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八一章 置身事外

第四八一章 置身事外

    此话一出,现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齐齐看向了曾毅,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这双耳朵还没有听错的话,翟总长这可是在邀请曾毅同行啊!
    大家心里清楚得很,翟总长要回山上,自然不可能是回别的山,一定是回玉泉山上的翟宅。而能在玉泉山上住的,都是京城顶级的家族,现场这么多人,包括罗海涛在内,平时要上玉泉山,那都得等待召见,而曾毅竟然是住在玉泉山上的!
    彼此对视一眼,大家心里都活动开了,心道自己今天竟是大大走眼了,难怪罗海涛始终把“曾毅哥”几个字挂在嘴上,这小子肯定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一时间,大家都在费尽心思地琢磨,到底玉泉山上,有哪一位大佬是姓曾的,只是谁都没有想到,曾毅根本就是住在翟总长家里的。
    曾毅此时有些意外,从在党校学习开始,他到翟宅的机会就多了很多,期间难免也跟翟总长见了好几次,只是翟总长这人冷冰冰的,曾毅与翟总长之间的直接接触并不多,今天翟万林突然邀请曾毅一起返回玉泉山,这着实出乎了曾毅的意料。
    不过片刻之间,曾毅就想到了原因所在,今天翟万山来向翟老报喜,按说这应该是翟家的喜事才是,可翟万林总长却在京西宾馆里待客,这种举动,未必没有躲着不肯露面的意思,要说这里面没什么蹊跷,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翟家内部的事情,曾毅自然是不好过问,而翟万林现在的这个邀请,多半应该也是跟这件事有关。
    想到这里,曾毅就笑着解释道:“陆将军,今天晚上海涛请吃饭,所以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请了假,晚上不用再回山上了,要不我去向总长解释一下吧?”
    那少将一听,眼神闪了一下,随即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吧!总长那边,我替你解释就是了!”
    说完,少将不再理会这帮衙内,直接一个转身,快速出了京西宾馆的大楼。
    罗海涛神情紧张地捅了捅曾毅的胳膊,意思是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要知道翟总长平时一贯冷峻,像今天这样主动邀请人同行的事情,还是非常罕见的,你就算是向翟老请了假,那也是可回可不回的事情,没必要真的就不回嘛!
    曾毅笑了笑,示意没问题,对于翟万林的意图,他已经有了判断,无非就是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翟万林不想让今晚在京西宾馆待客的事情,传到翟老或者翟万山的耳朵里去;第二种可能,是翟万林或许有些想法,想通过曾毅的口,传到翟老的耳中。所以他要给曾毅做个交代,毕竟曾毅见天在翟家出入,要让曾毅说漏点什么,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管是哪种可能,曾毅都不想掺和,这不是自己能掺和的事情,所以他主动拒绝了翟万林的邀请,这其实也就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他重点提了自己今晚不回玉泉山的事情,意思很明白,不管是玉泉山上的事情,还是眼下京西宾馆的事情,我曾毅都是置身事外的。
    大楼之外,翟万林刚坐上车,陆少将就到了跟前,道:“总长,曾毅今天向翟老请了假,说是晚上不回玉泉山。”
    翟万林微微颔首,随即一抬手,道:“开车吧!”说着,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这个点回去,相信万山家里的那些子弟们,应该已经离开玉泉山了,老爷子晚上的作息时间,可是很准的。
    在警卫车的开道护卫之下,翟万林的车子离开京西宾馆,然后朝着玉泉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陆少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通过车内的后视镜,不经意打量着一眼翟总长,发现翟总长脸色正常,就知道翟总长并没有把曾毅拒绝邀请的事情放在心上。
    其实对于翟万林这样的大首长来讲,他要办什么事,或者有什么想法要实施,抢着效力的人会多如牛毛,他总能办成自己要办的事,所以他并不在乎你帮不帮忙,但你绝对不能站出来反对、充当绊脚石。曾毅虽然不是翟家的子弟,但整天出入翟家,对翟老的影响力甚至比翟家子弟还大,所以,就算不能争取曾毅站到自己的这一边,最少也不能让曾毅暗中给你搞什么破坏。
    曾毅今天作壁上观、置身事外的做法,无疑就是看透了为大首长折的这种想法,只是陆少将还是有些佩服的,很多人即便是心中一片明镜,但面对诱惑与抉择的时候,依旧难以保持内心的平静。
    要拒绝,其实也要有很大的魄力,而且要有拒绝的资本,曾毅无疑是两者兼具,对于翟家来讲,还离不开曾毅这位生命守护神,就算没有医术,曾毅每天陪着翟老下棋,让翟老保持心情舒畅,翟老为此都能多活好几年。
    身后的几位公子哥回过神来了,有人抢先道:“曾毅哥,我看你今天好像没怎么喝尽兴,要不我来安排,咱们出去再喝一轮?”这种好的结交机会,他可不想错过了。
    “怎么能是你来安排呢!”有人立刻提出反对,道:“你还在上学呢,我们可不是欺负你,还是我来安排吧!”
    “再喝第二轮,光有酒可不行了,我这就打个电话,把京城有名的那几个花魁都叫过来,好好敬曾毅哥一杯!”
    “我今天反正是豁出去了,不把曾毅哥喝倒,我就绝不收兵!”有人斩钉截铁、豪气冲天。
    曾毅一听,赶紧道:“几位兄弟的盛情厚意,曾毅心领了,只是今天真的不能再喝了,明天一早医院有个重要的会诊,这个你们也知道的,事关首长的健康大事,是绝不能有任何马虎的!”
    京城医院那是什么地方,曾毅拿这个来挡酒,谁也不能强行再劝酒了,要是耽误了首长的健康大事,这个责任可就大了去。
    “既然如此,那我的这顿酒,就先欠着了,只要曾毅哥你有时间,我是随叫随到!”不愧是京城大少,这话说得非常有水平,明明自己要花钱请客,反倒成欠了曾毅一顿酒,曾毅立刻升格为债主了,可以随时催债收债。
    “感谢大家今晚的盛情招待,等得空了,我请大家好好搓一搓!”曾毅也讲了一句场面话,今天的酒宴就算是画上句号了。
    看着曾毅离去,那几人立刻把罗海涛给围了起来,道:“海涛啊,你有这么一位好大哥,怎么也不早点介绍给大家嘛!”
    “是,你要早说今天晚上请的是曾毅哥,兄弟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空着手来啊,至少得备件像样的礼物才成!太失礼了嘛!”
    “还好曾毅哥他不拘小节,否则这事传了出去,让兄弟们以后还怎么有脸出来混!”
    众人你一句,他一句,夹枪带棒,意思倒不是责难罗海涛,而是要逼罗海涛多少交点底出来,也让大家知道知道这位曾毅哥到底是什么来头。刚才大家在心里想了个遍,也没想到玉泉山有哪位老人家姓曾。
    罗海涛让大家说得也有些不好意思,道:“今天是我的错,我事先没考虑周全,以前没给大家介绍曾毅哥认识,主要是因为曾毅哥他在南江省,现在他到京城医院工作,我不就立刻把他请出来和大家认识了嘛。”
    “听刚才翟总长的意思,曾毅哥是住在那边山上的?”有人指了指玉泉山的方向,再次试探道。
    罗海涛点点头,道:“跟我家老太爷住在一起!”
    众人顿时大惊,怪不得自己不晓得哪位大佬姓曾,原来是跟翟老太爷住在一起啊。
    怕众人误会,罗海涛又补了一句,道:“曾毅哥可是我浩辉哥的铁杆兄弟,我浩辉哥的婚事,就是曾毅哥在老太爷面前给撮合的呢!”
    众人面色各异,眼中神光闪动,要不是罗海涛这么一解释,大家还真要给误会了,曾毅是京城医院的院长助理,他住在翟老太爷家里,大家难免误会是翟老太爷身体不得力呢,现在一解释,大家反而开始浮想联翩了,翟浩辉那是什么人物,是翟家三代根正苗红的接班人,在翟浩辉的婚事上,翟老太爷竟然能听曾毅的,这还了得啊,难怪翟总长都要放下身段来邀请曾毅一起返回玉泉山!
    “海涛,反正不管你怎么解释,今天这事也得怨你,我们就罚你回头再约一次曾毅哥!”众人齐齐看着罗海涛,已经想着该如何弥补一下关系。
    “这还不简单,凭我跟曾毅哥的那关系,吃饭那还不容易嘛!”罗海涛估计众人有些误会,不过他也不解释,反而不忘在众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道:“这事就包我身上了,回头我就去张罗!”
    “那我们可就等着你的消息了!”
    “放心吧,小事一桩!”罗海涛大包大揽,他要请曾毅吃饭,还真的是有些办法,别的不说,一句“美心姐那边有消息”,就能把曾毅诓出来十次。
    众人心意达成,也不难为罗海涛了,一行人嘻嘻哈哈就出了京西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