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三七八章 一道小口子

第三七八章 一道小口子

    “中办要在南江省修建老干部疗养基地,定下来了,就建在荣城白阳交界的小吴山,省委报上去的建设方案,也得到中办的批准。”冰寒柏说到。
    孙文杰喝了口茶,有些失望,这个事情只能算是个题外话,中办决定,地方配合,没有任何可以讨论商量的地方,也不知道冰寒柏拿到常委会上来讲,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良信是荣城市委书记,在脑子里想了一下,才对小吴山有了些印象,这个地方,好像属于是清池区管辖吧,中办的老干部基地落在这里,对自己来讲,倒是件好事啊。
    “另外呢,总参也打算在小吴山建设一座老干部接待中心,这个事情已经定了,具体建设方案正在制定当中!”冰寒柏接着说到。
    在座的很多常委,都不清楚小吴山究竟在哪里,只是对两大疗养基地都落户小吴山,感到有些纳闷,一个个心里开始琢磨。
    省军区司令员梁化军,此时清了一下嗓子,咳嗽一声,然后看着冰寒柏。
    冰寒柏就道:“这件事,化军同志比较清楚!”
    梁化军就有了发言的机会,道:“除了总参的老干部接待中心,大军区也要在小吴山修建干休所,这事我刚刚接到通报了,还没来得及转达给省里!”
    一屋子的常委,顿时让这个题外的话题,给搞得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吴山,竟然吸引了三个很有分量的疗养院落户,到底这个小吴山,出了什么故事啊,为何自己根本都没听这个地方!
    秦良信也是相当意外,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可小吴山就在自己的地盘上,没道理自己也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啊!
    “老干部工作的重要姓,同志们都是清楚的,这里我就不再多提!”冰寒柏的眼神非常锐利,直视所有常委,道:“三大疗养基地同时落户小吴山,意义非同凡响,作为地方政斧,我们应该尽全力给予配合,把这件事做好。鉴于小吴山横跨荣城白阳两市,为减少其中的沟通环节,方便统一管理,我认为有必要调整一下区域划分!”
    说到这里,冰寒柏侧脸看着右手边的秦良信,脸色稍微缓和,用非常温和的语气商量道:“良信同志,从清池区拿走你一个镇,你不会舍不得吧!”
    秦良信当时就僵在了那里,良久,直到手里香烟的烟灰掉在了桌面上,秦良信露出笑容,点了点头,道:“支持老干工作,义不容辞嘛!”
    冰寒柏就笑了一声,“那回头就让民政厅拿出个区划方案,报人大常委会审议!”
    秦良信没有说话,又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支持,脸上笑容依旧是那么自然,只是另外一只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此时已经捏成了一团。
    孙文杰的脸上,更是隐隐冒出几丝黑气,冰寒柏把话讲到这里,他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这个省长可就白当了,冰寒柏这是在搞迂回路线啊!
    知道强推“城市互补融合”,阻力会非常大,很可能还要导致众常委的离心离德,冰寒柏为了避免被动,也不敢冒然提出这项决议,于是改走了曲线,他把小吴山划拨给白阳市管辖,这就是要在自己和几位常委严防死守的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
    三大疗养基地同时落户小吴山,光是相关基础配套设施的建设,就能给当地平白带来很多好处,更能带动小吴山一带迅速发展,这个小吴山又是位于荣城白阳两地之间,一旦发展起来,那就是打通了两座城市之间的经济走廊。
    届时就算冰寒柏嘴上不提“城市互补融合”的话,那也是造成了既成事实,小吴山成功了,不甘于人后的其它地市,就可以迅速复制小吴山的成功模式,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纷纷上马同样姓质的项目。
    冰寒柏没有跟其他常委硬碰,但照样也实现自己对南江省的经济意图。
    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啊!这个事情选择得太恰当了,对于这几个疗养基地的建设,不管是谁,都必须配合,不禁要配合,而且还要卖力地配合,该修的路的一条不能少,该造的桥的地方绝不能渡船,必须要下大力、出血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会犯糊涂的,否则老干部的口水,立马就得把你给淹死!
    而且这个口子,也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孙文杰、秦良信就算想阻止,也无法阻止!
    只是一个镇的区划改变,芝麻点大的事情,原本就不够资格到常委会进行讨论,就算拿到常委会讨论,冰寒柏的理由是配合疗养院建设,这又不牵扯省内重大经济政策的变动,谁都没有理由反对,也不会就为了一个小小的镇子,而傻到去驳省委书记的面子,这不是嫌自己的脚上鞋子不够小嘛!
    所以,冰寒柏只是向秦良信打了个招呼,这事就算定下来了!秦良信就算有一肚子的不愿意,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口子虽小,但造成的杀伤力却实在不小!孙文杰一口闷气哽在喉间,思来想去,最后也只能是对这件事默认了,因为他很清楚,就算自己反对了,也是无济于事!
    省民政厅调整区域划分,这是省里的事,秦良信作为荣城的市委书记,是插不上手的,而这次调整的,是荣城的地界,秦良信这个荣城市委书记都不反对,孙文杰就是有权干预,也没有反对的道理啊。等民政厅拿出区划方案,报到人大常委会审议,也肯定没有通不过的道理,要知道冰寒柏可还兼着省人大的主任呢!
    大意了啊,太大意了!
    孙文杰觉得自己低估了冰寒柏的水平,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冰寒柏都能做到滴水不漏、算无遗策,单是这份谨慎的心计,就十分了得了!
    看秦良信点了头,冰寒柏点着一根烟,道:“那就转入正题,开始今天的议题吧!”
    等散会之后,秦良信走出会议室,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可恶,实在是可恶,竟然让白阳市白白捡了这么个大便宜,小吴山位于两市交界之处,凭什么就要把自己的地盘划给白阳,而不是白阳的地盘划给荣城,难道诺大的荣城,还建不好几座疗养院!
    秦良信黑脸进了自己的座驾,越想就越是生气,划给谁,他也不愿意划给白阳!
    孙文杰倒是脸色如常,他来南江省快两年了,以他对秦良信的了解,已经猜到接下来的事情了。这个小吴山,最后肯定还是要划给白阳市的,只是这个过程,却未必会有冰寒柏设想的那么顺利啊!秦良信视白阳为你死我亡的对象,除非是把白阳市并入荣城,否则这个结是很难打开的!
    冰寒柏把小吴山划给白阳市,多少也有些借此敲打秦良信的意思,只是,怕是他这次选择错了切入点啊!
    孙文杰摇摇头,背手朝省政斧大楼走了过去,秘书端着水杯紧随其后。
    之春省,常委一号楼。
    二楼的书房内,摆着一张按摩床,方南国此时趴在上面,曾毅站在一旁,正在进行按摩,每按一下,方南国的脸色就舒服一些,只是额上的汗珠子,却是越滚越多。
    半个小时后,曾毅收了手,道:“方书记,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方南国回了一声,语气中有些疲惫。
    曾毅就道:“按完之后休息一下,效果会更好!”
    方南国“唔”了一声,曾毅按完之后,这背上的老伤不疼了,人一舒服,这困意也确实上来了。
    曾毅身后就上来一个人,拿起一张毯子盖在方南国的身上,然后跟着曾毅出了书房,顺手轻轻带上门。
    “曾大夫,辛苦你了!”那人笑着递给曾毅一方毛巾,道:“快擦擦汗吧!”
    曾毅接过毛巾,一边擦汗,一边道:“程秘书,刚才我的按摩手法,你都看清楚了吧,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再给你演练解释一下。”
    “都看清楚了,一会我亲自演练一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曾大夫指正!”
    程从云一脸笑意,他是之春省省委机关多年的冷板凳了,方南国来到之春省之后,通过两个月的观察之后,把程从云从冷板凳,提到自己身边担任秘书。一来是程从云多年冷板凳,跟之春省现在的各方势力就没有瓜葛,但凡有点关系,也不至于坐这么多年的冷板凳;二来程从云在省委机关待了很多年,对之春省的情况非常了解,方南国新到之春省,需要一个了解情况的人在身边;三来,从冷板凳到省委书记的秘书,可以说是一步踏入青云,这莫大知遇之恩,程从云只要脑子不发昏,忠心方面就没问题。
    曾毅点点头,道:“我会在之春省待上几天,有什么问题,程秘书都可以尽管找我。方书记这是个老伤,平时要坚持按摩!”
    “这几天我会勤加练习,争取早点掌握这套按摩方法!”程从云客气地领着曾毅下楼。
    冯玉琴此时已经等在楼下了,看曾毅下来,就笑着招手道:“小毅,快过来坐!我给你晾了茶,现在温度刚合适,先喝两口解解乏!”
    “冯姨,我这一点都不累!”曾毅笑呵呵走了过去。
    “厨房里我煲了汤,都是你以前喜欢喝的,等老方醒了,汤估计也就煲好了!”冯玉琴一把拉过曾毅的手,道:“今天多喝点汤,补补身子,这才几个月,都瘦了一圈!”
    一旁的程从云惊得心脏发颤,自己跟着方书记也有几个月了,可从没见过省委书记的夫人,能对谁有如此的关心亲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