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五六章 处处皆故人

第五五六章 处处皆故人

    从荣城到白阳,必然要经过高新园区,路过平海集团显示屏生产基地的时候,李伟才介绍道:“包主任,这个平海集团的生产基地,总投资要几十个亿美金呢,这是曾县长当年争取过来的大项目。”
    包起帆顺着李伟才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整个平海集团的生产基地非常大,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在路过厂区大门的时候,能看到大门口悬挂了几条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平海集团恭贺小吴山小疗养基地落成!”
    包起帆心里就吃了一惊,像平海集团这样的国际姓大企业,可是非常牛气的,一般很少掺和地方上的事务,今天小吴山疗养基地落成,平海集团能够悬挂横幅致贺,这很罕见!看来传说一点不假,平海集团的这个项目不但是曾县长争取来的,而且曾县长和平海集团的关系实在不浅。
    李伟才这两天没少让包起帆长见识,包起帆作为曾毅现在的大管家,位置至关重要,李伟才就是要让包起帆见识一下曾毅的实力,好让他忠心耿耿为曾毅办事。
    车子抵达白阳市政斧大楼前,白阳市的大部分领导已经聚在了楼前,准备出发前往两市交界处迎接今天前来参加仪式的老干部以及省领导。
    曾毅从车里走下,就被那边的领导看到了。
    “小曾!”胡开文第一个开了口,朝曾毅招了招手,然后很大度地往前走了两步,伸出右手,大声笑道:“大家看,我们白阳市的大功臣曾毅同志到了!”
    这一下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随着高新园区的高速崛起,如今的白阳市,可不再是什么失落之地了,而是南江省一颗非常耀眼的经济明星,甚至是政治重地,白阳市一众领导的分量,也是跟着水涨船高,腰杆子比以前硬多了。
    但大家都很清楚,为白阳市带来这一巨大改变的人物,正是曾毅。
    “小曾,你现在可是越来越精神了!”
    “小曾离开白阳,是我们白阳市的巨大损失啊!”
    一众领导都动了动步子,形成一个不太明显的半圆形,把曾毅给围在了中间,并且开着曾毅的玩笑。
    “各位老领导的气色也很好啊!”曾毅笑着上前,跟一众领导一一握手寒暄,并且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特地从东江带来的烟,道:“这次来得匆忙,什么也没准备,知道几位老领导都好这口,就带来了东江的特产香烟,请领导们赏脸尝尝,如果还合口味,今后供应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这烟得吸啊!”胡开文率先接过来一盒,打开了抽出一支,然后传给旁边的人,笑呵呵地道:“小曾我是知道的,重感情、念旧,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我们这些老领导的,这是他的一片心意,大家都尝尝吧!”说完,胡开文摸出防风打火机,“啪”一声打着,点燃了那根烟,美滋滋地吸了一口。
    其他人就跟着接过烟,每人不多拿也不少拿,各自取了一盒。
    烟刚点着,市委书记廖天华领着一众常委,从里面的大厅走了出来,出门看到这阵势,就大声笑了起来,道:“这种打土豪的好事,怎么能少了我呢!”
    曾毅就赶紧又拿出一条,拆开了过去再次派烟,跟白阳市的常委一一打过招呼。
    廖天华点着烟,吸了一口,道:“当初小曾高升调往东江,我想着怎么也能尝一尝他的喜烟,谁知这小子一听要升官,跑得比兔子还快,今天可算是补上了!”
    一句话,引得现场会心大笑,大家都看着曾毅,心里十分感慨,这么年轻的县长,要背景有背景,要能力又有能力,今后的前途,那还了不得啊!
    包起帆站在人群的角落,目睹这一幕,诧异得嘴巴都张大了,在丰庆县,县领导见了市领导,那就像是儿子见了老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可曾县长回到白阳,白阳市领导言谈之间,却是处处有意结好,曾县长到底是有多大的能量啊!
    站着开了几句玩笑,等吸完那支烟,廖天华一抬手,道:“时间差不多了,我看出发吧!”
    话音刚落,也没人吩咐,现场的人群就自动分开,让出了一条道,道路的另一边,直直对着廖天华的那辆白阳一号车。
    廖天华背起手,侧脸看着曾毅,笑道:“小曾啊,你今天可是咱们白阳市请回来的重要客人,就坐我的车子吧!”
    曾毅客气了几句,实在推不过,就上了廖天华的车子。其他人也纷纷找到自己的座驾登车,市政斧的大楼前,顿时发出此起彼伏的“砰砰”声,等车门关闭,车队就鱼贯而出,一字长龙、浩浩荡荡直奔两市交界处去了。
    以前的荣城、白阳两市交界,就是指高新园区的入口了,不过今天车队却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按照规划,荣城市将修建一条快速干道直通小吴山疗养基地,快速干道的另一端,是与机场高速和荣城绕城高速直连的。现在从荣城到小吴山,已经不需要绕道高新园区了,从新建的快速干道走,只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白阳市的一众常委,就是来到了这条新建快速干道的入口。为了确保今天仪式的安全,省公安厅已经提前封了路,宽阔的双向六车道上,此时冷冷清清,一辆车也看不到,只有公安厅的警卫车辆,散布在道路的沿线各处。
    大家在路口停车好,刚以廖天华为中心站到一块,就听到了尖锐的警笛声远远传来。
    廖天华精神一振,整了整衣服,腰杆笔挺地站在那里,把视线投向传来警笛的声音。
    不到一分钟,就看到由十六辆警用摩托车组成的开道车队,风驰电掣地驶了过来,虽然速度很快,但车队却保持着稳定的队形,在众人还没回过神的工夫,开道的摩托车队就闪着警灯从面前冲了过去。
    曾毅往摩托车的方向看了一下,发现车子通过之后,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他见惯了这种场面,知道省里的车队很可能是不会在这里停留了,他就上前一步,道:“廖书记,是不是让大家赶紧上车?”
    廖天华还没反应过来曾毅这句话的意思,就看后面又有三辆警车驶了过来,为首的一辆车,涂有“警备”的字样,车顶闪烁着红蓝警灯,还发出刺耳的警笛声。
    三辆警车仍然是不做任何停留,从白阳市一众领导的面前直接穿过,带起一股狂风,吹得不少人衣服猎猎作响。
    这三辆警车刚过,一条长龙车队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清一色的黑色奥迪,看不到尽头,在车队的中间部位,夹着几辆考斯特中巴。
    当第一辆奥迪从众人面前通过时,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车子的后排座位上并没有坐人,但前排的司机和副驾驶员,都是一脸彪悍之色的小平头,身着一身黑色西装,耳朵里塞着通讯用的耳麦,表情凝重。在通过的时候,副驾驶位上的小平头,还用冷漠的眼神“盯”着站在道路旁的白阳市一众干部。
    “上车!都上车!”
    廖天华急急忙忙地喊了起来,他终于明白曾毅的意思了,老干部和省领导不会在这里做停留了,而是会直奔小吴山疗养基地。
    白阳市的领导,这才慌慌张张朝各自的座驾跑了过去,今天白阳市的领导,可以说是集体出动了,几十辆车往路边一停,也排出去足有一里多地,现在人都站在一块,匆忙之间要登上自己的车,最远的人要跑上五六百米,这对平时养尊处优的领导来说,可并不轻松。
    廖天华这一声令下,现场就有些混乱了,那些距离远了,撒开腿玩命往自己的车子那里跑,可惜没跑出多远,就一个个脸色发白、气喘如牛、两腿僵硬了。
    省里的车队速度很快,距离最近的廖天华,也只是刚上车做好,就看到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子已经通过了。
    廖天华也等不得后面的人跟上了,急忙命令司机开车,咬着省里车队的屁股就追了上去。
    好在是后面的司机很有眼色,他们没等自己老板跑过来,就赶紧发动车子冲上路面,跑去接应那些正跑得两腿发软的领导。
    不到十分钟,车队就到达了小吴山疗养基地的现场。
    三大疗养基地的第一期工程,已经完结并交付使用了,此时的小吴山,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副破败样子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掩映与青山绿林间的欧式风格白身红顶的小楼,小楼周围的树林经过规划之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天然园林,满眼都是景色,一条条林间小道,在视线中若隐若现,通往绿林的深处,把这些小楼联系在一起。
    在一块巨大的石雕前面,临时搭建了一处会场,现场铺了红地毯,放了花篮,整整齐齐摆着许多把红色的椅子。
    廖天华下车之后,就领着曾毅往前赶走,等走到距离前面省领导大概五十米的位置,身着黑色西装的小平头就抬手拦了一下,廖天华就没敢再往前了,静静站在那里,脸上带笑,目光注视着前方的省领导。
    省委书记冰寒柏已经下了车子,他等其他省领导走过来站好,才迈步朝一辆黑色的奥迪走了过去,拉开车门,乔文德乔老就走了下来。
    现场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就连站在很远处的白阳市领导,也是奋力拍着巴掌。
    曾毅看到了很多老熟人,孙文杰、秦良信、鲁国亮这些常委,今天全都过来了,等把乔老、徐老几位重量级的大佬迎下车,鲁国亮这位秘书长又带人到中巴车那里,把上面的老干部代表都迎了下来。
    在乔老、徐老的旁边,还有一位老太太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顾明夫的老母亲,今后顾老夫人就要住在小吴山上了。
    小吴山的规划是郁离子做的,因为这个,曾毅答应要把山上的别墅分给久泰集团的董胖子一套,也不知道董胖子用了什么手段,这套别墅经过一番辗转之后,最后竟然是到了顾老夫人的手里。
    这让曾毅都不得不佩服董胖子的能力了,这份礼物送得实在太值了,久泰集团的根基是在东江省的,而顾明夫现在是东江的省长,董胖子把这套别墅送给顾老夫人,让顾老夫人不但能够安享晚年,而且可以跟诸如乔老之类的老干部做上邻居,这份人情,顾明夫岂能不往心里放?
    省领导陪着老干部入场就座之后,白阳市的干部才被允许入场,大家都很自觉,上前各自找到位置坐下,就等着仪式的开始。
    廖天华作为白阳市的市委书记,是今天的东道主,也是这个仪式的主持人,他胸前佩上一朵红花,然后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上前面的主席台,往演讲台前一站,朝下面一鞠躬,然后热情洋溢地道:“今天是小吴山疗养基地落成启动的曰子,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白阳市委市政斧,以及白阳市三百万人民群众,对今天拔冗参加仪式的领导和贵宾,表示由衷的感谢……”
    会场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声震云霄,把山上的鸟儿都惊得扑棱棱飞上了天空。
    等掌声稍停,廖天华道:“今天参加仪式的领导和贵宾有:……乔老;……徐老将军;……;……顾老夫人;……;……省委冰书记;……”
    一长溜的名字介绍过去,就花费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足见今天这个仪式的规格之高,以及省里的重视。
    包起帆站在会场的最后面,往前面眺望着,他想看清楚顾老夫人的长相,这可是东江省省长的老母亲啊,今天能在这里得以目睹顾老夫人,对包起帆来讲,是个意外的收获,可惜他只能看到顾老夫人的一个背影。
    仪式的流程都是固定的,首先请冰寒柏致辞,再由省长孙文杰讲话,然后是三大基地相关的上级领导上台,最后再一起恳请乔老讲两句勉励的话,等乔老讲完之后,就是基地交付使用的剪彩仪式了。
    剪彩结束,仪式就算是结束了,接下来是由廖天华充当讲解,省领导陪着老干部去视察疗养基地里的环境和设施情况。
    白阳市的领导还不敢散去,远远跟在后面,距离前面的省领导有几十米远的距离。
    走进疗养基地没多久,省委秘书长鲁国亮突然离开前面的队伍,朝后面匆匆走了过来,白阳市的干部顿时精神一振,全都用灿烂的笑容注视着鲁国亮。
    “小曾!”鲁国亮来到队伍前五六米的距离,就停下了脚步,冲曾毅招了招手,道:“快跟我走,老首长亲自点名,要听你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