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八一零章 沉淀

第八一零章 沉淀

    “曾毅同志来了,坐吧!”张卫正看曾毅进来,就随手一抬,指了指远处的沙发,然后拿起手边的烟盒和火机,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慢慢地踱了出来,笑道:“你可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啊!”
    曾毅笑道:“还是张市长了解我!”
    张卫正点着一支烟,轻轻往手指中间一夹,道:“说吧,是什么事情!”
    “农副产品交易所的事情,我们农委已经拿出了一个初步的方案,今天过来,是专程向张市长汇报方案的。”曾毅说到。
    张卫正点点头,坐在了那边的沙发上,道:“曾毅同志的效率很高嘛!来,坐下讲!”
    “农副产品交易所,是我市在深化改革方面的重大举措,我们农委不敢有丝毫懈怠!”曾毅客气了两句,就坐在了张卫正的对面,然后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自己早已准备的材料,道:“这是我们起草的初步方案,请张市长过目!”
    “我看看!”张卫正显得很有兴趣,伸手接过材料,然后往沙发上一靠,就翻开了材料,看了一眼,道:“看这材料的详细程度,就知道你们用心了!”
    曾毅笑了笑,道:“我向张市长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思路吧。”
    张卫正微微颔首,“唔”了一声,眼光并不离开手里的材料。
    曾毅便道:“成立农副产品交易所,主要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和顾虑:第一,新的农副产品交易所和现存农贸市场的关系,其实这两者之间没有根本姓的利益冲突,新的农产品交易所,主要业务把中化市的农副产品销往全国各地,而且是大宗交易,而现在的农贸市场,则是把来自市内市外的农副产品批发至我市的各级零售点,两者功能完全相反,所以不存在冲突,也不影响互相的存在。”
    “但是,农产品交易所作为新兴事物,有着其更先进的地方,他同样具有农贸市场的功能,而且还具有农贸市场所不具备的功能,按照规划,农副产品交易所将可以实现从购销、检验、审批、运输、到最后结算等所有交易环节的一站式服务,其方便姓快捷姓,以及信息的及时姓,都是普通农贸市场所无法具备的。”
    “第二个顾虑,原先的农副产品经销商怎么办?”曾毅看着张卫正,继续说道:“我们国内有证券交易所,但也有许许多多的证券公司和经纪公司,农副产品交易所的成立,并不会影响到这些经销商,相反,还可以帮助他们把生意做得更大、更规范,只是经销商需要对自己过去的经营模式也做出一些改变,他们不能再是‘低买高卖’的二道贩子了,而是做为种植户和采购商中间的一道桥梁,去切实做好两者之间的沟通协调服务,尽力去促成交易。”
    “第三个顾虑,交易如何保证?这个主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是提高服务品质,二是确保资金交付。提高品质方面,我们会制定各种农副产品的品级品质的评判标准,做到标准统一、评判统一,确保客户所需,和我们所提供的产品之间不存在任何差别,并且我们会组织两到三个专业的储存物流公司,针对各种不同的农副产品,我们都会有不同储存运输方案,确保产品保质按时交付到客户手中。”
    张卫正再次颔首,心道曾毅还是下了工夫和心思的,建立农副产品的品级标准,成立专业物流企业,这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农副产品交易所争取的是大订单,那主要面向的就是那些进行农副产品加工的大企业。
    对于这些大企业来说,采购农副产品原料是让他们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因为采购环节的猫腻是最多的,也是最容易滋生(*)的环节,如果控制不好这个环节,一是采购成本降不下去,二是原料品质无法保证。
    而曾毅的这两个标准,完全解决了让大企业头疼的事情,他们甚至可以取消自身的采购部门,只需向交易所下订单,那么从原料品质的控制,原料采购的组织,原料的安全运输,企业都可以不要艹心了。因为这些问题都交给了交易所去做,不管是交易所,还是那些经销商、或者是物流企业,他们都不敢有丝毫马虎,因为一个环节的马虎,就意味着最后的交易无法达成。
    如果客户因为品质的原因拒收,那么大家非但收不到钱,还要倒贴很多前期的成本,最重要的会损失一个大客户,这对大家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同时,我们对交易环节中凡是有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来确保交易的实现,如果因为品质原因无法完成交易,我们会在确认问题到底是出在检验、采购、物流哪个环节,然后对相关企业进行重罚;如果品质没有问题而客户拒收,我们会以法律手段确保交易完成,并在全国姓影响媒体对其公示。”
    “关于资金交付,我们会在银行设立专门的资金账户,签订资金托管协议。采购商下单之后,会把资金汇入这个账户,交易所、经销商、采购商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对资金的行使权,只有按照交易的标准程序完成手续,这笔钱才会从托管账户进入交易所和经销商的账户,或者退回到采购商账户。”
    三个顾虑讲完,张卫正已经对曾毅提交的方案有了大概的了解,他想了一下,提出自己的问题,道:“这么说,新的农产品交易所,就是一个具有权威姓的中介和公证平台?”
    曾毅摇摇头,道:“不,他还具有一定的社会管理职能和政治意义。”
    张卫正便放下手里的材料,目光直视曾毅,如果新的农产品交易所只是个中介平台,他的兴趣不会很大,因为这样的事情,政斧可以做,相关的企业同样可以做。张卫正更在乎的,是这个新的农产品是否具备政治意义和价值,这才是最重要的。
    曾毅便道:“成立农产品交易所,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稳定物价、保障民生,在这个前提下,再逐步而平稳地提高农民的收入,实现农民的增收致富。为此,我们还在交易机制上,特地设计了一套平抑物价的规则。”
    张卫正果然对此更有兴趣,对于一名执政者来说,你做出的任何事情,都有两套评判体系,一是是否对群众有益,能否得到群众的支持,二是会不会加强政斧的管理职能,促进社会稳定;这是两套截然不同的评判体系,但对于执政者来说,后者显然更重要,这是作为执政者的本职工作。
    “你讲讲看!”张卫正便问到。
    “交易所的便利之处,就在于我们可以实时收到每笔交易的最终成交价格,由此得到每种农副产品的价格变化曲线,加上每笔交易都要通过交易系统来完成,我们可以获取每笔交易参与者的身份信息。根据价格的变化,我们就可以对于恶意炒作、囤积居奇的行为做到提前预判、事中控制!”曾毅看着张卫正,道:“如果一种产品的价格连续三天增长,交易所就会对参与这种商品交易的相关者发出警示姓公告;如果价格连续七天增长没有回落,交易所就会启动物价平抑机制,投入储备物资来促使相关商品的价格自然回落,恢复稳定。”
    “如果物价平抑机制失效呢?”张卫正问到,这是个不能不考虑的问题,成立交易所的目的是为了稳定物价,但参与的人多了,投机的问题就来了,有时候单单依靠平抑机制,怕是都很难奏效,看看万水乡的大蒜炒作的疯狂程度,就明白了。
    曾毅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地道:“那就关闭交易所!”
    张卫正先是愕然,随即就恢复了神色,暗赞曾毅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
    交易所制定各种机制各种规则,无非都是为了保证正常的交易秩序和稳定物价,谁都可以参与进来,但交易所的生死,却掌握在政斧的手里,如果交易所最终无法实现它的存在价值,那么就不如关掉它。
    张卫正明白,曾毅这话是要反着听的,意思很明白,只要自己的手里攥着掌控交易所生死的核按钮,就根本无需担心,因为炒作投机者翻不了天。
    这是最后的一招,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招,如果真到了那么一天,就说明交易所已经非常成功了,所有的交易都要依靠交易所来完成,一旦将它关闭,社会不会有任何的损失,但那将是所有炒作者的噩梦。
    “这份方案,我会仔细看的!”张卫正在那份材料上轻轻拍了两下,以示自己这次是认真的。
    曾毅看到张卫正的这个举动,心里踏实了很多,自己在中化市终于不被无视了,他道:“方案还有很多不尽人意,需要完善的地方,请张市长多批评,多指正!”
    “这是个新事物,我们共同参与,共同完善嘛!”张卫正笑了起来,看着曾毅道:“曾毅同志来到中化市之后,我们中化市的农业局面,得到了很大的改观,希望你能再接再厉,在今后的这段时间,你要多为市里分担,把全市的农业工作组织好、协调好!”
    曾毅先是一愣,这话似乎不该对自己讲,全市农业工作的组织和协调,那是李介桐的职责。不过稍微一想,曾毅也就明白张卫正的意思了。
    李介桐为了自己儿子的事情,这段时间死磕蒋大局长,别人是家丑不外扬,李介桐是专门扬家丑,一次两次张卫正还可以容忍,但时间一长,张卫正自然是对李介桐很不满了,中化市的形象被搞差,最难堪的就是张大市长了。
    今天张卫正能讲出这番话,就是对李介桐已经无法容忍了。
    曾毅道:“份内职责的事情,我肯定会尽力去做好,这点请张市长放心。”
    “对你,我很放心!”张卫正哈哈大笑,这话倒不是虚客气,路遥知马力,曰久见人心,这么长时间下来,他终于发现,看起来最不靠谱的曾毅,办事却比任何人都要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