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七六一章 三件事,三杯酒

第七六一章 三件事,三杯酒

    酒宴开始,赵贞吉率先提起酒杯,道:“同志们、朋友们,让我们举起酒杯,共同为姜老的健康而干杯!”
    这几乎是这种场合的标准开幕程序了,大家就都站起来,举起面前的酒杯,目视着姜老的方向,脸上挂着诚恳的笑容。
    姜老倒是没有推却,站起来提起酒杯,道:“再次回到中化,回到这个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我非常高兴!”说着,姜老把酒杯提到口边,缓缓地饮下,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有任何高兴的地方。
    在赵贞吉的带领下,大家都把自己手上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拿着空酒杯向姜老那边遥遥致意,等姜老落座之后,大家才重新坐下。
    酒宴开始,大家虽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心思却时刻都在关注着姜老那一桌,等待时机出现,便上前向姜老敬一杯酒。
    只有曾毅举着筷子,在那里细细品味着今天的饭菜,神情十分惬意。今天晚宴饭菜的口味非常棒,但不算是很丰盛,这是因为当年姜老在中化市工作的时候,就非常强调公务宴席的事情,还处理过几个人,所以今天的晚宴在口味和食材搭配上下了很大工夫,但没有敢上什么少见的山珍海味,主要以常见的中化本地菜为主。
    “姜老、老领导!”坐在姜老旁边的一位老干部,此时忍不住端起酒杯,道:“我们这些过去的老下级,集体敬您一杯,在我们的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们的领导,今天能够再次见到老领导,我们都感到万分的荣幸和高兴。”
    姜老端起酒杯,感慨道:“多少次,在梦里见到你们,样子还和过去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今天见面,才发现我们都老了啊!”
    “姜老精神矍铄,一点都不显老!”老干部们齐齐附和了一声。
    姜老爽朗笑了一声,道:“那就为我们这些老骨头的健康,再干一杯吧!”说完,姜老很爽快地又把这杯酒喝下,滴酒不剩。
    在场的老干部一个个红了脸,姜老满饮此杯,实在是对自己这些过去的老下级们太给面子了,姜老给面子,自己肯定地兜着,老干部们一个个仰着脖子就把手上的酒喝得干净。
    赵贞吉此时朝张卫正看了一眼,发现张卫正也正在看着自己,两人都有趁热打铁,向姜老敬酒的打算,这一杯非常地关键!因为熟知姜老的人都清楚,姜老在酒桌上向来只喝三杯,这是雷打不动的铁规矩,不管对方是谁,姜老都只喝三杯,从来没有例外。
    如果自己敬酒的时候,姜老能够满饮,那肯定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可现在的问题是,姜老已经喝了两杯,剩下这杯酒由谁去敬,就是个问题了。
    张卫正当然很想由自己去敬这杯酒,可郁闷的是在自己之前,还有市委书记赵贞吉,他不好逾越。他看赵贞吉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够仿效那些老干部,由中化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共同来敬这第三杯。
    刚才老干部们选择了集体敬酒,也是要给中化市的现任领导留一个机会。
    赵贞吉看到了张卫正的示意,但似乎没有共同敬酒的打算,他等了一会,瞅准机会就端起杯子来到姜老面前,一脸热忱地道:“姜老,我代表中化市委市政斧,感谢您一直以来对中化各项建设的支持和厚爱……”
    “嗯!”姜老微微一颔首,拿起了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赵贞吉,道:“我对中化一直都在关注,不过最近这几年,好像中化市的发展速度是有点放慢了啊!”
    赵贞吉举着酒杯僵在那里,心里感到极度的不安,同时还有点惭愧和害怕,姜老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里面的批评意味却是谁都能听出来的,只说中化市发展速度放慢,那都是很客气的说法了,就是直接说赵贞吉现在是躺在中化市过去的成绩簿上睡大觉,姜老也是完全有资格的。
    “这一点,我一定会深刻地反省和检讨!”赵贞吉举杯看着姜老,眼神有些慌乱。
    敬陪末座的张卫正此时也吓出一身冷汗,心道好险,还好自己没有上去敬酒,否则姜老这一炮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被姜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批评,这影响可是非常大的,赵贞吉这次绝对是倍受打击。
    不过,张卫正心里也有一丝侥幸的暗爽,赵贞吉无视自己的示意和请求,撇开自己单独上前向姜老敬酒,本想拿下姜老的这第三杯酒,没想到却吃了大瘪,这也可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姜老也没有再为难赵贞吉,伸出酒杯,和赵贞吉轻轻一碰,然后酒杯只能放在嘴唇上沾了一下,那杯酒随即放下。
    赵贞吉心里很是失望,这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过他也得笑着喝下那杯酒,然后端着空酒杯回到自己座位上去。
    这一幕,被现场的人都看在了眼里,一时之间,大家谁也没有勇气再去向姜老敬酒。
    张卫正心里一叹息,看来姜老还是在为今天发生在科丽县的事情而生气呢,现场凝滞了很久之后,张卫正终于鼓足勇气,端起酒杯朝姜老走了过去。
    赵贞吉已经敬国酒了,如果张卫正不跟上的话,那么今天的酒宴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后面的不可能直接越过张卫正来向姜老敬酒,张卫正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来到姜老身边,张卫正把酒杯用双手端到姜老面前,道:“姜老,关于今天科丽县的事情,我要向您做出检讨,是我没有把工作做好,影响到了中化市政斧的声誉。现在,我们已经采取了挽回措施,几个大型收购商也于今天下午前往科丽县开始收购西红柿。”
    姜老听张卫正把话讲完,脸上还是那副看不出喜怒的表情,同样是举杯酒杯跟张卫正轻轻一碰,然后润了润嘴唇,就放下了杯子。
    张卫正松了口气,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至少没有挨姜老的批评啊,他抬手满饮此杯,然后就赶紧退回到自己的座位,晚上几秒,就不知道姜老会说讲出什么了。
    赵贞吉心里更不是个滋味,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和张卫正过去共同敬酒呢,至少挨板子也是大家一起挨,现在可倒好,独独倒霉了自己一个。
    看到张卫正有惊无险地全身而退,后面的人才又重新恢复了勇气,看准机会,觉得有资格去向姜老敬酒的人,都陆续过去敬酒。
    十来个人敬完酒,姜老酒杯里的酒依旧是没有减少一丝一毫。
    这个情况非但没有让后面的人感到绝望,反而是让那些还没有去敬酒的人燃起了巨大的希望,姜老酒桌上的规矩大家都清楚,只喝三杯酒,那是多一杯坚决不喝,少一杯坚决不行,今天明显姜老还差一杯酒,就是不知道谁有这个好运气了。
    一时间,过去敬酒的人反而更加踊跃了,大家努力琢磨着自己过去敬酒时的说辞,要如何才能讨得姜老的欢心。
    曾毅此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端起茶杯慢慢品着,准备瞅机会走人,这个场合全是市里的大人物,少一个多一个曾毅都无关紧要的。
    趁着没人过来敬酒的空档,赵贞吉又站了起来,道:“姜老,请您为中化市的同志们讲几句话吧,大家都非常想聆听您老的教诲和指导。”说着,赵贞吉就示意大家鼓掌欢迎,他想借这个机会挽回刚才的不好影响。
    现场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比平时的掌声要更长久一些,可能大家也明白赵贞吉的打算吧。
    姜老倒是没有薄所有人的面子,他压压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道:“这次回到中化市,我有三件事要办:第一件事情,就是见一见过去的老同事、老战友,人老了,就特别容易念旧,看到大家都很好,我就放心了;第二件事情,就是看一看我们的中化市,看我们的城市是不是更加漂亮了,经济是不是更加繁荣了,看我们的同志是不是还有当年改革那一往无前的魄力和勇气。”
    说到这里,姜老就停了下来。现场一片冷寂,大家都在思索姜老的这番话,不少人的后背都出了冷汗,姜老的话不多,只有简短的三言两语,却直击在场很多人的内心深处,尤其是最后那一句。
    沉寂足足半分钟之后,姜老道:“总体来说,成绩是有的,不足同样存在,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多想一想自身的不足之处,多回忆回忆中化市的历史经验。”
    说完,姜老便不再言语,侧脸去跟旁边的一位老干部低语。
    现场的人竟然忘记了鼓掌,因为大家的心思全都被姜老的话吸引。
    曾毅也细细琢磨了一番姜老的话,心里不得不承认,姜老确实是个极具魅力的人,什么叫做为领导者的气场,眼前这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回过神来,赵贞吉才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姜老说在中化办三件事,可刚才分明只说了两件啊,他就再次壮起胆子道:“姜老的第三件事,不知道是……”
    “是私事!”姜老的回答倒也痛快,道:“我要见一个人,向他求一幅字啊!”
    赵贞吉的脑子就立刻转动了起来,瞬间就把中化市几个有名的书法家都回忆了一下,也不知道姜老要见的谁,不过这面子着实够大了,姜老竟然主动上门求字!
    张卫正也把市里的几个书画名家想了一遍,可实在对不上号,中化市并没有名气大到这种程度的书法家啊。
    姜老此时环视宴会厅一圈,道:“这里是不是有位叫做曾毅的同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