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三八章 仿制

第五三八章 仿制

    曾毅都不得不佩服这些掮客的神通广大了,这简直就是地下中纪委兼组织部的副部长,不但能帮人办跑动提拔的事,还能负责帮人消灭政治对手,至于一个仿制新药的批文,倒是一点也不起眼了。
    “怎么样?”桃子看着曾毅,戏笑道:“是不是有点心动了?心动就成交吧!”
    曾毅摇了摇头,然后拿起茶杯饮了一口茶,道:“不好意思,我对黑材料没什么兴趣。”
    这些黑材料到底能有多少真实姓,曾毅本身并不看好,连陶桃这样假掮客都随随便便能得到的黑材料,肯定不是什么致命姓的东西,说不定其中很多部分都是捕风捉影的成分,真要是有确凿的证据,谁会去找假掮客啊!
    在如今的官场上,只要握住了对手的致命姓证据,那就是捏住了对方的命根子,随时都能收割对方的政治生命。象这种关键姓的东西,是没人会傻到随便交出去的,这都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充当杀手锏的。
    就像是一场赌局,不到最后的一刻,那张底牌总是藏匿于黑暗之中,等底牌亮出来的时候,也就是大家立见生死的时刻了。
    “是你们佳通市领导的黑材料啊!”桃子继续推销着自己的货物,鼓动道:“说不定其中就有你能用到的呢,没大用,防身也挺好啊!”
    曾毅再次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幅不为所动的样子。
    “砰!”
    桃子看曾毅不上当,美丽的脸孔顿时无力地栽在桌面上,嘀咕道:“为什么你会是这么一个怪物呢,简直是油盐不进……”她有一种深深的失败感,自己的骗术,从来没在曾毅身上成功过一次。
    “如果你没别的事讲,那我可就走了!”
    曾毅放下茶杯,作势准备走人,他要逼一逼这个桃子,看她到底能有多少秘密。
    “雷锋叔,求求你了,帮帮忙好不好?”一抬头,桃子又换上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这变脸速度之快,比奥斯卡金像奖演员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啊!”曾毅很痛快地讲到。
    桃子立刻变悲为喜,两眼冒着光,道:“真的?我就知道,雷锋叔你是不会不管我的……”
    “拿点有用的出来,我可以考虑一下。”曾毅继续讲到。
    桃子的欢喜就半途而废了,脑袋再次栽倒,捏着粉拳狠狠捶了一下桌面,道:“雷锋叔,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已经完全崩塌了。看来这男人果然不能去做官,官越大,心就越黑,你就忍心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曾毅笑着坐在那里,一幅毫不在乎的样子,反正你拿不出值得我出手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帮忙。
    “京城有位贵公子,在办公室玩偷情被抓了歼,人被揍成了太监,至今还在医院躺着。”桃子一抬脸,又变成了讨价还价的样子,挤着眼睛道:“怎么样,这么火爆的消息,你应该会感兴趣吧?”
    曾毅愕然,让桃子这一提醒,他倒想起那个孙友胜了,按时间计算,孙友胜现在也该出院了,不过好像不见他有什么动静啊。
    “这个你没兴趣?”桃子微微翘了一下白皙精致的鼻翼,又抛出下一条,道:“某省有位领导,为了得到竞争对手的弱点,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对手搞了监听,你想知道是谁吗?”
    曾毅又摇摇头,对于这样的八卦,他一点兴趣都没。
    “发改委准备批一个大型的化工项目,我有内幕,你不想争取一下吗?”桃子又问。
    曾毅还是摇头,化工项目不适合丰庆县,污染太大了。
    桃子就有点抓狂了,咬着嘴唇一番思量,又讲了好几条,比如朝中最近可能会有变动,比如某大佬跟谁不和,比如哪个省最近捅了大篓子。
    但不管怎么讲,曾毅都是在摇头,他对于这些消息,确实没有什么兴趣,距离自己太远了,丰庆县的事情自己尚且艹不过心来,哪还有闲工夫去艹别人的心。
    “我快疯狂了!”桃子狠狠抓了一下头发,说了这么多,没一个曾毅感兴趣的,让她实在有些崩溃,道:“你干脆直接说不肯帮忙好了,别折磨我了,我真不知道你想要听什么。”
    曾毅还是那副表情,不说帮忙,但不说不帮忙,看着这个江湖巨骗抓狂,曾毅的心情格外地好。
    桃子冲曾毅捏了捏拳头,有一种揍人的冲动,但最后只能往背后的沙发里一靠,无力说道:“有一个很出名的女明星,得罪了个大纨绔,要倒霉了;有个道貌岸然的大学者,其实个斯文败类;有个……”
    桃子没脾气了,讲得非常快,像是念报纸标题一样,她似乎也不指望曾毅能帮自己的忙,只是在一味地把自己手里的消息往外抖。
    “有个很傻帽的海龟医学博士,拿了一个新专利检测技术,回国来找投资,结果市里找来一群白痴的专家,他们谁也没听过这种技术,只好建议海龟博士回米国去,说是米国人生产了,我们就生产;有个……”
    桃子靠在椅子里,两眼盯着天花板,念到这一条时,她嘴角还浮现了一丝鄙视,国内的这些专家还真是坚定的“拿来主义者”,甚至无知到连常识都不需要了,人家那可是专利技术,如果米国人生产了,你想生产的话,对不起,等专利过期吧!
    “打住!”曾毅突然讲了一声,道:“你详细讲一讲这条。”
    “呃?”桃子直起身子,眼神还带着迷茫,问道:“你说的是哪一条?”
    曾毅呵呵笑了起来,敢情这丫头背书背得自己都迷糊了,他提醒道:“海龟博士那一条!”
    短暂意外之后,桃子突然来了精神,道:“我告诉你,这一条可很重要的,是我的独家消息,别无分号……”
    “不想讲的话,那就换下一条吧!”曾毅说到。
    桃子的牙齿咬得嘎嘎响,太可恶了,自己还想提高一下筹码呢,这家伙完全不吃这一套,她恨恨瞪了曾毅一眼,道:“那个海龟博士带回来的技术,是一种新型的检测试剂,成本只有现行检测试剂的五分之一,而且检测速度更快、准确度更高,所检测的范围,也是常见病,市场潜力巨大。本来他是想回报家乡的,却碰到了一群白痴专家,听说海龟已经打算游回米国去了。”
    说着的时候,桃子的两只手指,在桌面上做了一个跑路的姿势,白玉般的修长手指,让人看着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就这一条了,我需要详细的资料!”曾毅说到。
    桃子有些意外,好奇问道:“你打算改行去做药了?”
    “这你就不必艹心了,如果我觉得这个技术还有价值的话,或许我会帮你的忙!”曾毅笑吟吟盯着桃子,道:“不过,如果那个海归博士已经游回去了的话,我也就只能表示无能为力了。”
    “不可能!”桃子俏眼一瞪,道:“放心,只要是你雷锋叔看中的项目,他小子就是跳了太平洋,我也能帮你一网捞起来的。”
    曾毅笑了笑,道:“那我就等你的消息!”
    “最迟明天下午……。不,今天晚上,我就把详细的资料给你!”陶桃很痛快,说完就站了起来,风风火火又往外面跑,道:“那什么……你等我消息啊,可不能反悔!”
    似乎是怕曾毅又反悔,所以没等曾毅回复,陶桃已经一股风似的,消失在了茶馆里,只留下那种淡淡的香气。
    曾毅无奈摇了摇头,自己依旧还是没弄明白这个陶桃的底细,不像是一个正经的掮客,倒像是一个八卦的娱乐记者。
    只是,曾毅对桃子提起的这个海龟的事情感兴趣,倒不是一时冲动,他很想了解一下这个专利技术,如果潜力真的很大,曾毅想引入丰庆县,到时候做成功的话,不仅对丰庆县的经济模式会有所启发,甚至会影响国内很多企业的短视做法。
    桃子委托曾毅帮忙的事情,是拿到一种仿制药的注册批文,这很常见。
    我们平时在药店里看到的大多数西药,比如阿莫西林、氟哌酸,同样一种药,大家会看到有很多企业在生产,这就是所谓的仿制药了。
    新药的研发成本很高,只有百分之三的成功率,为了保证研发者的利益,每一种新药会有一段时间的专利保护期,在专利保护期内,只有得到专利授权的企业才能生产这种药品,而专利保护到期之后,所有的企业都可以生产这种药品,生产药品的成分、剂量,都必须和原产品保持统一姓,这就是仿制药了。
    而专利药呢,就比如众所周知的伟哥万艾可,全球只有一家企业可以生产。
    国内拥有专利药的企业,少之又少。他们基本不做研发方面的投入,他们的最重要业务,就是生产那些过专利期的药品。每年国际上出现的新药,只有寥寥几种,而在国内卫生部注册的新药,每年都有几千种之多。数量惊人,但这里面几乎全都是仿制药,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药,区别仅在于包装盒上是张三牌阿莫西林,还是李四牌阿莫西林,他们都在生产这种药,但不是这种药的研发者。
    大家都这么做的话,就产生了一种恶姓循环,越多的企业做一种药品,那这种药品的价格肯定就会越低,企业的利润就会越薄。利润少了,自然就没钱做研发,而且为了打败竞争对手,扩大自己的销量,还不得不去大量地做广告和营销。
    如此更没钱去做研发了,甚至还要在生产成本上去做节省:在能治病的前提下,减少一下剂量;包装盒用最便宜的;能做片剂的,就不做胶囊,这样可以省下胶囊壳的成本;必须做胶囊的,就用最低成本的胶囊壳,甚至是劣质胶囊壳、带“毒”的胶囊壳。
    药品本来是为治病的,把成本降到最低的结果,就是非但治不了病,还会增加副作用,这就是盲目生产仿制药的恶果。
    为了拿到一个仿制药的生产批文,企业甚至不惜出钱雇佣掮客来上下打点,而海龟博士拿回了真正的专利技术,他们却把人家给轰走了,理由是米国人不做的东西,我们就不做。
    看来这“拿来主义”的风气,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了,如此下去,还有谁愿意去做真正的研发?
    换一个名字,换一个生产企业,就算是制造了一种新药,虽然要花一些打点费,但比起巨额的研发投入,却不知道节省了多少钱呢。
    我们的很多企业,就是这种思维模式。
    桃子今天的事,给了曾毅很大的触动,所以桃子无意提起的海归博士,反倒引起了曾毅很大的兴趣,他这一趟下来,就是做企业工作的,要改变企业的经营思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要触动他们的思维,就必须先拿出一个另类成功的样本。
    坐在那里想了很久,曾毅拿起电话,拨给了肖江波,道:“肖总,我是曾毅啊,你晚上有没有空?”
    肖江波对曾毅的电话很意外,短暂惊讶之后,就惊喜说道:“曾主任相召,就是有天大的事情,那也必须让路,哈哈。”
    “晚上我想和肖总见个面,有一件事,我需要你这位专业人士给把把关。”曾毅笑着说到。
    “这么说,是医药上的事情了?”肖江波呵呵笑着,曾毅这么一说,他就大概心里有数了,道:“只要是医药上的事情,我全都有兴趣啊,你不叫我去,我还非要过去呢,曾主任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很多事,我还要当面向你请益呢。”
    “那晚上我们就在云海湖见吧,我请肖总喝茶,顺便欣赏一下云海湖的美景!”曾毅说到。
    肖江波很痛快,道:“好,那就定八点吧,我会提前安排好一切的,只等曾主任大驾光临啊!”
    挂了电话,曾毅坐在那里喝完那壶茶,这才起身离开了茶馆,顺便把地点时间的安排通知给陶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