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七二九章 联合演习

第七二九章 联合演习

    “这是什么味道!”张卫正喝问了一句,一张口,胸中翻腾得更厉害了。
    秘书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脸上白了青,青了紫,要不是极力克制,他能当场吐在张卫正的眼前,楼里的这股味道不仅仅是臭,更让人疑问就欲作呕,听了张卫正的询问,他忙道:“还不清楚,我马上让人去查!”
    张卫正也不纠缠,在这里每多呆一秒钟,他都有可能把胃里的东西翻出来,当下皱眉朝电梯间急急走去,进了电梯间,味道也并不好受,上楼的这短短二十秒,让张卫觉得是度秒如年。
    等电梯门一开,张卫正就快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四平八稳的模样。
    九楼还好一些,只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臭味,但就是这一丝丝的臭味,也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张卫正进了办公室把门一关,倒是不受外面气味的影响,只是苦了外面的秘书,他所在的秘书间是不能关门的,必须敞开让人看到自己在里面。
    越坐,这办公室里的味道就越大,臭味慢慢地从楼下传了上来,最后秘书实在忍不住,急匆匆往洗手间去了,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他没顶住,这次是真吐了。
    楼里的人是这样,外面到政斧大楼来办事的人也不好受,平时来这里,一进门就让人感觉到一股肃穆之气。可今天一进楼,里面的气味就差点把人呛出一个跟头,这哪里是进了政斧办公大楼,这简直是进了化肥厂的生产车间啊!
    硬着头皮再往里走,楼道里一个人都看不到,平时开着的门,今天都紧紧闭着,过去敲半天都敲不开。
    楼门口更是热闹,公安局的、环保局的、环卫的,几拨人马全都聚齐,带着人员设备进入大楼,从空气投毒到下水道堵塞,中间还带通风系统故障,全都检查了一遍,甚至还出动了防暴犬,可惜最后什么也没查出来,倒是被熏吐了好几个人。
    机关餐厅就设在八楼,平时总是香气四溢,可今天非但闻不到一丝的饭菜香味,倒有一股六月天进了茅房的感觉,菜色再是动人,也让人没有一丁点的食欲。
    没有熬到中午,张卫正就下令政斧大楼内所有工作人员休息半天,他在办公室也已经坐不住了,这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政斧大楼的外面,此时围了很多看热闹的老百姓,大家都很纳闷,心道今天市政斧大楼出了什么事情,院子里扎满了各式各样的车,不仅有警车、环卫车,就连平时不多见的环境监测车也跑来凑热闹,不远处,还有消防车和急救车在随时待命。
    再看进进出出的人,有人竟然还带着防毒面罩,大家就更好奇了,这怎么像是生化危机啊!
    一传十,十传百,跑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过往的车子都被吸引得停了下来,市政斧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市局不得不调来警力,将市政斧前面的这段路封闭,并且拉起警戒线,将人群挡在了百米之外。
    市政斧大楼前的空地上,张卫正和其他几位副市长脸色凝重的站在那里,市政斧大楼一夜之间变得让人无法停留,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啊。
    消防队的人进去忙活了有一个多小时,负责人出来摘掉面罩手套,来到张卫正几人面前打了个敬礼。
    “情况如何?”张卫正看着对方,道:“找到原因没有?”
    “我们已经对大楼从上到下,每一间办公室都进行了挨个排查,没有找到污染源和污染物;通风系统也彻底清理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下水道同样不存在污染物,我们的人下去之后只是往前走了一百米,味道就很变得非常弱了,但我们还是坚持排查到一公里之外了。”消防队的负责人把情况讲了一遍。
    张卫正皱了皱眉,下水道往前一百米就没味道了,这说明污染源不在远处,而是就在大楼之内,可大楼也已经让消防和环卫清洗了一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发出如此刺激的味道,而且还监测不出有毒气体。
    消防队的人继续说道:“目前我们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手段,包括在通风系统内添加了空气清洁剂,重要的通风口更换了新的空气过滤设备,下水道凡是有可能发生气味蹿跑的地方,我们都做了加护措施。”
    “辛苦了!”张卫正道了一句,心道污染源没有找到,这些措施怕是都没什么用,只能是先做了这些措施,然后观察空气质量有么有变好,如果有变好的迹象,那就是气味跑窜污染,如果依旧没有变化,难道要一直继续找下去吗。
    这可不是个办法啊,再闹下去,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样的谣言呢,一天找不到污染源,总不能市政斧机关就这么放大假吧!
    “污染源不在楼内,那会不会在楼外?”张卫正问了一句。
    消防队的负责人倒是稍稍一滞,他带人一过来,就顶着恶臭到大楼里面忙活去了,倒是还没顾上观察楼外面的情况呢,当下道:“现在楼内刚刚排查完毕,接下来我们会立刻安排人手对大楼周围的环境进行排查!”
    张卫正微微一颔首,示意消防队的负责人把动作抓紧一点,不过他这也是随口一问,楼外的味道也没那么严重,估计污染源不在外面。
    消防队立刻派了十多个人,分为两队对大楼的外围进行地毯式排查,包括犄角旮旯、花圃深处,甚至是一旁的自行车棚,都检查得非常仔细。
    过了有半个小时,两队人员撤了回来,向消防队的负责人汇报排查情况,有一队人员的手上,提着个黑色的塑料袋,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张卫正立时精神一振,看来消防队找到一些东西了。
    消防队的负责人听完汇报,就又过来张卫正汇报,道:“报告,我们的队员在大楼西侧垃圾收集区的一只桶内发现了一些东西,包括一双皮鞋、一只臭鞋垫、两双破袜子、以及两只发臭的卤鸡蛋,很可能就是污染源了。”
    张卫正一愣,就这么点东西,能把大楼里弄得如此臭不可闻吗,他的目光就朝大楼西侧看了过去。
    “垃圾桶怎么会被放在那里!”身后立刻就有人其他副市长叫了起来,道:“垃圾桶不是一直都放在楼后面的绿化带吗?”
    市领导平时曰理万机,怎么可能会注意到一只小小的垃圾桶呢,要不是消防队的人讲起,大家还没有发现垃圾桶换了地方呢。
    “是谁允许把垃圾桶放在那里的……”有人附和,还忍不住喝问了一句,只是话没说完,就又赶紧住声,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位置,好像是新来农委主任的办公室吧!
    杨明新也看到了,他眼中充满了惊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是谁如此无耻,竟然把垃圾桶放在了曾毅办公室的窗户下面,这不是明摆着恶心人的吗?你就算对曾毅有所不满,也不能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吧。杨明新没有问垃圾桶的事,而是一脸困惑,道:“那一片好像是农委的办公室区吧?把农委的人叫来问问,看看东西是不是他们扔的!太不像话了!”
    张卫正让杨明新这么一提,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当时气得连眉毛都跳了起来,太不像话了,这简直是胡闹,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连杨明新都能想到把曾毅派到中化,其实是给中化出了道难题,张卫正自然也想到了,所以他对省里的这个任命很是不满,曾毅整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荡,偏偏自己还不能拿他怎么样,除非你抓到了曾毅实实在在的错误和把柄,否则那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谁碰谁倒霉。
    非但碰不得,你还要表现出跟曾毅一团和气的模样,这让张卫正想起来就觉得火大,但又无可奈何。
    张卫正都没想好怎么对待曾毅,当然不可能授意他人去整曾毅了,但曾毅的上任遇冷,也跟张卫正有莫大的关系。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上有所恶,下必慎焉!”,中化市上下都知道张卫正恨曾毅入骨,当然就要跟曾毅保持距离了,有一些着急拍马溜须的,当然就抢着要去对付曾毅,以此来讨上级的欢心了。
    “是谁擅自做主,把垃圾桶放在那里的!”
    张卫正怒喝一声,一来讲“擅自做主”,撇清了自己的干系;二来是动了真火。格老子的,你个王八蛋做事,至少也要做得漂亮点吧,为了恶心曾毅一人,竟然把整个机关大楼都搞得鸡犬不宁,甚至惊动了全市,你这是整曾毅呢,还是玩老子我呢!
    旁边的杨明新就道:“赶紧把垃圾桶都挪走,太不像话了,什么东西都往那里面扔!”
    张卫正脸上表情不变,却是不着痕迹地瞥杨明新一眼,眼底有一丝奇怪的神色,杨明新今天的举言行,很是不寻常啊。
    环卫车就在旁边,他们把垃圾桶全部运走,然后换了一批新桶过来,重新摆放在了以前的绿化带深处。
    过了有半个小时,大楼的那股刺鼻味道开始慢慢消退,这让消防队的人很是诧异,一只臭皮鞋加两颗卤鸡蛋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啊,但事实又在眼前,让他们不得不信。
    事情结束之后,市政斧拿出个方案,打算晚上在电视台播个新闻,就说是今天多个部门今天在市政斧大楼搞了一次联合消防演习,免得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市里闹得再热闹,也跟曾毅无关了,他此时已经到下面调研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