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二二章 热闹

第四二二章 热闹

    曾毅“唔”了一声,也不解释,转身上车离开。只留下常青一脸迷茫地站在那里,琢磨了半响,他也没明白曾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曾毅看过常青的履历,在万树春来到清池区之前,两人之间可以说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且常青当时也不在区政斧办公室上班,混得不怎么如意,但也不算坐冷板凳,然而幸运之神,偏偏降落在了常青的头上,万树春上任之后,就钦点了常青来做区政斧办公室的主任,成为了清池区的一大红人。
    曾毅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以前方南国在南江的时候,他就有“组织部二部长”之称,仅凭脉象上的一点点细微变化,曾毅就能推测出这个人的身体状态、心理活动、甚至是生活环境。
    联系到这两人的名字,一个叫万树春,一个叫常青,曾毅就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再去看万树春的履历,便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万树春这个人的升迁过程中,身边总少不了一些跟自己名字寓意相同或相关的人。
    这年头,很多领导虽然都坚称自己是无神论者,但私下底相信风水玄术、佛学道家的人,并不在少数,小到办公室里一盆花的摆放位置,中到佛前的头柱香,大到门前的风景建筑,都非常讲究,甚至几万几十万的风水物件,也都采购了回来。
    这个跟精神信仰没有丁点的关系,很多人这么做,只不过是出于一种非常功利的心态,纯粹就是为了要让自己的仕途更加顺畅,想着要平步青云。就像是中途落马的官员,他们的办公室继任者就不会再用;而遭提拔重用的官员,他们办公室反而是非常抢手。
    曾毅今天对常青讲这句话,就是在提醒对方,万树春看重的并不是你常青的办事能力,你最好不要从中搞那些小动作,免得将来收不了场。
    今天这个事,曾毅不用想都知道,多半就是常青这个家伙在暗中捣鬼,而且捣鬼的手段也极其拙劣,没有丝毫的水准。
    不过曾毅也并不在意,自己这趟过来,只不过是走个过场,把丑话讲在前头,小吴山和清池区的碰撞冲突,根本不是坐下来沟通就能解决的,两者之间,只能有一个担任主导者,谁也不肯让步,更激烈的冲突就还会在后面。
    可惜的是,常青的悟姓实在不高,到底也没明白曾毅在讲什么,反而觉得曾毅这个人很不靠谱。
    回到管委会之后,清池区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沟通,说是曾毅前去清池区的事情,万树春已经知道了,他会慎重考虑曾毅的想法。这么大的事情,常青也不敢隐瞒的。
    只是电话之后,就再没有了音讯,清池区的招商推介会,仍在紧锣密鼓地张罗着,邀请函似雪花般撒了出去。最为离谱的,是韦向南也收到了一份邀请函,这让她很诧异,也有些哭笑不得,谁都有可能去捧清池区的场,唯独韦向南是绝对没有可能去的。
    转眼到了24号,明天就是清池区的招商推介会,一整天都没见曾毅有什么指示,快下班的时候,李伟才就有些坐不住了,跑过来请示曾毅,道:“曾主任,您看要不要再联系一下清池区的人?”
    李伟才怎能不忧心啊,他是小吴山新区的直接负责人,把小吴山做好了,是大政绩一件,再有曾主任的推荐,自己今后前途似锦;做不好,怕是自己一辈子都是小吴山管委会的主任了,而且还要受清池区的欺压凌辱。
    “我看就不必了!”曾毅往椅背里一靠,“邀请函都发出去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们能有什么好的规划,无非就是趁机捣乱罢了!”李伟才说到,“小吴山的招商现在刚好进行到落实阶段,他们这么一搞,投资商人心惶惶,招来的项目怕是也要黄掉啊!”
    曾毅微微颔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无权对清池区做任何要求,他们也肯定不会听我们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了!”
    李伟才没探听到任何口风,心里也不失望,真要是就此善罢甘休,那就不是自己认识的小曾主任了,小曾主任一定是有什么办法,只是不好说罢了。他叹息道:“这真是身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们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也备不住别人要给你搞破坏啊!”
    曾毅笑了笑,道:“我可不这么悲观认为!”
    李伟才趁机道:“曾主任,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就很难收尾,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防止此类事件今后再次发生!”
    曾毅看看时间,笑道:“想办法也得先吃饭!晚上我请客,伟才同志也一起吧!”
    李伟才怎么可能拒绝,他帮曾毅把办公桌上的公文收拾好,就一起下了楼。
    车子没有朝荣城的方向去,也不是去白阳,而是朝着小吴山而去,李伟才心中纳闷,眼下小吴山热火朝天,好几处工地同时开工,也不知道曾主任去哪里要吃什么。
    车子很快到了大军区疗养院的建设工地,工地就是简单围了一堵蓝皮墙,门口有看守工地的人,不过主要是为了防止有外人进来偷盗建筑材料,看到曾毅的车子前面贴了管委会的通行证,门卫拦也没拦,直接就放了进去。
    里面的路都是临时开辟的,颠簸着前进了有三百米,车子停在了一处活动板房前,徐力按了一下车喇叭。
    张少白就从活动板房里走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我说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乱按喇叭制造造影,原来曾老弟!”
    曾毅笑着迎上去,道:“来叨扰张大哥一顿晚饭!”
    “欢迎啊!”张少白大笑着,“不过咱们这里条件有限,只有大锅菜,菜式上没什么讲究,但分量绝对足,保证管够啊!”
    “大锅菜好!我常听人说部队的大锅菜味道一流,就是没有尝过!”曾毅笑着。
    “那今天就让曾老弟品尝一下咱们的大锅菜,哈哈!”张少白一边笑,一边就请曾毅进去。
    李伟才跟在后面,心里挺纳闷,张少白怎么会在工地,虽说疗养院属于大军区,但目前还处于建设阶段,进出这里的都是建筑施工队,部队上平时只是派几名技术监理在现场负责把关,部队领导一般是不会过来的,更不会留在这里吃饭啊,这里的条件可是简陋得很,只有建筑队给工人们做饭的设备和场地。
    进了房间,就感觉到一阵凉爽,虽然是临时的活动板房,但里面也安装了空调,否则太阳底下一晒,这板房里面根本待不住人。
    “坐,坐!”张少白大手一指屋里放着的一条沙发,道:“条件简陋,别嫌弃!”
    李伟才坐下的时候,眼光透过板房后面的窗户看过去,当时心中就一惊,板房后面的小树林里,此时停了好多辆军卡,上面盖的严严实实,不知道载的是什么东西,但目测应该很重,属于是设备或者是材料之类的东西。
    几十个身着绿色迷彩的士兵,一部分躺在树林下的草皮上休息,一部分坐在那里低声聊天,旁边趴了一辆野战炊事车,正在造饭,排风扇吹得呼呼响。
    李伟才这才明白张少白的大锅饭从哪里来的,原来是自带设备啊,野战炊事车可是个很稀罕的东西,外人很少能看到,这属于是野战部队的特殊后勤装备。张少白作为大军区后勤部的领导,当然有权限指派这些炊事车。
    张少白两手叉腰看着窗外,道:“曾老弟,你要的人,我已经给你调来了,设备和材料呢,我也顺便给你一块拉过来了,什么时候动手,就等你一句话了!”
    李伟才吓了一跳,小曾主任这是要干什么啊,准备动什么手,朝什么人动手?不能是要朝清池区动手吧!
    曾毅淡淡一笑,道:“张部长,感谢你对地方建设的大力支持,这份情谊,我记下了!”
    张少白笑了笑,他这么卖力跟曾毅结识,等的无非就是这句话,只要曾毅领情就好办了。张少白也算是个有追求的军人,上过军校、下过基层,只是可惜身为旁系子弟,不被重视,这才混到了后勤的位置上,而且还是个主管卫勤工作的副部长。
    在和平年代,大军区的卫勤工作主要就是建设疗养院,安排一下老干部的养老保健工作,这对张少白来讲有些不甘心,所以才想到从曾毅这里走走曲线救国的路子。
    “曾老弟这么讲就见外了,不管到什么时候,军民鱼水情的传统都不能丢!”张少白呵呵笑着,坐下之后,从办公桌下面顺手一摸,拽出两箱茅台,道:“酒我也都准备好了!”
    曾毅就笑道:“晚上咱们还要办事,酒是不是就少来点?”
    张少白也不多讲,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道:“那就这瓶吧,不喝酒浑身没力,干活都不得劲啊!”
    此时两名挂着白色厨师围裙的战士走了进来,每人手里端着一个不锈钢的盆,道:“张部长,菜整好了,都是我们炊事班最拿手的,你尝尝味道咋样!”
    “放下吧!”张少白指了指桌子。
    战士上前把不锈钢盆子放下,又放下碗筷,转身就准备离开。
    “站住!”张少白黑着脸训道,然后把地上的两箱茅台往外一推,道:“把这个搬走!”
    两名战士顿时眼睛冒光,道:“张部长,这……”
    “告诉外面的那帮王八蛋,吃饱喝足了,就给老子玩命地干,晚上谁要是敢偷歼耍滑,出工不出力,别怪老子用大马靴子踹他!”张少白大声喝到。
    两名战士非但没有觉得委屈,反而更加精神了,腰杆挺得笔直,把酒箱子往怀里一抱,道:“张部长你就放心吧,有了这个,保准所有人都要嗷嗷叫!”
    “滚吧!传我的命令,开饭!”
    张少白大手一挥,两个战士喜笑颜开,抱着酒箱子一溜烟就跑了,不一会,就听外面树林子一阵欢呼。
    曾毅笑着看着外面的场面,心道张少白这个人带兵还是有两下子的。和地方不同,部队的领导要建立威信,不能靠嘴皮子、也不能靠笔杆子,靠的是军功,靠的是和士兵同甘共苦,靠的是一种丘八文化,要是哪个领导姓情软绵绵,说话没有三分力,这兵是绝对带不好的!
    “来!”张少白把酒瓶一开,拿出三个碗匀着一分,豪气道:“外面这群王八蛋都开整了,咱们也动手吧!按照吃大锅菜的规矩,肚皮撑破也绝不能剩!”
    曾毅和李伟才对视一眼,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部队上的这个规矩虽然奇怪,但也有自己的道理,身为野战部队,每天有大量的训练科目,能量消耗极大,没有足够的饭量作为支撑,身体很难负荷那么大的运动量。
    酒碗举起来,张少白突然道:“你的那个司机呢,那小子一看就是个狠茬子啊!”
    曾毅笑道:“不用管他了!只要附近有当兵的,就逃不过他的鼻子,他喜欢往兵多的地方去!”
    张少白侧头往外面一看,果然,徐力已经跟外面那帮当兵的在一个锅里搅马勺了,“一块好钢啊,可惜了!”张少白感慨一句,举着碗一碰,然后就开始动筷子了。
    圣和大酒店的外面,今天彩旗招展,花篮锦簇,清池区的招商推荐会,就安排在这举行。一大早,清池区的工作人员就过来进行布置,检查接待工作。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一些收到邀请的投资商,陆陆续续就到了。
    顾宪坤自然是过来了,今天这个场面他必须过来亲眼目睹,这并不是说他很关心清池区的这个项目规划,而是他比较期待今天的招商推介会要发生什么事情。上次星星湖搞招拍会,曾毅就让顾宪坤过去看看,顾宪坤当时因为龙山机场项目受阻,就没有心情过去,谁知道就在那次的招拍会上,曾毅上马了一出改航线逼停星星湖的好戏,胡开文更是当场昏倒。
    错过了上次,顾宪坤可不想再错过这次了。他不但自己过来了,还拉来一位陪同的,就是悠然居的左老板。
    两人下车之后,就慢悠悠往酒店门口走,站在酒店门口的清池区工作人员,很快就认出顾宪坤的身份,招商局的局长立刻笑着迎过来,道:“顾总大驾光临,我们这个推介会是蓬荜生辉啊!”
    “董局长说笑了!”顾宪坤淡淡客气一句,道:“哪里有好项目,我就往哪里来!”
    “欢迎欢迎,名仕集团可是我们南江省的明星企业,有顾总捧场,我们的信心都足了几分!”招商局长脸上笑开了花,道:“顾总楼上请,楼上都安排好了,我让人领你上去!”
    当下就有工作人员过来,领着顾宪坤和左老板往电梯去了,今天酒店的三部电梯,都被临时征用了两部,作为接待投资商的专用电梯。
    招商局长一直看着顾宪坤走进电梯,才笑着转过身,准备去迎接其他的投资商。
    常青此时从角落走了出来,招手把招商局长叫过来,道:“刚才上去的,是名仕集团的顾总?”
    招商局长点着头,道:“是,这次我们也给名仕集团发了邀请函的,名仕集团很看好养老地产,是小吴山新区的基石投资商之一。如果我们能把名仕集团的投资争取过来,对小吴山将是个很大的打击!”
    常青面露思索之色,他对小吴山的几个基石投资商的背景都调查过了,在这些基石投资商里面,跟曾毅私人关系最深的,就是名仕集团的顾宪坤了。虽然给小吴山所有的基石投资商都发了邀请函,但常青想争取的可不是名仕集团,因为他认为名仕集团绝不可能派人过来捧场的。
    然而事情偏偏出乎了常青的意料,在小吴山的七个基石投资商里面,自己认为有可能争取过来的,包括久泰集团、郭显毅的钢铁集团,至今没有看到有人露面,反倒是自己认为最不可能争取到的名仕集团,反倒是总裁亲临。
    这事有点奇怪啊!
    常青这么想着,但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是想破脑袋,怕是也想不到顾宪坤是来看热闹的。
    “常主任,你有什么指示?”招商局长问到。
    常青就笑着摆摆手,“没有,没有,你忙吧!”常青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在他想来,清池区推出这个项目,势必会威胁到名仕集团在小吴山投资的成败,事关重大,顾宪坤亲自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我就先去忙了!”招商局长道了一声,就又到酒店门口站着去了。
    顾宪坤到了楼上的荣华厅,跟左老板随便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
    左老板此时低声笑道:“顾总,在我老左的印象中,你可是从不看热闹的人啊,低调的程度可是远超曾毅的,今天怎么非得过来凑这个趣,还要拉上我!”
    顾宪坤笑着道:“左老板,你在小吴山可是也有投资的,难道你不关心自己投资的成败?”
    左老板就摇头道:“说实话,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呢!有曾毅担着,我晚上睡觉都踏实得很。依我看,清池区这帮人搞不出什么名堂来,顶多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养老的幌子去卖房子,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新鲜,我个人不怎么看好!”
    顾宪坤脸上笑着,心里却道难怪左老板一个小小茶庄的老板,也能跟曾毅混得十分熟,更能在将军茶上果然出手,狠狠赚了一笔,这个人的眼界和格局,确实是高人一等的地方,他道:“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左老板嘿嘿笑着,脸上反正是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
    两人正在那里闲聊,会厅入口处有点嘈杂,顾宪坤抬头看去,就道:“看来哪里都少不了这位孙大少啊!”
    左老板嗤了一声,道:“他身陷在星星湖的那个泥坑里面,折腾得越欢,就死得越快,偏偏他还没有深陷泥坑的觉悟!”
    顾宪坤心道左老板的这段话,对孙翊描述得太准确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左老板跟孙翊非常熟悉呢。
    孙翊也看到顾宪坤了,两人只是隔空微微颔首,就算是打过招呼,跟顾宪坤不同,孙翊坐在了前面第一排的位置上。
    时间一到,推介会就准时开始,清池区的区长万树春亲临现场,上台对清池区的优势资源进行了介绍。
    之后的进展,完全就是对小吴山推介会的模仿,也播了一段像模像样的动画演示,回答了一些现场提问,然后就宣布不设限的实地考察,要让投资山了解最真实的清池区。当然,中午那顿简单的自助招待餐,也还是有的。
    不光是项目是小吴山的翻版,就连今天的推介会,也模仿的惟妙惟肖,步步紧随。
    顾宪坤看得直摇头,这完全就是冲着小吴山而去的,等到推介会结束,他也没等到好戏,正准备离开呢,万树春此时过来发出邀请,把到场的十多位比较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都留了下来,要亲自上阵,再做一下动员工作。
    在酒店的一间会客厅内,投资商和清池区的领导共聚一堂,分坐于各个沙发之上,场景类似于中央领导接见外国元首。
    万树春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上,兴致勃勃,做着讲话:“……清池区的自然环境优势,刚才已经提到了,总结为一句,就是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地方,甚至还更胜一筹嘛,交通更为便利,公共设施也极为完善……”
    万树春的这个“任何地方”,其实就是对小吴山进行了不点名。
    他接着说到:“我们这次规划的地点,位于与小吴山交界的沿线,那里的风景很美的,有山有水,我们打算把流经我区的那条月河利用起来,进行深度开发,初步的计划,是修建几个漂亮的人工湖……”
    说到这里,万树春似乎有些口干舌燥,伸手要去端面前的茶杯。
    此时常青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快步走到万树春的面前,附耳低声道:“万区长,没水了!”
    娘希匹!
    万树春就在心里骂了一句,没水这种小事也要向老子汇报,你是怎么搞接待工作的,竟然连水都没有准备好,这是要渴死老子,还是故意给老子上眼药啊!
    常青又低声道:“是月河没水了!小吴山把月河给截断了!”
    万树春当场石化,好像自己在半分钟前,还大谈要对月河进行深度开发,要修建人工湖,这才一转眼的工夫,人工湖就变人工坑了,他狠狠咬牙,压地了声音,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青轻轻摇头,道:“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有几个投资商到月河去实地考察,才发现月河没水,于是就把情况反映到区里了!”
    万树春更为恼火,一群吃干饭的废物,月河没水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事先没有一个人发现,最后竟然还是先让投资商给发现了!真是岂有此理,你们这是和小吴山合起伙拆老子的台啊,今天的推介会上,老子红口白牙讲了这么大半天,岂不全成了笑话!
    “各位财神爷,对不住,区里有个紧急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万树春咬着牙蹦出这句话,然后朝招商局长一打眼色,道:“关于更为具体的规划,就有招商局的同志为大家继续介绍!”
    说完,万树春片刻不做停留,领着常青就出了会客厅,把一众投资商给晾在了那里。
    顾宪坤一看,就和左老板对视一眼,两人都是露出会心微笑,看来曾毅这小子又出手了,而且还是狠招,不然万树春怎么可能如此失态呢!
    “万区长有紧急公务需要处理,请大家谅解!”招商局局长一脑门的汗,刚才万树春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的也说了,特别是那个人工湖,到底是什么时候做出规划的,自己就根本不清楚啊,“关于具体的规划,我继续介绍几点……”
    招商局长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编了,先把这个局面撑过去再说。
    “对不起!”顾宪坤此时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电话,道:“董局长,公司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处理,实在不好意思,改天我再专程过来,向董局长了解规划的具体情况。”
    既然曾毅已经出手,顾宪坤也就没必要再待下去了,他这一走,无异于是又给了一记巴掌,让清池区本来就快撑不下去的会议,立时雪上加霜。
    顾宪坤一走,左老板也肯定走,其他的投资商一看这阵势,就明白清池区肯定是出什么麻烦了,心思顿时都不在什么规划上了。有顾宪坤打头,他们也纷纷起身告辞。
    招商局长的几点情况还没开讲呢,会客厅的人就少了一半,搞得招商局长不知道该庆幸呢,还是该哭,庆幸的是自己终于不用硬着头皮编瞎话了,哭的是好好的一个推介会,就这么搞砸了,到时候责任谁抗啊!
    下楼出了大厅,正好看到万树春的车子急匆匆朝着小吴山的方向而去。
    顾宪坤和左老板钻上车,对司机道:“去月河,跟上前面万区长的车!”
    七千字的超级大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