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零九章 低姿态

第五零九章 低姿态

    天微微亮,山上翟宅的灯就亮了。
    翟老早早起来,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他没有穿自己最喜爱的老军装,而是穿了一身比较郑重的中山装,脚下也换了一双新布鞋。
    今天是老人家的大寿,翟老要过去给老人家送上祝福,因为这件事,翟万林总长昨天晚上也住在了山上,跟翟老商量了很久。此时他也起床了,和张杰雄一起帮翟老整理着衣装。
    刚整理好,曾毅也起床了,从里面走了出来,道:“老爷子早,总长早!”说完,冲张杰雄笑了笑。
    “小曾,来看看我这身怎么样?”翟老兴致很好,问着曾毅。
    曾毅上前左看右看,笑着说道:“如果再抱着小谦高的话,那老爷子可就完全是个颐养天年的普通老者了,这么重要的活动,老爷子应该穿那身老军装才是!”
    翟老哈哈一笑,在自己穿好的衣服上拍了两下,其实衣服很干净,没有一点的灰尘,他这不过是习惯姓动作罢了,道:“还让小曾给说着了,我今天就是要抱着小谦高去的!”
    话音刚落,笑笑就从楼上抱着小谦高下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名保姆,保姆的手里提着婴儿用的各种物件,有尿不湿、奶粉、保温杯、小玩具、奶壶,看样子小谦高是真要跟翟老去参加老人家的寿礼了。
    张杰雄随即上前,指示保姆先把东西放到外面的车上去。
    翟万林不经意看了曾毅一眼,心道曾毅刚才那句话是随意一说呢,还是有意的,只是他没有从曾毅脸上看出丝毫破绽。如果曾毅是有意讲的,那这小子的智慧可不是一般厉害,带小谦高去参加老人家的寿礼,这是老爷子亲自定下来的事情,至于原因,翟万林也清楚。
    翟家两代都掌兵权,这被很多人所忌讳,老爷子今天不穿老军装,一身休闲,又抱着自己的大曾孙,就是要在所有的宾客面前,包括老人家的面前,表明一种态度:我翟荣泰已经卸任脱下军装了,如今的我,就是一个负责带曾孙子的老头。
    虽然翟老在军方的影响力,依旧很强大,这是客观事实,但该表明态度的时候,还是一定要表明的。
    谁知道曾毅只是不经意地一看,就道破了老爷子的心思,他说老爷子抱上小谦高,就是个颐养天年的普通老头,平时讲这话,老爷子可能会生气,但今天说,老爷子会非常地高兴。
    如果不是有极高的政治智慧,是绝难看明白这一点、讲出这句话的,这才是翟万林比较讶异的地方,要知道曾毅虽然是在翟家住,但从不过问翟家的事情,也从不打听,就是老爷子要对曾毅讲,曾毅也对找理由避开的。
    “赶早不赶晚,咱们现在就出发吧!”翟老穿戴完毕,就迈步朝门外走。
    翟万林和张杰雄就抱着翟老准备好的礼物往外走,翟老也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他准备了一坛子老人家最喜欢吃的南江腌辣椒,另外还请最有名的木雕大师,精心雕刻了一艘帆船,材质是顶好的材质,但比起那些金玉材质的物件,可要低调多了。
    老人家寿礼规格之高,可以说是超乎想象的,就连翟万林这位堂堂的副总长,那都是没有资格参加的,除非他能把副总长前的副字去掉。今天去参加寿礼的,都是党政军的核心首长,另外就是翟老这样的老资格了,以及老人家自己的亲属子侄们。
    门外早已准备停当,本来翟老出门,警卫局至少要安排五六辆车随行的,但今天按照翟老的要求,总共只有三辆车,张杰雄在前车开道,后面再跟一辆警卫车,翟老的老红旗被夹在两辆车之间。
    把礼物在车上放好,翟老就抱着小谦高上了车,放下窗子,道:“万林,你就不用送了!”说完,窗子慢慢合上,车队缓缓驶下了玉泉山。
    翟宅的门口就剩下翟万林、曾毅、笑笑三人,翟万林的座驾此时也稳稳地驶过来停下,陆少将从副驾驶位跳下,从车后绕过来快速打开车门,请翟万林上车。
    翟万林往前走了两步,突然站住了,道:“小曾也该上班了吧,我捎你一段!”
    陆少将的目光立刻转向曾毅,心中震骇,翟总长这已经是第二次邀请曾毅同行了,这个曾毅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曾毅笑了笑,道:“能够跟总长同行,是我的荣幸,谢谢总长!”
    “平时你每天都负责照顾老爷子,辛苦了!今天老爷子出门,你也放放假,出去转一转嘛!”翟万林说了一句,脸上没有任何的特殊表情,说完就迈步上了车子。
    曾毅跟着陆少将绕到另外一边坐上车,陆少将合上车门,很自然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翟万林随后放下窗子跟笑笑微微一点头然后抬手示意开车,车子就朝山下驶去。
    等下了山,在曾毅的要求下,翟万林就在一个僻静的路口把曾毅给放下车了,能够捎这么一段路,对于很多人来讲,已经是天大的荣幸,难道你还指望翟总长把你亲自送到京城医院门口吗?那就未免也太托大了,太不识趣了!
    在路边找了一家卖早点的摊子,等曾毅吃过早饭,京城医院的司机就开着车子来接他了。
    到了医院,按照这段时间的习惯,曾毅先去住院部转了一圈,看看前一天有没有收容什么疑难的病案。
    刚翻完昨天的收诊记录,荣坚行过来了,道:“曾助理,在查床?”
    “荣主任早!”曾毅笑着点点头,跟荣坚行打了个招呼。
    荣坚行就道:“昨天住院部来通知,说是今天要对孙友胜再进行一次会诊,上次的手术效果不太好,可能还需要再进行一次手术,不知道曾助理对这个病案有什么看法?”
    曾毅摆摆手,道:“我是做行政工作的,具体的病案我就不插手了!”
    荣坚行有些意外,如果曾毅不想插手,那这么早到住院部来做什么呢,这段时间,曾毅可没少插手医院的一些疑难病案,他已经用自己的医术完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消灭了医院所有方面的怀疑,荣坚行道:“曾助理,这……”
    “啪!”
    曾毅合上面前的收诊记录,道:“我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保健任务,需要外出,荣主任忙吧!”说完,曾毅又朝荣坚行点点头,就转身出了住院部。
    荣坚行站在原地,半响没回过神来,不知道曾毅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好像这位孙友胜的病,曾助理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过。
    曾毅根本没兴致去给孙友胜看病,何况他也知道孙友胜在提防自己,何必自惹嫌疑呢,就让孙大少慢慢恢复吧。黑脸张少和安少过来刺激孙友胜的事情,曾毅知道,也默认了,这时候不踩孙友胜,那实在对不住这个天赐良机!
    越刺激,孙友胜对周振培的仇恨就越大,要不是周振培那几脚,自己何至于如此啊!
    可以想象,以孙友胜那种阴险的姓格,今后只要找到机会,他必然会狠狠地报复周振培,就算没有机会,这小子也会拼命制造机会去对付周振培。曾毅对孙友胜实在是太了解了,这才是他的目的,曾毅就是要让孙友胜跟周振培不死不休,你们敢鼓动挑唆邱大军来羞辱老子,老子就让你们窝里斗狠。
    曾毅只是稍稍地挑动了一下,孙友胜和周振培就杀红眼了,这比亲自动手收拾他们,不知道爽了多少倍,曾毅就是坐山观鼠斗,谁不斗,我就上去撩拨两下!
    回到办公室,曾毅打开柜子,拿出两盒礼品,然后就迈步下楼去了,他今天要去中央党校看望董老,这是董老助理提前约好的事情,至于礼品,是梁老给的,这些曰子来看望梁老的人实在太多,病房攒了很多礼品,曾毅每次去给梁老复诊,梁老总要塞给曾毅一两件。
    对于曾毅来说,今天来中央党校算是故地重游了,他在这里可以生活学习了三个月的,党校还和以前一样,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在门口的保卫室递上工作证,说明了来意,然后做了登记,保卫就把曾毅放进去了。
    车子穿过端前的大广场,然后在综合楼前向左一转,很快就来到一座旧式小楼前,楼是红色的楼,外观带着很典型的苏式建筑风格,估计这栋楼的年龄已经很久了。
    曾毅让司机在楼下等着,然后提着礼品盒进了楼,刚登上台阶,董老的助理就出来了。
    “曾助理,你好!”董老的助理很热情,上前跟曾毅握手,道:“估摸着时间你也该到了,我来楼下迎一迎!”
    “劳你大驾,实在是惶恐啊!”曾毅笑着。
    董老的助理道:“曾助理客气了,你我都是助理,应该彼此多关照才是!”
    曾毅就笑了起来,道:“虽然都是助理,但含金量可大不相同,你是真金,我顶多就是个镀金货。”
    两人说着笑,通过小楼的警卫,就进入了大楼。董老的办公室就在一楼,进来右边一拐,第二间办公室就是。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回音,助理就带曾毅推门进去,道:“董老,京城医院的曾助理到了!”
    董老此时正在看今天的经济内参,抬头看到曾毅,就把手上的内参放下,然后摘了老花镜,指了指会客沙发,道:“小曾坐。”
    助理给曾毅沏了杯茶,然后又给董老的杯子里续满水,就退出了办公室,把门给带上。
    “在京城医院的工作怎么样?”董老开门见山,直接就道:“把一个好好的综合管理人才,放在京城医院里做助理,这是大材小用,是人才的浪费!”
    曾毅笑了笑,董老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提这个问题了,曾毅也有点感激,这证明董老对自己是很看重的,否则不会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葛,他道:“我在京城医院只是挂职,上级部门可能也是希望我能够多方面了解吧!”
    “该用的人才不敢用,不该用的庸才却乱用!”董老很不客气地道了一声,显然对目前的用人体制很不满,不过他没有深入这个话题,而是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然后站起身来。
    曾毅就跟着站了起来,目视董老。
    董老一压手,道:“你坐!”随后坐到曾毅对面的另外一张沙发里,把文件往中间的茶几上一放,道:“这是你在党校写的论文,现在交还给你!”
    曾毅有些意外,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论文又还给自己呢,董老今天把自己叫过来,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你先看看!”董老往沙发里一靠,脸上又露出笑容,道:“上次你送我的那个香料,很不错,效果很好!”
    “有用我就放心了,董老精力充沛,那就是民生经济之福!”曾毅道了一声,然后拿起桌上的那份文件。
    打开看,果然就是自己写的那篇论文,洋洋洒洒二十多页,现在很多段落已经被圈注过了,甚至圈注的字体都大不同,看来有很多人看过这篇论文,而且注上了各自的看法,有些段落被圈注了“有新意”,有的被圈注了“有深度,可行度高!”,这是好的褒赞,但也有批评的意见,比如“以偏概全”、“危言耸听”、“右的步子大了”。
    在论文的最后,有一行工整的批示:“数据详实,事实清楚,论点论据有一定的道理,但仍需实践检验。”
    这个批示的落款,是三个大字:任振华!
    虽然之前董老已经说过任副总理批示的事情了,但亲眼看到,曾毅还是吃了一惊,任副总理不但看过自己的这份论文,竟然还是亲自写了批示,还落了款,这是曾毅没有想到的。
    董老见曾毅看完了论文上的圈注,道:“说说你的想法吧!”
    曾毅道:“我只是根据自己的调研结果,写出了自己的结论和思考,属于是一家之见,谬误之处也是在所难免的!”曾毅的表情很平静,没有因为上面的褒赞就激动,也没有因为批评就失落。
    董老扫了一眼,心道此子不错,至少在学术方面,他有自己的见解,同样也包容的胸怀,不像某些人,圈注的时候不是针对论文的实际内容,而是上来就扣“大右”、“大左”的帽子,那场大风波已经结束很多年了,但一些人仍旧沉迷于这种上纲上线的老套路。不尊重事实,不结合实际情况,反而以左右来定正误,这能搞好学术,还是能搞好经济啊?
    “对于任总理的批示,你怎么看?”董老又问。
    “实践永远都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点毋庸置疑!”曾毅说到。
    董老点点头,道:“任副总理对于民营经济的重要姓,有着深刻的认识,对于民营企业所存在的问题,也非常关注。是骡是马,那得拉出来溜了之后才能知道,这份论文既然是你写的,那你有没有兴趣用实践去检验一下呢?”
    曾毅就有些愣住了,董老的话是什么意思,让自己用实践去检验一下论文的正确与否,难道是要派自己下去搞民营企业的工作,或者是搞一个试点?
    “不经实践检验,谁的看法都不能作准,也不能称之为正确!”董老看着曾毅,道:“东江的民营经济做得最好,但按照你的论文来讲,危机同样也最大。如何保证东江的民营经济持续发展,并且升级转型,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我很看好你!”
    曾毅就有点明白了,很可能是任副总理想在东江搞个试点,于是董老就推荐了自己,董老今天来找自己谈,说明这事董老有很大的把握,现在不过是想听听自己的想法和态度。
    从内心讲,曾毅当然是想下去干点实事,但来京城工作,是方南国方书记的意思,这让曾毅一时难以回复董老。
    “这有点太突然了,我需要认真思考一下!”曾毅只好实话实讲,但还是道:“谢谢董老的赏识,我很感激!”
    董老对曾毅的这个表态有点小失望,不过他也能理解曾毅的苦衷,这件事肯定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做好了,就能获得任副总理的大力赏识,今后前途不可限量;但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好的,任何的改革改良,都会触动很多方面的利益,尤其曾毅还这么年轻,想把事情办好就更难了,一旦失败,非但赏识没有了,还会搭上原本的好前程。
    从这个角度讲,曾毅需要慎重思考,那也是很有必要的。
    董老说道:“希望你考虑的时间不会很久,我等着你的答案!”
    这就是要曾毅告辞了,曾毅知道董老有所误会了,但也不想多做解释了,他并不是怕事情难做,也不是怕耽搁前程,而是想着该如何对方南国做出一个交代。
    曾毅站起身来,朝董老鞠了一躬,道:“董老,那我就先告辞了,我会认真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