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三二章 绞肉机陈龙

第四三二章 绞肉机陈龙

    时间过去两天,东胡村的事件在南江省的全力运作之下,也丝毫没有变冷的趋势。
    谁都看得出来,现在的南江省在内部团结上出了很大的问题,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有人在拼命地灭火,有人在拼命地添柴,省里刚刚作出的决定,总是会在第一时间传到媒体那里,也传到东胡村村民那里,这让负责处理此事的人非常被动,和村民谈判几乎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寻找胡三家,以及殴打村民的凶手,至今也没有任何线索,在这个时候,省里对白阳市公安局的领导班子做出了调整,原来的常务副局长被调离,接替他的正是陈龙。这样做,一是为了安抚村民,缓和舆情压力,做出省里高度重视此事的态度;二是希望陈龙能迅速打开局面。
    南江体制内的很多人都知道,陈龙是曾毅的人,但这次提名陈龙到白阳的,却是秦良信,这让人很意外。
    不过,这个提议还是得到了全票通过,正因为陈龙是曾毅的人,那么把陈龙这颗炸弹扔到白阳市,就一定能把幕后的人给炸出来,使得局面迅速明朗化。
    “这个情况很不妙啊!”常俊龙看着孙翊,他觉得陈龙到白阳不是个好事。
    孙翊不以为然,道:“我倒觉得是好事!秦良信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把陈龙推到风口浪尖上,就是要借别人之手,把陈龙这个马前卒给处理掉!”
    常俊龙觉得这个分析也有道理,如果陈龙也无法打开局面的话,那么很可能就要面对和自己前任一样的结局,但常俊龙心里还是有些没底,自己的目的是逼迫曾毅离开白阳,拖得越久,可能就越难办到,他道:“孙少,我看咱们还得再推一把!”
    以往都是孙翊着急,这回常俊龙是真着急了。
    孙翊想了想,道:“好吧,那就给这位陈局长送一份上任的贺礼吧!”孙翊对陈龙的恨,甚至还要超过曾毅,一个小小的市分局副局长,竟然几次三番上门找自己的碴,这是孙翊无法容忍的。
    常俊龙就不坐了,道:“我立刻去准备!”说完,就匆匆出门而去。
    苏治亮已经几天几夜都没有好好睡觉了,衣服都没换过,困了都是在警车上打个盹,他现在是一刻都不敢放松,生怕再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警车就扎在距离东胡村不远的地方,早上的阳光射进车里的时候,苏治亮醒了过来,推门下车,蹲在路边的水渠边洗着脸。
    “所长!所长!”放在车上的通讯器突然叫了起来。
    苏治亮用衣服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就赶紧把通讯器拿起来,道:“我是苏治亮!”
    “报告所长,胡黑毛又开始闹事了,他带着二百多名村民从村西口出来了,好像是要去市里!”通讯器那边的声音很急促。
    “妈的!”苏治亮就骂了一句,这胡黑毛还真是得寸进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立刻道:“让人给我死死拦住,我马上就到!”
    放下通讯器,苏治亮就立刻打陈龙的电话,把这个情况报告给陈龙,陈龙到白阳来干什么的,谁都清楚,就是专门负责解决此事的!
    电话里有警笛声,陈龙听了苏治亮的汇报,只是道:“你把他们拦住,我马上就到!”
    苏治亮道:“这次的村民数量比较多,希望市局给予支援!”
    “好,我知道了!”陈龙道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苏治亮不敢耽搁,直接发动车子,就朝村西口赶了过去。
    村西口此时沸腾无比,村民们打着横幅,喊着口号,和派出所的几十位民警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在对峙着,随时都有接触的可能。
    苏治亮下车之后,就有民警跑了过来,道:“所长!”
    “什么情况!胡黑毛为什么又在闹事!”苏治亮沉眉问到。
    “所长,这活实在没法干了!”那位民警抱怨了一声,道:“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又在散布谣言,说是市局已经准备采取强力措施,要对胡黑毛实施抓捕行动,还要把之前参与闹事的村民抓取劳教!”
    “妈的!”苏治亮恨恨地捏了捏拳头,然后拿起个电喇叭走了过去,喊道:“胡黑毛,你给我出来!”苏治亮也是有点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几天几宿熬到现在,他整个人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胡黑毛就站在人群的前面,看到苏治亮,却依旧大喊道:“还我儿子!调查真相!严惩凶手恶官!”
    “胡黑毛,你有没有脑子啊!”苏治亮一把推开拦着自己的民警,直接就站到了胡黑毛的面前,道:“我们要是抓你,还会等得到今天吗!就凭你组织村民蓄意闹事,老子前几天就能把你抓起来了!”
    “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胡黑毛也是毫不示弱,道:“你们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肚子里全是坏水,你们就是想把先大家稳住,然后再把我抓起来,没了我这个带头挑事的,你们才能睡得着!”
    “调查真相,严惩凶手!”
    身后的村民此时附和着大喊,得知警方要抓捕之前一起闹事的人,大家就把自己亲戚朋友全发动了起来,比起上次人数多了近十倍,就不信你们能把大家都抓起来。
    胡黑毛顿时胆气一壮,道:“苏治亮,你是人民警察,你不为人民撑腰,却帮着曾毅那个恶官欺压百姓,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苏治亮气得浑身发抖,再讲下去,他怕自己真会忍不住揍胡黑毛,就恨恨道:“胡黑毛,你迟早得为你今天这无脑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你会后悔的!”
    说完,苏治亮也不再理会胡黑毛,转身进了警察的队伍,然后红着眼下了命令,“今天老子就站在第一排,谁敢后退一步,我枪毙了他!妈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胡黑毛带着村民试图冲过去,但苏治亮一步不退,他们就只能这样对峙着、喊着口号,期间双方几次发生肢体冲撞,差点就动了手,要不是苏治亮命令不准还手,情况早就失去控制了。
    一些闻讯而来的记者,此时又到了现场。
    随后,省里负责跟村民谈判的领导,也到了现场,本来想上前跟村民交涉,但一看这么激烈的场面,只好拿着电喇叭站在警察队伍里面朝对面喊话,可惜没什么效果,他的喊话完全被村民的口号压了下去。
    苏治亮看着对面的村民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激动,心里也是焦急万分,不禁开始咒骂起了陈龙,妈的,省里领导都赶到了,你却还没露面,你就是爬,现在也该爬到现场了吧!
    “不得随意抓捕村民!”胡黑毛叫嚣得最为厉害,“乡亲们,曾毅为非作歹,指使黑社会殴打村民,还要把大家抓起来去劳教,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我们一起去见市长,去见省长,就不信南江省没有一个讲理的地方!”
    村民们的情绪又被鼓噪了起来,喊着口号又朝警察的队伍冲击了过来,迫于压力,苏治亮只得让队伍往后退了一些。
    警察退一步,村民就进一步,眼看几十米的距离就这样一进一退之间没有了。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尖厉的警笛声,能判断出车速非常快,眨眼声音就到了近处。
    苏治亮回头去看,发现是陈龙的车子,就赶紧拨开队伍迎了过去。
    车子停下,陈龙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跳了下来,大刀金马往那里一站,犹如一座铁塔般。
    “陈局!”苏治亮浑身是汗,迎上去敬了个礼,然后往车后看了看,道:“陈局,市局支援的队伍还没到?”
    陈龙往前面望了一眼,就冷哼一声,道:“老子的兵,都是用来抓捕罪犯的,不是来应付这种鸟事的!”说完,就转身拉开了车后座的门。
    胡开文就一脸焦急地下了车,往前面看了看,神色很不轻松。他是早上刚下的飞机,脚刚着地,就被前去机场接机的陈龙给拉到这里来了。
    苏治亮心里松了口气,难怪陈龙不派支援队伍,原来是请到了援军啊,有胡开文去交涉,事情就好办多了,他赶紧上前,向胡开文敬了个礼,道:“胡市长,欢迎你回来!”
    “治亮同志,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胡开文一摆手,道:“情况紧急,你给我简单介绍一下!”
    “胡黑毛听到消息,说是市局准备对他进行抓捕,所以就挑动村民再次闹事!”苏治亮一句话就把事情说完了。
    胡开文就看着陈龙,道:“市局有这个打算?”
    陈龙道:“我没听说有这回事!”
    胡开文就知道这是谣言了,陈龙全权负责解决东胡村的事,他都不知道,那肯定就是假的,这是有人在挑拨闹事,他道:“我是管委会的党工委书记,我去跟村民解释!”
    说着,胡开文拿过一把电喇叭,就在苏治亮和陈龙的左右护卫下,拨开警察往人群前面走了去。
    “乡亲们,请冷静一下,我是胡开文,我有几句话讲!”胡开文直接亮明了身份。
    前面的村民听到这话,然后看到胡开文从警察队伍里走了出来,就朝后喊道:“胡市长来了,胡市长来了!”
    胡开文在东胡村可是位名人,是东胡村走出来最大的官,他这一出来,效果很明显,村民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哥,你可回来了,你一定要为咱们东胡村的人,还有你侄子三家做主啊!”胡黑毛的眼泪就下来了,一把拽住了胡开文。
    胡开文冷冷瞪了胡黑毛一眼,然后推开他,站在那里面对村民,道:“乡亲们,我是开文啊,和大家是乡里乡亲的同村人,我的老娘亲现在都还在在村里住着呢。一笔写不出两个胡字,对着乡亲们,开文我是不敢讲假话的,如果讲假话,就让我胡开文死后埋不进胡家的祖坟去!”
    胡开文还是很有些水平的,一句话,就把自己跟村民的关系给拉近了,让村民觉得这是个自己人,值得信赖。
    “事情我也都听说了,这里我代表管委会先表个态,对于前几天去管委会反映情况的乡亲,市里已经决定既往不咎,对于大家的反映的情况,市里也一定会调查到底,给大家一个满意交代!”胡开文看着面前的村民,道:“三家也是我的侄子,请大家相信我,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督促,一追到底,不找回三家,不抓到殴打乡亲们的凶手,我胡开文绝不罢休!”
    东胡村的村民就有些冷静了,胡开文是胡三家的堂叔,又是副市长,人家自然会盯着这个事情,哪还用得着自己艹心啊!
    “胡市长,你说真的?”村民就有人质问,“真的不追究我们了!”
    “绝不追究!”胡开文说得斩钉截铁,道:“大家信不过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我胡开文吗!请大家都回去吧!”
    村民们的态度就有所松动了,你看我,我看你,一些人就准备打退堂鼓了,村民们天生就怕事,更怕官,听说市里不追究前几天的事,自己也不用被抓去劳教,就觉得可以接受了,没必要再闹了。
    “不能就这样回去!”胡黑毛此时跳了出来,道:“市里为什么不处理曾毅!为什么这么多天他都不出面,是不是心虚了?对于他这种横行霸道的官员,如果市里不处理,那就是官官相护,我们今天回去了,谁能保证明天曾毅不找我们的麻烦!”
    村民一听,原本松软的脚跟就又站定了!对啊,不管最后调查结果如何,自己前几天去管委会闹的事情都无法改变了,自己在媒体面前把曾毅骂成那样,如果市里不撤了曾毅的职,以后自己哪还有安心曰子过啊!
    胡开文恨不得撕烂自己这位堂弟的嘴,你这个白长了脑袋的家伙,曾毅要真是那种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闹事吗?
    指使黑社会殴打村民?是你的脑子进水了,还是曾毅的脑子进水了,有找黑社会的工夫,他直接指挥警察把你们一网打尽,岂不是更干净利索!
    “现在市里正在对这件事进行调查,曾毅同志不露面,只是为了配合市里把这件事尽快调查清楚罢了。等调查清楚之后,该处理的一定会处理,不能冤枉的也绝不会冤枉!”胡开文说到这里,还指了指旁边的陈龙,道:“省里领导也非常重视这件事,还特意从荣城把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陈龙局长,给我们派了过来,相信真相很快就能水落石出,请大家回去等候消息吧!”
    陈龙沉着个脸,朝村民敬了个礼,算是回应。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跟曾毅是一伙的!”胡黑毛就当场拆穿了陈龙的背景,道:“他在荣城的那个局长,就是曾毅给活动的!这次抓村民去劳教的计划,就是他搞出来的!”
    这一下,胡开文就确信这件事背后是有高人在挑拨的,陈龙和曾毅的关系,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或许有一些人能知道,但对于体制外的人,尤其是东胡村的村民来说,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胡开文就道:“胡黑毛,你给我闭嘴!”
    胡黑毛丝毫不嘴软,道:“他连抓我的罪名都定好了,就是上个月我在市里打麻将赌钱的事,他准备定我聚众赌博!”
    陈龙嘴角阴阴一笑,好啊,这又是一条线索,回头得查一查,看看胡黑毛上个月赌钱,是栽在哪个派出所的手里了,从这里再往上查,就一定能挖出大家伙来!
    胡开文气急败坏,道:“胡黑毛,你不要听信别人的挑拨,陈局长是昨天才到白阳市的,怎么可能知道上个月的事情!”
    “他们警察什么不知道!”胡黑毛直视胡开文,道:“胡开文,你到底还是不是东胡村的人,你不帮乡亲讲话,你侄子让人迫害成那样了,你却反过来去维护对方,为了当官,我看你连良心都不要了!”
    胡黑毛骂完,然后指着其中的一个村民,道:“你为了自己的补胎生意,在路上撒钉子,差点造出车祸!”
    那个村民当时脸一白,下意识喊道:“我没有!”
    胡黑毛根本不解释,然后又指着另外一个村民,道:“你看隔壁村王长发出去打工,就把人家的媳妇给强搞了!”
    “我……”那位村民当时差点跌倒在地。
    苏治亮脸色都绿了,胡黑毛讲的这些事,自己身为高新园区派出所的所长都不知道,而这个背后挑拨的人,竟然全都掌握了,这是策划了多久啊!
    “警察为了抓你们,把你们的老底早都查得干干净净了,今天你们回去了,明天就等着蹲局子吧!”胡黑毛威胁着村民。
    打牌赌钱的事,确实是被警察抓到了,当时胡黑毛被市里派出所的人抓到,然后说自己堂兄是胡开文,于是就被放了。但他后面讲的两件事,却根本就不是警方所掌握的情况,而是胡黑毛自己掌握的情况。他知道今天村民一散,回头倒霉的就是自己,所以要绑着村民跟自己闹到底,在胡黑毛看来,自己想早点找回自儿子,就必须先弄倒曾毅,否则不但救不出儿子,很可能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村民让胡黑毛这么一搞,顿时人心惶惶,重新又鼓噪了起来。
    胡开文一看,就知道不妙了,对陈龙道:“陈龙同志……”
    陈龙倒是不慌张,他的眼睛时刻盯着人群,他发现了两个可疑的人物,胡黑毛的态度突然如此坚决,跟这两人有点关系。
    “严惩恶官!”村民们又喊了起来,在胡黑毛的带动下,准备再次朝警察的队伍冲击。
    “副市长、陈局,安全起见,请退到队伍里吧!”苏治亮急忙护在了两人面前,道:“村民情绪现在太激动了!”
    陈龙一把推开苏治亮,恶狠狠道:“妈拉个巴子的,老子就站在这里,想过去,先从老子身上踩过去!”
    苏治亮一着急,急忙朝身后的警察打眼色,准备让人强拉着陈龙撤退,他心道这陈龙这是来处理问题的,根本就是逞强耍横的。
    正在此时,队伍的后面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胡三家找到了!胡三家找到了!胡三家找到了!”
    一声比一声紧,连续七八遍之后,现场突然就冷静了下来,胡三家找到了,怎么回事?
    “让开,让开!”李伟才拨开警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不过脸上有些神采飞扬,道:“胡三家找到了!胡三家找到了!”
    胡开文一看,赶紧把自己手里的电喇叭递给李伟才,道:“伟才同志,慢慢讲!”
    李伟才顾不上跟胡开文客气,直接拿起电喇叭,道:“胡三家找到了!”
    陈龙就推了李伟才一把,心道你傻了,就会讲这么一句,你说重点啊,在哪找到的,怎么找到的!
    李伟才这才回过神来,他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乡亲们,不要闹了,赶紧回去吧,你们这是受了坏人的挑拨!就在半个小时前,胡三家被找到了!不对,这不是被找到的,是胡三家主动自首的!去年袭击曾主任之后,胡三家畏罪潜逃,一直躲在东江省,这两天的事情,胡三家在报纸上看到了,他觉得不能连累乡亲们,不能让坏人的阴谋得逞,于是向东江省的警方自首了,现在正在回南江的路上!”
    东胡村的村民全都傻了,什么,胡三家是自首的?那被关进精神病院摧残的事,岂不都是假的?
    “这么大的事情,我李伟才不会瞎话的!东江省已经公布这条新闻了,现场就有媒体,乡亲们可以向他们求证!”李伟才又喊到。
    现场的媒体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拿起电话联络,片刻之后,就看记者的队伍急匆匆撤走,嚷着要去机场抓拍胡三家回东江的第一现场。
    “还愣着干什么啊!”陈龙笑着喝骂道,“都回去看新闻去吧,记住了,东江新闻!哪个王八蛋跑得慢,小心老子真抓了他蹲局子!”
    村民们一听,哗啦一下就散了,跑得比谁都快。尤其是胡黑毛,完全就看不出他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他虽然有点坏,但得知自己儿子没事,却比谁都开心,急切想回家看新闻。
    人群中有两个人还试图要去拽住胡黑毛,却被胡黑毛一把给甩脱了。
    陈龙当时脸色一沉,道:“治亮同志,你憋了这么久,也该活动一下手脚了吧!该怎么做,不用我吩咐吧!”
    苏治亮腰杆一个激挺,道:“是,陈局,你就看好吧!”说完,苏治亮一招手,就叫来七八个警察,恶狠狠直接就朝那两个可疑的家伙扑了过去。
    胡开文心里石头落了地,朝李伟才伸出手,道:“伟才同志,你的消息太及时了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伟才抹了一把汗,双手抓住胡开文的手,道:“胡市长,刚才我有些失态了,欢迎您学习归来!之前情况紧急,我得知消息,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还好赶上了!”李伟才这个喜欢邀功请赏的毛病,任何时候都改不了。
    胡开文拍拍李伟才的手,笑呵呵道:“辛苦了,辛苦了!”
    李伟才道:“不辛苦!好在这件事终于解决了,事情也水落石出了,有人企图挑拨离间,给我们高新园区抹黑,给我们白阳市的干部形象抹黑,他们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
    胡开文点了点头,对方闹事的理由,是曾毅公报私仇,对胡三家进行迫害,而现在胡三家的主动自首,就让这股谣言不攻自破了。胡开文笑了笑,自己以前斗不过曾毅还真是一点都不委屈,曾毅这一手实在是精彩,轻轻的一击,不但破开眼下的困局,还让对方的阴谋顿时无所遁形,暴露在光天化曰之下。
    看到苏治亮把那两个可疑分子抓住,陈龙也就不再耽搁,道:“陈市长,案子才刚有点眉目,我要抓紧部署行动了,就先告辞了!”
    “那就拜托给陈龙同志了!”胡开文跟陈龙一握手,“一定要把这股妖风狠狠地打下去!”
    陈龙敬了礼,转身跳上车,就绝尘而去,东胡村的事情解决了,而陈龙才要真正地大开杀戒了!
    胡三家的意外自首,让南江省的被动局面瞬间扭转,得到消息,常委会再次开会。
    秦良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依旧是面无表情,让人觉得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其实秦良信的心情很好,他正在琢磨曾毅,心道这真是一个让人不能小瞧的人物啊!一招一式,全都有板有眼,颇有大家风范,胡三家的自首,不但轻易就解开了南江的困局,而且自首的地点,也选择得非常好,既不是方南国的之春,也不是冰寒柏的君山,而是选择了跟南江省各方势力都没有关系的东江。
    再加上东江警方还会提供胡三家在东江很长一段时间的活动踪迹,如此一来,胡三家主动自首就经得起任何人的质疑,让谁也说不出二话来。
    冰寒柏今天讲话很有气势,道:“过去的几天,我们南江省承受着一个极为被动的局面,今天胡三家的主动自首,让一切针对我们南江省的谣言都不攻自破。我们要以这件事为契机,加大宣传力度,把南江省干部的真实面貌告诉外界,告诉所有人!”
    孙文杰微微颔首,道:“我赞同寒柏书记的提议,这次的事件给我们南江省的形象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必须进行澄清!”
    轮到秦良信发言时,他还是身子往前一倾,先慢条斯理得掐灭了烟头,然后清清嗓子,道:“胡三家的事情,现在算是水落石出了,但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嘛,比如殴打村民的凶手,他们到底是谁指使的,又是什么目的?这些人在专案组的天罗地网之下,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背后有没有人提供帮助,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这些都是问题嘛,都得接着再查,我看白阳市的问题很大,已经到了不查不行的地步了!”
    这话把所有常委都给弄懵了,这几天秦良信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四处煽风点火,都已经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了,现在竟然还要让省里继续查,他要查谁啊,再查不就查到他的头上去了?
    孙文杰却有些心中不安的感觉,秦良信在这次白阳事件中的奇怪举动,让他始终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秦良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冰寒柏道:“白阳时的问题必须进行彻查,我赞同良信同志的意见,我们必须给那些村民一个交代,更要对白阳市负责!”
    有冰寒柏的支持,常委会最后就形成了统一口径,在白阳事件上,南江省今后要采取外松内紧的办法,对外就是尽量低调,让这件事迅速冷却下来,不再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对内则是继续加大查案的力度,以彻底查清楚这起事件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捣鬼。
    散会的时候,孙文杰向秦良信发出邀请,“良信同志,我从老领导那里刚弄了一点好茶,知道你好这一口,特意给你留了一些,回头让人给你送过去!”
    秦良信则很意外地拒绝了孙文杰的邀请,苦笑着道:“谢谢文杰省长了,我这点爱好,还让你老记挂着!不过我现在哪有喝茶的工夫啊,枕江楼大桥的事,都把我给愁坏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孙文杰笑着宽慰了一句,不过心里却有些吃惊,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
    常委会结束的同时,陈龙已经在白阳提前展开了行动,他直接带着市局特警队就把市看守所给围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以专案组的名义,进去核查在押人员的身份。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核查,不但找到了当时袭击东胡村村民的两辆车,还找到了那些黑面凶手。
    随后,白阳市看守所的一位副所长就被双规了;半天不到的工夫,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连带辖区的一个派出所的所有领导层,都被纪委请去喝茶了;天黑的时候,白阳市常务副市长的公子,也被专案组给拿下了!
    陈龙到白阳市上任才不到两天,却在一刹那之间,成为了白阳市所有干部心中人人畏惧的魔鬼。在他的全力侦破之下,省里的专案组就像是一台高速运转的绞肉机,不断有人被投入这台绞肉机之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投进去的人级别还在不断增高,越来越高。
    这个时候,就有人看出不对劲了,专案组的矛头似乎是冲着省里的某位大人物去的,而侦破白阳事件不过是个幌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