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六二九章 发难

第六二九章 发难

    曾毅顺着孙睿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几位男女老外正站在里面的通道内在等行李,看样子是跟着孙睿一块来的,曾毅便道:“好的,那回头我联系你!”说着,曾毅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孙睿。
    “呀!”孙睿接过来一看就有点吃惊,道:“你都当县长了啊!”
    “感谢组织!”曾毅笑着开了个玩笑。
    孙睿就把名片收好,开心道:“看来我得宰一大刀才行。”
    曾毅呵呵笑着,心道孙睿的气质虽然变了很多,但语言风格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记得当年孙睿和叶清菡就打着代表群众百姓的口号,狠狠宰了自己这个“(*)”官员好几顿呢。
    看那边行李出来了,孙睿也不和曾毅多说,道:“等我把这些洋上司安顿下来,就给你电话!”说完,孙睿抓抓手再见,转身进去跟那几位老外汇合。
    曾毅笑着摇摇头,心道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和孙睿以这种方式重逢,还以为再也都见不到了呢。
    回过身领着南江的企业家往外走,左老板就问道:“刚才那位女士是谁啊,看起来有些眼熟。”
    曾毅呵呵笑了一声,道:“你和白总应该都认识。”
    左老板就一幅思索的表情,看着眼熟,可自己确实想不起来是谁了,倒是白家树有些愣神,心道自己对这位女士完全没有印象啊,怎么可能会认识呢,如果真是曾县长的朋友,自己岂能不关注?
    “是清菡的一位学姐!”曾毅就解释了一句,然后拿起孙睿的名片一看,道:“几年前出国了,如今在美国的一家大型医药公司做行政秘书。”
    一提叶清菡,白家树的脸色就变了,他终于想起孙睿是谁了,当年在南江的时候,曾毅带着叶清菡三女去唱歌,结果白家树这边有人看叶清菡几人漂亮,上去调戏起了冲突,不仅当场动武,最后还被苏健纯一帮人打得在床上躺了半年才好。这件事白家树怎么可能会忘记,虽然现在他取得了曾毅的原谅,但他还是害怕曾毅会因为这事记恨自己呢。
    左老板这时候也想起来了,道:“想起来了,好像是姓孙,比小叶大一级,我以前见过两面的。”
    “孙睿!”曾毅笑着又把孙睿的名字讲了一遍。
    左老板呵呵笑着,道:“咳,老了,这些年记姓真是大不如以前了。”
    曾毅笑了笑,道:“变化太大了,我差点也没认出来。”
    白家树跟在后面没有插话,曾毅不提,他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
    航站楼出口外停了两辆考斯特中巴,是由省政斧派来的,专门接待此次前来参加联谊会的企业家。
    到了指定的接待酒店,刚好也到了吃午饭的点,曾毅帮大家办好报到手续,就领着大家去了路上的宴会厅,打算为这些南江来的企业家朋友接风。
    一番客气推让之后,大家终于确定了各自的位置,于是纷纷落座。
    屁股刚挨到椅子,宴会厅的大门被人推开,威严而带着热情的声音传了进来:“这就是从南江省过来的企业界精英了吧!”
    大家齐齐抬头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后面还带着几位随从。
    曾毅此时赶紧迎了过去,道:“我给你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东江省的副省长陈为民同志。为民省长于百忙之中,特意前来看望大家,请大家欢迎。”
    在场的人回过神来,立刻起立鼓掌,大家都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到达东江,东江的副省长就特意过来接待大家,这个待遇可不是一般地高啊!很多人心里就有了感慨,到底是曾毅啊,这不管到哪里,混得都是如此风生水起,连副省长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陈为民笑着摆摆手,道:“坐,大家快请坐嘛!今天见到大家,我感觉特别地亲切,因为什么呢,因为我陈为民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南江人,所以大家可千万别把我当外人看呐,都随意一些,别拘束!”
    曾毅旁边笑着说道:“这个我可以作证,为民省长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南江人!”
    现场又起了一片掌声,陈为民抬出“老乡”这张牌,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一下就把距离拉近了。
    曾毅也没想到陈为民会过来,要是提前知道,肯定就不能坐在宴会厅里等陈为民来登门了。当然,他也明白陈为民此举的用意,这次的企业家联谊会曾毅出了很大的力,陈为民是要用这种行动,来表达一下对曾毅的感谢。
    另外,就是给企业家们留下个好印象,争取这次的联谊会能拿出一份好成绩。
    “陈省长,你给家乡来的企业家讲几句吧?”曾毅请陈为民往首座的位置去坐。
    陈为民也没有客气,直接来到首座,很爽快地举起一杯酒,道:“我这里代表东江省政斧,感谢诸位对此次企业家联谊活动的大力参与,也感谢诸位对东江省经济工作的大力支持。同时,我也要以一位老乡的身份,祝愿各位此次东江之行心情愉悦、大有收获。”
    说完,陈为民仰头把杯中的酒水饮尽。
    在座的企业家看陈为民这位副省长如此痛快,当下更是好感大增,于是纷纷举着酒杯,共同饮了此杯。
    陈为民喝了这杯酒,就不再喝了,但还是坐下动了几筷子,陪着左老板等人聊了几句,讲了些关切的话。
    大概十分钟,陈为民站起身来,道:“省里还有点事情,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这里我就要向诸位老乡告个罪了。”说完,陈为民看着曾毅,道:“小曾,我就把这里交给你了,你可要把我的这些老乡都招待好啊!”
    “陈省长放心!”曾毅笑着应了一声,起身和企业家一起去送陈为民。
    到了大厅门口,陈为民转身笑道:“留步,请留步!”他那些企业家都留在了宴会厅内。
    曾毅则跟着陈为民走了出去,直接把陈为民送进了电梯。
    “小曾,接待中如果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不足,你要及时向我汇报!”陈为民临走向曾毅交代着,道:“一定不能怠慢了参加活动的企业家,你明白吗?”
    曾毅道:“这个我清楚,我会及时把企业家的情况向陈省长汇报。”
    陈为民点点头,这才算放了心,这次曾毅请来的企业家不少,有很多还是巨无霸级别的,不仅有南希集团、戴维基金这样的国际企业,还有国内的几家巨型民营企业,甚至连电网这样的大型国企也有代表过来。陈为民当然想趁着这个机会,争取促成几笔投资,所以他想在联谊会之前,争取都跟这些企业家见上一面。
    两天之后,企业家联谊活动正式开幕,顾明夫领着省里的几位副省长亲自到场,并且致了辞,表达了对企业家到来的欢迎,也简单阐述了一下东江省的经济运行情况,以及经济发展方针。
    开幕之后,就是各种主题的联谊活动,比如金融沙龙、地产论坛、高科技峰会,其实就是以各种名义把企业家召集起来,一方面促进交流了解,一方面向企业家推介东江省的各种招商项目。
    套路虽然有点老旧,但成果还是非常可观的,几场主题活动办下来,企业家们就初步敲定了数百亿的投资意向,这跟陈为民事先的充分准备也有很大关系。
    曾毅每天都忙着接待这些企业家,顺便还要给陈为民牵牵线,介绍他和企业家认识。偶尔闲下来的时候,曾毅还得去丰庆县的项目推介展台去看看,丰庆县带来的这几个项目除了电厂之外,其余都不算大项目,联谊会只开了一天,就都找到了有投资意向的企业,只有医药项目一时找不到有意向的企业。
    这个也在曾毅的意料之中,对于医药行业他实在太熟悉了,找别的类型企业对曾毅来说或许有点困难,但要找几个医药企业,对曾毅来说易如反掌,凡是有可能的企业,曾毅之前早就联系过了,他之所以带这个项目来过来,目的只是为了做展示用的。
    打几个企业家安排好之后,曾毅就往会场的角落走了走,打算喘口气,这两天他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
    接了杯水,刚在角落站定,曾毅就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喜悦声音:“呀,这不是曾县长吗?”
    侧脸往旁边看去,果然就看到孙睿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好几杯水,一看就知道也是过来接水的。
    曾毅有点奇怪,道:“你怎么也在这里呢?”
    孙睿道:“我的那几个洋上司,还真是好奇宝宝,听说这里有个企业家交流联谊会,就非要过来看看。”
    曾毅笑道:“有收获吗?”
    “还正在转呢,可怜我又要当翻译,还要当苦力。”孙睿嘴上诉着苦,眉眼处却全是笑意,看到曾毅她很开心。
    “想了解哪方面的项目,我帮你们介绍。”曾毅笑着,“我在这里做两天苦力了,情况很熟。”
    孙睿就道:“主要是医药方面,其次呢……”
    正在这时,曾毅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包起帆打来的,曾毅就按下接听,等着包起帆讲话。
    “曾县长,有一个意外的情况!”包起帆口气有些焦急,道:“曾县长还记得古浪集团的那个投资代表吗?以前被我们拘留过的。”
    曾毅“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记得,那个投资代表还有个很二鬼子式的名字,叫做杰克王。
    “他带着几个人,现在就在我们的展台前发难呢!”包起帆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