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七五章 你的意见

第三七五章 你的意见

    “美心现在怎么样?”曾毅极力放缓了语调,平静地问到。
    翟浩辉轻叹了一声,道:“不好不坏吧!她跟龙署长闹得很僵,整天在家里看书,要么就是打打球,前几天我还去看了她,精神很好,只是人瘦了一些。”
    曾毅原本撑在办公桌上的一只手,不由握成了拳,一字一句说道:“没事就好!”曾毅想让自己的语气尽量轻松一些,但实在轻松不起来。
    “她让我转告你,别担心她,替她照顾好南云慈善基金!”翟浩辉也知道曾毅那边心情不怎么好,准备岔开话头,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道:“对了,还有一件事,美心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什么事?”曾毅把电话从左手很快换到右手,仔细听着电话里的动静。
    “以前上学的时候,美心就有个想法,她想去国外进修金融投资,但龙家的老爷子很反对,龙署长也不同意,所以就没去成!”翟浩辉顿了一顿,道:“现在呢,龙署长又提出让美心去,而且已经做好了老爷子的说服工作,美心让我问问你,你对此是什么意见?”
    说这话的时候,翟浩辉心中感慨万千,曾毅是既幸运的,可也是不幸的!出国进修的事,龙美心要专门托自己来询问曾毅的意见,这是什么心意,难道还不够明显嘛,曾毅让去,龙美心就去,曾毅要是不同意,龙美心就不去。
    能让天之骄女一般的龙美心如此倾心相许,曾毅绝对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了,可惜曾毅也是不幸的人,就因为曾毅不是出身豪门世家,龙家上上下下都极为反对这件事,甚至对龙美心实行了禁足令,硬生生要将两人拆散。
    曾毅又何尝不明白龙美心的心意,一时间心中无比难受,向来心姓修炼到家的曾毅,此时却发现要想控制自己的情绪,竟然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
    他很明白,龙家这个时候让龙美心出国,是有打算的,这一出国,从此很可能就是银河横亘了,哪个出入境口岸,能没有海关的人呢,龙美心出去了,曾毅今后就绝无可能混出去的。而且出国进修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最短也要一年半载,龙署长的打算,大概是希望时间一久,龙美心能对这段感情自然冷却吧。
    “曾毅,你是什么打算?”
    翟浩辉看曾毅半天没回应,就追问到,他也是为这两人着急,龙美心是他从小一块长大的好妹妹,曾毅是让他重生的恩人,因为姓情相投,他在心里也拿曾毅当一个很好的兄弟,他倒是想撮合这两人,奈何根本轮不到他讲话,这事连自家老爷子都不便插手。
    “让她去吧!”曾毅想了良久,毅然说道:“既然这是美心想做的事,那就去吧!”
    “你可想好了!”翟浩辉确认着,道:“其实龙家的意见也并不那么统一,在这件事上,龙夫人是支持美心的,要不,做做龙夫人的工作……”
    曾毅微微摇头,道:“谢谢你,浩辉,不必了……”
    翟浩辉暗自叹息,他给曾毅出了这个主意,但自己心里也很清楚,龙夫人说话要是管用的话,何来禁足一事,“你有什么话要我转达吗?”
    “让美心多保重!”曾毅站在那里,凝滞了很久,又道:“别担心我!”
    翟浩辉无奈摇头,就连互相转达的话,这两人都一模一样,谁敢说这两人不是一对,他道:“就这么让美心出去?”
    曾毅道:“眼下是个僵局,僵持下去,谁都不会好过的,不如动一动!”翟浩辉不是外人,曾毅也就实话实说,就算再僵持上一年,无法改变的事情,照样还是无法改变,而现在龙美心能够出去,至少算是做了一件她自己很早就想做的事,自己为什么要阻止呢。情况变一变,或许事情就好办一些。
    翟浩辉一想,也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龙署长管天管地,还能管到国外去吗,只要龙美心出去了,很多事情也就由不得龙署长说了算,他道:“行,我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美心的。”
    “谢了,浩辉!”曾毅说到。
    “行了,别啰嗦了,我还有事要去做,就这样吧!”翟浩辉撂了电话。
    收起电话,曾毅坐在办公椅里,将身躯深深埋在宽大的椅子里,脸色很不好看。
    李伟才一直注意着曾毅办公室的动静,自从常俊龙走后,他发现曾毅就没有走出过办公室,就连吃午饭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曾毅出来,等到下午上班,李伟才就觉着不放心了,思来想去,他还是去敲了曾毅办公室的门。
    敲了两下,就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李伟才心里石头落了地,推门进去,就看曾毅坐在办公椅里,正在看文件。
    “李主任,有事?”曾毅抬头问了一句,接着看手里的文件。
    李伟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文件,道:“这里有管委会最近的一些开支,需要曾主任签字!”
    曾毅点头接过李伟才递来的文件,翻看了两下,就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道:“李主任,请你通知一下园区各局办的负责人,明天大家一起到星星湖项目的工地去,实地了解一下困难,想想办法,星星湖的项目是市里的重点工程,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无法对市里交代了!”
    李伟才吃了一惊,在他看来,曾毅应该巴不得星星湖项目困死才对,怎么反过来还要让大家主动过去帮着解决困难呢,这有点不好理解啊!再说了,星星湖最大的困难,就是航线影响的问题,可这个问题,别说管委会解决不了,就是市里、甚至省里都无法解决,否则孙大公子又何至于坐困愁城啊。
    难道是刚才常俊龙过来向曾主任讲了什么?
    李伟才心里这么想着,不过还是道:“好,这事我立刻安排下去!”
    看曾毅神色如常,李伟才也不好打听什么,抱着那份签好的文件,闷闷走出了曾毅的办公室。
    等李伟才出去,曾毅想了想,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接通之后,道:“胡市长,我是曾毅,你在省里的学习都顺利吧?”
    电话里就传来胡开文的笑声,道:“谢谢小曾你的关心,一切都很顺利!”
    “晚上学习不紧张的话,我想见胡市长一面,有件事要向你通报!”曾毅说到。
    “小曾啊,参加学习之前,我不是就讲了嘛,高新园区的事情有你负责张罗,我是完全放心的。有什么事情,你和同志们商量着定,不用再向我另外请示了!”胡开文笑着,话虽如此,他对曾毅的这个做法还是很满意的。
    “这件事,必须当面亲自向胡市长通报!”曾毅再次说到。
    胡开文一听,也就不再拒绝,笑道:“学习班的伙食不错,晚上我自掏腰包,请你吃顿学习大餐!”
    曾毅清楚,这次的学习班不同以往,因为还要赴国外参加培训,所以尤其强调纪律的问题,胡开文怕是很难请到假出来,曾毅就道:“胡市长请客,我一定到,顺便也学习学习!”
    “那晚上见!”胡开文笑呵呵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曾毅带领管委会各个管口的负责人前往星星湖,快到星星湖的时候,远远就看到星星湖工地的入口处,升起了巨大的彩球,下面悬挂着红色条幅:“热烈欢迎管委会领导莅临检查!”
    管委会的一众领导都觉得稀奇,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谁不知道这个项目是省长公子在做的。以前管委会的人来星星湖工地,可没有这个待遇啊,就是市领导前来,顶多也就是在门口竖块小牌子,上面贴上一张写好的红纸,谁知今天竟然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等车子到了跟前,大家更是惊讶,入口处黑压压站了一群人,足有七八十号,旁边各式车辆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
    曾毅眉角一抬,他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局面。
    “曾主任!欢迎,欢迎!”
    曾毅刚下车,常俊龙就热情迎了过来,伸出大手,道:“欢迎曾主任和管委会的各位领导前来检查工作!”
    跟常俊龙浅浅一握,曾毅问道:“常总,这是……”
    “这些都是对星星湖项目有投资兴趣的企业负责人,他们一直都在关心着星星湖项目的进展情况,知道曾主任今天过来现场解决困难,大家就过来看看。”常俊龙介绍着。
    曾毅微微颔首,常俊龙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曾毅很清楚,不过也懒得去拆穿,他快步迎向对面的那些企业代表,双手合什,连连拱手,道:“对不住,不知道各位企业家要来,有失远迎,招待不周,还请多多恕罪!星星湖项目的进展情况,本该是由我们管委会主动向各位投资者介绍和解释清楚的,现在却要让大家找上门来,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这里我向各位企业家道个歉!”
    李伟才听曾毅这么讲,心里才松了口气,七八十位企业家,一大早站在这里,就为了等候管委会的一个小小主任,这事要是传到市里去,肯定又要有人大做文章了,就是市领导,也不敢摆这么大的谱啊!还好曾主任眼明心亮,没有接受大家的欢迎,而且把姿态放得非常低,一句道歉的话,极大挽回了这件事的不好影响。
    “让这么多财神爷站在这荒天野地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高新园区怠慢投资商呢!”曾毅笑着看着大家,道:“既然大家都是为星星湖项目而来,要不这样吧,请各位企业家稍移贵步,咱们到管委会坐下谈,只要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言出必践!”
    说完,曾毅看着常俊龙,道:“常总,你的意思呢?”
    曾毅都这样讲了,常俊龙哪敢真让这些财神爷站在这里顶着曰头谈事,反正他请这些人过来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就顺着台阶下了,道:“还是曾主任想得周到,这里确实不是个谈事的地方!”
    当下在曾毅的邀请下,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全部驱车到了管委会,坐进了管委会的会议室。
    围着一张环形会议桌,大家坐了好几圈,有问题要问的,就坐在了会议桌的最前面,没有问题的,就坐在后面靠墙的一圈沙发椅上,准备看热闹。能来这里的,全都是人精,刚才在工地入口看到管委会一众领导的惊讶表情,就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了。
    事情比较突然,管委会也来不及烧水沏茶了,工作人员搬来几大箱矿泉水,分发到每一位企业家的手里。
    曾毅坐在会议桌前,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又拧开钢笔帽,淡淡笑着扫了一圈,道:“大家有什么想咨询的问题,就尽管问吧!常总,星星湖的现状你最清楚,不如就由你起个头吧!”
    常俊龙早有腹稿,道:“那我就先提一个我本人比较关心的问题吧!最近星星湖的相关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全面停工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是啊!当初说好了,我们负责星星湖的开发和建设,市里负责水、电、路、网工程的建设,可现在市里的工程全都停了,如此朝令夕改,让我们心里很没有底啊!”立刻有人接口说到,是星星湖工地的负责人。
    曾毅淡淡一笑,道:“这个事情,我可以解释,以前星星湖项目是由胡市长负责的,胡市长现在去省里参加学习,项目的交接需要一点时间……”
    “正常的工作交接,我们可以理解,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复工?”工地负责人打断了曾毅的话,继续追问。
    曾毅也不生气,在本子上不慌不忙地记了一笔,道:“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明天复工!”
    常俊龙眼神一亮,赶紧又朝工地负责人使了个眼色,曾毅既然说出这话来,那就一定趁热打铁,要给他坐实了。
    “曾主任,当着这么多投资商的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工地负责人道。
    李伟才此时清了一下嗓子,道:“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曾主任既然说了明天复工,那明天就一定能复工。这高新园区入住的企业不是一家两家,也不是八家十家,你可以去打听一下嘛,我们曾主任向企业承诺的事情,有哪一件是打过折扣的!”
    “李主任,我不是信不过曾主任,曾主任言出必践,我是知道的!”工地负责人也是极有策略的,话锋一转,道:“只是这次情况不同,就拿机场航线的事情来讲,市里答应协调解决,可这协调了一个月,至今没有个结果,刚开始我去问,市里一位领导还告诉我正在协调,可现在去问,市领导连门都不让我进!”
    李伟才就没法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哪敢乱回答,对方当着这么多企业家的面,说出了“市领导不让进门”的话,就是逼得你今天想敷衍都不能敷衍,你一敷衍,就是寒了投资商的心,就是败坏了白阳市的形象,以后谁还敢来你这里投资啊!
    “这个事情……”李伟才沉吟着,这一时之间,还真不好找个说法,一着急,他背后就开始出汗了。
    曾毅此时拿起面前的水杯,道:“李主任,我的办公桌上,有一份今天新收到的文件,麻烦你去取来!”
    李伟才心里暗暗叫苦,小曾主任今天怕是不好过关啊,他以为曾毅这是让自己出门去搬救兵呢,当下没敢耽搁,匆匆忙忙出门,站在楼道口想了片刻,就把电话打到了市里,准备把这里的情况向市里反映一下。
    常俊龙也是这个心思,怎么可能让曾毅蒙混过关,这事只有曾毅能解决,你就是把市领导叫来,也是屁用不顶。他琢磨了一下,以退为进,客客气气地问道:“曾主任,航线的事情,是不是很难解决?”
    曾毅一摆手,道:“航线的事情,关乎到星星湖项目的成败,也关乎到投资商的切身利益,市里高度重视,态度也很坚决,那就是要确保投资商的正当利益不受损……”
    会议室里静悄悄,大家都在听着曾毅的话,不过心里却是嘘声一片,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每一个地方政斧都在讲,但谁真正在乎过投资商的利益?
    就拿星星湖项目讲,就算孙大公子有很大的投机目的,但毕竟也是真金白银砸进去好几个亿,现在倒好,航线说改就改了,几个亿就这样打了水漂!孙大公子可以不在乎,甚至还可以通过运作修改航线,可要是换了自己,岂不是就只剩下破产关门一条路可走了?
    当初让你投资的时候,地方政斧说得天花乱坠,可现在出事,你能指望他们为你的几个亿投资埋单吗?做梦!
    曾毅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不过嘴上还要把经念完,道:“在市领导的亲自斡旋之下,通过不懈的努力,以及协调沟通,终于使事情迎来了重大转机!就在今天早上,我们高新园区管委会接到的通知,经机场和空管部门的科学论证,并考虑白阳市实际情况,决定将星星湖方向的离场航线,由常规航线改为备用航线……”
    “啪!”
    不知道是谁手里的矿泉水掉在了地上,发生一声脆响,水洒了一地!
    谁也没有在乎那只矿泉水瓶子,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看向曾毅,白阳市为了投资商的正当利益,竟然真的跑去把空管部门的工作给做通了,这不是在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