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八九八章 抓捕

第八九八章 抓捕

    第二天,徐力和杜若就制定出了抓捕方案。
    第一套方案是守株待兔,按照监听到的内容,这个二号人物会出现在瘦九的会所,如果对方出现,专案组便立刻实施抓捕行动,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这个关键的二号人物,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小鱼小虾放走一些也无所谓。
    第二套方案是随机应变,专案组并不能排除二号人物出现在会所只是个障眼法的可能,一旦对方有所变化,不在会所出面了,专案组就必须立刻跟上,要在最短时间内确认对方所在,组织力量进行抓捕。
    杜若是老jing察了,徐力更是兵中之王,两人把方案推敲了一遍又一遍,凡是能想到的全都想到,并且做了相应的部署和安排。
    到了晚上,曾毅突然以局长的身份出现在特jing队,命令特jing队员立刻集合,准备执行秘密任务。
    特jing队员被集中到一起,上交所有通信工具后,徐力出现在特jing队,开始向特jing队员布置任务,明确作战目标,特jing队被分成了七个小组,分别执行不同的任务。
    “同志们,我讲两句!”等徐力分派完任务,曾毅一脸严肃地站到了所有队员的面前,然后竖起一根指头,道:“第一,此次任务,部领导亲临我市督战,目标是一起国际xing的大案要案,部领导并没有因此选择外地请援,而把抓捕的重任交给我们中化市局特jing支队,这是对我们的充分信任!”
    说着。曾毅又竖起第二根指头,道:“第二,养兵千ri。用兵一时,我们中化市局是一支攻必克、战必胜的钢铁之师,还是不堪大用的乌合之众,就看你们明天的表现了!”
    “我相信大家能够出sè完成此次任务!”曾毅脸sè不变,道:“但我看结果!”
    徐力此时冷着脸站出来,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
    声浪一阵高过一阵。整齐划一,显得士气十足!
    做完战斗动员,各个作战小组便开始分组讨论。根据各自的作战任务,再分析各种可能,继续完善作战方案,这是徐力从部队上带来的传统。
    休息到了后半夜。大街上空无一人。特jing队员才以组为单位,悄无声息赶赴各自的部署地点进行隐蔽,车子全程都不允许开灯。
    天sè慢慢亮了起来,中化市又进入新的一天,大街上逐渐热闹了起来,瘦九会所对面的早点摊也和往常一样支了起来,几位附近早起的居民坐在那里吃着早点闲聊,一切都跟平时一样。丝毫没有异样。
    此时的云海通往中化的高速公路上,一辆悬挂着省厅六号车牌的jing车在飞速疾驰。
    沈国文靠在宽厚的椅背里。闭眼微寐,他今天要前往中化市,对中化市局提交的三份优秀模范人物事迹材料进行核实。沈国文原本不想亲自来,但没有办法,张俊宇先是亲自带曾毅过来,后来又专门向自己提了一次,所以沈国文就必须走这一趟了,他总得给张俊宇一个交代。
    由自己亲自过来核实评选材料,这可是给了中化市局很大的面子,自己能做的就是这个了,至于后面能不能评上,那就跟自己无关了,就算评不上,到时候中化市局和张俊宇都不能怨我沈国文了。
    秘书小李坐在副驾驶上,观察着路边的指示牌,等看到中化市的地界标志,小李转身轻轻道:“老板,我们已经进入中化地界,现在是不是可以通知中化市局了?”
    沈国文睁开眼看了看车窗外,道:“你打电话!”
    因为张俊宇的关系,沈国文倒是亲自过来了,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不提前通知,对中化市报上来的评优材料进行一次无准备的突袭式考察。只有如此,才能显得自己公平公正,也不是因为张俊宇才来中化的。
    小李得到指示,便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中化市局办公室主任汪宏毅的号码,电话接通后,小李道:“中化市局吗?我这里是省厅,沈国文沈主任半个小时后到达中化市,检查评优评模工作,请做好接待准备。”
    汪宏毅接到电话吃了一惊,半个小时后就到,这是突袭式检查啊,他顾不上吃惊,赶紧道:“好的,我们马上准备!”
    放下电话,汪宏毅一阵头疼,按照曾局长的指示,市局这段时间高度重视评优评模工作,加上这次的材料真实可靠,倒是不怕省厅的突袭检查,只是昨天下班的时候,曾局长讲了今天会有事晚来上班。
    现在省厅的沈主任马上就到中化市了,可曾局长还没上班呢,这迎接工作怎么搞啊!
    想了一下,汪宏毅还是决定给曾毅打个电话,这事可不是小事,陈主任下来是检查评优评模工作的,而曾局长又特别重视此次的评优评模工作,就算是有别的事,肯定也要先顾着这边。
    电话打过去,曾毅倒是接了,不过声音不高,道:“什么事?”
    汪宏毅就赶紧汇报道:“省厅的沈国文沈主任马上就到中化了,是来检查评优评模工作的,局长您不在,这接待工作怎么做?”
    曾毅那边略作沉吟,道:“我这边暂时还脱不开身,请晓东局长代我前去迎接。”
    汪宏毅一听眉头都拧成了疙瘩,沈国文是省厅领导之一,又全权负责评优评模的工作,平时下来,市局都要郑重接待,现在还是在评优评模的这个节骨眼上,曾局长不出面怕是不好啊。
    但汪宏毅又没办法,曾毅都说了无法分身,他还能强把曾毅绑来吗!
    “好。我马上联系高副局长!”汪宏毅说到。
    挂了电话,汪宏毅就匆匆跑出办公室,然后上楼去敲常务副局长高晓东的办公室大门。
    “砰砰”敲了几声。里面毫无回应,汪宏毅暗道不好,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高晓东好像也不在局里,应该时刚刚出去。
    拿出电话拨给高晓东,汪宏毅道:“高局长,省厅的沈国文主任前来视察我局评优评模工作。马上就到,曾局长请您前往高速路口去做迎接准备。”
    “马上就到吗?”高晓东电话里问到。
    “马上就到!”汪宏毅很肯定地道。
    “好的,我会用最快速度赶过去的!”高晓东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汪宏毅又赶紧去通知在家的几位局领导,然后大家一起匆匆赶往高速路口。
    那边高晓东收了电话,却不着急让司机往高速路口赶,反而是问秘书。道:“曾局长今天没来上班是?”
    秘书点头。道:“昨天下班的时候曾局长就已经讲了,今天也没看到曾局长来上班。”
    高晓东微微颔首,道:“曾局长不在,我们更要把接待工作搞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沈主任最喜欢抽重焦含量的烟,前面正好有一家烟草专卖店,我们过去先买条烟带上。一定要买含量最高的!”
    秘书表情稍微一滞,高晓东所指的前方。可跟高速路口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等买了烟再往高速路口赶,这还来得及吗?
    不过,高晓东这么讲了,司机也只能照办,朝着高晓东所指的专卖店就驶了过去。
    六号车缓缓驶出高速收费站,秘书小李就看到了中化市局的迎接队伍,当时道:“老板,中化市局的人在等着了,就来了四个人!”
    沈国文一听就有些不高兴,虽说自己是突袭检查,但毕竟还是提前半个小时通知了,你就是有别的事情,半个小时也该赶过来了。
    不过,沈国文也没有讲什么,毕竟是他自己一时兴起搞突袭检查的呢,现在迎接队伍人员寥寥,那也只能认了。
    中化市局迎接队伍里负责领头的是副局长罗学虎,看到沈国文的车子,他快步上前,等沈国文下车站定,便打了个敬礼,道:“中化市局罗学虎向您报到!”
    沈国文回了个敬礼,算是跟中化市局的人打过招呼了,但没有和大家握手的意思,他站着扫了一圈,道:“曾毅同志呢?”
    罗学虎急忙解释道:“曾局长有事不在中化,不过得知陈主任前来检查工作,曾局长立刻表态会赶回来,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汪宏毅后背直冒汗,罗学虎这个解释倒是能让沈国文下台,可万一曾局长赶不回来,到时候沈国文拿这个追问,中化市局如何解释啊。
    可是,眼下也没更好的解释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常务副局长高晓东同志怎么也不在?”沈国文又问了一句,道:“不会是知道我过来,到下面去安排演习了!”
    “没有,没有!”罗学虎急忙摆手,道:“高局长早上去下面县里检查工作,现在已经在返回路上了。我们中化市局肯定会以最真实的姿态,接受沈主任的检阅检查,绝不搞任何演习!”
    沈国文沉声道了一句,“我这双眼睛可不揉沙子,是不是演习,看过便知!”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罗学虎再次解释,手心也是攥出一把汗,局长不在,常务副局长也不在,沈主任怕是生气了。
    果然,沈国文没讲什么,他身边的秘书低声冷冷来了一句,道:“看来中化市局的工作很繁忙嘛!”
    沈国文就重重哼了一声,似乎是对秘书的这句多嘴不满,他道:“今天过来,是对中化市局上报省厅的评优评模材料的真实xing进行审核,学虎同志,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现在就走!”罗学虎道了一声,就快步过去,要为沈国文拉开车门。
    沈国文转身准备登车,刚要抬脚,一辆开着jing灯的jing车就飞驰了过来,一声急刹之后。高晓东从上面跳了下来。
    “沈主任您好,中化市局常务副局长高晓东向你报到!”高晓东快步跑到跟前,向沈国文打了个敬礼。道:“在去县里的路上得知沈主任前来检查,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来晚了,失礼之处,还请沈主任多包涵。”
    沈国文也不跟高晓东多作计较,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去看看!”
    拉车门的罗学虎长长松了口气。他哪知道高晓东的行程,不过是编一个能让中化市局下台,也能让沈国文下台的谎罢了。好在跟高晓东的口径完全一致,没有穿了帮,否则就相当尴尬了。
    现在就看曾局长能不能赶回来了!
    沈国文抬脚登车,中化市局的车子在前带路。就奔最近的一个考察点去了。
    此时瘦九的会所对面。杜若和曾毅站在窗帘之后,透过缝隙观察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在两人身后的房间里,摆着各式各样的监控设备,几名专案组的技术人员正在对会所内的那两名人员进行监控。
    “沈国文过来检查工作,不会影响到我们的部署?”杜若有些不放心,问了一句,省厅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市局领导肯定是要迎接陪同。到时候一条长龙jing车在城区穿梭,不知道会不会打草惊蛇。
    曾毅也没想到沈国文会来得如此不是时候。他想了一下,道:“沈国文肯定是来核实我们今年的几份评优评模材料的真实xing,他要去的三个地点距离这里都比较远,特jing队也不在考察范围之内。”
    “希望一切顺利!”杜若说到,事到如今,也只能随机应变、见机行事了,难道还能把知会东江省厅,再把沈国文弄回去吗,怕是那样更会闹得鸡飞狗跳!
    现在就希望沈国文别搞出什么大动静来!
    在窗户前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情况终于有了变化,被严密监控的那两个人提着箱子准备走出会所了。
    “各单位注意,小鸟已经离巢!”杜若立刻拿出对讲机进行通报,要求部署在周围的人员密切注意,及时跟上。
    说完,杜若稍稍拨开窗帘的缝隙,紧紧盯着会所门口,等着那两人出来。
    很快,那两人提着箱子走了出来,往会所门口一站,过了有半分钟,一辆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突然发动了起来。
    “灰sè福特车,立刻查这辆车!”杜若下达命令。
    房间里的监控人员立刻调出监控录像,对那辆发动起来的灰sè福特车进行追查,包括这辆车什么时候停下来的,下来过什么人。
    “十分钟前停下来的,中间没有下来过人,从监控也观察不到车里的情况!”监控人员立刻报上追查结果。
    此时那辆灰sè福特才刚刚启动,往前走了不到十米。
    杜若只得道:“保持观察!”
    灰sè福特车往前走了五十米,突然一个调头,然后就向会所门口驶去。
    杜若的手紧紧握着对讲机,观察着外面的每一个蛛丝马迹,没有看清楚灰sè福特车内的情况,他不敢下令实施抓捕,万一灰sè福特车内没有自己的抓捕目标呢。必须要确认目标存在后才能行动,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
    灰sè福特车缓缓滑到会所门口,停了有十几秒,车门打开一条缝,那两个人提着箱子就要上车!
    “查所有的监控!”杜若道了一声。
    技术人员立刻调出会所门口所有的监控画面,再次寻找是否有镜头看到了车内的情况。
    那两个人上了车,灰sè福特车便合上车门,缓缓启动朝前驶去,等压上马路,明显能看到车子有一个提速动作,车子准备离开会所。
    “c队注意,目标向你方位置移动!”杜若立刻下达新的指令,没有核实车内的情况,看来只能是用第二套方案了。
    “有画面!”此时一个技术人员突然叫了起来。
    杜若第一时间冲到屏幕之前,这是会所门口的迎宾监控,从车缝里派到一个人物的侧面。
    “马上核实这个人的身份!”杜若下达指令。
    技术人员在喊那一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比对分析那个侧面了,不到十秒便有了结果,道:“根据我们手上的资料,这个侧面很有可能就是目标人物!”
    杜若盯着屏幕,一边是刚刚拍到的那个侧面,一边是国际刑jing组织提供的资料,上面的画面十分模糊,完全就是个虚像,但看轮廓,确实有一点相似。
    现场的所有人就看向杜若,抓还是不抓,就等着杜若来做这个决定了,不管抓还是不抓,都有风险。抓,有可能抓错,不抓,有可能放跑对方!
    “抓!”杜若突然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声,道:“c队拦截,a队b队上前抓捕,对方可能有武器!”
    此时那辆灰sè福特车,刚刚驶出一百米多一点,杜若命令刚下,就有一辆黑sè的普桑猛地从路边冲出去,直直插在对方前进的方向上。
    而在不远处,早已隐蔽到位的抓捕人员也朝车子的位置冲了过去,有路人模样,还有商贩模样。
    看到车子被成功拦下,杜若就拿起对讲机冲出了房间,他要去现场核实车内那个侧脸的身份。
    曾毅紧跟其后,跟着杜若冲出房间,然后从楼梯跑了下去,等出了大楼,就朝拦截车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远远看到抓捕人员已经冲了过去,灰sè福特车被拦下,但已经在重新启动了,看样子是准备强行逃脱。
    更多的抓捕人员往前围去,有人已经掏出jing枪,准备阻止对方强行驾车逃离。
    “叭!”
    突然一声清脆枪响,毫无预jing地乍响在曾毅的身后,一名抓捕队员随即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