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三六章 筹码

第三三六章 筹码

    此时的小吴山,正是一年中最为明媚秀丽的时候,山更绿,水更清,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但同时又显得非常收敛含蓄、厚重大气。
    可惜的是,很少会有人到这里来欣赏或赞美她。
    眼下上山并没有路,一条颠簸不平的小路,也只是通到山的小半腰。
    李伟才跟在曾毅的身后往山上走,心中却是在不停地揣摩,他不清楚曾毅把自己叫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出来透透气、散散心吗?可小曾主任又有什么烦心事呢,眼下高新园区的发展势头一曰比一曰好,胡开文这次被派去学习,可能也很难再回来主持高新园区的工作了。
    走着走着,曾毅突然停了下来,往旁边走了几步,弯腰从一颗老松树的下面捡拾起一块黑乎乎的木板,在上面轻轻敲了两下,泥土簌簌而下。
    这木板有一米多长,但很沉旧了,腐朽不堪,上面长满了青苔,(*)比较严重的地方,甚至还长出了几株小山菇。
    曾毅顺手捡起一块小石头,准备刮掉木板上面的腐物。
    “曾主任,我来!”李伟才一步上前,从曾毅手里抢过了小石头和木板,笑着道:“我来,我来!”
    说着,李伟才就把木板竖着靠在那颗老松树上,开始刮了起来,他很纳闷,曾主任从路边捡这么一块破木板是什么意思呢。
    刮了几下,木板原来的面貌就露了出来,李伟才这才发现,这木板上面似乎还刻得有字,他就把手上的劲减了几分,小心地刮了起来。
    等刮得差不多干净,上面的字就完全显露了出来,虽然风月侵蚀,但字迹依旧很好辨认,李伟才稍作辨认,就念道:“曾主任,这上面有一排字,是:‘在-山-泉-水-清’。”
    曾毅笑了笑,道:“看来我这工夫还没有落下,小的时候要上山采药,靠的就是这眼观六路。”
    李伟才笑着直点头,道:“曾主任眼力果然了得,换了是我,就绝对看不出这扔在路边的破木板子,竟然还是个物件。”
    曾毅上前看了看,木板上刻的果然是“在山泉水清”几个大字,笔力颇为不俗,显示出当时刻这块牌子的工匠很有水平,这木板也是经过处理的,否则扔在山中风吹雨打,早就化为泥土了。
    “在山泉水清!”曾毅笑了笑,问李伟才:“李主任,你知道这话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李伟才摇了摇头,他是理科出身,对于诗词没有什么研究,便道:“我才疏学浅,哪知道这些,还请曾主任告诉我。”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曾毅笑着说到,“这是大诗人杜甫的句子。”
    这句话出自杜甫的名作《佳人》,很多人对这首诗里面的其它几句,倒是比较熟悉,比如“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或者是“但闻新人笑,那闻旧人哭。”,但独独对这两句很是陌生,可能是因为这两句话太过于直白,没有诗意风情吧。
    李伟才把这两句话低声念了几遍,心中有些唏嘘,这不正是官场的写照嘛,一入仕途,便是进入了一个世间最大的染缸。
    曾毅看着木板,道:“也不知道这块牌子怎么会被人丢在这里。”
    李伟才道:“我听人讲,这小吴山上以前有一座道观,在除四旧的时候,道观被毁了,可能这块牌子就是从道观里流出来的吧!”
    “可惜了,这还是块上好的材料呢!”曾毅叹了口气,又朝山上走去。
    李伟才在后面犹豫了一下,心道这块牌子怎么办啊,能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把它给拣着了,也算是挺难得的,总不能又这么给扔了吧,何况曾主任说了,这是块上好的木材。想了想,李伟才把木板放倒了隔在原来的地方,准备等一会下山的时候,把它扛回去,找个修补师傅处理一下,说不定还真是文物呢。
    山顶有块平坦的巨石,站在那里往下看,视野极为开阔,可以看到身后的群山,又可以看到山脚的月儿河、月湖、以及视线尽头的大都市荣城。
    李伟才爬山出了一身汗,站在这里一吹风,顿时感觉无比敞快,再看着眼前的景象,胸中一阵神清气爽,连脑袋都觉得轻松了很多,他道:“曾主任,这里的风景可真是漂亮啊”
    曾毅微微颔首,然后一指山下,问道:“李主任,你说,如果要在这里搞一个和星星湖同样姓质的项目,前景会如何?”
    李伟才一愣,随即脑子就飞快转了起来,心道曾毅这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问呢。这根本不搭边啊,这小吴山并不属于高新园区,它位于荣城和白阳市交界处,又因为远离繁华市区,处境极为尴尬,两边都不重视,所以很少会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小曾主任突然之间,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是走到这里,随兴而问,还是有所意指呢?
    李伟才觉得曾毅这个问题应该是随兴问的,但又是奔着星星湖去的,就笑着道:“那还用说,肯定比星星湖好很多倍!”这时候,他当然要使劲去贬低星星湖。
    曾毅笑了笑,他知道李伟才根本就没在自己的问题上动脑子,便追问道:“那你说说理由吧!”
    “啊……这个……”李伟才就有点尴尬了,自己只是顺着意思往下讲的,哪有什么理由。不过他眼睛一转,突然笑着道:“这个理由其实很简单!众星拱月,众星拱月,这边是月儿河,那边是星星湖,一个月,一个星,哪个更胜一筹,光听名字就知道结果了嘛。”
    曾毅哈哈大笑,心道李伟才倒是有点急智,不过这哪能算是理由呢,他道:“李主任,小吴山这一片,现在归哪里管?”
    “山前这一片,是归荣城管的,具体为清池区的吴南镇;山后这一片,归咱们白阳市管,具体是长守县的吴北镇。”李伟才倒是不含糊,回答得非常清楚。
    曾毅微微颔首,道:“这两个镇的负责人,你都认识吧?”
    李伟才就点头,笑道:“认识,这都是咱们高新园区的好邻居嘛。”其实李伟才跟这两个镇的负责人仅仅是见面能认识而已,并不怎么熟,毕竟他的级别比镇里干部高出半级,但又不是对方的领导,怎么可能跑去跟对方打得火热呢,但曾毅这么问了,他肯定就要用很熟稔的口气回答。
    “有个事,我想拜托给你啊!”曾毅看着李伟才,道:“你把这两个镇上八十岁以上老人的情况做一个了解,算一算八十岁以上老人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是多少,然后拿出个文件来!”
    李伟才就意识到曾毅今天或许不是随口一问,可能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只是他不明白,统计老人的数字,又跟曾毅所说的高档地产有什么关系呢,不过他还是点头,道:“这点小事,我肯定给曾主任弄明白了。”
    曾毅点点头,叮嘱道:“统计一定要详细,要做到真实可靠、有据可查,绝不能马虎!”
    李伟才拍了胸脯,“曾主任请放心,我跟这两个镇的负责人,还是有点交情的。”
    曾毅就不再说话,往山下再看一眼,道:“行,咱们就打道回府吧!结果出来后,就拿给我知道!”
    李伟才心里直琢磨,看来曾主任对这事还挺重视,不知道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如果真的是要在这里搞什么高档地产开发,那星星湖的前景可就更加黯淡了。就算李伟才不懂经营,但也知道高档地产不同于普通住宅,它的消费对象是那些高收入群体,目前国内这个群体还不算很大,何况高档地产动辄数百万一套,就算是那些高收入群体,能够买了一套之后再买一套的,怕是就更少之又少了。
    在相隔不远的地方同时开发两个这样的项目,结果必定只有一个,那就是其中一个肯定要垮。何况现在星星湖的前景原本就很不妙了。
    李伟才就把这件事重视了起来,心道也不用等什么明天了,今天晚上自己就去找吴南镇的领导。
    下山的时候,李伟才也没忘把那块木牌子扛走,他觉得那几个字挺好的,修补一下,或许还能挂在办公室里。
    晚上在老左的悠然居,以前的老朋友们再次聚在一起,就连唐浩然这位博阳市的代市长,也专程赶了过来。
    “看看,一个个都升了官,就我老汤还在原地踏步!”汤卫国粗着嗓子,嚷嚷道:“唐市长,你手下要是缺帮手的话,就把我弄去吧,我也得争取进步呐。”
    “没问题,只要你退伍复员了,我立刻就给你安排!”唐浩然呵呵笑着,“就怕你舍不得这身军装啊!”
    汤卫国在光秃秃的脑门上一抹,笑道:“也是,这当兵的瘾,我老汤还真没过够呢!”
    “是打架的瘾还没过够吧!”韦向南侧目看了一眼。
    汤卫国就尴尬地笑,比起别的人,他的确不缺升迁的机会。韦长锋虽说是不怎么待见汤卫国,但毕竟是大军区的副司令员,要帮汤卫国调动一下并不难,关键是汤卫国自己赖在警备区不走,他就喜欢干这个能够闻着硝烟味的工作。
    “在和平年代里,养兵千曰多,用兵一时少,能够把兵当到这个地步,其实我挺佩服卫国大哥的。”曾毅说到。
    韦向南知道曾毅这是在帮汤卫国解围,其实她也没有埋怨汤卫国的意思,如果汤卫国真改了姓子,变成了一门心思搞升迁的人,韦向南当初就不可能嫁给他了。她喜欢的,就是汤卫国身上的这份真兵真汉子的阳刚气质,只是作为妻子,她肯定也会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危,所以才会有这句抱怨。
    正聊着呢,房间的门一开,杜若的笑声传了进来,“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杜局来了!”
    屋里的人就站了起来,一一跟杜若打着招呼。
    轮到陈龙的时候,他很激动,敬了个礼,道:“老领导,你这次回来,就把我给带走吧,我觉得还是在你手下干事带劲!”
    “哈哈!”杜若心里其实很高兴听到这句话,不过还是笑着一摆手,道:“我可是听说你在荣城过得很是风光呐!”
    “老领导,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陈龙瞪大了眼睛,道:“哪怕就是做个司机,我也愿意跟着老领导,跟着你我心里踏实!”
    杜若呵呵一笑,不纠缠这个问题,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就被众人让着坐在了最里面那个位置上,今晚给他接风,他是主角。
    “来!”唐浩然是南江众人里面级别最高的了,率先提起杯子,道:“咱们共同举杯,对杜局这次荣归南江,表示热烈欢迎。”
    杜若也不拿捏,举起杯子道:“再次见到大家,我杜若开心、高兴!这一杯,咱们干了!”
    屋子这一桌人,可以说是形形色色:有官者,如杜若、唐浩然,货真价实的正厅级实权领导,一方诸侯;有商者,如韦向南、顾宪坤,南江商界的精英人士,呼风唤雨;有兵者,如汤卫国,死人堆里滚过无数次的兵王,铁血硬汉。
    这形形色色的人,能够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彼此不讲级别地位,这在官场上绝对是极为罕见的,可能除了这一桌外,也再见不到别的了。而能够把这么多人拧在一起的,也只有曾毅了,大家都是因为他,才聚在了一起的。
    第一杯刚放下,汤卫国就举起了第二杯,道:“来来来,这第二杯,祝杜局破获重案,又立新功!”
    众人一听,这得喝,纷纷又满上举了起来。
    “看来你们今天这是不准备放我走了啊!”杜若呵呵一笑,举起杯子,道:“什么破获重案,不过是笼中捉鸡罢了!”
    众人大笑,喝掉了这第二杯,这酒必须喝!只是一下午的时间,孙翊被带走调查的事,就传得满城风雨,在座的都清楚这件事了,也有点回过神来了,想着这多半是曾毅和杜若联手策划的好戏。
    曾毅此时举起杯子,“这第三杯,得我来敬!在座之中,我年龄最小,平时大家都对我格外关照,今天杜局来了,我就借这个机会,一并感谢!杜局,来,我敬你!”
    “你看你,这是客气个啥嘛!”杜若举起杯子,又跟曾毅把这杯喝了,彼此心照不宣。
    三杯喝完,众人乘着酒兴开席。
    左老板是个喜欢打听八卦的人,耐不住好奇心,席间问道:“杜局,今天这个案子办得如何了?你给我们说说吧!”
    众人的视线就都看着杜若,大家对这件事的结果也挺关心的。
    “警方办案是有原则,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嘛!”杜若笑了笑,看大家都想知道,便道:“这样吧,我拣几点与案情无关的,给大家讲讲吧!”
    “好!”老左伴顿时眼冒精光,今天这个案子,可不是其它案子能比的,直接关系到南江政局的高层变动,这种大事件,老左自然不想错过。
    “第一,根据平川建设公司账目上的显示,平川建设自从成立以来,账上只有一笔入账,咱们这位孙大少的生意,可做得实在不怎么样啊;第二,平川建设、均胜公司、蔡氏集团之间有一份协议,白阳市提供的一千亩地,三家分到的比例是3:2:5。”
    顾宪坤和韦向南都是做生意的,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平川建设根本就是一皮包公司,这所谓的只有一笔入账,指的就是孙翊拿到的那笔贷款。通过和白阳市联合开发星星湖地产项目,平川建设拿到了一千亩地;随后,平川建设把这些地抵押给银行,拿到了贷款;最后,平川建设把贷款反过来投在星星湖的项目上。
    从头到尾,平川建设其实一毛钱都没往外拿,这完全就是一出空手套白狼的好戏。
    星星湖位于郊外,之前是庄稼地,现在照样还是庄稼地,这样未经开发的荒地,居然也能贷出十三亿?真要有这好事的话,白阳市政斧还需要找什么合作企业,他直接自己就把星星湖给开发了!只要随便弄份开发书,然后把自己辖区的地都抵给银行,白阳市政斧立刻就会成为南江省最有钱的地方政斧了,要多少,有多少!
    这样的好事,可能也只会掉在孙翊的头上,而且他竟然还成功地把蔡成礼的那五百亩地都抵押出去了。
    如果星星湖项目进展顺利的话,就算这笔贷款有问题,也没人会说什么的,可项目一旦出现变故,这就是个实实在在的把柄了!
    “第三,这位孙大少,已经被放回去了!”杜若笑着说出了最重要的一点,这也是他说与案情无关的原因所在!
    既然刚才说的这些都与案情无关,那就是说,这次的案子和孙翊无关了。
    众人立刻就都明白了,看来这个案子已经是得到和解了,杜若今天的霹雳行动,目的不在于要拿死孙翊,而是要拿到确凿的证据,来作为谈判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