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八二八章 暂且忍耐

第八二八章 暂且忍耐

    还是在市郊的那座夜市里,曾毅找了个位置,点了两份小菜,坐在那里优哉游哉地品尝着,一边等着徐力的到来,他从张俊宇那里出来,就约了徐力见面。
    天快黑的时候,徐力到了,冷眼四下里一扫,找到曾毅的位置,就快步走了过来,到跟前笔挺一戳,低声道:“老板!”
    曾毅抬手示意徐力坐下说话,然后把桌上的菜单推过去,道:“吃什么,自己点!”
    徐力也没客气,招手把夜市大排档的老板叫过来,麻利地点了几样吃食,等夜市老板离开,徐力就抓起桌上的酒杯,双手举到曾毅面前,道:“我先干三杯!”
    曾毅笑呵呵也举起杯子,换了外人,怕是都不明白徐力这话是什么意思,徐力这是在庆贺曾毅调任中化市局的局长。因为曾毅在市局还立足未稳,这段时间徐力继续潜伏在特警队,平时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徐力是不会主动联系曾毅的,所以曾毅升任中化市局局长之后,徐力还没有机会表达祝贺之意。
    “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给你安排新的职务,你要有所准备!”曾毅陪着徐力喝了一杯,放下酒杯说到。
    徐力重重一点头,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他来中化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今后曾毅指哪自己打哪,前程绝对差不了。
    “到新职务之前,你还要帮我先办一件事!”曾毅示意徐力凑近几分,然后看着手中的酒杯,淡然吩咐道:“对全市的娱乐场所的情况进行一次摸底,无论大小,特别是像金蒂那样的地方,包括这些地方的人和事,我全都要搞清楚,越详细越好;另外,找十来个知根知底的得力人手,我有用处!”
    徐力还是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不过眼底却射出兴奋的目光,道:“老板,要搞大的?”徐力在警队待的时间不短了,对曾毅的行事风格也有了解,曾毅这样吩咐自己,那就意味着要有大举动了,这让徐力有些兴奋,来到中化之后,他都没机会施展拳脚。
    曾毅微微一颔首,笑道:“不会太久,这次就看你的了!”
    徐力再次把腰板一挺,道:“出了差池,你拿我是问。”其实曾毅讲的事情,徐力早就在做了,他对自己的定位,那就是做曾毅放在市局里的眼睛和耳朵,所以对于中化市各种鱼龙混杂的情报,徐力一直在留心收集,为了的就是有朝一曰能够派上用场,这是他做侦察兵的天姓,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曾毅现在也觉得当初顾迪对徐力的安排实在有先见之明,转来转去,自己竟然成了中化市局的局长,有徐力这位心腹提前潜伏进去,自己想要办成筹划的大事,着实要省不少的力气。
    交代完正事,曾毅和徐力也没多余的废话,坐在那里只管吃肉喝酒,准备填饱肚子。
    啃了一块猪蹄,徐力放下骨头把手一抹,又举起杯子向曾毅敬酒,眼角一瞄杯子上的反光,徐力抓着酒杯的手突然莫名捏紧,随即肩膀上的肌肉就跳了起来。
    “啪!”
    曾毅的手一下盖在了徐力的杯口上,朝徐力微微摇了摇头。
    徐力肩膀上凸起的肌肉块慢慢松弛了下去,手也缓缓张开,只是看着曾毅,眼里有一丝的不解。
    曾毅便道:“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等办完正事,再好好收拾这帮蟊贼。”
    徐力也就不再多说,仰脖一口干,然后又抓起另外一只猪蹄啃了起来,只是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地瞄向桌上的那只酒杯,通过杯面的反光,徐力能看到身后的一张桌子上,有个蟊贼正在鬼鬼祟祟地寻找下手对象。
    曾毅也看到那个蟊贼了,只是故意无视罢了,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农委主任了,现在以中化市局局长的身份,不管走到哪里都实在太显眼了,今天徐力要是把这蟊贼抓回去,谁都不能保证蟊贼进了局子会讲出什么来,万一把蟊贼把徐力和自己在一起的事情讲出去,反而是节外生枝。
    至于这些蟊贼,曾毅早就想好了整治的办法,等办完这次的大事,他就准备着手去整治,曾毅有办法在两个月内,让中化市的蟊贼全都销声匿迹。
    所以,今天的蟊贼着实走了运,换了以前,只要徐力一动手,挨顿打那都是轻的,胳膊腿折一根才是家常便饭。
    那个蟊贼在大排档里转悠了两圈,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对象,便两手插兜,晃悠了出去,进了对面的一家烧烤摊。
    徐力朝地上啐了一口,道:“算他运气!”
    曾毅眉头微微一锁,他对这些蟊贼可是烦透了,小偷小摸虽然不算是什么大事,抓起来都很难量刑,可小偷小摸比起那些命案,对于社会所造成的影响,却要大很多,因为命案在生活中大家一般很难遇到,可中化市的每位市民,基本都有遇过小偷或者是被窃的经历。
    在加上窃贼伤童案的影响,中化市民对小偷肯定是深恶痛绝,但同时又对小偷心存畏惧,谁都不想自己是那位被报复的对象,久而久之,小偷更加猖獗,市民彻底丧失安全感。
    很多地方的公安机关,为了提高效率,一般都采取“除大恶、惩小恶”的治安策略,这一点就很不被曾毅所认同,对于个人来讲,要做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而对于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安机关来讲,职责就是“除恶务尽”,绝不能“勿以恶小而不除”。
    要知道公众安全感的缺失,往往就是从这些小偷小摸开始的。
    吃完饭,曾毅和徐力离开夜市,各自朝一个方向去了。
    之后的几天,曾毅按部就班,每天都去下面的基层单位去实地调研,了解第一手的情况。
    沈南鹏的检验结果也出来了,虚惊一场,体内的肿瘤是良姓的,曾毅向沈南鹏介绍了丰庆县的神医马恩和,以马恩和的医术,吃了十几幅药肿瘤应该就能消掉。不过沈南鹏慎重考虑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在省人民医院接受手术摘除治疗,曾毅也没有强劝。
    时间过去半个月,省厅那边一直没有消息,曾毅觉得于剑鸣那里已经没有多大希望了,他准备再想别的办法。
    下午下班之前,张俊宇的电话却打了过来,道:“曾毅,有个事情要通知你,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
    曾毅一琢磨,就道:“于厅同意了?”
    张俊宇电话里“唔”了一声,道:“原则是同意了,不过武警那边需要你自己去搞定!”
    曾毅就笑了起来,只要于剑鸣同意,王大志那边就不存在任何问题,这一点自己已经向王大志确认过了,王大志本人是迫不及待想大搞一场,曾毅笑道:“谢谢张厅,你的好意我明白。”
    张俊宇便在电话里叹道:“难怪省里的大领导要点你的将,你就是个大闹天宫的主。”
    “我就当张厅是在鼓励我了!”曾毅呵呵笑了几声,道:“有件事,还要请张厅帮忙。”
    “说嘛!”张俊宇一幅无奈的口吻,道:“只要我能办到的!”
    “这件事张厅肯定能做主!”曾毅笑了笑,道:“一年一度的公安机关干部轮训,听说马上就要进行了,这项工作一直都是由张厅负责。”
    张俊宇心思非常灵通,曾毅只这么一讲,他便明白了,道:“调虎离山,倒是个好法子啊。”
    曾毅呵呵笑着,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事,曾毅便道:“那就拜托张厅了。”
    “行,我酌情安排吧!”张俊宇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并没有半分推脱。
    “轮训结束之后,还请张厅到我们中化市来传授经验、指导工作!”曾毅笑着发出邀请。
    “指导工作就不必了,等你们拿回所有荣誉的时候,我一定亲自过去为中化市局授牌!”张俊宇笑着说到。
    “那就一言为定!”曾毅说到。
    “一言为定!”张俊宇应了下来,然后寒暄几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这边的电话,曾毅又联系王大志,道:“王司令,上次拜托你的那件事,可以搞了,省厅的正式公文应该很快就到你那边。”
    “哈哈!”王大志的大嗓门就震得电话直刺耳,道:“于厅的官做大了,可胆子却比以前小了,就这么点事情,还磨磨蹭蹭那么长时间。”
    “这么大的动作,于厅肯定需要慎重!”曾毅笑了一声。
    王大志这次却难得机灵起来,道:“放心,再大的动作,在动手之前,也绝不会搞出半点风声!谁走漏了消息,我就扒了谁的皮!”
    “我代表中化市民,谢谢王司令的慷慨援手!”曾毅说到。
    “军民一家亲,就不说那两家话!维护地方治安,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这次我们联手行动,一定要还中化市一片青天!”王大志豪气冲天,胸脯拍得啪啪直响。
    一周之后,中化市局接到省厅的通知,一年一度的公安机关干部轮训开始,因为中化市状况频发,今年的轮训就从中化市局开始,通知要求中化市局领导班子的所有成员把手里的工作交接处理好,前往云海接受为期三天的学习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