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零五章 龌龊事

第五零五章 龌龊事

    “邱少,见着那人了?”孙友胜故意问到,他已经看到邱大军的面色很不好看。
    邱大军往一张沙发里一坐,咬了咬牙根,道:“不识抬举的东西!”
    孙友胜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那曾毅能给任何人面子,都绝不会给邱大军面子的,没动手就不错了,他斜靠在沙发里,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叹道:“这个家奴,如今可是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邱大军闷了一口酒,这孙友胜也不是好东西,明着是在骂曾毅,其实却是在说曾毅底气这么足,那是因为有翟家在背后撑腰,奶奶个腿的,难道我邱家比翟家弱吗,我这个邱家堂堂的大少,还不如一个小小的保健大夫?他又狠狠地瞪了孙友胜一眼,你一个姓孙的玩意,装什么大头蒜,还真把自己当翟家的人了!
    “有些帐,迟早是要算清楚的!”邱大军道了一声,他要收拾曾毅,有的是手段,但却没法动手,因为曾毅的身份很特殊,他是翟老的保健大夫,如果不能估算清楚翟家的反应,他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曾毅下手。
    孙友胜笑了一声,道:“邱少,何必等到秋后再算账呢!我有个办法,能让曾毅立刻名声扫地,还让他半个屁都放不出来!”孙友胜看着邱大军,并不着急说出自己的妙计,而是拿着架子准备卖弄一番。
    邱大军也是个能人,你不讲,我就不问,看谁憋得住,他坐在那里喝着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咳~”孙友胜有些憋不住了,清了一下嗓子,道:“龙家的丫头还没回来吧?为了早曰喝上邱大少的喜酒,看来我得出把力了……”
    孙友胜靠近邱大军几分,道:“邱少,这事也好办,你……”他嘀嘀咕咕在邱大军耳朵边了讲了一大堆,面色稍稍得意。
    邱大军脸色逐渐转好,等孙友胜讲完,他道:“老孙,你很有水平嘛,只当个局长,屈才了!”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孙友胜一摆手,颇有些怀才不遇的意思。
    邱大军笑着,但眼底却不着痕迹地露出一丝鄙夷,心道你孙友胜整天以翟家人自居,这个时候却帮着我邱大军搞翟家的人,翟家要是真重用了你这种败类,那才是瞎了眼呢,还千里马呢,我看就是一匹劣等驽马!
    两天之后,潘保晋来到京城医院,整个人容光焕发,他已经去邱老家里见过邱老,稍作保留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邱老很满意,潘保晋就算是正式担任了邱老的中医保健医生。
    “潘厅长气色不错!”曾毅看见潘保晋,夸了一句。
    潘保晋摆摆手,道:“以后就不要叫我厅长了,我已经正式卸任了,叫我老潘、潘教授都行嘛!”
    “那就潘教授!”曾毅笑着喊了一声,道:“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潘保晋点点头,道:“梁老的情况,还得你给我介绍一下,我好有个准备!”
    “边走边说吧!”曾毅领着潘保晋往特需病房走去,路上给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梁老的情况,情况并不复杂,就是做了个脑瘤开颅手术,现在是术后的恢复。
    不到一会,两人就到了梁老的病房外面,曾毅交代了一句,“梁部长的夫人,脾气不太好,不过也是嘴快心热!”
    潘保晋就微微颔首,心道一会进去,自己跟这位梁部长夫人讲话的时候,一定得注意了,可别犯了什么错。
    曾毅就按了门铃,不一会,里面有护士打开房门,看了一眼,就笑道:“是曾助理来了!”
    里面就传来梁部长夫人的声音,很热情,道:“是小曾啊,快请进!”
    曾毅领着潘保晋进去,看到梁部长的夫人正坐在病床边,给梁老削着水果,他上前打着招呼,道:“梁老,今天感觉如何?”
    “好多了,好多了!”梁老伸手一指旁边的椅子,道:“小曾你坐,又辛苦你过来一趟!”
    “只要能让梁老尽快回复健康,我多跑几趟也是应该的,其实我更愿意不来,这说明梁老已经康复出院了!”曾毅笑着说到。
    梁部长夫人喜欢听这话,道:“小曾是个热心人,这次多亏你跑前跑后了!”
    曾毅此时把潘保晋往前一让,道:“我今天特意请来了一位大专家,来把把关,看看之前的治疗方案还有什么不周全、没考虑到的地方。”
    梁部长夫人点着头,道:“让你艹心了!”
    曾毅就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潘保晋潘教授,是水行舟水老最得意的门生,以前担任南江省卫生厅的常务副庭长,主管保健工作,前天刚刚被调到京城,如今担任邱老的中医保健,是一位经验丰富、医术高明的大专家。”
    “潘教授,辛苦了!”梁部长夫人代替梁老上前握手,道:“邱老那边的保健任务如此繁重,还让你来跑这一趟。”既是邱老的保健医生,又是水老的弟子,梁部长夫人也不能不重视。
    潘保晋客气道:“其实也帮不到什么忙,我跟曾毅共事很多年了,他的医术我很了解,有他和京城医院的专家在,梁老恢复健康肯定是指曰可待的。”
    “潘教授谦虚了!”梁部长夫人心里很高兴,潘保晋这么大的保健医生来了,却说帮不到什么忙,不像以前的某些人,只做了屁点大的事,却像立了多大的功劳似的。
    “梁老方便的话,我就先看看情况吧?”潘保晋问到。
    梁部长夫人就让开了,道:“有劳了!”
    潘保晋摆摆手,上前望闻问切,开始了解梁老的情况,他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经过曾毅的简单介绍,又结合自己的一番诊断,几乎就把梁老的身体状况摸清楚了,甚至连梁老以前为什么会得脑瘤的原因,也讲得八九不离十。
    这让梁老和梁部长的夫人都很高兴,看来这位潘保晋能够担任邱老的保健医生,绝不是水老弟子那么简单,这是有真材实料的,曾毅也不错,潘保晋刚到京城,他就把潘保晋请了过来,可谓是尽心尽力啊!
    潘保晋讲完自己的诊断,又拿来京城医院的治疗方案看了看,术后调理的方子是曾毅和顾益生共同确定的,几乎是改无可改,他就肯定了京城医院的这个方案,随后介绍了几个曰常生活的小方法,说是坚持做可以提高老年人抵抗力、益气活血、培元固本。
    前面对于病情讲得非常准,梁老自然是深信不疑,一一都记了下来。
    梁部长夫人也很高兴,道:“潘教授不愧是水老的弟子,名师出高徒!”
    “过誉了,过誉了!”潘保晋客气着。
    “潘教授以前是省厅的厅长,那这次到京城,不知道工作安排在了哪里?”梁部长夫人主动问到。
    潘保晋就道:“这次来得匆忙,上面还没有最后确定,可能是挂靠在某家医院里吧!”说这话的时候,潘保晋语气平淡,但心里已经是很激动,原来曾毅说梁部长夫人最快心热,是一点没说错啊!
    “那就太可惜了!”梁部长夫人说了一句,省里堂堂的厅长,进了京城却只给挂靠在医院,这事怎么能讲得过去,她道:“回头我给老梁说说,可不能委屈了基层来的同志!”
    这句话梁滨讲肯定不合适,也绝不会讲的,但梁部长夫人讲却没有问题,一来她没有决定权,说了可以不做准;二来可以卖个人情,邱老的保健医生,那是一定要结交一下的,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帮老梁讲句话呢。
    在梁老病房里聊了一会,潘保晋就起身告辞,道:“那我就不打搅梁老的休息了,过几天我再来看望梁老。”
    等出门下了楼,潘保晋道:“曾毅,谢谢你了!”
    曾毅笑道:“是我要感谢潘教授,今天能把你请过来,梁老肯定对我们京城医院的工作很满意!”
    潘保晋笑了笑,梁老的病已经康复了大半,就算自己不来,京城医院的工作肯定也会让梁老满意的,他道:“今后我们一起在京城工作,相信共事的机会肯定少不了!”他这是给曾毅一个承诺,这次的人情我记下了,今后一定有用得着我潘保晋的地方。
    下班的时候,曾毅准备回家,刚下了楼,就看楼前停着一辆豪车,车前站了一位黑脸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理发店遇到的那位张少,跟肖文博不怎么对付的那位。
    迎面撞上了,曾毅只好淡淡一笑,然后一颔首,就迈步走向自己的车子。
    “曾少!”谁知那位黑脸张少却走了过来,道:“我在这里等你半个小时了。”
    曾毅就停下步子,自己跟这位张少可没任何交情,他来找自己干什么,曾毅问道:“张少找我有事?”
    “上次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曾少晚上有安排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张少显得很热情。
    曾毅就道:“一场误会,还提它干什么,我早都忘了。”
    “曾少果然是胸怀宽广!”张少呵呵一笑,道:“我和曾少也属于是不打不相识了,今天专程过来相请,还请曾少赏个脸,不然兄弟我以后可在京城没脸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事不讲究呢!”
    曾毅道:“张少何必这样客气呢……”
    “曾少要是不答应,那就是还在生我的气呢,那我就只好负荆请罪了!”张少抢先打断了曾毅推辞的话,直接把话说死了,今天你要是不去,那我以后就天天来请你了。
    曾毅没想到这位黑脸张少还是这样一个主,吃饭竟然也有强拉的,上次的事,跟他根本就没什么关系,何况自己都已经和那位安少和解了,这时候他冒出来是什么意思。曾毅看这位黑脸张少一幅不肯罢休的样子,想了想一下,道:“医院里随时都会有事,我们就喝杯茶好了!”
    喝茶有一笔揭过的意思,曾毅这么讲,也是表明自己根本没把上次的事情放在心上。
    “好,就喝杯茶!”黑脸张少大喜,过去拉开自己的车门,道:“曾少,请!”
    曾毅也没客气,迈步上了车,随即那位张少跳上驾驶位,就发动车子离开了京城医院。看了看车子前进的方向,曾毅大概知道今晚吃饭的地方了,是吉祥饭店。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就到达了吉祥饭店,张少领着曾毅进了饭店,直接上到二楼,推开了一个包间。
    “张少,你这个请客的最后一个来,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对,必须罚酒,三大碗才行!”
    包间里已经坐了七八个人,看样子都是京城的一些公子哥,带头起哄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人有点瘦,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还穿了一套紧身的衣服,于是显得更瘦了,还带着几分文艺气息。
    “抱歉,抱歉!”张少一拱手,道:“各位,我来介绍一下今晚的主角,这位是曾毅曾少,京城医院的院长助理!”
    现场的几位公子哥都没着急做出反应,等着张少来进一步解释,一个京城医院的助理,值得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嘛?
    此时那位白瘦的年轻人却几步来到曾毅面前,伸出手道:“原来是曾少啊,久仰久仰,早就盼着能跟你见一面呢!”
    曾毅就有点疑惑了,这么多人,似乎不是赔罪的样子吧!这些公子哥混得就是一个体面,黑脸张少有当着这么多人面赔罪的勇气吗?曾毅觉得不像,而这位白瘦大少的举动就更奇怪了,我进门的时候,你的表情明显就是不认识我的,又何来久仰啊!
    张少就介绍了道:“曾少,这位是我从小玩大的兄弟,好到穿一条裤子的交情,周振培周少!”
    “原来是周少,你好!”曾毅跟对手握了一下手。
    随后张少又把在座的一一介绍给曾毅,这些人都是军人家庭出身,很多人的长辈,还是高级将领,也难怪能凑在一起。
    介绍完毕,黑脸张少道:“兄弟我前几天和曾少之间发生了点小误会,今天特意摆酒请罪,请各位兄弟过来,就是帮我做个见证。”说完,张少拿起一个酒杯,道:“曾少,咱们就来个一笑泯恩仇吧!”
    这让曾毅有些意外,甚至是刮目相看,心道这位张少倒是光明磊落,说赔罪就赔罪,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次在理发店,安少请了这位张少过来帮忙,张少就很仗义,一来就大包大揽,甚至还要和肖文博翻脸,看来他可能真是个急公好义的姓子。
    想到这里,曾毅拿起酒杯,道:“言重了,我和张少之间,原本就是一点小误会,又何来的恩仇啊。今天能够认识诸位,我很高兴,我先干了这杯!”
    “好,我也干了,曾少是个爽快人!”那位周振培率先响应,在黑脸张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仰头喝了自己那杯。
    张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也干了自己这杯,心道曾毅是个讲究人,多少维护了一下自己的面子。
    入席之后,张少坐在曾毅的左边,周振培坐在曾毅右边,令曾毅奇怪的是,周振培比张少还要热情,一个劲和自己套近乎,这让曾毅很纳闷!
    酒喝三巡,周振培笑呵呵地看着曾毅,道:“曾少,听说你的医术非常厉害,今天遇到了,能不能请你帮我给瞧瞧?有病治病,无病防病嘛!”
    曾毅心道周振培是从哪里知道自己医术很厉害的呢,刚才张少并没有介绍啊,难道是从肖文博、或者是罗海涛哪里知道的吗,他道:“周少客气了,我……”
    话没说完,包间的门被人敲了两下,随后门一开,有人率先走了进来。
    曾毅的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心道真是冤家路窄,又碰到邱大军了,曾毅很不愿意见到邱大军,甚至都懒得跟对方虚于应付,一方面是龙美心的缘故,一方面是曾毅不愿意和邱大军这种没品的公子哥打交道。罗海涛自己就是个花花大少,可连罗海涛都看不起邱大军,由此可知邱大军的品行有多么不堪。
    “这里好热闹啊!”邱大军打着哈哈,来了一句。
    在他身后还站了一个人,曾毅也认识,是那位喜欢装酷的徐明侠,徐明侠扫了一圈,什么也没讲,还是那副冷酷的模样。
    “喝酒不通知我,太过分了!”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还是熟人,正是孙友胜。
    曾毅只是冲徐明侠微微一点头,然后就坐在那里没动了,有孙友胜出现的地方,肯定不会有好事,何况还有个邱大军呢,曾毅心道今天这顿酒看来非常值得琢磨一下了!
    坐在右边的周振培此时立刻站了起来,道:“原来是邱大少、徐大少、孙局长,快请坐!”
    黑脸张少就皱眉了,自己才是今天请酒做东的主人,你周振培第一个站出来,是什么意思呢!
    周振培三步两步,走到了邱大军的面前,道:“邱大少,今晚有位大神医在场,我们正要请大神医帮忙把脉开药呢!”
    “哦?”邱大军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道:“那我也得请神医给看看啊!”
    “邱大少你这是……”周振培问到。
    “屋里没外人,我也不避讳,我邱大军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玩个把女人,这点相信大家也能理解,都是男人嘛,谁能不沾点荤腥?”邱大军嘿嘿一笑,说这话的时候,他表情极其自然,完全没有任何尴尬。
    屋里的人都露出理解的表情,跟着嘿嘿笑,在座的谁没玩过几个女人,这事放在公子哥的圈里,简直就不是个事,太平常不过了!
    “玩女人是玩女人,但身体这个本钱一定不能丢,今天碰上神医了,我也就咨询咨询,求一个进补的良方!”邱大军说到。
    “邱大少说得在理!”屋内的人就点头附和,一副心灵神会的表情,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彼此彼此嘛,再说了,邱大军是什么人,在座的谁不知道。
    周振培就指了指曾毅,道:“邱大少,这位曾少就是大神医了!”
    邱大军就走过去,往曾毅身边一坐,道:“曾少,就请你帮我开个方子吧,在下感激不尽!”
    此话一出,站在一旁的徐明侠顿时脸色大变,心道自己今天来错地方了,邱大军这是故意来找事的!
    龙美心在募捐会上争风吃醋,被龙家禁足的事情,徐明侠是知道的;而曾毅偷摸到龙清泉家里,大闹天和园,被龙清泉直接派警卫处的人抓走的事情,徐明侠也是知道的,能干出这样破格的事情,说明曾毅和龙美心都是互相喜欢对方的,这份情绝对假不了的。
    但最近传出消息,说是龙家老太爷已经点头,要把龙美心许配给邱大军,这对曾毅来讲,属于是被横刀夺爱了!
    可邱大军又跑来向曾毅讨要什么进补药方,这不摆明了是要给曾毅难堪嘛!你不是医生吗,你不是会治病吗,你不是大神医吗吗,那一个进补的药方,你总不会开不出来吧?老子现在就是患者,就是要用你的药方去玩女人,而且等结了婚,还要搞你的女人!
    徐明侠的那只右手,不仅微微颤了一下,曾毅是什么人,他是亲身领教过的,心道邱大军怕是找错了对象!而且邱大军这一招,实在太无耻卑鄙了,换了是自己,早就一拳把邱大军打得满脸开花了,这口气绝不能忍!
    麻痹的,姓邱的你是恶心我呢!
    徐明侠很后悔,他可没想跟着邱大军一块来,只是在齐少那里喝茶凑巧碰着了,硬被邱大军给拉来的,早知邱大军是拉自己当这种龌龊事情的“见证人”,自己是绝不会来的!
    旁边的孙友胜却是大爽,曾毅啊曾毅,堂堂的邱大少当着这么多人开口向你求药,你敢不给吗!这次不把你小子弄个颜面扫地,老子就把孙字倒过来写!
    偏偏还有人在旁边提醒了一句,道:“邱大少,听说你的喜事定了,不知道定在什么时候?”说话的正是那位周振培。
    “你急什么,到时候肯定会通知你的,今天在座的一个都不能少!”邱大军一挥手,气魄十足,同时斜斜瞥了曾毅一眼,心中冷笑,跟我邱大军抢女人,也不掂量掂量你几斤几两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