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一七章 上任

第五一七章 上任

    两天之后,是曾毅赴任的曰子。
    一早起来,曾毅洗漱完毕,就来到市委大楼前,等着黄松的出现。张善广也来了,是代表丰庆县来迎接曾毅的,同时还带来了县里的那部二号专车。
    等了有十分钟,黄松从楼里迈步走了出来,两手艹在背后,腰杆笔挺,精神抖擞,脚下皮鞋铮亮,头上头发油光水滑。在他身后,还跟了一名组织部的小干事,捧着黄松的公文包,亦步亦趋地跟着。
    黄松瞥了一眼,看到了丰庆县的车子,但却像没有看到张善广似的,而是对曾毅笑道:“小曾,我们这就出发吧,坐我的车子!”
    说完,黄松就直接朝自己的座驾走去,后面的干事此时快走几步,就在黄松到达车前的一刹拉开了车门,同时一手高高抬起,遮住了车顶,以免黄松上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头。
    张善广道:“曾县长,我坐您的车子跟在后面!”只要还没有正式上任,曾毅就不能算是丰庆县的二号人物,严格来讲,是没有资格乘坐县里的二号专车的,但是张善广还是把这辆车给带来了,曾县长上任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带什么车来迎接,是个态度问题,就算曾县长不坐,也得把态度表明。
    曾毅点点头,就上了黄松的车子,干事合上车门,然后跳上副驾驶的位置,司机就发送车子,缓缓驶出了市委大院,张善广带着县里的二号车紧紧跟在后面。
    佳通市的经济发达,路况就比较好,出了市区,车子就驶上了前往丰庆县的道路,一路上都是车水马龙,各种轿车、货车穿梭在黑色的柏油路之上,路的两边,几乎被各式各样的厂房给挤满了。
    这让曾毅感慨不已,如果是在白阳的话,几乎是一出城,路的两边就全是庄稼地了,而佳通市的企业非常多,甚至一个镇上的企业数量,就会远远超过整个白阳市,这就是经济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极大区别。
    出城二十里地之后,路两边的企业才少了起来,但还是零零散散能看到一些伫立在田地里的厂房。
    丰庆县距离佳通市有六十公里的路程,四十分钟之后,就看到公路上横空架了一块巨大的招牌,上面写着:“开放的丰庆欢迎您”。曾毅就知道,从这里开始,就算是进入了丰庆县的地界了。
    车子没有任何停留,直接穿过了县界标志,因为地界处没有前来迎接的人,这跟黄松的级别有关。地方上最重要的工作的迎来送往了,根据下来人物的级别职务,在哪里迎接,由什么人迎接,什么人接待,那都有一整套不成文的规定。
    黄松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按照这套不成文的规定,县里的领导班子成员是会在县城的入口做出迎接的,如果是市里的常委下来,那肯定就是在县界处进行迎接了,这就是级别不同、待遇不同。
    同样是常委下来,下面还会根据常委分管权力的重要姓,在迎接上做出一些微调,有的是政斧口的人迎接,有的是党委口的人来迎接,而有的则是四套班子成员集体出迎。
    黄松身处组织部要职,见官大一级,就算他不是市里的常委,但等到了县城的入口处,丰庆县所有在家的常委也必定是集体出迎。
    “小曾以前来过东江吗?”黄松此时突然问了一句。
    曾毅就道:“来过两次,年初在党校培训的时候,我曾被安排到东江来做调研课题。”
    黄松面露微笑,心道曾毅还算诚实,曾毅的履历已经到了组织部,虽然上面的资料很简单,只说了何年何月担任什么工作,但令黄松诧异的,就是曾毅的一年三迁,白阳市高新园区管委会的主任,到党校镀金之后,立刻上挂到京城医院挂职锻炼,挂职期未满,又被调到丰庆县担任副书记、代县长,一年之内三次变动职务,而且明显带着提升的痕迹,这非常罕见。
    饶是黄松这个老组织,也都有些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京城医院和丰庆县隔了十万八千里远,两者之间完全没有联系,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曾毅是不会被委任到丰庆县的,因为京城来的干部,很少有直接空降到县里的。
    “这么说,小曾你对东江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了?”黄松问到,和别的领导不同,他永远都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让人觉得非常平易近人。
    “只是做了一个走马观花的调研,谈不上了解,我到丰庆县之后,肯定还是要先深入地了解实际情况,还请黄部长不吝赐教,多帮助、多指点!”曾毅讲得非常客气。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能有这个态度很好!”黄松淡淡笑着,道:“但是也不要妄自菲薄嘛!不管是东江,还是佳通,这都是充满了活力的一方热土,很适合你这种年轻干部来施展抱负。”
    “谢谢黄部长的勉励!”曾毅客气道了一声,心道自己跟黄松也没什么交情,他怎么这么看重自己,是真看重呢,还是只是一句虚话?
    黄松却不再讲话了,闭目靠在椅背里养神,黄松已经做了一任组织部的副部长,一任常务副部长,对于组织口的工作,可谓是里外皆清,他分析了好几种可能,却都不能很完美解释曾毅到丰庆县的原因。
    偶然之间,他翻起了省里重要领导的履历,突然来了灵感,省长顾明夫可是来自南江省的啊,这个曾毅,不会是顾省长钦点的将吧?
    对于这个猜测,黄松无法去证实了,但他觉得这是所有推测里最合理的一条了。
    车子很快到达了县城的入口,丰庆县的现成恰好位于县域的中心位置,往东是平原,往西不到几里地,就是山区了,县城就坐落于山脚,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山间飘动的云雾。
    公路边此时停了一条长龙,曾毅猜测得没错,县里的领导几乎全都到齐了,黑压压站了一群人,在等着黄松的到来。
    车子刚停下,一位四十多岁的黑脸汉子就走上前来,朝双脚刚刚落地的黄松伸出双手,热情道:“黄部长,欢迎您,同志们一直都盼着您能来呢,这不听说您今天来,同志全都自告奋勇前来迎接。”
    黄松呵呵一笑,跟黑脸汉子一握手,道:“张书记,惊扰同志们,这多不好啊!”黄松心里很清楚,今天这个迎接规格有点高了,完全是冲着自己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手里的这点权力来的。
    “实在是黄部长在同志们心中威信太高,我拦都拦不住啊。”黑脸汉子爽声笑着,但态度非常恭敬,这是丰庆县的县委书记张忠明。
    黄松一摆手,指着自己身旁的曾毅,道:“张书记,这位我想就不必再介绍了吧!”
    张忠明就朝曾毅伸出手,道:“曾毅同志,欢迎你啊,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曾毅一听,就知道张忠明的意思了,这话里分明有结盟拉拢的意思,难道张忠明在县里的曰子也不好过,这不太可能吧?不过,曾毅还是道:“张书记,我一定尽我所能,不辜负县委、县政斧的期望!”
    张忠明握住曾毅手的时候,使劲捏了一下,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肢体语言,其实他更惊讶的是曾毅的年轻,这么年轻的县长,张忠明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曾毅同志,欢迎你啊!”又上来一位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斯斯文文,朝曾毅伸出手,话也很简单,脸上带着热情的笑。
    曾毅一看就明白是谁了,这肯定是县里的专职副书记宋明华,常委里排名第三,但分管的是党务、团委,手里没有什么实权,虽说如此,可手里还结结实实握着常委会的一票呢,曾毅初来乍到,当然能争取的尽量争取。他很客气握住宋明华的手,道:“宋副书记,初来乍到,还请多关照啊!”
    “曾毅同志,我可早就盼着你来了,有你来主持咱们县政斧的大局,我终于是可以松口气、偷个懒了!”一位头发油光水滑的中年男子,挺着啤酒肚上前,个子不高,但嗓门不小。
    现场的不少人,就全朝这边看了过来。
    曾毅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副平静的笑容,不用猜,他都知道这位一定就是常务副县长葛世荣了。听葛世荣的口气,这明显是有些不忿啊,表面上是尊敬曾毅这位行政一把手,但其实是极大的不满,前任的县长被免之后,县政斧的工作就是由葛世荣来暂时主持的,现在曾毅来了,他就得交权,他这是拿话顶曾毅呢。
    “世荣同志,辛苦你了!”曾毅只是笑着讲了一句,并没有跟葛世荣多纠缠,还没上任,他可不想搞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
    看曾毅只是用中规中矩的话打发了葛世荣,大家一看没什么热闹可看,这才把注意力转移,重新回到了黄松身上。
    一一握手认识,寒暄之后,众人就分别登车,朝县委的方向驶去,这次曾毅没有再乘黄松的车子了,而是上了县里的那辆二号车,送到这里,曾毅就算是进入自己的地头了,不需要再麻烦黄松了。
    看新闻,这次的台风好像吹得比较厉害,沿海一带的书友请多保重,宅在家里躲躲风头吧!
    三千字送上,继续争取全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