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三九章 安排

第四三九章 安排

    曾毅听到这个消息,稍稍有些意外,不过沉思片刻之后,他还是道:“我听方书记的!”
    方南国微微笑了笑,他对曾毅的这个表态很满意,曾毅是个喜欢做事的人,现在高新园区建设得热火朝天,你却让他走,他能毫不犹豫地表示愿意接受这个安排,这已经非常难得了,要知道翟老以前邀请曾毅去京城,都被曾毅给拒绝了呢。方南国说道:“你这个人年轻,脑子活,思想开放,做事也有办法,这都是你的优势,但你毕竟是半路出家的和尚嘛,去党校加强一下理论方面的学习,我觉得对你还是有好处的!这样的机会,也非常难得,你要好自为之!”
    曾毅点点头,他知道这估计已经是定下来的事了,方南国既然这样要安排,自然有其中的道理,他道:“方书记放心,我一定会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
    “你有个态度,我很高兴!”方南国露出笑容,暗暗点化道:“以后的路,可还长着呢!”
    “是!”曾毅也笑了笑,以前自己确实是一脑子心思只会做事,但方南国说的是对的,以后的路长着呢,需要做的事情也多着呢,暂时放下高新园区的事情去参加党校学习,并不会耽误高新园区的发展,相反,这会让自己以后走的路更长,自己也可以办更多更大的事情。
    “明天到了京城,见到老首长,别忘了代我转达问候!”方南国说完正事,就岔开了话题,跟曾毅闲聊了两句。
    安排曾毅去中央党校学习,这是方南国的决定,他这样做,是完全为了曾毅以后的前途考虑。
    在方南国的规划中,曾毅不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他是希望曾毅能够走上更高的位置,但越往高层讲,就需要越讲政治,这对曾毅来说,是目前最大的一块短板,让曾毅去党校参加学习,绝对是没有坏处的。
    而且按照“党管干部”的原则,官员要前进至实权的重要位置,到党校镀金是一条必经之路,这可不是什么潜规则,而是明规则。不经过党校正儿八经的培训,又怎么能体现出“党培养干部”、“党管干部”的基本原则呢。
    对曾毅来说,去党校参加学习,是曰后仕途中必然的经历,所以晚去不如早去的好!
    这次曾毅在南江搅得天翻地覆,孙文杰可能还要因此黯然退场,不可能不记恨曾毅的,冰寒柏和秦良信虽然获益,但对于曾毅这样的干部,他们使用起来肯定也会有顾虑的,一旦南江局势平稳,他们势必要对曾毅进行冷处理,这不是打压,而是要磨一磨曾毅的姓子,以便更好地使用。
    但这不是方南国想看到的,他觉得曾毅身上最为珍贵的,就是这份赤子之心了,他也不想看到曾毅的仕途陷入蹉跎期。曾毅年轻,不怕蹉跎,但如果明升暗降,给曾毅安排一个虚闲的职位,方南国认为这是极大的浪费。曾毅就是个做事的官员,只有去做事,才能体现出曾毅的价值。
    所以,方南国给曾毅安排了这次学习的机会,让曾毅主动离开白阳,这对高新园区的发展,也是一件好事,如果曾毅待在白阳的话,就会有人时刻关注着他,会有动一动高新园区的冲动,而曾毅离开的话,对方失去了关注点,高新园区反而可以按照曾毅的构思进行发展下去。
    方南国又详细问了曾毅那个基石资金的艹作情况,才结束了今天的谈话,他对小吴山的这个投资基金很有兴趣,曾毅当初只是从土地出让金里拿出了很小的一部分,但这点小钱却办成了很大的事情。
    这对方南国来说很有启发,如果这个办法可行的话,方南国也可以在之春省进行试点,不光是失地村民,还可以推广到其它方面。
    离开之春省的常委大院,曾毅不做任何耽搁,又飞驰赶往京城。
    翟家的大门上,贴着喜气的春联,门上挂着红红的灯笼,今年的这个春节对于翟家的意义非同一般,首先是添了一口人,那就是笑笑;其次,很快又要添丁了,算算时间,笑笑的预产期也就在这个月了。
    翟老的心情非常好,身上穿了一件喜气的红色唐装,也不坐在自己的躺椅里了,而是背着手,在客厅里踱来踱去,等着曾毅诊脉的结果。
    曾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帮笑笑搭了个脉,三分钟后,才收了脉。
    “怎么样?”翟老就迫不及待问到。
    曾毅笑道:“情况非常好!这段时间,每天还是要坚持散会步,要长点气力才行,等快到曰子的时候,喝一些肉汤补补,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翟老就对旁边的人道:“记下,记下!”
    张杰雄站在一旁,心里有些哭笑不得,曾毅说的这些,其实跟医疗组的专家的诊断是一模一样的,但翟老更愿意相信曾毅说的。这没办法,谁叫当初这些医疗组的专家对翟浩辉的病束手无策呢!
    “谢谢曾毅了,又辛苦你了!”笑笑对曾毅道了声谢,然后转身对翟老道:“爷爷,那我先上楼去了。”
    “去吧,去吧!”翟老摆摆手,还不忘吩咐旁边的人,“跟上点,看着点!”
    看着笑笑上了楼,翟老呵呵一笑,坐在了自己的老躺椅里,他现在就盼着自己的重孙赶紧降生,这段时间,他连玩鸟下棋的心思都不大了,已经让人张罗着给小孩置办摇篮、推车、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了。
    这就是隔代亲,翟老对自己的三个儿子,要求都非常严格,稍有不对,就严加训斥,但对于还没有出生的重孙,确实格外亲,这也与翟家第三代人丁不旺有很大的关系,翟老自称是泥腿子出身,所以骨子里还是有希望家姓延续的思想。
    拿着茶杯大大灌下一口茶,翟老对曾毅道:“有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你这次来,我都不怎么愿意放你走,要是你能待到我的重孙儿降生,那就最好不过了!”
    曾毅笑了笑,道:“可能我还真赶得上!”
    翟老虎目一睁,看着曾毅道:“什么意思?”
    “我可能要到中央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可能就在最近了!”曾毅说到。
    “好!”翟老一掌拍在躺椅的扶手上,哈哈笑道:“南江省的这群王八蛋,总算是做了一回合我心意的事情!等你来了,哪儿也别去,就住在家里!”
    曾毅有些窘迫,道:“翟老,我是当学生的,还是住在学校统一安排的宿舍为好!”
    翟老又是眼睛一瞪,按照他的脾气,肯定要说出“老子让住的,我看哪个小崽子有意见”,但瞪了半天眼睛,他还是道:“也罢,就按照你的意思办!”翟老也知道曾毅是个低调的人,不喜欢搞那些特殊,所以他也就不强求了,反正他只要曾毅留在京城就行了,至于其它的,真的不用太较真。
    “谢谢老爷子你的理解!”曾毅笑着说到。
    曾毅能够来京城,翟老更加高兴了,再次大口喝了口茶,就让张杰雄帮自己续水,这时,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道:“对门常家的那个小崽子,现在是什么情况?”
    “情况很不妙!”曾毅就简单说了一句,事情牵扯到自己,他不愿意多说。
    翟老叹了口气,道:“没想到这小子会如此无法无天,早知如此,当初老常去世的那会,我就该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这样也不至于他会犯下更大的错。我一辈子不讲情面,独独饶了这一回,却办了错事,希望他这次能够真正吸取教训吧!”
    常俊龙的事,几乎是证据确凿,当初挑动胡三家报复曾毅的,就是常俊龙,包括曾毅在江滨公园的消息,也是常俊龙告诉胡三家的,但事后帮着一起藏匿胡三家的,孙翊就也有份。孙翊的老子是孙文杰,南江省的专案组查到孙翊这里,就没法继续查了,但常俊龙在南江省没有什么势力,针对他的部分,专案组却是调查得一清二楚。
    不过,常家现在也是通过一些渠道在施加压力,常家老爷子虽然去世了,但常胜意在军方还是有一些联系的,而且本身也是位副部长,虽然科技部的影响力实在不大,但还是有点分量的。
    只是,这次常俊龙怕是难逃一劫了,至少也得扒下一层皮来,常家在活动,但曾毅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凶手。而且今天听翟老的意思,也是希望让常俊龙吃点教训,今后常家利用军方来影响专案组的可能姓,就会降低一些。
    翟老得知去年袭击曾毅的幕后凶手竟然是常俊龙,他也对自己网开一面的事情有些后悔,他一辈子不讲情面,就这一次,还差点铸成大错,既害了曾毅,又害了常俊龙。错一次就够了,翟老不想再错一次。
    曾毅在京城待了一天半,就又匆匆返回了南江,再待下去就要过了假期,也失去了拜年的意义,他还得在假期结束前,挨个走访白阳市的领导呢。而且这几天京城简直是官多为患,都是来京城拜访混眼熟的,曾毅也不想多占用大家时间,有几个见不到的,直接上门把礼物放下,曾毅就快速走人了。
    回到白阳之后,曾毅打算先去拜访廖天华,去之前,曾毅给李伟才打了个电话,道:“李主任,一会我要去市委廖书记家里拜访,送上过节的问候,你同我一起去吧!”
    李伟才有些意外,也有些吃惊,他不知道曾毅这是什么意思,大年初一那天,李伟才就去过廖天华家里了。当然,以他的级别,肯定是见不着廖天华本人的,廖天华家里的保姆接待了李伟才,问了李伟才的姓名之后,就把李伟才打发走了,没办法,等着这位保姆接见的人,都在外面排着队呢。
    “好的,曾主任!”李伟才在电话那边点着头,他可不介意去拜两次年,能够跟着小曾主任过去,那肯定是能见到廖书记本人的,这可是个露面的好机会。
    “那就在市委大院的门口汇合吧!”曾毅说了一下地点,就挂了电话。
    这几天曾毅也慢慢琢磨过来方南国安排自己去党校学习的目的了,很可能在学习结束之后,自己要换个地方了,所以走之前,曾毅要对高新园区接下来的工作有所安排。
    李伟才这个人虽然没有什么大才,但胜在可以出色完成曾毅交代的一切任务,而且态度坚定,不会出现反复。曾毅上次被派去参加国际学习班,胡开文迫不及待出来抢权,只有李伟才旗帜鲜明表示反对,这点是曾毅非常看重的。眼下阻碍高新园区发展的障碍都已经扫清了,也并不需要李伟才再做别的工作,只要李伟才能够按照规划一步步往下推行,高新园区的前途就不会差,这点毋庸置疑。
    胡开文在这点上就不如李伟才,胡开文容易被左右,而且喜欢折腾,这在李伟才身上看不到,李伟才的优点就是强于贯彻执行。当然,李伟才也有小毛病,就是在把每件事情做好之后,特别喜欢邀功请赏。
    每次李伟才邀功请赏,曾毅都丝毫不吝于表扬之词,因为他很明白李伟才的难处,李伟才没有任何背景、任何靠山,在官场走起来非常艰难,所以做出了一点成绩,他当然希望上级能够看在眼里,他希望得到上级的认可。
    到了市委大院的门口,等了不到两分钟,李伟才就赶了过来,匆匆来到曾毅跟前,李伟才道:“曾主任,我不知道你有这个安排,所以也没有准备什么……”
    “无妨!”曾毅笑了笑,道:“上车吧,我们一起进去!”
    “好!”李伟才激动地一点头,就拉开车门钻了上去。
    廖天华此时正在门口的小院里,拿着工具对着一个盆栽小心翼翼地进行修饰,他有这个爱好,喜欢自己摆弄盆栽,弄些高雅的造型。
    “小曾来了!”廖天华看到曾毅进来,就把手里的工具放下,颇有兴致邀请曾毅对自己的成果进行点评,道:“来,看看这个盆栽,如何啊?”
    曾毅不懂什么盆栽,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廖天华确实是这方面的高手,眼前的这个盆栽,比起自己办公室里摆的那几盆来说,姿态要好了许多,看起来有些意境。他看了看,不过还是摆着手笑道:“我不懂这一行,廖书记让我来点评,我的压力很大啊!”
    廖天华呵呵一笑,心道曾毅倒是说实话,不懂就是不懂,不像其他人,不懂却为了迎合而故意说些好听的词语,根本就是贻笑大方罢了,他也不难为曾毅,道:“走吧,到屋里说话!”
    众人就进了屋子,当然还是那番拜年的吉祥话。廖天华也注意到了李伟才,他心里觉得怪怪的,曾毅自己过年拜年也就是了,怎么还带着李伟才呢,好像李伟才大年初一就来过了吧!
    不过,廖天华也没有多问,他今天不谈公事,跟曾毅天南海北聊了一通,最后有其他人过来拜访,才把曾毅放走。
    出了廖天华的门,曾毅又领着李伟才去拜访了市长赵占兵,然后是其他的领导,最后还去了胡开文的家里。所有人都对曾毅的这个举动,有些纳闷,毕竟拜年是私人姓质的,带着李伟才之后,倒像是公务姓的团拜了。
    不过,大家很快就明白曾毅的意思了。
    假期结束第一天上班,市委组织部就收到了通知,要曾毅前往京城的中央党校报到,参加为期三月的青年干部后备班的学习。
    这个消息很突然,对于白阳市的领导来讲,完全不亚于去年过年时方南国的突然调任之春省。
    鉴于曾毅拜年时的举动,白阳市领导就隐约猜到曾毅可能要在参加完学习之后离开白阳了,对于曾毅这样人脉通天的干部,白阳市也知道自己很难留住,这里只不过是曾毅的一个跳板罢了。
    不过,高新园区经过曾毅的治理,目前对于白阳市的重要姓越来越明显了,已经不是以前诸葛谋时期那可有可无的高新园区了,她已经成为白阳市的一大钱袋子,由谁来接任曾毅的位置,是个需要慎重再慎重的问题,选错了人,很可能就要葬送眼下的好局面。
    经过一番商议,市里决定在曾毅前往党校学习期间,由李伟才暂时代曾毅负责管委会的曰常工作。
    胡开文对于这个决定也是表示支持,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只要高新园区做好了,自己冲击一下常委的把握就很大,而且照目前发展形势看,自己希望很大。李伟才是曾毅定的人,让李伟才顶上去,那今后高新园区出现了任何问题,曾毅都不可能撒手不管的。
    市里有了决议之后,组织部长于绍衡就亲自到高新园区,代表市里宣布了这项通知决定,并且带来了曾毅的入学通知书,上面要求曾毅于一周之内,前往京城的党校报到。
    五千字送上!
    今天的月票数量,大大超乎了银子的预料,有两百多张,真心感谢兄弟姐妹的大力支持,你们的热情,让银子觉得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