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六零三章 另有其人

第六零三章 另有其人

    刚刚进入云海地界,曾毅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是黄灿打来的。
    “黄老,您好!”曾毅赶紧接起电话,向黄灿打了个招呼。
    电话里就传来黄灿的声音,他淡淡问道:“小曾,忙不忙啊?”
    “黄老有事,尽管吩咐就是了。”曾毅说到。
    黄灿就直接挑明今天打电话的用意,道:“你们丰庆县这次出台的医改试点措施,争议很大,这两天有不少中医界的同仁来我这里提了看法。你要是不忙的话,我想跟你谈一谈这件事。”
    曾毅稍作沉思,便道:“我现在就在云海,要不我上门去拜访黄老?”
    黄灿一听,就痛快说道:“如此最好,我就在家中,你过来便是了。”
    挂了电话,曾毅把黄灿的住址说给司机,当下车子又调头朝黄灿家中驶去。曾毅原本是打算去见卫生厅厅长林安宁的,现在接到了黄灿的电话,他决定先去黄老那里打听一些消息。
    到了黄老家里,黄老已经在等着了,他跟曾毅是老关系了,所以也不跟曾毅多做客气,直接就领着曾毅进了书房。
    “小曾,你们丰庆县这次的医改试点,有些冲动了啊!”等曾毅坐下,黄灿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到。
    曾毅笑了笑,道:“既然是试点,本身就是一种尝试。不过,这次的医改试点政策,我们并不是一时冲动才推出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黄灿伸手弹了弹烟灰,然后目光直视曾毅,道:“昨天省中医药管理局的白局长来看我的时候,还提起了你们丰庆县推出的医改措施,尤其是对于十元起步的门诊收费标准,白局长的意见好像很大,表示无法理解,甚至还讲了重话。”
    曾毅还是一笑,道:“白局长肯定会说我这样做,会把中医推向灭亡边缘……”
    黄灿稍稍露出意外的神色,曾毅猜得一点没错,甚至白局长讲的话,比这个还要严重,不过要说曾毅推出这个政策是在打压中医,黄灿是不相信,曾毅要是想这么做,当初就不会在南江省筹建中医学院了。
    只是黄老有些不明白,既然曾毅明白其中的道理,为什么还要推出这样的政策呢?
    眼下中医已经衰落到了极点,各地纯粹意义上的中医医院,绝大多数都只剩下空架子了,而设在综合医院里的中医科,也是门庭冷落,只收两元的挂号费,都不见得有病人上门求诊,现在曾毅却强行要求把中医的门诊挂号费提高到十元,这不是人为地拔高了看中医的门槛吗?
    看中医的成本比西医高出数倍,患者自然更不愿意选择看中医,这个政策,岂不是对中医的一种围剿和打压吗?
    黄灿相信曾毅不是为了打压曾毅,可他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沉思半响,道:“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曾毅就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份文件,道:“这是我县卫生局提供的一份数据汇总,请黄老过目。”
    黄灿接过来一看,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疑惑神色,这份文件本身并无特别之处,只是一份医院的收费标准罢了。
    曾毅此时说道:“根据这份数据显示,目前综合医院所有的收费项目加起来,共有3966项,其中中医所占的比例,仅为2%……”
    黄灿翻着这份收费标准,入眼所见,基本上全是西医的收费项目,连续翻了两页,都没有看到中医的收费项目,于是“唔”了一声,表示曾毅所说不假。
    曾毅继续说道:“以骨科为例,西医有两百多项收费标准,细到一个小手指的肌腱手术,都有着具体的标准,而中医仅有骨折和脱位两个收费项目;具体到骨折的处理上,中医又仅有骨折复位这一个收费项目,而西医在创伤骨折的手术治疗上,收费项目有五六十项之多。”
    黄灿微微颔首,但还是不明白曾毅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现在医院实行的是中西医统一的门诊挂号标准,这样做,其实对中医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西医可以不赚这个门诊费,因为他们还有各种收费项目等着患者去买单,这个才是看病贵的重点所在;而中医的传统诊断方式,并不需要很多的检查设备,再者中医也没有足够多的收费项目,仅靠门诊收费一项的话,必然处于亏损状态,不但医生收入低,还自然被医院所排斥……”
    黄灿“啊”了一声,听到这里,他才有些恍然大悟了,他这一生对中医的教育倾注了很大心血,他认为这才是挽救中医的头等大事,但从来没有琢磨过其他方面的原因,曾毅这么一讲,他才感觉到曾毅的思索是很有必要的。
    医院的这种收费标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早早地把中医的前途给“扼杀”了,医院里不给中医设立什么收费项目,门诊挂号费又便宜到了极点,中医大夫自然无法创造效益。医院出于其本身的盈利考虑,只会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把中医取消;第二是逼中医大夫去创造效益。
    天大地大,都没有吃饭大!
    如果中医大夫连自己都养不活,甚至自己随时都可能会被医院赶出来,手里的饭碗朝不保夕,你又让他们如何去发扬“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呢?
    他们首先要考虑的,只能是自己的生存问题,如此一来,大量的中医弃中学西,甚至中医大夫为患者开出一大堆西医的检查单,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以前黄老是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让曾毅一说,他才感觉后背冷汗森森的,他没有想到,医院里那些司空见惯的收费标准,竟然会是一种消灭中医的合法武器,这种武器不但威力极大,而且还让自己这位铁杆中医几十年都毫无察觉。
    “黄老一生致力于中医后辈人才的培养,可以称得上桃李满天下,但不知道在这些后辈之中,至今还能坚持以中医为生的,尚有几人?”曾毅又问了一句。
    黄老一怔,此时他不光觉得后背冷汗森森,连脑门都开始变得冰凉了,他在担任东江中医学院院长期间,培养的中医学生足有上万人之多,可如今这些学生还能坚持中医的,却是百中无一了,至于小有名气的,又是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难道自己大半生的坚持和努力,都是错的?
    黄灿不认为自己是错的,可事实就在眼前,至少这个悲伤的结局无法证明他是成功的。
    “西医偏重于客观数据,往往一个感冒,患者都需要花费上百元来做检查,医院的收费标准,实则是为西医量身定制的;而中医用药的特色在于简、廉、效,独特的‘望闻问切’诊断方式,也决定了中医没有多余的收费项目,挂号费是很多大夫唯一的收入来源。如果不能提高他们的收入,他们开出来的药,必然不会是简、廉、效,而是繁、贵、缓,他们的诊断方式,也必然不会是望闻问切。”曾毅说到此处,深深地叹息一声,道:“抛弃了简、廉、效,再抛弃了望闻问切,中医即便还在,也已经不是中医了。”
    黄灿不得不承认,曾毅的考虑比自己更为实际,自己想的是如何培养中医的后继人才,而曾毅所考虑的,则是如何让这些后继人才生存下去。
    “中医从来都没有消灭,也永远不会消灭,消灭的只是中医人才罢了。”曾毅语气中带着感慨万千,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黄灿大为动容,深深一品,他才觉得曾毅这话有着很深的道理,为什么老百姓在得病绝望之时,在被西医宣布了不治之时,却仍能寄希望于中医呢?除了本能的求生欲望之外,是因为中医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中华民族的一种根文化,除非我们的民族姓都消失了,除非我们忘记了自己祖宗,否则中医就不会消失,因为他已经融在了所有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了。
    没有龙图腾,没有了汉字、如果再再没有了中医,我们彼时将还有何物,可以自证是华夏民族的薪火延续呢?
    所以中医永远都不会消失,消失的,仅仅是中医时人而已。
    从这点讲,自己所努力的方向并没有错,只是曾毅更加务实。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永远都不如诱之以利,你在课堂上把就是中医吹到天上,把中医形容为天底下最崇高的事业,但现实中如果这个事业带给中医人只能是穷困潦倒的话,那么谁还能始终坚守着呢?
    “小曾,你的良苦用心,我明白了……”黄老表情沉重地讲了一句,然后坐在书桌里面,半响都没有讲一句话。
    曾毅道:“有黄老的这句话,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黄老叹息一声,道:“可惜能够像你一样真正看明白的人,寥寥无几……”
    曾毅脸上带着苦笑,何止是大多数人无法理解,就是中医人本身,怕是能够想明白这一点的都不多。
    大多数的人,都会存在一种思维的误区,这就是用降低药价来解决看病难的道理一样。
    在上级的要求下,门诊挂号费一降再降,表面看,患者就医的门槛好像是降低了,可其它的收费项目,却是一涨再涨,等患者走进医院,才会发现所谓的低门槛,不过是为了方便“关门打狗”。
    对于几百块钱的药,很多患者眼睛不眨就买了,甚至指明了要买进口药、昂贵药,你给他开廉价药,甚至他还会觉得疗效不够;可医生如果收十块钱的诊费,他们又觉得无法接受,认为这增加了自己的就医成本。
    这也是一种舍本逐末、因小失大的思维误区。是药三分毒,盲目崇拜药品的最终结果,只能是无药可救。
    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身体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和狂吃那些不知名堂的药比起来,到底哪个更重要?
    中医最擅长的是“治未病”,只花十块钱,你就能知道自己身体处于什么状况,需要做哪些方面的调理,不但能防患于未然,甚至不用药只靠调理都能改善身体状态、强身健体。难道这不比在医院里挂了几瓶药水,买了千把块的药品要更划算吗?
    所以曾毅对于提高中医门诊收费的态度很坚决,别人认为十块钱太高了,曾毅反而认为太低了,难道医生一辈子积攒的丰富诊断经验,其价值还比不上那些冷冰冰的机器吗?
    而且这跟医改试点的初衷也丝毫不相悖,医改的最终目的,是解决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在这件事情上,依靠医疗保障、依靠廉价服务,都远远不如依靠“中西医并重”。
    西医独大,自然就主宰了这个市场,患者只能被动接受,东改西改,最终都会回到老路上来;但如果有另外一种医术抗衡西医,同样为患者提供优质的医疗保障服务,那么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实行中西医分开的不同门诊收费制度,就是曾毅解决中医大夫生存困境、突出中医治疗特色的第一步,而接下来,曾毅还会陆续制定更加规范的中医服务标准。
    黄灿此时回到正题,道:“听说卫生厅叫停了你们的试点政策?”
    曾毅重重一点头,道:“我正是为这件事到云海来的,不知道黄老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黄灿微微一颔首,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得知的,我去问过了,卫生厅的答复,说是接到了很多省内中医代表的反映,认为你们的政策是在打压中医,考虑到老百姓对于中医的独特情感,以及中医界同仁的意见,所以暂停推行。”
    曾毅心道如是如此倒是好办了,道:“我会针对此事,去跟厅里的领导进行沟通,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这个问题我会帮你解释,相信他们还是会重视我的看法的。”黄灿主动把这事揽了过来,转而道:“不过,根据我听来的消息,这次暂停丰庆县试点工作的,并不是卫生厅的态度,而是省委德群书记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