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一九一章 破土开音

第一九一章 破土开音

    在中医里,胃是土,肺为金。
    水慕烟的病,是因为胃气太盛,反而压制了肺的正常机理活动,造成她无法出声,刚好应了一个“土多金埋”的象。
    这在大自然中,也是有类象的,虽然五行是土生金,但如果金子被深深掩埋在地底之下,永远无法得以见到天曰,那金子就是再珍贵,也是没有用处的。
    “年轻人,你不是做中医的吧?”
    黄灿看着曾毅,神色有些不悦,因为中医里根本就没有“土多金埋”这一说,那是命门中的术语,是街头算命师的说法。
    曾毅微微笑着,道:“我是做中医的。”
    黄灿这个人是由西医入的中医,他生平最深恶痛绝的,就是中医大夫故弄玄乎,开口闭口的阴阳五行,他认为中医正是没落在了自身的这种玄虚上。所以黄灿每诊一例病,都要清清楚楚告诉病人,你这个病是怎么得来,为什么会得这个病,需要怎么去预防,然后再援引《伤寒论》中的经典方剂,予以治疗。
    “那你说说,哪一味药可以迅速治好这个病?”黄灿问到,他并不相信一味药可以胜过自己的经典方剂,自己这一剂药,法度森严,有补有泻,标本兼顾,三剂下去,定能见效。
    “只需要蝉蜕一味药即可,煎汤内服,一剂可愈!”曾毅说到。
    黄灿还是很有学者风度的,问道:“这是你总结的验方呢,还是从哪本古书上看到过过相似的病案?”
    曾毅摇头道:“只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罢了。”
    这句话一出,黄灿就有些生气了,真是岂有此理,这小子简直是在侮辱医圣的话!
    这句话正是出自于张仲景的《伤寒论》,也是中医“辨证”一说的出处。黄灿平时最喜欢用这句话教导自己的学生,让他们不要搞唯心主义,更不要搞玄学的那一套推论,只要“观”清楚病人的“脉证”,然后用对应的经典方剂“随证治之”即可了。
    黄灿一直都是用这个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的,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小子,信口胡诌,竟然也说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真是岂有此理啊,你这一套街头算命的把式,如果都能叫“随证治之”,难道我黄灿平时是“随意治之”吗?
    “能说出这段话来,看来你也是精研过仲景良方的,那就说说吧,你是如何‘随证治之’的?”
    黄灿气得哼了一声,中医就是毁在了这些不知深浅的后辈手里,自以为学了两天中医。看过两本医书,就觉得自己超越了医圣仲景公,就敢开宗立派、另立新说,这简直是可笑!《伤寒论》一书传承两千多年,至今仍然效验无比,仲景公的经验之作,岂是你们这些后辈能超越的,能够好好地用仲景公的方子治病救人,就算是名医一个了。
    曾毅笑了笑,“我将黄老对病情的诊断结果,归为‘土多金埋’之象,用蝉蜕这一味药,也是取自于象!”
    黄灿气得没有说话,治病最重要的是看准脉证,跟象有什么关系,这都是唯心主义。
    病房里其他的大夫就说了:“黄老,我看不用理会这个小子,还是赶紧抓药煎药吧!”;“就是,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娃娃,能懂得什么叫做中医的精髓。”
    “我看这就是一个刚从中医学院毕业的实习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等他临床几年,病案见多了,自然就知道黄老的厉害之处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懂得谦虚,枉费黄老一番提携晚辈的美意”。
    王院长更是喝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的病房,谁请你来为水明星治病的?”
    刘经纪赶紧答道:“王院长,这位是水小姐的朋友,也是位医术高手,得知水小姐生病了,就过来看望诊治。”
    听说是水慕烟的朋友,王院长也不好再发作,只是道:“水小姐是公众人物,治病吃药,还是要听名医和权威专家的,这样才妥当!”
    水慕烟看了看曾毅,又看了看黄灿,眼泪又滚了下来,她被这些人逼得都有些乱了阵脚。
    黄灿抬了抬手,制止了大家的评论,道:“只用蝉蜕,你能保证一剂见效?”
    曾毅点了点头,“一剂见效!”
    黄灿倒是头一次碰到如此胡说八道,而且还能对自己的胡说八道如此坚信的人。他想了一下蝉蜕的功效,确是有开音宣肺的效果,如果用来治水慕烟的这个病,倒是有点切中病证的意思,只是水慕烟的病,本源在胃热上,蝉蜕可没有治疗胃热的功效啊。
    思索片刻,黄灿道:“好,就按你的方子治,我也想看看你这个随证而治,是不是真有奇效。”
    王院长就道:“黄老,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还是治病要紧。”
    黄老一抬手,“无妨,我心里有数得很,先按他的办法治。”
    曾毅这才提笔,写了一个方子,上面只有几个字:蝉蜕十只!方子的右下角,曾毅还签了自己的姓名:荣城曾毅。
    黄老看到曾毅一手好繁体字,倒是有点眼前一亮,再看曾毅还签下了名字,心中暗赞,这小子岁数不大,倒也有几分名医的风范,现在可很少有人敢在方子上签自己的名字了!可惜了,着实可惜了,好好的一个人才,不走正道,偏偏搞那些玄个楞登的东西。
    东江医附院的中医门诊比较大,派人下去,很快就有人数了十只蝉蜕上来,还捧着酒精炉和煎药的锅子,摆在病房里就烧了起来。中医上的切磋,讲究的就是当面对质。
    黄天野坐在角落里,看着眼前这一幕好戏,心道中医真是不可救药了。一个病,竟然就弄出两种治疗方案来,这在西医里,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西医对于每一个病的治疗,都是有标准方案,换一百个医生,该怎么治、用什么药,都绝不会有两样。只要能够确诊,就是不懂医术的人,翻一翻药典,也能自己去开药治病了。
    曾毅瞥了一眼黄天野,今天曾毅之所以讲“土多金埋”这样的话,有一半的原因,是针对黄天野前天晚上对中医的嘲讽,他要让黄天野明白一件事,五行不是虚的,它是可以用来治病的!
    另外一半原因,是曾毅要证明黄灿的“经方至上”理论也是有失偏颇的,经方可以说是一种中医的标准化,不要求医生明白“为什么”,只要知道“是什么”,就可以开方治病了,这是最简单的一种学习中医的法子,也有利于中医的推广。
    但是,曾毅认为,中医不能光知道“是什么”,还要明白“为什么”,如果不深入研究中医的理论体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么中医永远都会是一门“黑洞”学问,永远被西医指责下去,下场只能是消亡。
    如果碰上了经方上没有的新病例,你怎么办?
    药很快煎好了,有点淡淡的黄,但不像别的药,熬出来会有很大的味道,煎药的医师将药盛出来,放在一个小碗里凉着。
    黄灿此时道:“小伙子,说说你这味药的用药依据吧!”
    “医者,易也!这味药就是取自于象!”曾毅说着,“水小姐的病,是土多金埋之象,想要治愈,必然要破土生金。蝉这种昆虫居于地底,成虫后破土而出,破土之时,蝉是带着壳的,那么蝉蜕便有破土金出之象;蝉出土后,蜕壳而鸣,所以蝉蜕又有开音之寓意。由此刚好切中了水小姐现在无法发声的病证,此证用蝉蜕,再合适不过了!”
    无药可救啊,无药可救!
    黄灿心中惋惜不已,这年轻人中毒太深了,蝉蜕是有宣肺开音的效果,这是药效,怎么能跟蝉破土而出、蜕壳而鸣联系在一起呢!
    黄天野就差没出声冷笑了,这跟“以形补形”又有什么区别呢,完全就是另外一种以形补形嘛,想用这种荒谬至极的理论治好水慕烟的病,大概只有精神病患者才能想出来吧。
    这两人是不信,不过屋子里倒是有几个人让曾毅的这番理论给套进去了,心道治病原来就这么简单吗,这好像不用什么特殊的知识嘛,只要明白金木水火土就行了啊。
    曾毅讲完,药汤也稍稍凉了一些,可以入口了。曾毅就端起来,递到水慕烟跟前,道:“趁热喝吧,喝下去就好了!”
    黄天野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心道能好才怪,你以为这是变魔术呢!
    安白就提了黄天野一脚,示意他闭嘴,不要再惹麻烦,就算不服气,也轮不到你这个脑外专家!
    水慕烟接过药碗,用嘴皮试了一下温度,就喝了起来,第一口药刚下喉,她就觉得咽喉处一阵清爽,好像很舒服,于是就不由自主地喝了起来,一口接着一口,不到两分钟,就把一碗药都喝了下去。
    放下药碗,水慕烟感觉自己的肺部似乎没有之前那样烧得慌了,胸腔之内清清凉凉的,像是吃了薄荷糖一样,随后,胃里就咕咕几声响,随即这声响就往下走,又到了肠道。
    黄灿一听这动静,当即脸色大变,他凑近了一些,仔细听了个清楚,随后站了起来,脸上全是惊讶疑惑之色,难道自己搞了一辈子的经方,竟然都是错的吗?
    他是医术行家,自然明白这些声响所代表的含义,这说明胃气开始下行了,胃气正常的情况下,本来就是向下的。水慕烟的这个病,正是由于胃气上蒸肺部所致,现在胃气下行,这病就已经是好了大半。
    病房里的其他人看到黄灿这副神态,不由都是心中大惊,难道水慕烟真让那个毛头小子给治好了?不会吧,几个知了褪下的皮,竟然把西医都查不出原因的病给治好了?
    大家都默不作声,不敢说话,那小子只用一味药就治好了病,而黄老的方子上可有七八味药呢,谁的水平更高,一看便知啊!
    “土多金埋,土多金埋……”
    黄灿仔细品味着曾毅的这个结论,之前他不信,可现在病都被治好了,他细细品味之下,反而越琢磨越觉得这个结论真是精辟至极,短短四个字就将这个病很形象地描述了出来,而且还给出了治病的方案,胃气过盛压制肺部,可不就是个土多金埋嘛。
    水慕烟此时轻轻地咳了一声,清着嗓子,她觉得舒服多了,心里对曾毅的佩服又多了几分,这么年轻的神医,着实少见啊。
    曾毅听见水慕烟清嗓子,就道:“没事,你试着开始讲话吧!”
    众人大骇,什么?这药才喝下去没有几分钟,竟然就说要试着讲话,你当那知了皮熬的药汤是圣水吗!就是圣水,也绝不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水慕烟再清了一下嗓子,就看着曾毅,道:“谢……谢谢……”
    声音虽然有点低,还带着一丝沙哑的味道,但真的是在说话了,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她说的是谢谢。
    黄天野一下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眼中露出惊骇莫名的神色,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金土水火土都是骗人的啊,是无稽之谈,怎么可能会治病啊!
    黄灿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药方,一摇头,然后揉成一团,放进了自己的兜里,道:“医海无涯,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小伙子医术了得,老夫佩服!”
    曾毅很恭敬地拱了拱手,“当不得黄老的谬赞,医海无涯,晚辈也是刚窥门径,经验方面很是欠缺,还要向黄老这样的前辈学习才是。”
    黄灿摆了摆手,“你太谦虚了,单看今天这个病案,你可以当得起名医二字!”
    曾毅很客气地笑了笑,表示自己当不起,然后就没有说话了。
    其实曾毅治病的时候,也喜欢用经方,去年他治好冯玉琴的病,用的便是葛根加半夏汤,方出《伤寒论》第33条,很标准的经方,也收到了奇效,三剂便彻底治好了冯玉琴的病。但曾毅并不是个死守经方的人,这才有了用茶香治愈英国女王的奇思妙想,也有今天一味蝉蜕就治好水慕烟的案例,只要切准病证、用对药,哪怕只有一味,也有冲墙倒壁之力。
    屋子里的就都看着曾毅,这年轻人是谁啊,从哪来的,竟然能让黄老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怎么以前没听说中医界有这号人物呢。
    黄灿此时看到曾毅脚边的行医箱,眼睛一亮,道:“这是你的行医箱吗?”
    曾毅点了点头,“是家传的,我喜欢随身带着。”
    “现在还使用这种旧式行医箱的大夫,可是不多见了!”黄灿也看出曾毅那个行医箱不俗,绝对是个值钱的古董,心道这年人倒是大气派,随身带个价值数百万的箱子给人治病,看起来就是个很纯正的中医大夫啊,“你说你的医术也是家传的,不知道师承是谁?”
    “我的医术是我爷爷教的,他的名讳是曾文甫。”曾毅说到。
    黄灿就露出思索的神色,奇怪,能教出如此厉害传人的,肯定也是大国手水平的人了,怎么自己一点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呢,一点印象都没有。黄灿摇了摇头,“看来我真是孤陋寡闻了,竟然不知道医坛还有这么一位圣手。”
    曾毅有点失望,他也想弄清楚爷爷的来历,能写出那本关于很多高级领导的医案,以前就不会是普通人,“他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是这样啊!”
    黄灿暗道遗憾,如果这位曾文甫老人还在世,自己一定要去拜访的。黄灿先学西医,后学中医,拜过很多位名师,才有今天的成就,他想着回头一定要去找几位老师打听一下曾文甫这个人才行。
    水慕烟讲了那句谢谢之后,也是有些惊讶,此时回过神来,又道:“谢谢黄老先生,谢谢所有专家,这次慕烟生病,给大家添麻烦了。”
    再说第二句,声音就顺畅了很多,听起来很自然,你绝对想不到,几分钟之前她还是哑巴。
    黄灿暗赞玄妙,又转过头,对曾毅道:“不知道你刚才的那个药方,可以赠予我收藏?”黄灿想把曾毅的那个药方拿回来放在案头,一来警示自己医海无涯;二来是看曾毅的字潇洒飘逸,有一股脱尘之气在内,不说药方,单就这几个字,已经是一副绝佳的书法作品了。
    曾毅看了看水慕烟,药方开出,就属于是患者的了。水慕烟倒是没意见,赶紧把药方拿起来,客客气气递给黄灿。
    黄灿拿起来再看,还是赞赏不已,再看曾毅的签名,黄灿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道:“你可是那个用将军茶治好了英国女王的曾毅?”
    曾毅就点了点头,“是我。”
    黄灿就笑了起来,去年那个报道出来的时候,国内医学界很多人都在批评,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西医,他们批评媒体在误导大众,说那根本就是炒作。
    为了这个病案,黄灿还特地去请教了自己的老师,那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老人听黄灿读完报道,不禁击节赞赏,道:“中医有传人矣!”,然后他给黄灿解读了那个案例的玄妙之处,就在于用茶香治病,能够在病人呕吐到无法下药的情况,想出如此妙招,正是中医的神奇魅力所在。
    屋子里的人,包括黄天野在内,全都被这个消息惊住了,原来这个病例是真事,而且当事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今天这一趟可是没有白来啊!”黄灿笑得很是畅快,“小曾,既然你被我逮到了,那你就跑不掉了!怎么样,给我个面子,到医科大给学生们讲一堂课吧?”
    曾毅赶紧摇头,苦笑道:“我这样的面相,怕是压不住场,就算了吧!”
    “有我在,我看哪个敢不服!”黄灿一代名医,气度惊人,他是非常诚心在邀请曾毅去演讲的,而不是想着要看曾毅的笑话,事实上,黄灿尊崇经方,也跟经方易学易推广有关,听说黄灿讲课,必须动用学校最大的课堂,否则根本装不下,因为不光中医学院的人去听,很多西医也跑去听,甚至还有外国人专程呆在云海,只为听黄灿的公开课。
    黄灿笑道:“你要是不答应,绝对出不了云海市。”
    曾毅苦笑,黄灿这完全就是威胁啊,他一个副省部级的高管,要让自己出不了云海,还真不是开玩笑的,“我也有一个要求,黄老得答应帮忙。”
    “你说嘛!”黄灿笑着。
    曾毅就把南江省准备设立一所新的医学院的事情讲了一下,想让黄灿帮自己找几位资历深的好中医讲师过去授课。在中医教育这方面,黄灿是高人,他一手培养了很多位知名的经方派中医,可谓教学经验丰富至极,对于中医推广,也有很深的见解,最重要的是,经方中医很适合教学,如果黄灿能派几位有经验的讲师过去南江,那曾毅这趟东江也不算白来啊。
    “这个好说!”黄灿立刻答应了下来,他手下现在还带着几名博士生,马上就要毕业了,正好推荐给曾毅。
    曾毅看黄灿答应了,也就不再推辞,答应到东江医科大去讲一堂关于中医的入门课。
    黄灿很高兴,又拿出一本小册子,让水慕烟和安白都给自己签了名,便笑着告辞,道:“回去对家里那位小追星族可有了交代!呵呵。”
    医院的头头脑脑,也跟着黄灿走了,病房一时冷清了下来。
    过了一会,顾迪走了进来,带着大大的蛤蟆镜,竖着衣领,进来看了看,道:“都走了?”
    “走了!”曾毅说到。
    顾迪松了口气,他早就来了,但在门口一看黄灿在,就立刻躲得远远的了。黄灿认识他,跟顾明夫走动也多,要是让黄灿看见自己跟这些女明星走得如此近,这话传到自己老子耳朵里去,自己又要被一顿训斥了。
    “病治好了没?”顾迪问到。
    “治好了!”水慕烟就开口说了话,道:“太谢谢顾少了,慕烟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啊。”
    顾迪吓了一跳,这么快就能说话了,他自言自语道:“这个黄老头,倒是有点能耐啊!”
    水慕烟就笑道:“是曾少给治好的!”
    顾迪就有点尴尬,打了个哈哈,道:“我就说嘛,什么病到了曾毅手里,那都不是病!”
    曾毅笑了两声,道:“行了,别吹捧了,你们在这里吧,我得先走了。”
    几人都要去送曾毅,被曾毅推辞了,只有顾迪跟着曾毅下楼。
    进了电梯,曾毅突然道:“现在顾省长是东江省的二号领导,怎么也没见你有压力啊!”
    顾迪先是一愣,随即就知道曾毅这是在暗示自己,问道:“你说水慕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