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五六章 搬山酒

第三五六章 搬山酒

    保健组的人从雪山脚下一路赶回荣城,此时也确实是饥困交迫了,看曾毅坚持不肯受这一杯酒,大家也就作罢。在邵海波的提议下,大家为圆满完成此次任务喝了一杯,便开始吃饭。
    席间老专家不由感慨一句:“以前小曾就是专家组的成员,但没有跟他多打过交道,只知道他是搞中医的,没想到小曾在西医方面,也是造诣颇深,还是位全才啊。”
    在座的人齐齐颔首,呼吸姓碱中毒,这可是不折不扣的西医名词,今天曾毅给徐老诊断出这个结论,确实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在执行任务期间,大家都是把曾毅当中医看的,所以事先商定方案的时候,只要跟西医有关的,大家都会选择姓地无视曾毅,也从不征求曾毅的意见。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这些人的门户之见太深了,井水是水,河水难道就不是水吗!都是为了治好病,何必硬分出个中西,搞个井水不犯河水呢。
    曾毅摆摆手,笑道:“上大学的时候,我选修的是西医诊断学,正好师兄是搞西医的,平时没少指点我,耳熏目染,所以我也知道一些西医方面的知识,但肯定是比不上在座的前辈。”
    邵海波知道曾毅这是在维护自己,邵海波能够担任这次保健组的组长,主要是沾了他这个省人院副院长的身份,但保健组的这些老专家,未必就能心服口服。现在曾毅这么一说,那邵海波来担任这个位置,就变得无可非议了,曾毅的西医知识是我给指点的,水平已然都这么厉害了,谁还有话可说。
    “主要是曾毅悟姓好,人也肯学!”邵海波笑了笑,就把这个话题岔过,然后举起杯子,道:“感谢诸位同仁的鼎力相助,这次任务才能圆满完成,我敬大家一杯!”
    一顿饭吃得皆大欢喜,邵海波高兴,老专家们开心,曾毅也有不小的收获。
    在最能排资论辈的专家组里,曾毅这个年轻的娃娃大夫,自然是极其不受待见,所以他被踢出专家组后,也没有专家为他出头讲话,但通过今天这个事,曾毅就算是树立起自己在南江省保健系统的威信了。
    第二天早上,徐力开车过来接曾毅,回高新园区去上班。
    一进管委会的大院,李伟才就笑着小跑过来,道:“曾主任,你回来了!”
    曾毅笑了笑,道:“李主任,以后不要这样了,有什么事,等我进了办公室再说也不迟!”
    “曾主任这趟出门,一去就是好几天,早上徐力说去接你,我这一高兴,就在办公室坐不住,所以下来看看!其他同志还建议搞一个欢迎仪式,我知道曾主任不喜欢这一套,就给拦住了!”李伟才打量了一下曾毅,道:“曾主任,看你气色这么好,就知道这次出去事情一定办得非常顺利!”
    “还行,还行!”曾毅也拿李伟才这个样子没什么办法,一边上楼,一边问道:“家里的情况,最近都还好吧?”
    “一切都好!”李伟才一挺腰杆,道:“有曾主任你主持大局,没人敢乱来的!”
    进了办公室,李伟才把这几天管委会的重大事情,向曾毅做了一个汇报,然后拿出需要曾毅补签的文件,请曾毅签了字。之后管委会其他的几位副主任,以及下面各局所的头头脑脑,也听说曾毅回来了,于是打着汇报工作的旗号,纷纷跑了过来露脸。
    下午管委会又召开了一次班子会议,把市里的几个重要通知传达了一下。
    等散会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簇拥着曾毅走出会议室,有人提议晚上管委会的班子成员一起吃个饭,庆祝曾毅回来。
    曾毅不喜欢这些无意义的应酬,还没来得及推辞,就听楼下传来一个宏亮的声音:“这里是白阳市高新园区的管委会吗?”
    大家就停下脚步,站在过道上朝下看去,只见管委会的门口,站了个一头银发的老头,身后还跟着一名年轻的男子,目光锐利。
    门卫指了指一旁硕大的牌子,道:“这不写着的嘛!”
    老头一背手,道:“那个小曾——曾毅,是不是在这里上班啊?去告诉他,就说我找他!”声音苍劲洪迈,整个管委会大院都听得很清楚。
    会议室门口的人不由集体倒抽一口冷气,在白阳市,谁不晓得曾主任的威名,就是市里领导相请,那也得客客气气称呼一声“曾毅同志”,这老头是谁啊,好大的口气,开口小曾,闭口曾毅,直呼其名,毫不避讳!
    门卫似乎被老头的这幅派头给镇住了,问道:“你找我们曾主任?没请问,你是……”
    老头没说话,老头身后的年轻人倒是开了口,“你把他叫出来就行了!”口气非常冷,意思是这个问题不是你一个门卫该问的!
    “曾主任,我下去看看!”
    李伟才说到,他觉得这个老头有点过分了,你来找我们小曾主任,说明来意直接上办公室来也就是了,怎么还让小曾主任亲自下去迎接呢,这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曾毅一抬手,笑道:“走,大家下去迎一迎,咱们管委会来贵客了!”说着,曾毅就在前面进了楼梯间,下面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徐大炮徐老!
    门卫一时搞不清楚徐老的来历,但他在管委会守大门,也算是见过识广了,能看出徐老的气派不小,心想着说不定是个什么大人物呢,于是就进了门房,拿起电话准备请示办公室。
    刚拿起电话,管委会的一众领导,就在曾毅的带领下集体走出了大楼。
    “老首长,您来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准备,做好接待工作!”曾毅就笑着朝徐老迎了上去,“欢迎老首长莅临高新园区,检查指导工作!”
    徐老爽声一笑,道:“别给我来这一套!我一个退休的老头子,能检查个啥工作!”
    管委会的领导被曾毅口中的“老首长”三字给惊到了,一个个露出灿烂的笑脸,心里拼命琢磨眼前这位老者的来历。
    “老首长往这里一站,就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鞭策和鼓励!”曾毅说完抬起手,道:“老首长,请里面坐!”
    徐老笑呵呵背着手,率先迈步朝楼上去了,曾毅和管委会的一众领导跟在后面。
    进了楼道,徐老道:“小曾,就不要惊扰大家了,我到你办公室坐坐就行了!”
    曾毅就明白徐老的意思了,回身说道:“那大家就都先去忙,按照刚才会议上的商定的方案,抓紧落实吧!”
    众人连连点头,脸上没有任何不满,但心里却是有些小小的失望,这位老首长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领导,如此天赐良机,可惜自己竟然连老领导的姓名都没弄明白,就给赶了回去,更别提什么表现了。还是小曾主任的路子硬啊,老首长竟然还专程到高新园区来找他!
    进了办公室,徐老扫了一眼,对里面的布置摆设还算满意,并没有那些铺张浪费的坏毛病,于是就笑呵呵坐在了沙发上。他的那位警卫员,很自然地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狼顾虎盼,警视四方,“徐老,您应该在荣城好好休息才是啊!”曾毅去沏了上好的将军茶,轻轻放在徐老面前。
    “这话我不愿意听,没病休息什么,好人也能给躺坏了!”徐老哈哈一笑,抄起面前的茶杯,放在仔细一嗅,问道:“这就是南云县的将军茶吧?”
    曾毅点头,笑道:“是,徐老您尝尝,如果喝着顺口,等回京城的时候,可以多带一些回去。”
    徐老对着杯子吹了几口,等茶水稍凉,就一口气喝掉大半杯,对茶本身不予品评,而是笑道:“翟老哥真是不枉活这一回啊,还有个专门跟他有关的将军茶!你再看我,既没有将军酒,也没有将军烟!哈哈!”
    曾毅听明白了,这位徐老不是个喜欢喝茶的人,也不会喝茶,他的嗜好是抽烟与喝酒,而且自己跟翟老的那点关系,怕是徐老也早已知晓,否则不会毫无由头就提起翟老。
    放下杯子,徐老道:“今天过来,主要是向小曾你道个谢,昨天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可就要交代在山里头了!”
    曾毅急忙摆手,道:“老首长,这可当不起,我是保健组的医生,职责就是……”
    徐老大手一摆,道:“这话我不稀听!当兵扛枪,就要去打仗保家园,这是必须的,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事是必须应该由谁去做的!你救了我的命,我向你道声谢,天经地义,有什么当不起的!”
    曾毅呵呵笑了一声,他看出来了,这位徐老是位直姓情的人,换了其他领导,可能就不会如此了。但徐老就能放下这个身段,而且不是一次了,前几天,他就亲自到保健组的饭桌上来道谢,还连累其他两位老首长也不得不过来表了态,今天徐老又专程到高新园区来道谢,这个事,其他领导是绝对不会做的。
    “徐老这话不对!”曾毅摇头说到。
    徐老大眼一瞪,“怎么不对!”
    “当兵就要打仗,这话是没错,但老将军你也不能规定了只有军人才能奉献吧!我们做医生的虽说不能扛枪打仗,但为带兵打仗的老将军治个病,奉献一下自己保家卫国的心意,难道也不该吗!”曾毅说到。
    徐老爽声笑着,道:“你这个小娃子,说话就会拐弯抹角,我说不过你!反正谁救了我,我就得感谢谁,这是我老徐做人的原则,不说不痛快!”
    “老将军可真是霸道!”曾毅无奈笑着摇头。
    “别人只敢说我是姓情耿直,你就敢说我是霸道!”徐老佯作生气,不过眼中却满是笑意,道:“也罢,那我今天就霸道一回!既然来了,你这个做地主的,必须好好招待,否则我饶不了你!”
    曾毅就笑着问道:“那徐老是想要将军酒呢,还是将军烟?”
    徐老沉思片刻,道:“当年队伍长征路过雪山的时候,我才是十来岁的小娃娃,在有钱的人家里卖身做苦工,听了队伍的宣传,我就铁心跟着队伍走了,这一走就是几十年,有时候做梦的时候,就想起当年喝的搬山酒,吃的野菜饽饽,那个滋味,香得我做梦都能给梦醒了。这次回来,本想一偿多年心愿,谁知这把老骨头不争气,走到雪山脚下了,却又给拉回荣城来了,今天我在大街上转了一天,也没找见有卖的地方……”
    曾毅就笑了起来,道:“老首长放心,你的这个心愿,我帮你办!”
    说着,曾毅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问道:“李主任,我想知道,咱们白阳市哪里有最正宗的搬山酒,还有野菜饽饽,一定要正宗的!”
    李伟才回到办公室,就坐在那里琢磨徐老的来历,想来想去,总对不上号,也实在是他知道的大人物太少了!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眼光扫过办公桌上的那份《南江曰报》,上面硕大的标题:中央老干部团领导在南江重走红色之路!下面还配了一副彩色照片。
    等看清楚那副照片,李伟才当时一失手,就把自己喝水的杯子给打翻了,刚才那位老者,不就是这照片的徐老吗,人称“徐大炮”的徐老将军,赫赫有名的开国虎将,战场上的杀人不眨眼的“阎罗王”,一把大砍刀下,不知道让多少鬼子亡了命!
    提起徐老的名字,几乎是妇孺皆知,至今不少电影电视剧,依旧还在以徐老将军为原型在塑造演绎!
    李伟才实在没有想到,这么一位威风凛凛的老将军,竟然会以这么一种方式,驾临自己所在的白阳市高新园区,这种事情,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正在诧异呢,电话响了起来,是曾毅打过来咨询的。
    李伟才一听就激动起来了,这还用想吗,肯定是老将军要尝一尝这个搬山酒,他立刻就道:“曾主任,咱们白阳市,确实有一家专门做搬山酒和野菜饽饽买卖的小饭店,就在夜市街里面,卖的绝对是正宗的红军搬山酒,店主也是那边的人,只是毕竟是风味小吃,这店实在是太小了,条件简陋得很……”
    “好,我知道了!”曾毅就挂了电话。
    这个搬山酒,其实是雪山脚下当地人酿的一种青稞酒,比较烈,喝了之后浑身发烫发热,当地人说只有喝了这个酒,才能翻得过去雪山,所以叫做搬山酒。后来长征的队伍从那里路过,喝了这种酒,所以这酒又叫红军搬山酒,也叫红军酒。
    别的好酒,喝了之后第二天头不疼、胃不难受,可这搬山酒因为制作工艺粗糙,喝了之后胃里就跟刀子割一样,酒量小的人,喝了当场又吐又呕,滋味很是不好受,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喝这酒,在商店里买不到,没有厂家会专门做这种小众化的酒,只有一些在当地人开的小饭馆里,才会出售这种自家酿的搬山酒,算是地方风味的一种。
    不过,曾毅倒是有点明白徐老昨天为什么为得呼吸姓碱中毒了!当年他就是从那里跟着长征的队伍走的,一走就是几十年,现在重回故地,难免会有些情绪激动。这种情绪上的激动,表现在身体上,就是呼吸加快,心跳加速,从而很容易就诱发了呼吸姓碱中毒。
    放下电话,曾毅回身道:“老首长,地方我已经找到了,我这就让人去买回来!”
    徐老就道:“既然知道地方,就直接过去吧,何必多此一举!”
    曾毅笑道:“那个地方有点小,而且人来人往,我怕照应不全啊!”
    “都是借口!”徐老大眼一瞪,道:“吃个野菜饽饽,不去小饭店,难道还要去高级饭店吗!不伦不类!”
    曾毅还想再劝,徐老今天肯定是脱离老干部团自己单独出来活动的,真要是出个事,自己担当不起,昨天的事就已经搅得南江省天翻地覆了呢,他道:“老首长,还是……”
    “现在就带我去!”
    徐老发了火,直接下了命令!这次可不像刚才,一瞪眼,那久经战场的杀气顿时就现了出来,这种杀气,远不是苏健纯、汤卫国可比,是乌云压城的感觉!
    曾毅没办法了,硬着头皮道:“那去了就是吃饭,老首长得听我安排,否则你打死我,我也不告诉地方在哪!”
    “小崽子,还敢跟我讲价还价!”徐老嘴上这么说,但身上的杀气却消失不见了,刚才还是乌云压城,现在又是晴空万里,道:“废话少讲,带路!”
    曾毅知道徐老这是默认了,下楼的时候,曾毅还特意把徐力叫上。
    白阳市的夜市街也是比较有名的地方,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此时时间还有些早,街上的很多饭馆,还没有开始营业,只是把招幌亮了出来,做着开业前的准备工作。
    站在街口一看,曾毅就看到了李伟才所说的那家小饭店,当时朝徐力使了个眼色。
    今天是大章,没有第二更了,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