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八四二章 很重要

第八四二章 很重要

    王副院长听了曾毅的话,看着病床边的仪器屏幕轻声叹息,曾毅这是选择了一条最艰难、也是非常犯险的路子啊,眼下龙清泉已经都测不到血压了,脉搏消失,四肢冰冷,对于疼痛刺激没有任何反应,可以说就只剩下呼吸和心跳还没有停止了,可这呼吸和心跳,还是用仪器维持的结果。
    这基本就是半死的人了,只差走个流程来确认死亡了,曾毅却要用药来吊住龙清泉的命。这不是强自己所难嘛!
    吊住命倒没有什么,问题是万一龙清泉的这口气吊住了,那后面怎么治、怎么救,可不仅仅是吊口气的事情了,那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程,你要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状况,还要想尽一切办法吊住这口气。
    “好吧!”王副院长还是点了头,他知道不让曾毅试一下的话,曾毅是不会死心的,再者,曾毅是罗瑾瑜和罗刚永请来的大夫,不让曾毅试一下,京城医院没法向龙清泉的家属交代。
    曾毅当下也不迟疑,提起笔就开始写方子。
    王副院长瞄了一眼,当时就咋舌不已,曾毅方子头一味,就写了附子120克,这哪里是救命灵药,分明就是剧毒啊,也不知道曾毅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濒危的龙清泉下如此重的猛药。
    写好方子,曾毅又仔细校对了一遍,确认无误,便道:“王院长,这几天中药房务必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药抓齐了就马上送到这里来,我亲自在外面煎。”
    王副院长点了头,道:“你放心,回头我就让人把中药房的钥匙送来一把,煎药的工具我也让人给你送来,只是要辛苦你了!”
    曾毅无奈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说辛苦不辛苦的时候,只要能把龙清泉的这条命保住,再辛苦也值了。
    王副院长接过方子,转身出了监护室,到了外间对罗瑾瑜道:“罗夫人,龙署长的情况曾毅大夫已经看过了,目前情况不太好,曾大夫开了方子,说是先试试看。这是方子,您请过目。”
    这是个流程的问题,换了普通的患者,自然不需要向患者解释治疗方案,但对于特殊患者,这一个流程是不能省的,任何治疗方案,都必须经过患者家属的同意才能进行。
    罗瑾瑜并没有接那个方子,道:“就按曾大夫的方子治吧!我知道他会尽力的,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有任何意见。”
    王副院长稍稍有些吃惊意外,不知道罗瑾瑜对曾毅哪来这么大的信任,换了别的人,都是只怕医院不肯尽力,王副院长便道:“那我就让人去抓药了!”
    罗瑾瑜微微颔首,淡淡说道:“怎么治,你们和曾毅商量着办,不需再问我的意思了。”
    王副院长一脸的吃惊,拿着方子走出门外,找到个助手让他赶紧去抓药,心道这究竟是罗瑾瑜对曾毅太放心了呢,还是罗瑾瑜已经接受了龙清泉九死一生的现实?
    曾毅走到外间,手里已经拿起了电话在拨号,片刻之后电话接通,曾毅说道:“黄大夫,是我,曾毅!”
    电话里传来黄天野的声音,他并不知道这边的情况,笑着道:“我现在是不是该称呼你为曾局长了呢?”
    曾毅没有和黄天野说笑,道:“黄大夫,我需要你来京城帮我做一台手术。”
    黄天野这才感觉到曾毅的口气很严肃,当下也跟着严肃起来,道:“是什么情况的手术?”
    “患者遭遇高速车祸,头部以及多处脏器受伤,经过抢救后陷入深度昏迷之中,目前脑电波基本是平坦型的。”曾毅很简洁地描述着,跟黄天野这种顶级医生交流,根本不需要讲那么多。
    “情况非常严重的话,可以先做脑死亡鉴定!”黄天野直接说出自己的判断,道:“如果排除了脑死亡,那么伤者的深度昏迷,有可能是因为脑部血肿引起的脑疝,这种手术京城很多专家都可以做。”黄天野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有些纳闷,这种手术曾毅应该不至于大老远来折腾自己啊。
    “伤者对我非常重要!”曾毅只讲了一句。
    电话那边黄天野沉默了两秒,道:“明天一早,我肯定能到京城。”
    “谢了,田野兄!”曾毅沉声说到,他很少说到谢字的。
    “你那边肯定忙得吧,有什么话,等见面了再讲!”黄天野很是爽快,他心里很清楚,有曾毅在,这种手术不一定非要动自己,像这种严重的外伤,并不是一台开颅手术就能保住命的,保命的关键,还得看曾毅的神奇医术,之所以曾毅非要自己去做这台手术,只能说明这位受伤的患者对曾毅非常重要,黄天野自然不能推脱。
    同样一台开颅手术,或许很多人都能做,但手法高低对于一位患者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一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患者,你的手法低一点,手术进行慢一点,或者患者就撑不到手术结束,即便结束,患者也消化不了手术所带来的创伤。
    而黄天野这种顶级脑外专家,却可以将手术的风险降到最低,而且做到最快速最完美,大大减少给患者带来的创伤。
    挂了黄天野的电话,曾毅又联系了翟浩辉的老丈人夏言冰,让夏言冰给军总医院的专家先打个招呼,万一需要的话,就要从军总医院请专家过来。京城医院的外科水平其实也不低,但比起以急救见长的军总医院来说,还是稍逊了一筹。
    曾毅这也是没办法了,龙清泉现在的状况根本经不起任何的意外,一个不经意的小差错,都可能把龙清泉给带走,曾毅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来保证所有的一切都万无一失。
    罗瑾瑜就站在一旁,亲眼目睹曾毅打了这两个电话,尤其是曾毅那一句“伤者对我非常重要”,让罗瑾瑜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细雾。
    药房很快送来了曾毅需要的药,还带来一套煎药的工具,曾毅扎起袖口,就开始埋头煎药。情况急,曾毅这次用的还是武火急煎,直接从旁边的饮水机接了热水就煎。
    龙清泉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随时都可能生命终结,这个时候不下猛药,就不可能达到救阳固脱效果,所以曾毅下了分量很重的附子和山萸肉,目的就是为了快速提升龙清泉的生命特征,同时还加了一点点麝香的,开窍醒脑,挽救呼吸衰竭,帮助龙清泉恢复意识。
    王副院长站在一旁插不上手,就那么看着曾毅在忙活,曾毅这么做,确实是尽到了医生的职责在救死扶伤,王副院长很钦佩,但却并不看好结果。纵是有再高超的医术,再好的医德,也不可能把一位“死人”救活,在王副院长看来,眼下的龙清泉已经基本是个死人了。
    这么严重程度的创伤,想要保住活人的生命尚且十分困难,更何况是个死人呢!
    王副院长在心里叹了口气,曾毅这太执着了,何必呢!
    对于这种严重程度的伤势,曾毅并不是没见过,以前曾文甫在的时候,就抢救过不少意外从山上摔下来的村民,受伤的程度甚至还超过龙清泉,山里条件制约,根本不允许送到山外面的大医院去抢救,在这些重伤村民里,曾文甫也硬是从死神的手里拽回来一大部分。
    所以曾毅对于急救还是很有经验的,不过龙清泉已经耽搁三天了,曾毅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尽人事听天命了。
    药很快煎好,可龙清泉双嘴紧闭,没有吞咽的动作,药根本进不去,曾毅只好把药凉温,然后用鼻管喂了下去。
    王副院长站在监护室等了半天,最后失望了,以前他也见过曾毅用药,不能说是药到病除,但效果绝对是立竿见影,“曾三剂”的名号绝不是浪得虚名。
    可今天曾毅这副药下去有半个多小时了,仪器上的数据一点变化都没有,或许曾毅也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曾毅也始终在观察龙清泉的变化,现在去摸脉,两手手腕处仍旧是什么都摸不到,只有脚部趺阳、太溪、太冲还能细弱可辨,并没有比之前强多少,这个情况让曾毅的脸色也更加凝重。
    “情况怎么样?”王副院长低声问了一句,他也看出曾毅脸色不妙。
    曾毅没有回答王副院长的问题,而是继续细细观察龙清泉的变化,哪怕只要找出一丝见好的迹象,曾毅都觉得还有希望。
    看着曾毅从龙清泉的头部摸到脚下,又从脚下摸到胸腹,脸色却绷得更加厉害,王副院长就知道情况不妙,怕是想吊住龙清泉这口气,也是非常困难。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是断了这个念头,对人对己,都是一种解脱,不用再忍受煎熬和折磨了。
    “曾毅,是不是……”王副院长打算再旁敲侧击地劝曾毅两句。
    话刚出口,却看见曾毅竖起一只手,那是示意王副院长不要讲话的手势。
    只见曾毅的手心轻轻悬在龙清泉的心口之上,屏气静息,脸凑得非常近,维持这个姿势足足有三分钟,曾毅绷着的脸终于松开,起身道:“再煎一剂药,分量再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