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二一四章 气色差

第二一四章 气色差

    推荐一本新书《官场诡道》,书号2101491官者,诡道也!诡者,计辩也!且看一个农民工用小计谋小诡辩小智慧,却如何在这大大的官场混得风声水起!
    刚吃过早饭,清江大饭店的张总,就领着酒店医务室的大夫来敲三号总统套房的门。
    按下门铃,等了一小会,房间的门就打开了,正是昨天给李东毅解围的少女,她看见张总,忽闪了一下眼睛,问道:“有什么事吗?”
    “贵宾您好,我是酒店的负责人,我姓张!”张总满脸笑意,微微欠身致意,道:“是这样的,我们酒店医务室最近推出一项活动,叫做‘关爱客户,绿色吸氧’!”
    跟在张总屁股后面的大夫,立刻捧出一个氧气枕,递到张总的手里。
    张总就笑道:“这是免费提供给贵宾使用的氧气枕,请笑纳。”
    少女接过氧气枕,淡淡一笑,道:“非常感谢,贵酒店的服务真是无微不至。”
    “顾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让顾客满意是我们的服务宗旨,如果贵宾还有什么要求和建议,尽管可以找我提!”张总显得很客气,一指自己身后的大夫,道:“另外,我们酒店还免费给贵宾提供健康检查服务,这是我们酒店医务室的牛大夫,医术非常高明,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牛大夫!”
    “好的,谢谢你们!”少女点点头,就要合上门,张总一看对方没有要检查的意思,就朝牛大夫打了个眼色。
    牛大夫就把自己的设备往胸前一提,道:“如果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可以为贵宾做个健康检查,我们酒店会根据客人的健康指数,为您准备一份量身定做的健康食谱!”
    “谢谢,不需要了!”少女笑着摇了摇头,心道中国的酒店真是太会做生意了,看来要把这个办法引入韩国才行。
    正在此时,里面传来苍老威严的声音:“恩熙,是什么人?”
    少女就回头道:“是酒店的负责人,送来一个氧气枕,说是可以免费检查身体,我正在让他们走。”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
    少女只好又把门拉开,道:“请进吧!”说完,抱着氧气枕走了进去,在前面带路。
    张总松了口气,只要肯检查就行。他当然不可能赶客人离开酒店,但曾毅的话也不能不重视,他就想了办法,借着送氧气枕的机会,给客人检查一下身体。只要能检查出毛病,那就能证明客人在入住酒店之前,已然是得病了,这样就算出什么意外,责任就不完全在酒店一方。
    三号总统套房,是酒店最大的一间套房,装修布置,大气内敛又极尽奢华,丝毫不亚于国外的七星级酒店,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天的那位老者,此时正坐在阳台上的沙发椅里,手里捧着一份报纸,旁边的小茶桌上,放着一套量血压的设备,看样子,应该也是准备要量血压。
    张总心里咯噔一下,好好的为什么要量血压,看来曾毅没骗自己,这个老头真的是得了病啊。
    少女过去把血压计一收,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牛大夫收到张总的眼色,就捧着自己的设备走了过去,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听诊器、血压计、电子体温计,还有一份出诊记录簿,然后拧开钢笔帽,道:“请问贵宾今年贵庚?”
    老者放下报纸,一皱眉,不过还是道:“六十八!”
    牛大夫填好出诊记录,这才开始量血压、测体温、听心跳,最后把结果一一登记下来,然后眉心微皱,光看这些数据,都是很正常的,完全看不出老者有生病的迹象。
    不过,想起张总交代的任务,他还是清了一下嗓子,道:“血压、体温的数据,都很好,说明贵宾平时很注意保养。不过呢,我看贵宾您的气色差得很,所以最好还是能到大医院去做个详细的检查。”
    “啪”!
    老者就把报纸摔在了桌上,道:“气色差?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做气色,怎样才算是气色差!”
    牛大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老者说翻脸就翻脸,而且眼神凌厉至极,带着一股威势,压得他有点讲不出话来,“气……气色差就是说……说……”
    张总此时上前一步,道:“贵宾别生气!牛大夫也只是从医生的专业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有时候人晚上没有休息好,第二天也可能会看起来精神差一些,我想牛大夫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个了吧!”
    “你是大夫吗?”老者又冷峻地看着张总,“你可以代替大夫下结论吗!”
    张总直接就闭嘴,他看出来了,这老头不好惹,心道马匹的,说你气色差,你不高兴,老子替你维护一下,你也不高兴,我看你是真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逮谁咬谁,分明就是狂犬病。
    牛大夫看了一眼张总,觉得张总示意自己先撤,就慌忙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把设备一样样装进箱子,然后站起来,准备闪人。
    “站住!”那老者沉声喝到,“不是说检查身体吗?结论呢!”
    牛大夫有些冒汗,心道这都是什么人,你明明不信我的话,还让我说结论干什么,他道:“血压、体温、心跳心音都正常,就是……就是……”
    张总一看那老头又有发飙的迹象,就赶紧打眼色,示意牛大夫不要再讲了,不讲还好一些,讲了万一把这疯老头气得当场病发倒地,那可就是自找倒霉了。
    “就是什么!”老者目光似剑,直直盯着牛大夫。
    牛大夫顿时感觉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还是头一次见如此厉害的眼神,就像是一下看到了自己心底似的,把自己底气一下给打没了,他嗫嚅道:“就是……就是要注意多喝水……多喝水……”
    张总松了口气,心道这牛大夫倒是还有点急智,多喝水这种放之四海皆准的话,相信疯老头怎么也挑不出毛病来。
    谁知那老头又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多喝水?”
    牛大夫快被折磨疯了,心道你有本事别喝水啊,看看会不会渴死,奶奶个腿的,多喝水需要理由吗,他道:“最近天开始热了,喝水有助于保持身体水分。”
    那老头才肯作罢,冷哼一声,又拿起自己的报纸,不再搭理这两人。
    少女此时道:“麻烦两位了,感激不尽!”
    张总脸上笑着客气,心里却腹诽不已,脚下更是丝毫不停留,快步就出了三号总统套房。
    牛大夫蔫头耷脑跟在张总后面,低声抱怨道:“张总,您说这都是什么人啊!就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人!”
    “少啰嗦!平时怎么教导你们的,给我记住了,客人永远都是对的!”
    张总一背手,往前走去,此时他也有些生气,但更多的却是担忧,心说曾毅果然是火眼金睛,按这老头蛮不讲理的脾气,真要是在酒店出点意外,可真是个大麻烦。想到这,张总一阵心烦,都恨不得直接就把这老头赶出酒店去!
    那少女就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张总二人消失在楼道拐角,心中有些纳闷,不是说送免费的氧气枕吗,怎么单单就送了自己这一间房呢。
    想到这里,少女就给李东毅打了个电话,问道:“酒店今天有没有给你送免费的氧气枕?”
    李东毅被这话问得有些发愣,道:“没有啊!”
    “那没事了!”少女心里更是觉得这事有点蹊跷。
    那边李东毅此时小声问道:“崔老先生今天心情如何?我是不是现在过去?”
    少女就道:“不用了,爷爷心情看起来不好!”
    李东毅就“哦”了一声,不再作声,每次去见老头,他也是头大地很。
    挂了电话,叫做恩熙的少女就抿着嘴在门口琢磨这事,不给别的客人送氧气枕,也不给别的客人做身体检查,为什么单独就要找上自己爷爷呢!少女突然眼神一亮,难道是酒店早就知道自己爷爷生病了?
    可他们怎么知道的呢?
    恩熙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爷爷生病的事,整个韩国上下都不知道,就连总统先生都没有得到消息,为什么远在万里之外的荣城人却会知道呢!
    白阳市的高新园区,此时上下齐动员,几位副主任亲自压阵,把大家都轰到了大街上,扫地的扫地,清理荒草的清理荒草,园区内生活和工业垃圾,被卡车拉得干干净净,道路两边的垃圾桶,也被擦拭一新。
    管委会还派城管大队到园区周边的几个村子去做宣传,让大家今后一段时间内,绝不能再到马路上去晒玉米麦子了,要晒就在自己家里晒,否则一律没收。
    就连那些已经因为企业迁走而荒废的厂房厂区,里面的荒草也被清理地干干净净,被砸碎的玻璃,还换上了新的。
    曾毅对于这些劳师动众的做法虽然不怎么赞同,但也不好反对。按照诸葛谋的说法,来了投资商,就要把园区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要让客人觉得高新园区是个有文化底蕴、讲文明新风、治安良好的一个投资沃土。要是来了看的是荒草,瞧的是碎玻璃,投资商怎么能放心在这里投资呢!
    理由很充分,几位副主任也都赞同,曾毅自然不能反对,做一下环境的工作,也是有好处的。
    不过这些原本是应该平时就要坚持做的,而不是临时抱佛脚,投资商如果真的要来投资,也不可能只看这一次就会决定,说不定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人家已经考察过了,还把你平时的情况都看在了眼里。
    诸葛谋最近几天,都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他对这次的投资考察团,抱有很大的希望,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提前得到了消息,准备工作也比别的地方做得充分,这就占了一个很大的优势。届时只要能争取一个半个项目落户,这成绩就有了,就能让市里那些怀疑我诸葛谋能力的人统统闭嘴。
    因此,诸葛谋是格外上心,各项准备工作,事无巨细,他都要亲自过问。
    诸葛谋上午刚到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李伟才就迎上前来,道:“主任,刚刚接到通知,投资考察团明天到南江。”
    诸葛谋眉角一扬,这是好事啊,他道:“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到咱们高新园区?”
    李伟才讪讪一笑,道:“我正要向主任汇报这事呢!按照省里的通知,说是这次考察团规模大、行程紧,不可能把每个地方都考察到,所以让我们派人到省里去,先介绍一下园区要招商的项目以及优惠政策,这样客人考察起来也有针对姓。”
    “这很好嘛!”诸葛谋背着手,“有的放矢,成功的概率才会高,省里的这个办法好!”
    李伟才就把几张打印好的A4纸拿了出来,道:“这是考察团重点项目的名录,主任你过目!省里的意思,也是希望我们能够根据自身的优点和长处,盯住那些适合自己的项目来做工作,争取把项目落实下来。”
    诸葛谋接过名录一看,正要上台阶的脚,顿时就踩了空,差点摔倒。
    李伟才赶紧扶住他,道:“主任,留神呐!”
    “这些项目,都是要落到南江的吗?”诸葛谋让名录上的项目吃了一惊,里面投资上百亿的项目,竟然都挤满了两页A4纸,其中不乏晶圆厂、手机厂、液晶屏幕厂、太阳能面板厂、风电机这样的大项目、好项目、高新项目。
    李伟才摇了一下头,道:“应该不是,考察团这次好像是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合适的落户地址。”
    诸葛谋心道这些投资商真是鬼到家了,无歼不商啊,说是全国考察,其实就是货比三家,都等着大家拿出更优惠的条件呢,什么地皮免费、税收优惠,恨不得把所有便宜都占尽,“都有哪几家参与竞争?”
    “总共是五家,除了咱们,还有荣城的高新区、经开区,以及北原市、莽水市!”
    诸葛谋微微颔首,竞争对手并不多,看来这次还是沾了曾毅的光啊,否则白阳高新园区很列入考察的对象之一。
    李伟才看诸葛谋没说话,就又请示道:“主任,您看这事由谁去省里跟考察团沟通才合适啊?”
    诸葛谋沉眉想了片刻,道:“开个会,大家一起推举一下吧!”
    李伟才点了头,跑去通知几位副主任开会。
    会议室里,诸葛谋把省里的通知讲了一下,就点着一根烟,猛吸一口,吐出烟雾,借着半遮半掩的烟雾,诸葛谋道:“大家说一下吧,看看谁去合适?”
    曾毅就知道诸葛谋是自己想去,但又怕最后拉不来项目,所以搞了个集体决议,既然是大家的意思,那最后拉不来项目,就不能怪到某一个人的头上。
    “这件事既然是咱们园区的头等大事,我认为应该由谋主任亲自出马才对!”曾毅说了自己的看法,“一来谋主任对园区的情况有着全局的把握;二来也能体现出咱们园区对考察团的重视。”
    曾毅不想跟诸葛谋争这个露脸的机会,只是去介绍一下园区的情况和政策,这种事情,随便从会议室派一个人去,都比曾毅会讲政策,会讲大道理。
    何况曾毅最近在负责医学院的勘查选址工作,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再者这种考察团形势完全就是碰运气,你看中,投资商未必能看中,成功的概率并不高。对于招商,曾毅有自己的打算,他准备根据高新园区的实际情况,拟定几个项目,然后主动出击,去找那些合适的对象去谈,这样成功的几率会大增。
    诸葛谋对曾毅的表态很满意,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磨合,他觉得基本和曾毅形成了一种暗地里的默契。
    其他人就纷纷表态:
    “谋主任班长,他去最合适,显得咱们园区对这次投资非常重视,有诚意!”;“谋主任对于园区的各项政策,是非常熟稔,去了肯定能把咱们的优势讲清楚。”;“是,这事谋主任去最合适。”
    大家几乎都没有意见,完全同意曾毅的提议,都推举诸葛谋去。
    诸葛谋弹了弹烟灰,“既然大家信得过我,那我就代表园区,到省里走一趟,把咱们园区的情况,向考察团的投资商介绍一下。”
    众人都无异议,下一个议题是商量区里重点争取的项目,经过一番讨论,大家都认为那个手机制造的项目,最合适高新园区,被列入重点争取对象。
    散会之后,诸葛谋立刻安排人手,针对这个项目,适当调整区里的介绍材料,顺便拟定了几个优惠政策的方案,明天根据具体情况,再决定抛出哪个方案。
    第二天,诸葛谋踌躇满志地去了省里,这一去就是一整天,到了下班也没见诸葛谋回来,也没有任何音讯捎回来,安排大家准备考察团的接待工作。
    这让大家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不妙的阴影。
    第三天上午,诸葛谋来上班,大家老远看到他那脸色,就自觉地躲在办公室里,谁也没敢上去询问去省里的情况如何。要是事情顺利,根本不用大家问,诸葛谋早就开始发号施令,指挥大家做东做西,迎接考察团的到来了。
    上百个项目,只有五个地区去争取,结果诸葛谋一个项目都没落实回来,甚至考察团的人连考察的意向都没有,管委会的人暗地里都是摇头叹息,心道狗头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兴冲冲非要自己去,结果就把事情办成这个样子。
    诸葛谋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上午都没出来。
    十点多的时候,管委会来了一辆豪华的凯迪拉克,车上走下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有着倾城容颜,背后跟着一位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像是保镖。
    少女敲开了管委会办公室的门,问道:“请问,曾毅副主任是在这里办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