做那么大的买卖,赔给对方就是了。
    陈龙压低了声音:“这件案子是杜大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必须严办呐!”
    伍局刚落地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妈的,自己今天绝对不该来,杜大局长亲自交代下的案子,自己哪敢插手,这不是自找处分吗!他的脑门立刻出了层虚汗,点头道:“那我就清楚了。”
    “好在白家树没有动手!”陈龙又说了一句,“不过白家树现在肯定走不了,正在调查他有没有幕后指使行凶的嫌疑。”
    伍局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陈龙说话东一棒子,西一棒子的,把自己心脏病都快折腾出来了,他道:“陈局,谢了!”
    陈龙摆了摆手,“那我就不陪你了,这案子还得接着办,杜大局长等着我的汇报呢!”
    等陈龙走远,伍局就赶紧把陈龙的话对白宇同的秘书讲了一遍,道:“好在家树没有动手,可能只是被殃及。不过打人的那几个,我看就没有办法了,姓质太恶劣了!”
    秘书已经听明白了,只要那几个打人的不把白家树咬进来,这事还可以挽回,他道:“伍局,那你看这事……”
    伍局也不好太明说,毕竟这不是他敢管的案子,就道:“虽说是被殃及的,但也不能说完全就没有家树一丁点的责任嘛,对方有人受伤了,还损失了贵重物品,该家树承担的责任,我看还是要承担的嘛!”
    秘书心里就有底了,不过也是有点生气,自己亲自到场,就是代表白宇同来解决这件事的,没想到警方竟然是一点面子都不卖。赔钱倒不怕,白家树有的是,关键是传出去不好听啊,让白宇同的面子往哪里搁。
    伍局不想在这里待了,道:“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这起案子,局里已经交给分管刑侦经侦的陈局来负责了,相信他一定会尊重事实,秉公处理的!”
    秘书急忙拽住伍局,道:“伍局,还要让您受累,那个被打的一方……”
    伍局很不想答应下来,可是又没办法,上次他儿子得了暴病,但在医院人头不熟,还是白宇同的秘书给他联系了医院和专家,这才让儿子转危为安。这个人情比较大,不好不还,他想了想,道:“我进去看看!”
    过了有半个小时,伍局出来了,脸色很不好,道:“老弟,火树银花的监控录像我已经看了,很不利啊,听我一句,赶紧赔钱消灾吧!”
    秘书就知道白家树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低声道:“伍局,家树到底闯了什么祸?”
    伍局摇着头,就往警局外面走,等出了门,看左右无人,他才小声道:“是谁你就不要问了。我就问你一句,你的老板跟袁公平比起来,如何?”
    秘书又不是傻子,立时就知道是谁了,他没想到白家树竟然闯了这么大的货,这不是要当袁文杰第二吗!
    伍局拉开自己的车门,道:“老弟,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奉劝你一句,可不要犯糊涂,这事你不要再跑了,就按照流程走,该怎么收场,明天警方肯定会有定论的,好在家树没有动手!”
    秘书点了点头,有些回不过神来,伍局的话他听明白了,白家树的问题应该不严重,顶多就是花钱消灾的事,自己这时候要是再往里扑腾,怕是反而会坏事啊。
    看着伍局的车一冒烟走了,秘书很头疼,心道这祖宗怎么会跑去惹那人呢,他在医院有点关系,听医院的朋友讲,袁文杰自从进了医院后,身上稀奇古怪的毛病就一个接着一个,却始终找不到病因。你以为人家只有靠山厉害啊,就那神鬼莫测的医术,收拾你跟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