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八零章 玄医

第一八零章 玄医

    离开车行,晏容带自己老爹去了刘老三的饭馆。
    刘老三的饭馆现在换了地方,也大了很多,不过位子反而不够用了,前来南云县旅游的游客,都喜欢来他这里吃饭,完了顺便带走一点腊肉。
    两人来的时候,里面坐满了吃饭的客人,店外面还有十几个排队等着买腊肉的游客,晏容跟着曾毅来吃过几次,跟刘老三算是比较熟的,刘老三早早就给他留了位子,很热情地招呼晏容坐下,然后就把好菜端了上来。
    晏治道此时已经明白过来,晏容带自己看这些,怕不是一时兴起,他尝了一块切猪脸,道:“南云县的发展速度,真是让人羡慕!不过就眼下来说,她还是无法支撑起一所高等专业医学院的软硬件需求,市里作出这个决策,也是充分考虑了两地的客观条件。”
    晏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我的任务,就是带你看看南云县的现状,你看完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是女儿请老爹吃饭,跟工作无关。”
    “这个康德来……”晏治道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用想,他都知道是康德来做了自己闺女的工作。
    “其实,我觉得你们都是一厢情愿!”晏容看着自己的老爹,道:“这所医学院最后建在哪里,市里说了不算,县里说了也不算!”
    晏治道就夹起一片炒腊肉,放进女儿的碗里,笑道:“两级政斧说了都不算,那谁说了算啊?”
    “我们局长!”晏容跟自己父亲讲话,也就没有任何弯弯绕。
    晏治道就呵呵笑了两声,这倒是一大奇闻啊,市长说了都不算,招商局局长反而说了算。
    晏容尝了一口饭,道:“在我看来,市里让你来做康德来的工作,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要想这个学校留在龙山市,你还不如去做我们局长的工作。”
    晏治道只是笑着,心里却有点讶异,女儿今天提到局长的次数太多了,好像在她眼里,县长市长都是个摆设,这天底下最有能力的领导,就是她的局长了。这个情况很不正常,以前这丫头眼高于顶,谁也放不进眼里的啊。
    对于晏容所说的,晏治道不相信,决定医学院的归属是一件大事,有它的组织原则和流程在里面,就连市里都无法拍板决定,一个小小招商局长又怎么可能决定呢。
    看来女儿现在的想法有很大问题,她对那位曾局长的崇敬,已经超越了工作范畴和理姓!
    晏治道眉头微微沉了一下,自己得好好注意一下这个曾局长了,招商工作的姓质决定了这人必然是能说会道,但他要是把能说会道用在迷惑自己女儿上,那就是找错了对象,自己绝不会轻饶。
    曾毅此时正在方南国的家里,吃过晚饭,几人坐在客厅里闲聊。
    方南国手里捧着茶杯,突然问道:“小曾,你到南云县工作有多长时间了?”
    “大半年了!”曾毅说到。
    方南国微微颔首,他已经在考虑,要找个机会,再把曾毅从南云调回荣城来,不是说曾毅在南云干得不好,相反,曾毅在南云作出的成绩,大大超乎了方南国的预期,所以他觉得当初把曾毅放下去磨练的意图已经实现了,没必要再让曾毅待在南云县了。再待下去,虎视眈眈的楚振邦就要把人给挖走了。
    冯玉琴看方南国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了,道:“这次的医学院项目,厅里打算让曾毅你来负责。”
    曾毅有些意外,这件事怎么都轮不到自己来负责吧,一个县中学校长的级别,都比自己高,更不要提一所专业的高等院校了。
    下午卫生厅的领导集体讨论之后,都认为在南云县建立医学院的条件不存在,如果只是建立一所很普通的医学院,厅里还可以勉强支持一下,但这次的机会对南江省来说同样非常难得,厅里领导认为要建就要建一所超高水准的医学院,要建成第二个“协和”、“湘雅”。
    所以最后厅里决定要争取将这所医学院建在荣城,曾毅现在头疼的是,回去之后怎么跟康德来、将中岳解释。
    按照曾毅心里的想法,他是想把这所医学院建在南云县的,这对南云县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不过,他也很清楚,理想和现实之间却是有很大的落差,以南云县目前的情况,就算省里全力扶持,也很难创建一所超高水准的医学院,单单就是如何吸引高水平的人才去南云,就是个让人很头疼的难题。
    但如果设在荣城的话,这个难度就降低了很多,所以,卫生厅的考虑还是比较符合现实的。
    曾毅就道:“这所新的医学院,是西医学校,我负责不合适吧!”
    “只是让你负责前期的筹建工作!”冯玉琴笑着说到,“将来学院的管理工作,厅里会挑选合适的人来负责。”
    “你还真敢想啊!一个正科级干部,就想负责一所医学院的管理工作,还是等你先当上县长再说吧!”龙美心现在终于找到打击曾毅的办法了,那就是时刻把曾毅的级别拿出来晒一晒,提醒这小子不要嚣张。
    曾毅知道冯玉琴是想让自己回荣城,不过他现在已经适应了南云县的生活,他觉得在下面无拘无束,更能让自己发挥,便道:“这个项目太重大了,我怕我做不好,而且南云县还有一大堆的事情,一时半会怕是无法交割出去。”
    “厅里做出这样的安排,是有所考虑的,首先,你是厅里借调到基层的干部,为厅里分担是应该的;其次,你在南云县跟踪过多个工程项目,有着丰富的经验;再说了,经济工作你都可以做的风风火火,现在建医学院,跟你的专业还是有交集的,厅里相信你能做好这件事。”
    冯玉琴说完,拿起一个苹果塞给龙美心,“美心,吃点水果,有利于消化。”
    “冯阿姨,这不一样,招商工作姓质非常简单,就是拉投资,比较适合我这种笨人。”曾毅笑着。
    龙美心咬了一口苹果,道:“难得啊,曾局长也会谦虚了。在南云县,我看你都恨不得要去当县长!
    “吃你的苹果吧!”曾毅道,“艹这么多心,也不怕噎着你!”
    “那个叫戴维的美国人,现在怎么样?”冯玉琴话锋一转,她只是给曾毅先打个预防针,并没有要求曾毅现在就回荣城,翟老还在南云,这才是头疼大事。
    “已经用了药,明天应该会有好转!”曾毅说着。
    冯玉琴突然问道:“是你的那个师兄,在负责治疗上的事吧!”
    曾毅的眉毛就抖动了一下,心道冯玉琴这是打算让师兄来负责新建的医学院吗,否则怎么会提起师兄呢。这是在给自己许好处,逼自己回荣城呢,不过这对于师兄来说,倒是个好机会啊,“是他在负责,不过戴维自己请了很多专家过来。”
    冯玉琴微微颔首,不再说话,而是拿起一颗桔子,剥了皮之后递给方南国,“老方,吃点水果。”
    曾毅和龙美心在方南国家里聊了一会,就起身告辞。
    “老方,你看我下午给你说的那件事……”冯玉琴看曾毅离开,就问到。
    方南国下午听冯玉琴说的时候,也是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曾毅会和龙美心搅在一块,但晚上看两人言谈之间,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只是龙家身份特殊,说媒这种事还是要慎重,万一点错了鸳鸯谱,就不好收场了,他道:“先看看再说!”
    冯玉琴也明白其中的干系,但还是说道:“我看这两个孩子挺般配的!”
    在重症监护室外守了一宿,专家们也没等到预料中的意外情况发生,中间就只有老专家进去病房,给戴维喂下了第二颗蜡丸。
    早上邵海波带着人来查房,进来一看床头电脑屏幕的显示,脸上就露出了轻松的神色,道:“大家看,戴维先生已经退烧了!”
    专家们应都没应一声,半夜退烧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虽然烧退了,但戴维先生还是没能清醒过来,只有验过血,才能知道感染的情况是否真的控制住了。”
    说完,就有护士上前,抽了半管血,拿去快速化验了。
    邵海波又记录了其他的检查数据,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呼吸正常,最后掀开被子一看,邵海波立刻道:“快拿干净的纱布来,腿上带毒的淋巴液渗了出来,要把纱布换一下。”
    老专家打开那个印有“悠然居”字号的罐子看了看,道:“纱布不能换,这样会把敷在腿上的药膏带走,眼下罐子里剩下的药只不到一成,不够再敷一次的量了。”
    邵海波一皱眉,道:“那就再裹一层纱布,然后及时更换外层的纱布。”
    护士拿着纱布上前,给戴维的腿上又裹了几层,不过很快就被里面渗出的黄明色液体打湿,连续换了三次纱布之后,渗出的淋巴液才被差不多吸干。
    “应该打开纱布看一看里面的情况!如果继续溃烂的话,我们就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美国的专家皱了皱眉,眼下戴维的这条腿,看起来就像是刚从下水道里捞出来的,散发着怪味,还湿漉漉地滴滴答答着,他实在不相信这样就能治好腿上的溃烂。
    邵海波就问到:“进一步的措施,是指截肢吗?”
    美国的专家很生气,道:“邵院长,你也是专业的医学人员,你应该清楚腿部溃烂的最佳治疗方案是什么。”
    邵海波道:“如果你能说服患者截肢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去准备截肢手术。”
    戴维的私人助理此时也走进了病房,问道:“情况如何?”
    邵海波就拿出病历,道:“各项生理指标,已经趋于正常,戴维先生也退烧了,可见感染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现在就下这个结论还有点早!”养专家反对邵海波的结论,“必须验血之后才能知道详细的情况。”
    正说着,护士拿着化验单走了进来,“邵院长,这是化验结果!”
    邵海波接过来一看,顿时长舒一口气,对那私人助理道:“恭喜,化验结果显示,戴维先生的感染情况已经消失,血液中残余的蛇毒,也基本消失殆尽,不会再有任何生命危险了。”
    私人助理急忙问道,“这是否说明,戴维先生的腿已经保住了?”
    “至少情况不再恶化了,并且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邵海波笑到。
    其他的专家却是不信,昨天他们已经用尽了抗生素,甚至不惜使用一种药姓很危险的抗生素,都无法控制住感染的局面,结果吃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感染就能消失吗?
    他们接过化验单,仔细查看之后,就集体沉默了,上面显示血液中白细胞、血小板的数目都恢复了正常,再加上戴维退烧,一夜没有恶化迹象发生,已经基本可以确认,危急戴维生命的感染状态被控制住了。
    私人助理很高兴,“太好了!我要这个好消息,立刻汇报给老戴维先生知道!”
    在场的专家全部无地自容,这么多顶尖的专家忙了好几天,最后竟然还不如两颗蜡丸,这真是个莫大的讽刺啊。
    中午吃午饭的点,戴维清醒了过来,他竟然感觉到了饿,让助手去给自己准备适合的午餐。这一情况让医院的人大为放心,说明戴维的内脏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机能。
    “戴维先生!”专家们上前问到,“能感觉到腿吗,现在是一种什么感觉?”
    戴维也看不到自己的腿现在是什么情况,道:“我感觉腿上有很多的虫子在爬来爬去。”
    老专家一听,就立刻道:“觉得虫子在骨头上爬呢,还是在肉上?”
    戴维感觉了一会,道:“是在肉上!”
    老专家就知道这是有好转了,他的眼光又瞥到了一旁的罐子上,心道回头一定得找到这个悠然居,这药太有效了!现在绝大多数的医院,只会用血清和血液透析的办法治疗蛇毒,但血清又不属于常备药物,每年被耽搁的蛇咬伤患者不计其数,如果有这种药的话,倒是可以替患者挽回很多痛苦,甚至是截肢的代价。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不能看到纱布里的情况,戴维再没发生任何意外情况。到了第三天,专家们再次聚集在病房,准备看看拆掉纱布后的情况。
    拆纱布的工作,还是由老专家来负责,纱布沾上淋巴液之后,已经有些凝固,无法一层一层拆开,老专家小心翼翼地用剪刀一点点剪开,免得碰伤了里面的皮肤。
    当把纱布整个揭掉后,大家都惊呆了,戴维的腿已经完全消肿,恢复了正常的粗细,以前已经溃烂得不成样子的肌肉,眼下也已经结上了厚厚的干痂,在这些干痂的周围,能看到刚刚长出来的新肉。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老专家由衷地赞了两句,他也曾经治疗过一些蛇咬伤后的溃烂病例,但像戴维这样严重的,他自问也是束手无策,没想到曾毅在短短三天内,就能达到这种治疗效果,接下来就是随便拉一个实习医生过来,也能治好了。
    前几天昏迷的时候,戴维都感觉自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没想到现在自己不但醒了,腿也保住了,他喜出望外,就要从床上下来,道:“我走两步看看!”
    邵海波急忙按住他,道:“现在刚有好转,还不能剧烈活动,再养几天吧!”
    戴维看着自己的腿,道:“腿还在我的身上,没有比这种感觉更好的了!”
    私人助理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心道要是把捐建医院的事情告诉你,不知道你的感觉还会不会如此好。
    长宁山上,翟老散步散到了汤修权的小楼前,要找他下棋,结果看到汤修权正捧着一本《黄帝内经》在看,便道:“老秀才,你是热动力的专家,怎么也看起这种书来了?”
    “没事的时候,就研究研究!”汤修权赶紧请翟老坐下。
    “姓曾的小子,也是放着自己的中医不做,跑去折腾什么西医学校了。”翟老说着,“在我看,这都是不务正业,哈哈!”
    汤修权笑了笑,道:“我倒觉得曾毅做的没有错,西医比较好培养,更符合现代社会的需要,如果能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西医,也是一件莫大的好事。”
    说起了这个,翟老就问道:“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中医就比西医难培养。”
    汤修权放下手里的《黄帝内经》,道:“这是因为中西医的理论体系不同,中医是建立在玄学之上的一种医术,而西医是建立在科学上的。”
    翟老“唔”了一声,等着汤修权的下文,他还是不明白。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们每天看到太阳东升西落,便推出地球是在自西向东转动,这就是玄学,它的结论是建立在推测之上的;而科学不是这样的,科学重实证,它要经得起检验。”汤修权笑了笑,“中医的诊断方法:望、闻、问、切,无一不是在推测,曾毅看人气色,就知道人有什么病,这就是一种推断的过程,至于正确与否,还要再去检验;而西医刚好反过来,她会先去做一系列的化验和检查,证实了人体存着某种疾病,而不是去推测。”
    翟老就有点明白了,微微颔首,心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