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五八一章 异曲同工

第五八一章 异曲同工

    派人给县委书记张忠明送了个消息,曾毅就带着马恩博士父子朝外走去。
    刚到楼下,就看一列长龙车队驶了过来,包起帆跑得快,已经到门口迎了上去,领着车队直接就进了县政斧的大院。
    “曾县长,我们今天是不请自来,有什么打扰之处,还请多多海涵啊!”云海第一制药厂的王董一下车,就笑呵呵地朝曾毅伸出手。
    “哪里的话,我们丰庆县政斧的大门,永远都对各位医药界的精英翘楚敞开着,欢迎大家随时来、常常来。”曾毅跟王董握手寒暄,然后一一跟今天过来的医药界代表握手认识。
    说话间,张忠明也过来了,满脸洋溢着喜气,东江省医药界代表今天齐聚丰庆县,这在丰庆县的历史上,也算是一大喜事,张忠明自然要凑一凑这个热闹。上前握住企业家的手,张忠明道:“欢迎,欢迎,诸位企业家一起莅临,是我们丰庆县的荣幸。你们都是见过识广的人,今天来到我们一个小地方,还请多批评、多指正啊。”
    “不敢当,张书记言重了!”企业界纷纷又讲了一些客气的话。
    最后一辆很不起眼的小车,此时也驶进了丰庆县政斧的大院,车门打开,从驾驶位下来个年轻人,把车子往那里一停,就双手插兜站在楼前的花圃旁,悠哉游哉地打量着县政斧大院里的一切。
    张忠明一瞄眼,正好看到了花圃前的那个年轻人,当时眼睛大亮,甩开企业家就几大步下了台阶,老远伸出手,连声道:“顾总,哎呀,顾总,我看着就像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可是稀客啊!”
    顾迪微微一点头,嗯哈了一下,道:“张书记,好久不见了啊!”
    张忠明有些激动,自从上次见过顾迪之后,他就琢磨着怎么能跟省长的公子攀上关系,没想到顾迪今天倒是主动来到了丰庆县,这可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个好机会啊,只要能把顾迪招待好,这关系就算是有了良好的开端。
    “曾毅同志也是的,顾总这么重要的贵宾莅临,竟然如此马虎草率,昨天一块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情。”张忠明满面笑意,看似在批评曾毅,其实是故意在顾迪的面前提曾毅,显得自己跟曾毅的关系很亲近。
    顾迪随意一摆手,道:“我随便来看看。”意思就是这次过来谁也没有惊动,包括曾毅在内。
    张忠明就道:“顾总,你过来应该通知一声才是,我们也好做接待的准备,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丰庆县的干部不懂礼数呢!”
    顾迪不想多搭理张忠明,道:“张书记快去忙吧,那边客人都在等着呢。”
    张忠明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曾毅并没有过来的意思,而其他几位企业家也没有什么举动,他就知道顾迪不想搞得人人皆知,当下只好说道:“顾总,今天实在是太失礼了……”
    医药企业的几位老总,也都在朝这边看,张忠明撇下大家直奔顾迪,大家就开始揣测顾迪的来历了。只是顾迪以前没在医药界混过,所以东江医药界认识顾迪的人并不多,而认识顾迪的几个人,已经早知道顾迪的脾气秉姓了,并没有上前搭话。
    曾毅只是朝顾迪点了点头,笑了笑,也没有过去打招呼,更没有专门做介绍。顾迪今天过来,是冲着马恩博士的项目来的,上次南云将军茶的项目他没有下大本钱,至今仍旧非常后悔,现在曾毅又要搞新的项目,顾迪自然很是上心,上赶着要来掺一脚。
    张忠明走了回来,笑着说道:“曾毅同志,今天的贵客比较多,我看咱们两个分一下工吧。你给各位企业家做个向导,领着大家先到县里各处走走看看,我现在就去县委小招,亲自安排一下接待方面的工作。”
    在场的企业家,大半都是国有企业的老总,哪个不是人精,一听就听出来了,心道这位曾县长在丰庆县可是根深叶茂啊,连县委书记都要避让三分。
    曾毅就笑道:“我来做向导没有问题,可涉及到县里的政策和具体情况,还是张书记比较熟悉一些,到时候企业家要是问起来,我怕答不上来啊。”
    包起帆八面玲珑,当时就道:“两位领导,接待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做吧,保证让贵客们都满意。”说完,包起帆就急忙抬脚,急匆匆跑去安排了。
    张忠明一任县委书记,自然不可能跑去县委小招去安排饭局,他这么讲,只是要在顾迪和企业家的面前把曾毅往前捧。顾迪和曾毅的关系,张忠明是见识过的,没有什么比捧曾毅更能捧到顾迪的心里去了;再者,今天这些企业家为什么结伴来到丰庆县,张忠明很有自知之明,那绝对不会是奔着自己张忠明来的。
    所以张忠明干脆就把曾毅往前捧,一来在众人面前示好,二来在曾毅的斡旋下,说不定还能为丰庆县拉来几笔投资项目呢,这些最后都能算自己一份。
    包起帆的效率很快,众人只是在县政斧的小会议室里小坐了一会,接待工作就已经安排好了,因为时间还早,县里调来两辆考斯特中巴,先带企业家们去县里的几个经济园区参观考察。
    参观的流程也是包起帆安排好的,车队出了县政斧大院,直奔紧靠着县城的城关镇工业园区而去。
    坐在车上的张忠明看了看方向,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以往县里只要有企业来考察,第一个参观的对象一定是县里的开发区,可今天却选择了距离更远的城关镇工业园区,这里面大有玄机啊!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王东根得知县里来了大型企业考察团,立刻张灯结彩,组织管委会大大小小干部站在路边准备迎接。
    “消息准不准?”王东根看着县政斧的方向,心里有些不踏实地问到。
    办公室主任急忙答道:“千真万确!这次到县里的是一个医药企业考察团,包括江波医药、云海第一制药厂的老总,都亲自过来了。”
    王东根两只手捧着腹前用力地捏了两下,心道这可是个高规格的考察团,云海第一制药厂是东江省最大的国营制药厂,而江波医药则是全国最大的民营药企,如果能从这两家企业手中争取到项目,那绝对是一笔耀眼的政绩。
    “接待工作一定要扎实,要高度重视!”王东根又嘱咐了一句。
    办公室主任道:“王主任放心,我们不是第一次接待这样的考察团,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王东根微微颔首,心里才觉得有些踏实了,开发区各方面条件都是丰庆县最好的,只要来了考察队伍,不可能不来开发区看看,虽然没有接到县里的通知,但王东根还是决定早作准备。
    远远看到车队过来,办公室主任就喊了起来,道:“快,把欢迎的横幅赶紧拉起来,把手里的彩旗也挥起来,都精神一点,热烈一点!”
    王东根也往前两步,站在一个比较醒目的位置上,好让车队能很清楚看到自己,然后脸上布满了热情的笑容,准备迎接考察团的到来。
    车队风驰电掣,距离王东根只有五十米的时候,依旧还没有减速的意思。
    王东根看着车队直直驶来,不得不往路边退了两步,刚站稳,车队就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卷起一股狂风。
    现场的人就傻了眼,随即就见王东根的脸色一片灰败,站在那里像是丢了魂似的。
    “王主任……”办公室主任小声提醒了一句,他也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王东根良久才回过神,他想发火,但又不敢,最后道:“先让大家都回去,你去把情况给我摸清楚!”
    办公室主任一脑门的汗,喊着让大家都散去,然后匆匆忙忙往县里去了。
    王东根站在那里没动,脸色连续变幻着,考察团过开发区而不入,这已经是个很明显的信号了,县领导对自己极其不满意了。
    开发区一直是葛世荣的地盘,不算很出色,但也不算差劲,上次曾毅争取到南希集团的项目,仍旧选择了落户在开发区,这就是给王东根一次机会,希望王东根认清楚形势,谁知王东根随后又跟葛世荣一起挖了个陷阱,制造了财政危机要给曾毅难堪,这让曾毅很不满意。
    王东根此时肠子都快悔青了,他没想到葛世荣把上一任的县长都轻易赶跑了,却在新来的曾县长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这才多长的时间,葛世荣就已经在丰庆县彻底失了势,自己当时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把曾县长给得罪了,今后县里对开发区的支持力度,肯定是要大大下降了,今天的事情就是个信号。
    王东根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了,再跟着葛世荣走,必将是死路一条。
    走马观花地参观了两个地方,车队返回了县委招待所,这里准备了丰盛的宴席来款待大家。
    酒宴之上,云海第一制药厂的王董开了口,道:“丰庆县的环境,刚才我已经看了,软硬件都是一流的,今年厂里要增加几条新的生产线,我对丰庆县印象不错,就是不知道丰庆县的领导欢迎不欢迎啊!哈哈……”
    张忠明眼神一亮,立刻举起酒杯,道:“我代表丰庆县委、县府、全体干部群众,感谢王董事长对我们丰庆县的信任和大力支持,我们热烈欢迎云海第一制药厂前来丰庆县设立分厂。”
    曾毅也道:“王董事长的话令我们倍受鼓舞!”
    王董呵呵一笑,举杯共饮,等放下杯子,道:“今天上午省里召开的医药工作会议上,顾省长讲到,医药事业关乎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是一项重于泰山的大事业,必须要像丰庆县一样实事求是、讲究诚信,才能把这项事业做好。这是我信任丰庆县的一个重要原因,丰庆县的这块诚信招牌,是我们医药企业生存之本。”
    曾毅心中一动,王董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找到了一个做大丰庆县的宣传点,那就是“诚信”二字。
    在医药行业内,尤其讲究诚信,古代药行,就有“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说法;患者买药,但大部分不懂药,当然是选那些有信誉保证的药品。只要把丰庆县的这块“诚信”招牌在大众的心里竖起来,让印有“丰庆县制造”的药品,成为一块让患者放心的金字招牌,自然就会吸引大批的医药企业前来入驻。
    这和南云县做将军茶的办法,有些不同,但也有相通之处,世界上有很多品牌,已经不仅仅是商品的代言词了,它里面凝结了很多东西,有的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
    既然企业这样做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曾毅就认为丰庆县同样也可以这样做,不同的是丰庆县没有具体的商品罢了。
    这件事要趁热打铁,但也必须有个全盘的计划,以及后续的措施跟上,否则只会让丰庆县“臭名远扬”。
    曾毅再次举起杯子,道:“王董,让我们共同来做大‘诚信’的事业。”
    王董很痛快的又饮了这杯,他是个知情人,知道曾毅和顾迪的交情,今天主动提出要在丰庆县设立分厂,完全是冲着这个来的,反正云海第一制药厂要建分厂,哪里不是建。
    有了王董的这个表态,其他几位医药企业的老总也对丰庆县的投资环境给于了肯定,表示有机会的话,会考虑在丰庆县投资,但没有肯定。
    顾迪没有往这桌上凑,他跟马恩博士父子坐在一桌随意聊着,马恩是个没心眼的人,跟这种人聊天,对顾迪来说是种享受。
    等散了席,曾毅把一切安排妥当,这才过来找顾迪,道:“刚才看你跟马博士谈得很投机,谈得如何?”
    顾迪正在喝茶,起身给曾毅去拿了个杯子,道:“我把投资的条件,以及股权分配的情况,大致都对那位马博士讲了讲,他没有什么意见,只要求有政斧参股,实现他回报祖国的心愿就行。现在就差批文了,这得看你的了,我在卫生部那里可是半点路子没有。”
    曾毅一点头,道:“明天!明天我去一趟京城,争取把这件事搞定!”
    事情终于忙完了,今天起恢复正常更新,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