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八一二章 骂战

第八一二章 骂战

    半个小时之后,秘书回来了,脸色匆匆,快步来到蒋宏跟前,道:“局长,那一家人太不像话了!”
    蒋宏的眉头就拧在一起,道:“怎么回事!”
    “他们做了一面锦旗,送到市农委去了!”秘书说起来语气很是愤愤,道:“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凶手是我们的人不分白天黑夜,连续蹲守给抓到的,市农委不出人不出力,他们却第一时间送去锦旗,还说农委的曾主任是‘人民公仆、正义卫士’。”
    蒋宏的脸色就变得很难堪,今天这人丢大了,自己上赶着去给伤者家属报喜,结果人家是上赶着给曾毅送锦旗表示感谢,这让中化市的警察队伍情何以堪,让自己这位大局长如何自处。
    旁边的电视台记者更是尴尬,他们看到秘书回来,第一时间开机凑过来,准备抓拍个精彩场面,没想到拍到这么个糟糕消息,当时摄影师就把镜头给挪开,装模作样地拍着旁边的一辆警车,好化解这尴尬的场面。
    “那锦旗农委收了?”蒋宏问到。
    秘书一摇头,道:“农委的曾主任倒是坚决不收,说是他没有出什么力,受之有愧,所以不能收这面锦旗。我过去的时候,农委的人刚把那一家人送走,听说农委还在单位门口放了鞭炮,庆贺伤童案的凶手落网!”
    蒋宏眉头稍微舒展开来,他没想到曾毅还是这么一个讲究的人,曾毅没有收下那面锦旗,算是保全了市公安局几丝脸面。案子破了,伤者家属不感谢公安局,却跑去给农委主任送锦旗,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要是今天曾毅把锦旗收下,那这事传开来,市公安局上上下下的脸面,可就没有地方搁了,臊都把人给臊死了。
    “太不像话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
    站在旁边的几位市局领导,一个个脸色铁青,讲着气愤的话,也不知道是生曾毅的气,还是生女童家属的气。
    蒋宏这时候倒显得很大度,摆摆手,道:“这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位,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要让群众满意,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蒋宏一转身,迈步朝楼上去了,他确实没办法去生曾毅的气,农委在得到凶手落网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放鞭炮进行庆祝,这已经很能说明曾毅的公心和气度了,更别提曾毅还没收伤者家属的锦旗,这说明曾毅还是很有原则和是非观的。
    如果今天的情况换了别的领导,比如说是那位李副市长,得知凶手落网,李副市长怕是非但不会高兴,还要骂我蒋宏是走了狗屎运;至于锦旗,当领导的都爱体面,怕是没人会拒绝这份送上门的体面,曾毅能够拒收锦旗,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更重要的原因,是蒋宏生不起曾毅的气,那可是上达天听,可以和省里大老板们讲上话的人物,自己哪有资格跟人家生气啊!
    市局的领导在楼前讲了一通气话,也就各自散了,只是看蒋宏的眼睛,都带了一丝很有内涵的意味。
    电视台的记者也不等有人招呼,就麻利地把设备弄上车,悄无声地离开了公安局,今天这事够离奇的,也太让人尴尬了。
    女童的家属去给曾毅送锦旗,是因为在事情发生后,别的市领导就算去医院看望受伤的女童,也都是敷衍了事,嘴上说得最多的,都是会全力追凶,很少有人去真正地关心受伤女童,唯有曾毅往医院跑了三趟,次次最关心的,都是女童的伤势,并且带来了最好的药。
    发生那样的事情,女童的家属肯定痛恨凶手,但最担心是女童的伤,以及这伤痕对女童未来的影响,曾毅这种设身处地的态度,让女童的家属都很感激。
    更别提当初公安局面临无法限期破案的压力,还有局领导到医院提出让女童家属配合的过分要求,这无疑是在女童家属的伤口上撒了把盐,让女童的家属对市公安局完全没有什么好感,不给公安局送锦旗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过,虽然锦旗的事情闹了个乌龙,但这并不影响凶手落网所带来的正面意义。
    市长张卫正亲自给市局发去嘉奖令,重重表扬了此次办案中的有功人员,称中化市局依旧是一支靠得住、打得赢的优秀队伍,并希望中化市局能够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用实际行动捍卫荣誉,保卫中化市民的财产人身安全。
    十几天后,市里召开政斧会议,讨论农委提交的农副产品交易所实施方案。
    会议的议题和材料,几天前就发到了每位市政斧领导成员的手中,看到关于农委的这个议题,不少人心里都有些想法,谁都没有想到,曾毅这个中化市的全民公敌,竟然真的站稳住了脚跟,不但在中化市拥有了一席之地,而且还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这在前段时间,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当初曾毅来到中化市,曾有市领导当众断言,曾毅绝对在中化市待不过三个月。
    这句断言如今都成了笑话,因为曾毅在中化市越活越滋润了,反倒是跟曾毅不对付的人,曰子越来越难过了。
    曾毅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到了会场,然后一脸平静地就朝自己的位置走去,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会议室已经到了几位,看到曾毅进来,却跟以前不太不一样了,虽然身子没有挪动,也没有跟曾毅打招呼,不过却朝曾毅投以微笑和目光注视。
    曾毅收到这些信号,微微点头,算是一种礼貌姓回应,然后坐到自己的座椅里,闭目养神,准备等着会议的开始。
    领导一个接着一个到场,会议室里就渐渐嘈杂起来,充满了各种寒暄问候。
    曾毅没有睁眼也能知道是谁来了,到中化市这么长时间,参加了这么多次的会议,他已经能够凭着脚步声和说话声,就能分出是哪位市领导了。
    巧的是,曾毅同时听到了蒋宏和李介桐的声音,这一对冤家对头,竟然在会议室门口碰了个正着。
    “蒋宏同志今天气色不错嘛!”李介桐首先打了招呼,声音里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恼怒,更不像是上次会议还朝蒋宏开了重炮的样子,笑呵呵地道:“自从伤害女童的案子告破,我们中化市的治安环境似乎是大大好转,蒋宏同志功不可没啊!”
    “哪里哪里,做治安工作,那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我这市局局长,平时可没少被骂!”蒋宏对李介桐也是恨之入骨,正是李介桐的捣乱,让自己现在是处境堪忧,他上来第一句,就暗指李介桐平时没少“骂”他,没少暗地里搞鬼,紧接着第二句,又道:“倒是李副市长,农副产品交易所的方案这么快就落实了,这才是一件真正惠及民生的好事情,李副市长指挥有方啊!”
    会议室顿时冷寂了下来,谁都能听出这两人话语里的火药味,这简直是刀刀都往对方的心窝子上捅,农副产品交易所的事情一直是曾毅在负责,跟李介桐有个屁关系,蒋宏这不是在故意打蒋宏的脸嘛,什么指挥有方,根本就是无法服众。
    关键是,这两人一边捅着刀子,一边还谈笑风生,这完全就是一幅生动至极的官场素描画。
    曾毅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也没有睁眼,依旧在哪里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有不少人若无若无地看向曾毅,刚才两人的话,都或多或少地牵扯到了曾毅,他们倒是很想曾毅参战会是什么场面,曾大主任可是从来都没输过啊。
    李介桐挨了蒋宏一顿讽刺,心里恼怒成羞,但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他往自己的座位上一座,喝了口茶,提高声调道:“蒋宏同志,你的那辆车在楼下放了好像有一段时间了吧,找个人把那辆自行车的锁开了,把车子弄回去吧,放在那里也不是个事,还影响这进进出出其它车辆。”
    会议室里的人都去找事情转移视线,转笔的转笔,看报的看报,研究桌面花纹的更是一头扎进了桌板里。
    李介桐这巴掌打得太狠了,倒像是蒋宏怕曾毅,不敢把车子弄回去似的。
    大家都等着蒋宏如何回答,这车子确实是在楼下停了很长时间了,不光车轮被曾毅锁了,车玻璃还让李介桐给砸了,破破烂烂放在那里,太影响了政斧观瞻了,就是不知道蒋宏敢不敢把车子弄走。
    蒋宏心里也快气炸了,曾毅锁车轮,但也没有到砸车的地步吧,砸车的事情我没跟你李介桐计较,你倒还蹬鼻子上脸了。
    蒋宏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烟,往椅背里一靠,道:“那车怕暂时还不能挪,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如此猖狂,竟然敢在市政斧里砸车,这案子不破,车子绝不能挪。那车放在那里,对我们警察队伍来说,也是个警示,提醒我们时刻不能放松大意啊!”
    李介桐的脸色就变了一变,随即恢复正常神色,抓起手边的一份报纸,抖开了靠在那里看了起来。
    看到一方休战,会议室的人反而有点小小失落,这么精彩的场面,怕是这辈子都很难再见到第二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