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零二章 心中的人选

第五零二章 心中的人选

    洪晖和水老就都看着李正坤,心道李正坤这位西医大夫,今天竟然要推荐中医,这倒是比较稀奇,只是不知道他要推荐的这位中医到底是谁。
    “李教授请讲!”水老就侧了侧身子,等着李正坤的举荐。
    李正坤微微笑了笑,道:“据我所知,水老有一位得意门生,人称‘小叶天士’,医术实在了得,我看他就很合适嘛!”
    水老呵呵一笑,摆了摆手,心道李正坤原来是在跟自己逗趣呢,他举荐的竟然也是潘保晋,水老就道:“保晋跟我学了七八年,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怎么说呢,水平是有的,但就是胆魄不足,用药的时候偶尔会谨慎过头,这样反而要误事。”
    “我知道水老一定不肯推荐自己的弟子,所以就自作主张,替水老推荐了一下。”李正坤笑着,道:“用药谨慎,我看算不上什么大错,严格来讲,这还是个优点呢!”
    洪晖坐在一旁并不插话,只是淡淡笑着,他是个明白人,在中医的举荐之上,李正坤教授可以有发言权,但主要还是要看水老的意见,在中医这个领域,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水老的不话,将来是会出大乱子的,这个责任洪晖担不起。
    “如果是曰常的保健,保晋还是可以胜任的!”水老思索片刻之后,还是点了头,潘保晋已经历练了这么多年,水平也是在不断进步的,如果有机会自己总是不举荐,这样也不好,再者说了,在自己的这些亲传弟子里,潘保晋还是最出色的一位呢,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推荐一把。
    洪晖就把潘保晋的名字写在了自己的记事本上,道:“那我就把这位‘小叶天士’纳入备选了,到时候如果邱老没有意见的话,那就是他了!”
    水老想了想,确实也没有比潘保晋更合适的了,如果再推荐,就要到了上一辈老人这里了,比如顾益生、黄灿,但顾益生已经在负责很多老干部的保健了,实在抽身乏术;而黄灿呢,本身是东江省的高级官员,难以调动,再者黄灿本人的兴趣也不在保健之上,他这些年更专注于中医的人才教育,没有他在东江坐镇,东江这些年也不会涌现出那么多的年轻后备人才。
    人才教育的事,总得有人去做吧,所以水老从来都不会去推荐黄灿,大家都去做保健了,那谁去做教育呢?
    李正坤此时说道:“保晋如今是南江卫生厅的副厅长吧?这两年,南江的保健水平可是奋起直追啊,尤其是在中医这个领域,就连中办的老干部基地,也都建到南江去了呢!”
    “这件事可没有他的什么功劳,他不过是运气好,适逢其会罢了!”水老呵呵笑着。
    “水老,说起南江的保健系统,我倒是知道他们还有一位中医大夫,水平也是非常厉害的,就是年轻了一些,否则我真想举荐他啊!”李正坤颇有些遗憾之色,在他的心里,其实曾毅是最佳人选,不过就是太年轻了。
    水老就有了兴趣,道:“李教授给我说说,到底是谁啊!”
    “酸辣汤的事情,水老知道吧?”李正坤问到。
    水老却有些莫名,不知道李正坤在讲什么,他无法把酸辣汤跟眼前的事情联系起来,就微微摇头,道:“还请李教授指点一下。”
    “我也是听一位老首长讲的,去年钟铁峰钟老视察南江的时候,偶感风寒,浑身奇痒,西医的治疗手段没有什么效果,但钟老又坚持不用中药,在这个时候,南江保健系统的一位小同志举荐了一位大夫出来,只用一碗酸辣汤面,就治好了钟老的病。”李正坤就把这件事简单讲了一下,道:“水老平时要经常出国执行任务,可能是还没有机会听到这个故事。”
    水老稍微一思索,说道:“钟老这应该是表郁不解,用酸辣汤来治是极为对症的,看来这位小同志着实有些水平,脑子也机灵!”
    李正坤就赞道:“水老就是水老,钟老当时得的确实是表郁不解,我对中医不熟,这个专业术语听过之后就忘了。不过,这位小同志举荐的那位大夫,相信也一定会让水老大吃一惊的!”
    “哦?那我倒是要知道一下了!”水老就说道,他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一个保健系统的年轻人能有如此见识,还是非常少见的。
    旁边的洪晖笑了笑,道:“水老,这件事我也听说过,这位小同志举荐的其实不是大夫,而是乔文德乔老。”
    水老确实有些吃惊,随后也就恍然了,乔老有个习惯,感冒不用药,只吃酸辣汤,这个事情很多保健委的人都知道,他道:“奇哉!奇哉!”
    李正坤对此却是不吃惊,当年他第一次见到曾毅时,那才叫大吃一惊呢,对方一语就道破自己曾经误诊误割,冯玉琴在病床上躺了十天,医院束手无策,而在服下曾毅的一剂药之后,立刻就能见好,这比特效药还要特效,以前都说西医救急,但曾毅那次着实给李正坤上了一课,所以他才会对南江省保健系统的事情尤其关注。
    “这位年轻人,如今在京城医院担任院长助理,我很看好他!”李正坤讲到。
    水老就微微颔首,道:“有机会的话,我倒是要去见一见他的!”
    旁边的洪晖却没有讲话,这位酸辣汤小同志的水平,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却不能列入这次的备选,年轻倒是其次的,关键是他已经在负责翟老的保健了,虽然不是正式的保健组成员,但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邱老和翟老同为军界大佬,翟万林如今更是高居副总长之位,自己要是胆敢把曾毅列入邱老保健医生的备选,那翟总长立刻就能把自己列入冷板凳的备选之列了。
    这种蠢事,洪晖当然是不会去做的,所以他只是听一听,看水老再无别的人选推荐,他就起身把水老和李正坤一直送到了楼下。
    等两人上车离去,洪晖这才钻上自己的车,然后拿出刚才的记事本,上面写着两个名字,一位是潘保晋,一位是军总院中医科的大夫,这位大夫是军总院推荐的,看来邱老新的中医保健医生,就只能从这两人中间来选了。
    今天周耀明要去参加的活动,是一次医疗援助活动的动员大会,是由京城市卫生局组织的,目的是要选拔和组织一批人,前往医疗水平不太发达的地区,比如西部偏远地市、经济欠发达地区、少数民族人口集中的地区,进行为期数月的医疗援助、教育培训、医术交流。
    这样的活动每年都会组织,有时候是省市之间组织的,有时候是由卫生部组织的,因为具有一定的重大意义,所以作为医院的负责人,一般都会出席动员大会的。
    今天周耀明家里出了事,实在脱不开身,于是代表他前去参加会议的,就只能是曾毅这位助理了。好在曾毅只用登台宣读一下演讲稿,而这份演讲稿也是现成的,周耀明已经用它应付了好几年,每年只需变换几个词组,改一改组织单位的名称就行了。
    这种会议,本身就是意义大于实质的,实质主要还是要看后面的援助活动是否全力支持。
    曾毅到达会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有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市卫生局的干部,还有组织来的一些医务人员。
    以前一起吃过饭的那位梁主任,也在人群里,他一眼看到了曾毅,急忙迎上来,道:“曾助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曾毅笑着道:“梁主任就是喜欢拿老朋友开玩笑啊!”
    梁主任往曾毅身后看了看,道:“周院长还没到?”
    曾毅道:“周院长的家里出了点事,所以不能亲自前来,由我来做个代表。”
    梁主任有些意外,不过立刻又笑道:“曾助理能够过来,其实就是周院长亲临了嘛!”梁主任可不敢轻视曾毅的,曾毅由党校培训时的副主任科员摇身一变,就成了京城医院的院长助理,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而且他一到京城医院,京城医院的领导班子立刻发生巨变,原来的实权人物李益善轰然倒台,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梁主任还是从李辉那里旁敲侧击,得知此事跟曾毅有关。
    能够轻易之间就扳倒李益善,这是何等的能量啊,梁主任哪敢小觑,当下赶紧领着曾毅进入休息室。
    里面已经坐了几位领导,巧的是八医院的石院长也在场,他看到曾毅,还是有些尴尬的,只是微微一笑,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梁主任就介绍道:“我为各位领导介绍一下,这位是京城医院的曾毅同志,他是周院长的助理,今天周院长无法抽身前来,特委托曾毅同志前来出席会议。”
    休息室里的几位领导就与曾毅一一认识,招呼曾毅坐下休息,京城医院那是什么地方,在座的都很清楚,能够如此年轻担任院长助理,那都不是一般人,再者,李益善倒台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但对于在座的几位人物来说,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
    只有那位石院长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曾毅是京城医院的年轻中医专家呢,没想到曾毅会是周耀明的助理,像这样既有医术,又有行政级别的年轻人,可是很少见啊!
    大家等了一会,又有几位领导到场,大部分都是京城里那些医院的院长,要么就是副院长,只有曾毅是助理。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休息室的门一开,京城市卫生局的局长走了进来,跟他并排一起走进来的,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正坤,他是参加完保健委的会议,又赶过来的。
    两人的身后,是市卫生局的领导班子成员。
    “同志们,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我国肠胃病领域的首席权威、长江学者、同时也是国务院医疗小组副组长的李正坤李教授,今天特意拔冗抽身,前来出席这次动员大会,请大家鼓掌欢迎!”局长进门之后就立刻把李正坤推向前台,今天能请到李正坤,这可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休息室里立刻掌声雷动,大家纷纷上前与李正坤握手。
    曾毅也不例外,主动上前,道:“李教授你好,我是京城医院的曾毅,是周耀明院长的助理!”
    旁边的局长顿时眉头一皱,心中有些怒意,这个周耀明太不给面子了,说好了要来出席,临到关头却派了这么个助理,这是什么意思呢!不过生气归生气,他也拿周耀明没有半点办法,人家是归部里直属医院的院长,又负责中央机关高级干部的保健,自己除了生气,还真是一点招都没有,真要是翻脸,最后难堪的一定会是自己。
    李正坤就抓住曾毅的手,有力地晃动几下,并没有着急松开,而是道:“看来还真是不经念叨啊,上午我刚在水老的面前提起了你,结果一转眼,就真的看到你了,哈哈!”
    曾毅不知道李正坤在水老面前提自己是因为什么,但还是笑着道:“让李教授念叨,晚辈惶恐!”
    休息室里的人都有些吃惊,刚才大家上前打招呼,李教授只是伸手浅浅一划,没想到见着曾毅这位助理,反而是亲热寒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教授可并不是京城医院的大夫,没必要对一位院长助理如此看重吧,何况就是周耀明亲来,也未必有这待遇啊。
    局长也是惊诧不已,心道自己今天走眼了,能让李教授高看一眼,那都不是凡人,尤其是还在水老面前提起!
    寒暄完毕,一众领导就开始入场,前面的主席台上,摆着有周耀明名字的铭牌,但曾毅还是很自觉,进入会场之后直接就朝下面走去,准备就在第一排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一会也方便登台发言。
    局长一看,就道:“曾毅同志,到前面坐嘛,你是代表耀明同志来的,他的位置在前面!”
    曾毅本想推辞,但看下面数百人都在看着,心道这也不是推辞的地方,只好一点头,就跟着一众领导一起登上主席台。
    坐下之后,正好坐在了李正坤的旁边,李正坤趁着会议还没开始,微微侧身靠近曾毅,低声道:“小曾啊,你们南江省可能又要出一位大国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