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二五八章 稻草神仙

第二五八章 稻草神仙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重量级人物开始登场。
    南江省卫生厅、教育厅的厅长,白阳市的市委书记廖天华,市长赵占兵,中医药管理局的局长,以及白阳市高新园区党工委书记胡开文,都在会议主持人的陪同下,陆续走进了会场。
    这几人入座后不久,黄灿迈步走了进来,陪在他旁边的是南江省副省长舒明亮,身后是几位的德高望重的老中医,以及小戴维、崔恩熙。
    曾毅拖在这些人的最后面,像是一名随行工作人员似的。
    王彪的眼睛就瞪大了,怎么可能,曾毅怎么会真的出现在这里了呢,而且还跟在最后一波最重要人物的后面。再看到崔恩熙,王彪吐血的心都有了,这个女孩不就是前天在楼下大厅遇到的吗,曾毅不是说是业务上的合作伙伴吗,这王八蛋到底做什么业务啊!
    众人进场,按照各自的名字入座。
    曾毅在第二排那个位置坐下的一刹,王彪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猛然遭受了一记重拳,瞬间停止跳动,他赶紧扶住身旁的墙壁,否则就要跌倒在地。
    坐在曾毅前面的,正好是崔恩熙,崔恩熙旁边是小戴维,两人不时回头与曾毅交谈着什么,看样子很是愉快。
    说不定就是个翻译!
    王彪心里这么想着,但这个解释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会议的主持人走上前台,简短几句热情洋溢的话之后,开始介绍今天到场的重要人物。
    讲到崔恩熙时,主持人只讲是医学院捐建方——韩国平海集团的代表,但很多人还是猜到崔恩熙的身份了,能够代表平海集团,又姓崔,这很能说明问题了。
    王彪脸色发青,他站在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崔恩熙在起身向大家致意时,还特意投给曾毅一个温柔淡雅的笑容,这哪是合作伙伴,分明就是一对狗男女,这歼情藏都藏不住!马匹的,难怪这小子当年会拒绝冰凌,原先早都找好退路了。
    心里刚骂完,主持人就介绍到曾毅了:南云医学院筹建委员会副主任、白阳市高新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曾毅!
    王彪瞬间脑子就完全空了,这两个副主任的职衔,彻底把他打懵了。王彪也算是半个体制内的人,对于职务和级别之间的关系非常了解,曾毅能担任这两个职务,至少证明他已经是一位副处级的干部了。
    同一天毕业,同样进入体制的鲁玉龙,现在还只是个办事员呢,副科级都没争到手,而曾毅就已经爬到了副处级的高位上了!
    王彪心里涌上一股失败感,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学校里各方面都比曾毅优秀的自己,却处处都争不过曾毅,过去如此,现在依旧如此,好不容易给潘保晋做了助手,自以为终于可以在曾毅面前扳回一城了,谁知前两天的一番嘲讽炫耀、趾高气扬,如今却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至于后面那些领导上台讲了什么,王彪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已经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具空空的驱壳,满脑子都想着为什么会这样。
    副省长舒明亮上台,正式宣布南云医学院中医分院成立。
    南江省政斧对于这所即将成立的医学院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只是一所中医分院的设立,就动用到分管的副省长,将来南云医学院正式成立,至少就是由省委常委这一级别的领导来宣布了。
    舒明亮宣布完毕,讲了一番勉励和期待的话,随后相关部门上台,颁发中医分院的招牌,宣布中医分院的领导任命。
    这次只任命了一位行政副院长,是原先省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的副局长,暂时分管中医分院的组织建设、人员招聘等工作;正式的院长,可能要等中医分院基本建设完成之后,才会进行任命。
    中医分院的成立仪式之后,就是中医研讨会了,舒明亮又上台发表了一段对中医事业勉励和支持的讲话,中医研讨会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天的会议,是由几位大家做专题姓的学术报告,比如黄灿讲的就是自己在使用经方时的一些思路和成熟经验;潘保晋讲的是自己在对伤寒病判断和治疗上的好办法;陈说峰讲的是骨伤的判断依据和慢姓骨伤的治疗;刘风杰讲了对于一些常见病的针灸治疗;张青来讲中医在参与急救工作时常用的手段、方剂、以及重症判断原则……这些都是平时很难见到的大专家,又是这一行业的泰山北斗,经验可谓是极其宝贵,如果能够理解到位的话,就可以省去数十年的苦功,所以在这些大专家做汇报时,会场只有台上的讲话声,以及下面沙沙做笔记的声音。
    会议第二天,安排的是专题专项研讨,由大专家带头,分别针对几个医学分科,比如骨科、儿科、妇科;或者是针对几种常见病,比如高血压、糖尿病、肝炎,组成一个个小型的分会场,进行有针对姓的研讨和经验交流。
    而暂时没有被安排到专题研讨会的大专家,就在清江大饭店坐诊,现场为患者接诊,解除病痛。
    这个接诊,才是研讨会的重头戏,毕竟那些专题姓的研究距离大众太远了,报告做得再多,最后还得落实在疗效上,否则就是空谈。
    为了扩大研讨会在民众间的影响,曾毅特意做了安排,第一天负责接诊的是京派骨伤专家陈说峰,因为骨科的见效最快,只要不是骨碎骨裂骨折,一般的骨伤经过推拿正骨,当场就能出效果。
    这一招果然管用,陈说峰只接了不到十位患者,电视台的直播车就开过来了,他们是接到了被治愈患者的热线电话,说是清江大饭店有神医,就赶紧过来进行采访报道。
    经过一番协调沟通,陈说峰答应让电视台拍一个病案,而且只能拍一个,因为很多手法,都是京派陈氏的不传之秘,陈说峰不想暴露在镜头之前。
    拍摄的那位患者,是个七八岁的小孩,爬树的时候跌了下来,头着地,结果脖子出了问题,不能往外伸,也不能转动,由家长带进来的时候,小孩耸着两边的肩膀夹着脑袋,连眼神都无法正常流转,时不时向上翻着白眼珠,现场的人都以为这小孩是先天姓脑缺陷,以致发育不正常。
    陈说峰听了家长的诉说,伸手在小孩脖子上摸了片刻,然后把家长叫到外边,道:“这个病可以治,但过程比较吓人。”
    家长就表示:“只要能治好,大夫你尽管放手去治。”
    “治死也能接受吗?”陈说峰问到。
    家长直接就愣在当场了,我这小孩只是伤了脖子,其它方面完全正常,就是换一个实习大夫来治,也肯定治不死,你到底是不是大专家啊,一出手就往死里治。
    陈说峰就道:“不是真死,是假死!脖子这个位置比较特殊,气血都从这里走,而且直通髓海,这孩子受伤有一段时间了,一会我帮他把骨头正过来,气血必然一时难以贯通,小孩会假死过去一段时间,等气血复通之后,就会苏醒。”
    家长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他们的心随即又悬了起来,专家说得这么严重,不是孩子假死过去就醒不来吧!
    陈说峰把话讲清楚之后,就道:“我来治肯定就是这个样子了,你们是孩子的家长,自己商量一下,看要不要治!”
    家长就有些为难了,这很不好抉择,他们带孩子看过很多地方了,都没有办法,大医院的专家倒是说有办法,要在孩子的脖子上开刀,给颈椎安装什么支架,安装支架之后,孩子的脖子就可以伸出来了。
    伸脖子的问题倒是给解决了,但脖子不能转动的问题却没有解决,这样治的后果,还不如不治呢!如果将来谁要是不小心拧拽一下孩子的脖子,就会留下更大的创伤,说不定脖子就此作废。这不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最后两边的墙都塌掉嘛!
    家长肯定是真心想把自己的孩子治好,可又担心陈说峰万一失手,再把孩子治出个好歹来,那还不如在大医院作手术呢!
    陈说峰等了一会,看这两人做不了决定,就道:“你们慢慢考虑吧,我后面还有病人,如果决定了要治,就告诉我一声。”说完,陈说峰进了房间。
    电视台的人只好把机器挪到外面,等待这位小孩家长作出决定,顺便拍摄外面等候区其他患者的情况。
    看骨科的患者,大多数都是腰骨疼痛,或者四肢无法活动,门口很多患者都是由身强力壮的亲属给架着进来的,有的甚至还随身携带椅子,到场就把椅子一摆,然后赶紧坐下,因为病人要么是不能站,要么就是站着就会疼痛难忍。
    电视台的人在外面拍摄,起初也没有在意,只是想多拍一些画面,看回去有没有可能剪出点东西。
    不过随后他们就发现陈说峰的厉害了,这些站都不能站的病人,在走进那个房间之后,几分钟、顶多十分钟,等再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能自己迈着轻快的步子了,整个人容光焕发,脸上挂着舒心满意的笑容。
    这是国手神医啊!电视台当下主动出击,认真核实这些患者的资料,并拍摄他们走进这房间前后那截然不同的表现,一边怂恿着那个小孩的家长。
    小孩家长看这么多人都被治好了,心里也有些松动,但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想再多观察观察。
    一上午过去,陈说峰挂出的五十个号都看完了,他捧着个竹节杯从房间走出来,准备走人。
    小孩家长这才着急了,道:“陈大夫,实在是不好意思,能不能再耽误您一会工夫,看一下我小孩的病。”
    陈说峰就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还以为你们不要治了呢。”
    小孩家长一咬牙,道:“治,我们相信陈大夫!”
    陈说峰微微颔首,把竹节杯递给助手,就背着手走到了小孩的身边,弯着腰要去检查他的脖子,身子刚弯,陈说峰却突然说道:“咦,酒店里怎么来了一只喜羊羊!”
    小孩一听,就要回身去看,他身子刚一动,陈说峰猛然一伸手,用胳膊肘环在小孩的脖子上,一使劲,就听“咔嚓”一声响。
    等陈说峰一松劲,小孩就软绵绵朝地上躺了下去。
    “好了!”陈说峰甩甩袖子,重新从助手那里接过竹节杯捧着,淡然道:“都不要动他,就让他在地上躺一会,醒了就没事了!”说完,陈说峰抬腿就要走人,此时楼上的专题会估计快结束,累了一上午,他也想吃饭休息了。
    小孩的家长这才反应过来,治疗这是结束了吧,他们赶紧过去看小孩,却发现小孩死死躺在地上,拿手放在鼻子下,竟然感觉不到呼吸。
    “你不能走!”
    小孩的家长就尖声喊了起来,虽然陈说峰早就交代过会这样,可他还是很激动,“你不能走,我小孩这到底是怎么了!”
    陈说峰一皱眉,道:“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他这是假死!”
    “不行,你必须等在这里,我家小孩醒了你才能走!”小孩家长把陈说峰给拽住了,脸上不是感激,而是愤怒。
    那边电视台的主持人此时小声问道:“刚才那一下拍到了吗?”
    摄影师一拍脑门,道:“太快了,说动手就动手了,我还没开机呢!”
    主持人火了,“你干什么吃的,就这一个能拍的,你还没拍到!”看摄影师愣着没动,主持人又道:“开机啊!”
    摄影师慌忙开机,然后就冲上前去,本来是要拍医术场景的,现在可倒好,拍成一起医疗纠纷了。
    陈说峰的助手,看家长把陈说峰给拽住了,就很生气,过去一把推开家长,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刚才陈专家明明告诉你们了,还征求了你们的意见,你们不说要治,陈专家能给你治吗!”
    家长更生气了,道:“我们要治,但也没说往死治!”
    小孩的母亲趴在小孩的心脏位置听了听,脸色就白了,几乎听不到心跳了,很微弱,她的声音都因为害怕担心而变调了,道:“贝贝好像不行了,赶紧打120啊!”
    陈说峰一跺脚,厉声道:“我说过了,谁也不能动他!”
    家长眼睛红了,指着陈说峰道:“我告诉你,要是我小孩出事,我就跺了你!”
    陈说峰毫无惧色,道:“他死了,我偿命!但你们要是动了他,我概不负责!”
    “你们这些无赖!”
    陈说峰的助手上前一把拍掉家长的手,喝道:“你们知道陈专家是谁吗?我告诉你,陈专家平时在京城给人看病,挂一个号就要两千块钱,还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今天只收你们二十块钱就把你小孩给治好了,你们都不知道占了多大的便宜呢,现在不知道感激,竟然还恐吓陈专家,无耻!卑鄙!”
    说完,助手一回头,对陈说峰道:“陈老,早知这样,你刚才就不该发慈悲心!”
    陈说峰一摆手,黑着脸道:“也罢,我就在这里等他小孩醒过来!”让家长这么一闹,陈说峰吃饭的胃口都没了。
    饭店的张经理听说这边闹了纠纷,很快带着保安到了现场,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以防意外,一边赶紧通知了曾毅。
    曾毅就在楼上,接到消息后快速到达现场,一看那小孩的样子,就大概猜出什么事了,他走过去,没敢动小孩,只是伸指摸了一下脉,然后观察了一下小孩的神色,道:“没事,只是假死而已!”
    陈说峰眼里就有些讶异,在西医的判断标准上,假死就等同于是真死,这个曾毅很了不得啊,只是一摸脉,就断出假死,可见他以前见过很多这种病例,那也就是说,这个年轻人拥有极其丰富的急救经验,常奋战在生死一线。
    家长此时正对着镜头骂呢,“你们这群无良的记者,为了拍新闻,就怂恿我去治疗,现在还拍,老子让你拍……”
    说着,家长就要去揍那摄影师,被保安们上前立刻挡住。
    摄影师和主持人都是狼狈地往后退了退,心道这都是什么人啊,刚才明明就是你求人家陈专家出手的,要不是如此,陈专家早就捧着水杯走了。
    曾毅简单问了一下,等弄清楚情况,就道:“吵什么吵,这小孩都醒了!”
    这一嗓子喊出去,就把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孩子家长也忘了跟谁拼命,急忙跑过来看自己孩子的情况。
    曾毅就打开行医箱,抽出一根银针,想了想,觉得不合适,毕竟这是陈说峰的病人,就又把银针塞回去,然后掏出一个小瓷瓶,拔开橡胶瓶塞,然后放在小孩的鼻下,用手扇了扇,让气味进去。
    只不过十秒不到的时间,就听小孩嘤咛一声,鼻翼开始抽动了起来,很显然,这是醒过来了。
    曾毅塞好瓶塞,也是生气,训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既然不相信大夫的话,那还跑过来干什么!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这孩子要是被你们动一下身体,气血接不上来,可能就没命了,我告诉你,那就是你们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陈说峰没什么表情,他对自己出手后的情况了如指掌,就说明对这个治疗很有把握,他好奇的是曾毅刚才拔针的动作,以及那个小药瓶。陈说峰给人正骨,这种情况经常遇到,因为他对用药和针灸没有研究,通常情况下,就只能是静待病人自己苏醒。
    现在看到曾毅的行动,他心里就有点活动了,如果能向曾毅讨教几个快速恢复气血流转的绝招,那今后就不会再有这种尴尬的局面了。
    小孩子喘了几口气之后,身体轻微颤动一下,随即就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大概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
    “看到没?他的脖子已经能转动了!”陈说峰的助手就道。
    家长一看,果然如此,小孩躺在地上左右看的时候,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斜着眼睛,而是眼睛跟着脖子一起转动,而且也不会翻白眼珠了。
    “还看什么,快向陈专家道歉!”那摄影师窝着火,此时就大喝道,“都是什么人啊,陈专家早就给你说得清清楚楚,你不信就别治啊!”
    家长此时羞愧无比,搓着手走到陈说峰面前:“陈大夫,刚才我……我那是关心则乱,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你多原谅!我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就是我家小孩的再生父母,我给你赔罪了,我给你鞠躬……”
    陈说峰一摆手,“没问题了吧?没问题我就走了,让他在地上多趟一会再起来!”
    说完,陈说峰扭头就走,让刚才那么一闹,他觉得一点都没有治病救人的成就感。
    家长就拽住陈说峰,一脸焦急羞愧,“陈大夫,请一定给我们一个感谢和道歉的机会,刚才我们太混蛋了……”家长确实很羞愧,如果动手术的话,至少需要二十万的费用,而且还会留下更大的隐患,现在只花二十块钱,人家就给你治好了,你刚才却威胁要跺了人家,这像人话吗!
    陈说峰的助手上前一抬手,拦住那家长,道:“陈老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没空接受你的感谢,留步吧!”
    家长都快哭了,“就给我一个机会吧,不然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助手毫不退让,那边陈说峰在保安的护送下,快步走进了电梯,等电梯门一关,助手才让开通道,道:“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人!”说完,也快步跟了上去。
    曾毅收拾好自己的行医箱,看到那家长的模样,也是直摇头,很多人其实并不相信中医,却又在骨子里把中医当作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把中医大夫看作是万能的阿拉神灯,于是看中医就变成了一种请神烧香的行为,大家来看中医,看的并不是中医的医术,而是看会不会灵验。
    灵验了,那是自己运气好,不灵验,中医就是骗人的。
    问题是,谁也不会真的把飘渺虚无的“神仙保佑”当作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当成是一种心里寄托,是在“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此时酒店外面传来120急救的声音,曾毅就叹了声气,迈步朝楼上走去,这才是真实的中医现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