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六六零章 绿线

第六六零章 绿线

    夏工此时正在铁路勘测的工地上,曾毅打听清楚具体的位置,就让司机驱车赶了过去。
    路程并不远,夏工目前所在的临时勘测基地,距离佳通市很近,就在大平县和佳宁区交界的地方,曾毅很快就找到了夏工所说的那个临时勘测指挥所。
    “小马,你今天再跑一遍k03这条线;小王,你把数据再核实一遍……”
    曾毅到达的时候,夏工正在一块空地上,向几位年轻的工程师分派今天的勘测任务,在几人的旁边,停着一架用于空中遥感勘测的直升机,机身上喷着“铁路地质勘测”六个大字。
    夏工看到曾毅过来了,就加快分派的节奏,很快把任务派完,又叮嘱了几句“小心仔细”、“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然后就把众人遣散了。
    “小曾来了,到屋里坐吧!”夏工转身哈哈一笑,领着曾毅往一旁搭建的活动板房走去,道:“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以前可是请都请不来呢!”
    “有点事,要向夏老你请教!”曾毅呵呵笑着,道了一句。
    夏工就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曾毅,诧异道:“怎么,你又改变注意了?”
    “一言难尽!”曾毅一脸苦笑。
    夏工就推开屋子的门,道:“走,进来细说!”
    房子是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曾毅推门进去,发现里面面积很是有限,摆了一张写字桌、一张钢丝床,就占据了屋内的大部分空间,地上一张小桌上摆满了吃饭用的锅碗瓢盆,里面还有吃剩的乱炖,旁边有一架小汽炉,墙上挂着东江省的地质图。
    房子如此促狭,难怪开个会都要到门口的空地上去,曾毅知道铁路勘测是个苦差事,但没想到会这么苦。
    “随便坐!”夏工哈哈笑着,去给曾毅倒了杯水,道:“野外勘测就是这样,条件简陋,你将就将就。”
    曾毅看墙角摞了一沓子书,就搬过来刚好当个凳子坐了下去,道:“按我说,夏老你不该接受返聘,这种活还是要我们年轻人来做,你辛苦一辈子,也该享享福了。”
    夏老把大水杯递给曾毅,然后往床上一坐,道:“我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再说了,这帮年轻的猴崽子挺照顾我这个老字号,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了,我只用动动嘴皮子,累倒是一点都不累。”
    “对了,昨天夏老跟王红妮碰面了!”曾毅赶紧把这件事讲了一下,他估计夏工应该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呢。
    果然,夏工就瞪大了眼睛,惊喜道:“真的假的?”
    曾毅点点头,道:“昨天傍晚,夏老带着王红妮还有王曦去了云海的家里。”
    夏工就猛搓着手,道:“好事,好事!我大哥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面子太薄,多大一个事,竟然在心里闷了三十年,我看着都替她着急。这次真的要感谢小曾你啊,你的这个活动办得太好了,他们两个碰了面,我也就放心了,哈哈!”
    夏工提起这个,兴奋得难以抑制,当着曾毅的面就给夏长宁打了个电话,问清楚情况之后,还狠狠把夏长宁埋怨了一顿,嫌夏长宁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
    讲了有十多分钟,等放下电话,夏工看到曾毅坐在那堆书上,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道:“对了,小曾你找我是什么事?”
    曾毅就道:“我来是想咨询一下夏工,丰庆县争取铁路站,到底有没有希望?这事很重要,夏工可千万给得我一个准话。”
    夏工就有些纳闷,道:“你不是对铁路一直没什么兴趣吗?”
    曾毅道:“此一时,彼一时。王红妮的弟弟王曦手里有个项目,我打算引到丰庆县,他向我提出这个要求。”
    夏工就嘬了嘬牙花子,心道这王曦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也不知道是什么项目,就敢提这种要求,他当这铁路衙门是丰庆县自己开的吗?
    看曾毅表情严肃,像是很看重王曦的这个项目,夏工就凝眉思索了片刻,然后起身从床下拉出一个箱子,打开锁,从里面掏出一份图纸,道:“也就是你了,换了其他人,我是绝不会让他看这张图纸的。”
    “夏老大恩,我铭记于心!”曾毅说到。
    夏工摆摆手,道:“你救了我大哥,又下那么大的力气,撮合他们了结了心中的遗憾,我必须帮你。也罢,就徇私这一回,反正做出决定的不是我,事情还得你自己去争取。”说着,夏工把那张图纸递给了曾毅。
    曾毅再次道谢之后,才把图纸接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
    摊平之后,只见图纸上有个大大的标题:“东江省新铁路干线线路勘测设计图”。
    曾毅的办公室就挂着一副东江省的行政图,他一眼就认出图上绘的就是东江省,上面从北到南,画了各种不同颜色的线条,应该就是初步拟定的铁路施工线路了,之所以有很多条,就是存在不确定姓,最后走哪一条,还需要具体的勘测结果出来后才能决定。
    在每条线路上,都用小字进行了标识,c01、c02、k01、k02……曾毅刚才到的时候,就听到夏工分派任务时提到了k03,他在地图上找到了k03,是一条穿过大平县和聚水县的紫色线条。
    找到了大平县,自然也就找到了丰庆县,让曾毅大吃一惊的是,竟然也有一条绿色线条从丰庆县穿了过去,然后直入佳宁区,在擦着佳通市区的地方穿过,最后又和k03汇成一条。
    这段绿线也有一个名称,叫做c14。
    仔细研究了一下贯穿佳通市的几条线路之后,曾毅大概就知道这些代号的意思了,k字开头的线条,是必须勘测的线路,而c字开头的,则是可测可不测的,属于是备选线路,如果此区域内k字头的线路就符合施工条件,就不必再另行勘测了。
    曾毅就想起了后来加入勘测范围的那几个县区,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好话说尽,好处送尽,才让勘测范围扩大到自己的地盘,殊不知,他们的县区原本就在勘测范围内,只不过是c字头罢了。
    甚至地图上这些线条的颜色,也是有含义的,曾毅发现紫色线条穿过的地区,都是工业发达地区,而绿色线条穿过的地区,大部分都是旅游发达地区。
    丰庆县靠着山反而沾了光,她夹在了两个旅游业搞得比较好的县区中间。
    从这些线路图上可以看出,铁路干线在东江省绝不会只有三座站,在今后铁路干线贯通成熟之后,会陆续再开口建设一些次要的小站,实现铁路带动经济发展的设计初衷。
    看完这份图纸,曾毅的精神终于是振奋了一些,只要丰庆县有这么一根线条,哪怕只是一根c字头的绿线,事情就好办多了。怕的是你根本就不在这个圈子里,那你要想挤进这个圈子,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小心收好这份图纸,曾毅就问夏工,道:“夏老,勘测结果什么时候出?”
    夏工道:“你要是有这个意思,就得抓紧时间了,中化市的几条线路,是由姓盛的亲自负责,听说一周前就出结果了;佳通市这边也勘测得七七八八了,只是做最后的数据验证工作了。”
    曾毅就坐不住了,勘测结果出来,那最终的线路方案也就要出来了,在这个节骨眼要想翻盘,简直是千难万难,而一旦线路方案出来,就几乎没有翻盘可能了。
    夏工或许是看出了这一点,道:“小曾,也不用太勉强自己,只要线路落在佳通市内,丰庆县也可以就近利用铁路。”
    曾毅也知道这点,所以当初才和大平县的张灿阳有个暗中约定,只要铁路落在大平县,那就在两县之间修建一条高速。这条高速,就是专门为王曦的特种钢材厂修建的,特种钢材厂毕竟还是和大型钢厂有区别的,它的产量没有那么大,曾毅已经仔细测算过了,一条专用高速就足可以应付特种钢材厂的运输需求了。
    可王曦一口咬死了要有直通的铁路,曾毅也就没有办法了,不争也得争。
    而且现在是必须要争取了,就算不把这座铁路站争取到丰庆县,也得把线路先争取过来,只要线路穿过了丰庆县,今后就还有开口设站的希望,而连线路都没有的话,今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问清楚情况,曾毅就不耽搁了,匆忙告辞离开,打算进京一趟去想想办法,不管如何,都要拖一拖,绝不能让线路设计图出来,维持在勘测阶段,自己才能有下一步的运作。
    出了门正要登车,就看一列车队驶了过来,为首的一辆车是大平县县长张灿阳的座驾,后面跟了三四辆皮卡,货箱里塞满了东西。
    时间紧,曾毅今天过来也是自己的座驾,他看到了张灿阳,张灿阳自然也看到了他,就无法脱身了,只好站在那里等着张灿阳靠近。
    车子到了跟前,张灿阳推开车门下车,先是朝着夏工伸出手,道:“夏老您好,我代表县里来慰问大家。铁勘院的同志在夏老的带领之下,顶风冒雨、夜以继曰地进行勘测工作,实在是辛苦了,我为大家送来一些必需品。”
    说完,张灿阳只是朝曾毅微微点头示意,淡淡道:“曾老弟也过来了啊!”,曾毅出现在这里,张灿阳又岂能不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