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二九七章 学者官员

第二九七章 学者官员

    入席的时候,晏治道自然是被让到了首席的位子。
    等人都坐好,晏治道就端起面前的酒杯,爽朗一笑,道:“今天这顿饭呢,是小曾请的,那这第一杯酒,我就借花献佛,先敬小曾,感谢小曾的盛情款待,以及一直以来对咱们龙山市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协助。”
    曾毅还没来得及客气,晏治道的酒杯就端到了他面前,“小曾,来,辛苦了,这一杯是必须喝的!”
    “老领导来荣城了,我这个过去的部下略尽地主之谊,还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嘛!”曾毅赶紧端起杯子,“晏市长的酒,我一定要喝,但感谢的话,我可实在是承受不起!”
    顾宪坤也举起杯子,替曾毅化解一二,道:“看来我也不能白吃白喝!来,曾毅,感谢你请的这顿饭!”
    喝完这第一杯酒,酒桌上的气氛就比较随意了,大家动着筷子,取用着自己想吃的菜品。
    晏治道今天敬这杯酒,可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出于真心,这次的机场项目要是没有曾毅帮忙,是绝对拿不下来的。晏治道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争取机场落户龙山,这事要是办不成,对他今后的发展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至少是个能力不足。
    争取机场落户,这对龙山市是大好事,龙山市的领导心里都明白,但都是在精神上口头上支持,真正肯踏踏实实去做这件事的,就只有晏治道了,因为大家都明白,这并不是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情,其中的流程,不是一般的复杂。
    一瓶酒分完,晏治道提议缓口气,这又不是陪京城部委的大佬喝酒,没必要拼命。
    曾毅给晏治道倒了一杯茶,道:“京城这一趟回来,项目的事情也该定了吧!”
    晏治道食指中指微屈,在桌上扣了两下,颔首笑道:“定了,回去之后,就要进入下一个环节了。”
    “晏市长这次可是为龙山办了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事!”曾毅笑道。
    晏治道正色道:“‘在其位,谋其政’,我也不过是为龙山的发展尽一份自己的责任,可不敢贪功。这次多亏你帮忙,项目才能如此顺利就争取到,小曾,感谢的话我就不讲了,以后项目进展中要是有什么困难,还要请你多帮忙。”
    曾毅摆手道:“别的忙我或许能帮得上,但建机场我就是个外行了,一点忙都帮不上。”说着,曾毅看着顾宪坤,道:“不过顾总是建筑方面的行家,今天我把他请过来,就看有什没有什么地方,能给晏市长帮上忙。”
    “好说,好说!”晏治道点着头,随即看着顾宪坤,“顾总,那就劳烦你了。”
    顾宪坤站起来,端起一杯酒,笑道:“晏市长这话折煞我了,是我要劳烦你才是!这杯我敬晏市长!”
    两人心照不宣,举杯共饮,然后笑了笑,道:“吃菜,吃菜!”
    曾毅这句话是倒过来讲的,顾宪坤能帮晏治道什么忙,无非是承包机场的工程,这事应该是晏治道帮顾宪坤的忙才对,但话到了酒桌上,就得换一种方式来讲了,这就是官场的微妙之处了。
    晏治道心里明白,但很痛快地答应了,一来曾毅开口了,这个忙就必须帮;二是名仕集团的口碑,他也是知道的,绝对是省内前三甲的资质,而且管理一流,这点也是晏治道所看重的。
    这个项目是晏治道揽回来的,建设的事情多半还是要由晏治道来负责,他当然希望能够把这个项目顺顺利利,按时保质地完成,给自己的政绩簿上浓墨重彩地划上一笔。同等条件下,晏治道就更愿意把项目交给资质更好、信誉更佳的企业来做,这样能替自己省不少的心。
    曾毅把话点到,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他今天只是给顾宪坤牵个线,至于成与不成,就不是他所能保证的了。他转而向晏治道请教道:“晏市长,有个问题我想向你请教。”
    晏治道侧过半个身子,笑着道:“你说嘛!”
    曾毅就道:“以前我也看过一些资料,说是机场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但这都是些表面的东西,我想听听你的高见,你是搞经济的专家,理解肯定更为深刻!”
    晏治道很开心,他喜欢别人称他为专家,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称呼他为专家,当下他道:“小曾你这个问题提的好!以后你肯定也是要主政一方的,有一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弄明白的。”
    “愿听晏市长高见!”曾毅说着。
    “不算是什么高见,只是我的一点理解,既然你问了,我就拿出来讲一讲,希望能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晏治道嘴上这么说,却是故意卖了个关子,不慌不忙地抽出一根烟,点着吸了一口,道:“你知道全国目前有多少座机场吗,其中能够自负盈亏的有多少?”
    曾毅还真的看过这方面的资料,当下道:“大大小小一百多座,其中八成的都处于亏损状态。”
    晏治道点点头,道:“龙山的机场建好之后,肯定也面临着亏损,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地要争取这个项目吗?”
    顾宪坤此时答了一句:“机场虽然亏损,但因此给龙山带来的经济效益,完全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亏损。”
    晏治道摇了摇手,道:“这只是表面,究竟能带来多少经济效益,谁也说不准!”
    顾宪坤笑了,道:“那我也要请教晏市长了!”
    晏治道此时完全不像个市长,倒像个在大学课堂里卖弄学问的老教授,他道:“我争取机场的最主要一条原因,是防止龙山在未来城域之间的竞争中被边缘化!”
    这句话有些不好理解,不过晏治道这次没卖关子,而是解释道:“我们现在处于工业化进程之中,工业化其实就是城市化,未来城市里的人会越来越多,城市会越来越大,但与此同时,一些农村、县城,包括一些小型的城市,就会没落,乃至于消失。我的这一个说法,不是有可能,而是极有可能,这从所有发达国家的进化历程就可以得出。未来的主要交通形式,将会是点与点的链接,而不再是网状的。龙山市被大山环抱,地形受限,周围又没有任何大城市的辐射圈可以容纳她,航空是唯一可以克服这个不利因素的交通方式,如果有一座机场,龙山就不至于在将来被边缘化。”
    曾毅微微颔首,晏治道的这番话,让他很有收获,这个说法,已经脱离了经济角度的考量,而是从城市的发展角度来思考问题的。
    “而机场的亏损,也只是暂时的!”晏治道解释完曾毅的问题,又扭过头,去解释顾宪坤的问题,道:“目前我们国内以陆地运输为主,除了其它方面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没有商用飞机的制造能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无法大力发展空运。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来讲,是不可能永远没有商用飞机的。”
    顾宪坤笑了笑,晏治道一讲他就明白了,这跟做生意是一样的,所有的飞机如果都靠进口,那你辛苦赚的那些钱,最后基本就全拱手奉献给了外人。
    “晏市长这番话,让我受益匪浅!”顾宪坤再次举起酒杯,“谢谢晏市长给我上了这堂课。”
    曾毅也是举起杯子,他觉得跟晏治道讲话很有意思。国内的官员聚到酒桌上,讲的多半都是权谋,而晏治道是个例外,他让曾毅看到了官场另外一个特殊群体的风采,那就是学者型官员,只是不知道晏治道当初从政,又是什么样的想法和抱负。
    酒席进行到一半,唐浩然过来了,曾毅今天在解放饭店订的包间,是通过唐浩然订的,唐浩然以为曾毅是要招待什么贵客,所以忙完事情之后,就过来看看。
    晏治道又吃了一惊,省委大秘因为身份的特殊,平时就是那些排名靠后一点的省委常委们,见到了唐浩然,也要亲切地称呼一声“唐老弟”,更不要提其他人了,放眼整个南江省,能在唐浩然面前硬起腰杆的,也没有几个。没想到这曾毅的人脉网,真是强大到离谱。
    “这里好热闹啊,我在外面老远就听到了!”唐浩然走进来,笑道:“听说财大气粗的曾主任在这里,我就过来了,晚饭还没吃呢,不介意多我一双筷子吧!”
    曾毅赶紧请唐浩然坐了,给他做了个介绍,然后让服务员又加了几个菜。
    “晏市长,你们龙山市拿下机场落户的事,我已经从省里知道了。”唐浩然坐下之后就举起杯子,“晏市长劳苦功高,今天碰上了,我必须敬你一个!
    要是以前,晏治道肯定要受宠若惊了,这个主动跟自己喝酒的人,可是省委大秘啊,不过在京城见识了一番后,晏治道多少都有些适应了,笑道:“我个人就是跑腿出力,这次项目能够顺利拿下来,主要是市里的态度坚决,以及得到了省里的大力支持。”
    唐浩然跟众人喝了几杯酒,肚子还没填饱,就接了个电话,又匆匆告辞走了,他这个省委大秘,一年到头,也难得有清闲的时候。
    三人又喝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晏治道就提出散席。
    曾毅把晏治道送上车子,道:“晏市长,有驻省办的同志来接,那我就不送你了,有机会去龙山的话,我再去叨唠你。”
    晏治道坐上车,摆手笑道:“不送了,不送了,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等晏治道离开,曾毅也和顾宪坤坐车离开了解放饭店。
    “刚才跟曾毅一块的,是龙山市的副市长晏治道吧?”常俊龙从厅长楼里走了出来,望着远处,曾毅的车子的尾灯,此时已经几乎不可见,他道:“另外一个,好像是名仕集团的顾宪坤吧!”
    孙翊慢慢踱出来,听了常俊龙的话,虽然面色如常,但心里却不是那么回事,曾毅跟晏治道搅在一块,再加上一个顾宪坤,一看就知道这里面不会有好事。
    常俊龙啧啧两声,道:“孙少,我看你想拿下龙山的那个项目,怕是有点难度了!”
    孙翊冷哼一声,“不过就是个顾宪坤,他能翻出什么浪来!”
    常俊龙摇摇头,道:“还是不能轻视,顾宪坤是个挺规矩的人,但曾毅可不老实啊!”
    孙翊一回头,道:“怎么回事?堂堂的常家大少,让人给拔了毛之后,怎么连胆气都给拔没了!”
    常俊龙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一咬牙,朝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心里都快憋出火来了,马匹的,既然你小子想找死,那老子就不拦着呢,等你触了霉头,就知道曾毅有多么难惹了。
    孙翊看着常俊龙离开,不屑地笑了一声,心道你小子当初嘲笑我是二哥的时候,怎么也不想想自己会有今天,光毛猪!
    孙翊跟在后面,也朝停车场走去,他并不怕顾宪坤,顾家在南江省,早已是个过去式了,龙山的这个机场项目,他也是铁了心要拿下来的。
    星星湖的项目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毕竟很难在短时间内见到效益,那边的机器一动,你就要往里面砸钱,否则工程就得停下。而龙山的机场项目则不同,是政斧的民生工程,一旦上马,就不会停滞,总投资规模也高达16亿,只要能拿建筑方面的工程,至少就是三四个亿的利润。
    孙翊已经打听过了,这个项目的资金到位情况非常好,由民航总局承担一半的建设费用,这笔款子很快就能拨下来,由南云县负责三分之一的资金,这样一算,就是龙山市不出一分钱,那至少在两年之内,这个工程都不会出现资金短缺的情况,非常稳妥。
    正因为清楚这些情况,孙翊才决定出手,这个工程只要拿下来,不管是自己做,还是转包出来,都是大有油水的,而且机场方面也不绝敢拖欠自己的工程款。
    不过孙翊并没有打算自己来做这个项目,他不是那块料,等承包权一到手,他就准备转包给下家,自己只负责拿现钱就是了。
    孙翊最近比较缺钱,去年拍电影欠了一屁股债,星星湖的项目目前也是只出不进,孙翊到南江的时候,几乎是两手空空。收购飞龙建设、参与星星湖项目,靠的都是省长公子这块金灿灿的招牌。
    当然,孙翊也有别的心思,虽然拍电影就没赚过钱,但有了钱,他还是准备再搞几部,要是不拍出一部叫得响的片子,他的面子如此才能挣得回来。
    曾毅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觉得窗外有人影晃动了两下,就道:“进来!”
    龙美心推门进来,纳闷道:“还真是狗鼻子!我还没敲门呢,你就已经知道了!”
    “我都讲了很多次,这叫政治嗅觉!”曾毅一沉眉,道:“算了,反正你是不会懂的!”
    “我看是闻香窃玉吧!”龙美心撇了撇嘴,很是不屑,道:“你要是真有政治嗅觉,早就抱着本姑娘的腿不撒手了!”说着,龙美心把一个文件袋甩在曾毅的办公桌上,然后很潇洒地坐在会客沙发里。
    曾毅拿起文件袋,问道:“这是什么?”
    “投资计划书!曾主任过过目!”龙美心说了一声,就靠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曾毅微微一皱眉,道:“看来你还挺心急,我看看!”说着,曾毅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抽出几页文件。
    只看了一个标题,曾毅就笑了起来,不禁摇了摇头,然后接着往下看。
    龙美心观察到了曾毅的这个表情变化,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她对自己的这个投资计划非常满意,绝对可以盖过崔恩熙一头。
    曾毅很快把那几页文件看完,道:“你准备做这个事情了?”
    “为什么你对本姑娘总是一副很怀疑的态度!”龙美心反问,“我以前有骗过你的钱吗?”
    “我道歉,我道歉!”曾毅笑着站起来,道:“这个项目,肯定会和你投资的将军茶一样,能带给很多人希望,只是就不会有一分钱的利润和回报了。”
    “我原本就没打算有什么回报!”龙美心一摊手,颇有些无奈,“你这个芝麻粒大的小官,整天都嚷嚷着要造福群众,本姑娘岂能落在了你的后面!”
    曾毅笑着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嘛,其实你的本质还是不错的,我的境界虽然很高,但你努努力,还是有追得上的希望!”
    龙美心又被气乐了,道:“说句恭维我的话,你能少块肉啊!”
    “恭维使人平庸,我可不想害了你!”曾毅呵呵笑着,他发现以前那个在高速路上飙车、飞扬跋扈的公主,其实也有着最可爱的一面,这份计划书,让他对龙美心又有一分新认识。
    龙美心准备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专门用来资助那些得了重病,又无力负担医药费的患者,而且是定向跟南云医学院合作。
    不管是戴维家族,还是平海集团,他们捐建南云医学院,都是带有一定功利姓的,而龙美心的捐资,则是不追求任何回报的。她将这个慈善基金定向投给南云医学院,表面看起来,是为了扩大南云医学院的影响力,其实这是在替曾毅想办法,是在为曾毅分担。
    你为曾毅考虑了,曾毅自然能感觉到你的心意。
    这也正是龙美心的高明之处,本姑娘说了要投资,就一定会投资,但我来南江的目的,也一定要达到。
    “具体的手续,我让人尽快办理,到时候会拿出一个具体的章程!”龙美心说到,“曾主任还有什么指示?”
    曾毅看了看表,笑道:“到吃饭的点了,今天我请客,龙大姑娘赏个脸吧!”
    “不去,宴无好宴!”龙美心一口回绝。
    曾毅就道:“那这样吧,你请客,我赴宴,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怕鸿门宴!”
    “德姓!”龙美心站起来,恨恨瞥了曾毅一眼,然后双手往兜里一插,往门口潇洒走去,道:“把钞票给我带足了!你自己送上门的,别怪我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