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二四九章 重要的客人

第二四九章 重要的客人

    “陈厅长总喜欢开我的玩笑!”曾毅用开玩笑这个理由掩饰了过去,道:“这里的代表都比我资格老,名气也比我大,名医二字我可愧不敢当!”
    汪主任此时就补充介绍道:“各位代表,各位专家,这位是咱们中医药学会的曾毅理事,曾理事还是省保健局的中医专家。”
    人群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这么年轻的保健局专家,不会是假的吧,居然会有省领导敢把自己健康交给这么一位黄毛小子,也太草率了吧。
    柳火星此时拿着手里曾毅给的药方,满眼都是不可思议,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年轻就能担任省保健局的专家,他就是从娘胎里便开始学中医,那也还赶不上自己学中医的年头多啊!
    想到这里,柳火星把药方收好,他准备回去把这个药方给病人用一用,我就不信你小子能比柳火星厉害!
    陈高峰也不再谈刚才那个话题,扭头又对其他的常务理事鼓励了几句。
    看看代表们都基本到场,中医药学会的会长就请示陈高峰:“陈厅长,代表们都到齐了,您看是不是现在就开始?”
    陈高峰一点头,“好嘛,那咱们就到会议室说话。”
    汪主任立刻在前领路,一群人簇拥着陈高峰朝会议室走了过去。
    中医药学会的会员代表,有157名,今天的会议,就是要在这157名代表中推举出45名理事,然后再在45名理事中,推举出17名常务理事,组成新一届的理事会和常务理事会。
    人不多,再加上流程和候选人的名单,各位代表早已心中有数,所以推举的过程很快完成,结果也跟事先预定的一样,曾毅再次当选新一届理事会成员,并且差点当选常务理事。
    会长还是以前的那位会长,等推选过程结束,最终的名单出来,他就笑着请示陈高峰:“陈厅长,新一届的理事会已经选举产生,你给大家讲几句。”
    陈高峰就微微颔首,表示同意。他对今天的选举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会前他故意捧曾毅,就是担心选举会出差错,曾毅是方老板的御用大夫,名副其实的南江医疗界的no?1,如果曾毅今天选不上理事,那就是方老板的眼光有问题,是自己陈高峰工作的失职。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姓很小,但陈高峰还是要再加上一道保险,今天我就捧曾毅了,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推举,就不信你们不给我面子。
    会长得到陈高峰的肯定,一扭头,用热情洋溢的声调道:“同志们,代表们,现在请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陈厅长为我们传达重要的指示!”
    会场立刻掌声雷动,喧嚣震天。
    “首先,我要对明煮选举出来的新一届中医药学会的理事们,表示祝贺!”陈高峰说到最后两个,猛地提高了声调,会场又是一阵掌声。
    “中医药是我们国家的传统瑰宝,是炎黄民族集体智慧的结晶,她为全人类的健康和延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近年来,党和国家领导尤其关心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给予了很大的关怀,也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指导意见……”
    “在深刻领会上级领导精神的基础上,我们南江省因地制宜,对全省的中医药工作也制定了详细的规划、以及扶持政策。可以说,我们对中医药事业的支持力度,一点都不比西医小,甚至还要更照顾、更倾斜。”
    陈高峰看着下面的代表们,伸出五根手指,语重心长地道:“我有五个目标啊,如果能够实现了这五个目标,我相信我们南江省的中医药事业,必然是另外一番景象。”
    “第一:确保中医药的总体数量翻番,现在全省的中医药队伍人数,是1.5万人,三年之后,我希望能达到3万人,这方面,我们打算通过扩大中医药院校的招生人数、组织西医学中医、老中医的传帮带等等方式实现。”
    “第二:全省乡一级的卫生所,都要提供中医药服务;县一级医疗机构,必须开设中医科;省级医学临床中心,在西医科室要配备中医师,开展中西医结合的医疗服务。这方面,厅里近期就会有相关的政策和规定出台。”
    “第三:对于一部分中医药服务的收费项目,在医保和合作医疗的报销比例上,给予更大的支持,乃至全额报销。”
    “第四:推广中医药预防体系的建立,在省内各级疾控中心成立中医科,开展中医的‘治未病’工作。”
    “第五:扶持三到十个大型的中药制剂企业,做好中医药制剂药品的推广工作。”
    曾毅注意听了听,除了前面的两个目标,陈高峰有给出了模糊的措施外,其余三条,怕是只能是作为目标存在了,根本没有具体的措施来确保目标的实现。
    陈高峰说完五大目标,又伸出一根手指,道:“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将我们南江省,建成国家中医药发展综合改革试验示范省。”
    “说一千道一万,中医药事业的前景是光明的,但要实现这光明的远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医药学会在这方面,要积极发挥自己的指导作用,做好政策调研工作,献言献策,配合省里全面推进中医药工作的发展。”陈高峰说到这里,大手一收,“我确信,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共同努力,南江省的中医药事业就一定能做好!”
    会议室又是一片掌声。
    “陈厅长的发言很重要,发人深省!促人奋进!感谢陈厅长对我们中医药人,还有中医药事业的关怀和重视。”会长对陈高峰的话做了一个总结,道:“在这里,我也代表南江省全体中医药人表个态,我们一定会在省里的统一指挥和领导下,做好中医药学会的工作……”
    会长也跟陈高峰一样,讲了好几点,比如要做好中医的师承工作;抢救和保护民间名老中医经验智慧;收集验方单方,出版成册;正确宣传中医,促进大众重新接受中医;编纂南江省中医地方志……发言结束之后,时间就已经不早了,中医药学会在酒店安排了盛大的宴席,庆祝新一届中医药学会理事会的产生。
    吃完酒宴,陈高峰在大家的目送下,离开酒店,返回了卫生厅,大部分的代表此时也都各自返回。只有理会们还不能走,下午要召开理事会,讨论和安排下一阶段的工作。
    下午的会议换了个小会议室,比较随姓,曾毅早早到达会场,手里拿着一厚沓大红色的请柬。
    这是他今天要来参加这个会议的重要原因,医学院现在已经破土动工,而且是加班加点地在进行建设,预计明年五六月份就能完成一期建设,如果二期内装修跟得上,还能赶得上秋季的招生,所以医学院人员配置的工作就被提上了议程。
    戴维家族和平海集团最重视的,就是医学院中医分院的建设,他们答应捐钱捐物,一大半是冲着曾毅的神奇医术来的。
    经过筹建委员会的一番商议,决定先成立中医分院,并且立即着手开始招聘中医教员,商讨中医教学的方针和计划。
    为了扩大影响,曾毅提出搞一次中医研讨会,遍邀国内知名的中医,到南江参加研讨会,一来是交流中医医术;二来也研究中医的传承问题,给即将成立的中医分院提供参考意见;三来也能趁机邀请这些名医在医学分院担任名誉顾问、教授,顺便让这些名医推荐一部分优秀的中医人才过来。
    这个活动已经通过了相关部门的批准,曾毅也跟东江的黄灿通过电话,黄灿对此极力支持,并且亲自出面,帮曾毅邀请到了很多极有名气的老中医,甚至还有海外知名的中医要前来参加研讨会。曾毅自己也邀请了很多以前游历时碰到过的民间中医,这次的研讨会,规模会很大。
    不过,既然是在南江的地盘上做研讨会,自然不能忽视了南江本地的中医界。曾毅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在请柬上写了新任的每一位理事的名字,邀请他们一起参加研讨会。
    “曾理事对于发展中医药事业,真是不遗余力啊。”汪主任帮着曾毅一起派发请柬。
    但各位理事对研讨会的兴趣好像不大,收到曾毅的请柬后,嗯嗯哈哈,并没有表态是否会出席研讨会。大家对于开会之前,陈高峰过分捧高曾毅的事,还是心有芥蒂的,凭什么他就是南江十大名医啊。
    华老此时跟几位理事一道进来,既然跟曾毅正面碰上了,就不能不打声招呼:“曾理事,你这是……”
    曾毅把请柬送上,笑道:“届时还请华老务必赏脸光临!”
    华老打开请柬一看,道:“中医研讨会?这是好事啊,到时候如果闲暇的话,我一定会去参加的!大家也都去支持一下吧!”
    “好啊,如果有空的话,那是一定要去支持的!”其他几位理事笑呵呵接过请柬,都跟华老是一样的腔调。
    也有人提前打着预防针:“但要是实在抽不出空,曾理事还要体谅则个。你也知道的,我们这些人手上的病人比较多,还要负责几个课题的研究工作,那个时间不一定就有空啊!”
    “是啊是啊,到时候真不能参加,曾理事可不要见怪!”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些人只是看在陈高峰的面子上,跟曾毅客气着,其实心里早都打算不去参加这个研讨会了。
    有什么意思呢,学会每年都要举行这样的研讨会,什么伤寒论坛、疑难杂症论坛、扶阳论坛、骨伤论坛……。研讨会平时可没少开,但研讨出什么东西来没有?都是吃吃喝喝,瞎讲套话,真要是有压箱底的绝活,谁也不会拿到论坛上去讲啊。还不如自己多看几个病人。多争取几个课题实在!何况这又不是学会举行的,自己并没有义务必须出席嘛!
    曾毅笑着:“几位都是大忙人,真要是抽不出时间,我也不能强拉大家参加啊!”曾毅也就是尽自己的本份,把请柬送到就行,至于来与不来,那是别人的事情了,强求不来啊。
    华老笑了两声,就要领着大家入座,去年曾毅让他当众栽了面子,他至今耿耿入怀,所以不愿意跟曾毅多说话,要不是正面碰着,他甚至都不愿意打招呼。
    有人多问了一句:“曾理事,这个研讨会具体是谁承办的,国内中医界都有哪些人会出席?”
    曾毅正要开口,会长此时走了进来,问道:“曾理事,在派发研讨会的请柬?”
    “是啊!”曾毅把请柬送上,“到时候请会长务必光临!”
    “那是肯定的嘛!”会长笑呵呵地收下,道:“一会开会,我还要重点布置这件事呢!如此重量级的研讨会在我们南江举行,我们作为东道主要是不支持,岂不是让全国的同行都看了笑话!”
    在场的理事就有些意外,看样子会长是提前知道这件事啊,奇了怪,按说在南江举行这种姓质的探讨会,都会经过中医药学会,可自己为什么就不知道呢!
    会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笑道:“刚才有人问这次研讨会都有哪些人到场,不确定的人就不提了,我只说几个确定会来的,保证听了大家都要来参加这次研讨会!”
    大家看着会长,心里不怎么信,这不会又是跟陈高峰一样,要捧曾理事吧,这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来头,除了知道他是学会的理事,自己之前并没有听说省内中医界有这一号人物啊。
    会长慢条斯理点着一根烟,抻了抻大家的胃口,这才道:“据我所知,确定要参加研讨会的名单上,有经方派的黄灿教授……”
    会场顿时全是吸气声,黄老啊,那可是中医界的泰斗人物了,做大夫能做到省部级,黄老绝对是独一份啊。
    “有伤寒派的水行舟水老……”
    又是更大的一阵吸气声,水老是伤寒派的大医家,中央保健委的大专家,多次被派到国外执行医疗任务,被他治好的国外元首,加起来比在场的中医药学会的理事人数还多。在海内外中医界,水老的影响力无人能及。
    “有京派骨伤专家陈说峰陈老……”
    这一下,连华老都坐不住了,陈老也会过来吗?
    要说在南江省,华老绝对算得是一号人物,但真要是放眼全国,他到了陈说峰的面前,怕是连给人家提鞋的机会都没有,陈说峰的整骨水平,那才叫一个出神入化。华老曾经亲眼目睹,有一位得了怪病的人,双腿不能行走,只能坐在地上慢慢往前挪,整个人团成一个球,结果陈老上手只是“啪啪”拍了几下,那人的病就大好,站起来自己走出了医院。
    “有刘派针灸的传人刘风杰……”
    在场有搞针灸的人,就开始呼吸急促了,刘派针灸那可是海外驰名啊,现行的国际针灸标准,就是以刘派针灸为基础确定下来的。刘风杰本人更是桃李满天下,弟子遍及五大洲四大洋,美国的针灸学校,每年都要请刘风杰去做教学,一次教学的出场费,都要以数十万美金论。在海外,只要挂起刘派针灸的招牌,曰进斗金绝不是问题。
    “有火神派的民间神医张青来老人……”
    众人又是一片惊诧之声,中医界对火神派的争议向来很大,因为火神派开方总是喜欢用大剂量的附子。
    学医的人都知道,附子有剧毒!汉代大将军霍光为了扶自己女儿当上皇后,指示太医毒死了皇帝的另外一位妃子,用的就是附子,这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一桩案子。现在国家规定建议中医大夫每剂附子的标准用量是9克,可火神派往往要用到90克,有高手甚至还能用到300克,你说他是在治病也行,说他是在下毒也无妨。
    但不可否认的是,火神派就是能用这带毒的附子治好病,而且是治大病、治急病。这个张青来老人,便是出了名的“张三剂”,号称是“一剂知,两剂好,三剂已”,再棘手的病到了张青来的手里,往往只需三剂药就能痊愈。这几年张青来声名鹊起,被他治好的名人明星,不计其数。
    会长又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引起会场一阵阵的搔动,这些来出席研讨会的人,要么是国内中医界的泰山北斗,要么就是中医界的风云人物,随便哪个都是如雷贯耳。
    大家此时再看曾毅,就收起了轻视之色,能够一下请来这么多的重量级人物,曾理事能量不小啊!难怪陈厅长会对曾理事另眼相看,就是陈高峰亲自去请,也未必能请到这些人吧。
    不用曾毅再多说一句,这些人立刻打定主意,研讨会非去不可!之前有人还认为自己去了是给曾理事捧场,现在一看,竟是自己沾了人家曾理事的光。要不是有同为南江省中医药学会理事的这层关系,以自己的资历,怕是还没有资格去参加这种水平的研讨会吧!
    大家的兴致就被调动了起来,积极打听着研讨会的具体事宜。
    在下午的理事会上,还布置了另外一件事,就是陈高峰提起的名医评选工作,这件事将由中医药学会承办,不但要评选出南江省古代的十大名医、近代十大名医,还要评选当代十大名医。
    散会之后,有不少理事走过来,跟曾毅主动攀谈着,表示研讨会要是有什么需要出力的地方,就尽管通知自己一声。
    汪主任站在一旁,不屑地看着这些人,心道你们现在知道曾理事的厉害了吧,早点这个样子不就对了嘛!你们再看看我,我早就知道曾理事不是凡人,果然让我料中了。
    第二天回到管委会,李伟才快步迎了出来,脸上却不是平时的笑容。
    等曾毅下车,李伟才就小声道:“胡市长来了,就在楼上!”
    曾毅一抬眼角,心道胡开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真要跟自己开斗了吗,他皱眉道:“一起上去看看吧,胡市长可能带了市里的最新指示精神。”说完,迈步朝楼上走去。
    李伟才跟在后面,显得有些忧心,一二把手面和心不合的事情,在国内的官场上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至少表面的工夫还要做的,真要是摆到了台面上闹不合,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胡开文在市里有自己的办公室,在管委会也有一间,但他从来不过来办公,今天还是头一回到管委会这边办公。
    曾毅心里想着胡开文今天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就上楼到了胡开文的办公室门口,正要抬手敲门,门就大开了。
    “听着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哈哈!”胡开文满脸的笑意,显得非常热情亲切,伸着手道:“来来来,进来坐,我这里有刚沏好的茶!李主任也一起进来坐吧!”
    胡开文专门提了这么一句,李伟才就明白胡开文是不想让自己进去,就摆着手笑道:“两位领导商量大事,我就不进去打搅了,我还要出去项目工地上跑一趟。”
    “工作要紧,那李主任就先去忙吧!”胡开文脸上带着微笑,看来有任何的愠怒。
    李伟才就朝楼道口走去,上次开会,他把胡开文这位副市长轰得是颜面无存,他也知道自己把胡开文得罪狠了,人家堂堂一位副市长,对小曾主任或许还要客气一下,但对自己这位不上不下的副主任,就绝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了。
    “不知道胡市长要过来,不然我就亲自到市里去请了。”曾毅笑着走了进去,“胡市长这次过来,一定是带了重要指示,你看需不需要把在家的班子成员召集起来?”
    曾毅说完这句,脸色突然有些意外,这屋里还有一个人,曾毅也认识,竟然是在京城结了死梁子的常俊龙。
    胡开文笑着打了个哈哈,道:“重要的指示没有,重要的客人倒让我请来一位。我给曾主任介绍一下,这位是……”
    常俊龙已经向曾毅伸出了手:“曾主任,咱们又见面了!上次在京城多有得罪,还请你多多海涵呐!”
    胡开文脸上的笑容就打了个折扣,怎么回事,这两人早就认识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曾毅伸出手,道:“常总言重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让它过去好了!”
    常俊龙这是来者不善啊,曾毅心里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