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九零二章 右灯行

第九零二章 右灯行

    在医院又住了半个月,曾毅就不得不出院了,准确地说,不是出院,而是被准许出院进行活动,因为爱卫办的专家团到东江来了。.
    市长张卫正钦点曾毅必须随团陪同,医院自然很配合,允许曾毅外出活动,但要有一名医生贴身跟随,而且还给曾毅的胳膊重新包扎,五花大绑地又挂在了脖子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曾毅负伤。
    曾毅对医院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做法也没辙,院方动不动就要报告给于剑鸣,好在只要曾毅配合住院,医院也不十分控制曾毅的行动,否则曾毅真是一天都在医院待不下去。
    对于此次专家团的到来,中化市十分重视,张卫正亲自带队前往云海机场迎接,另外还有曾毅以及中化市爱卫办的其他领导。
    “中午的欢迎宴,以及接下来的座谈会,都安排好了吗?”张卫正临出发前,还特意过问了一下接待工作,免得有什么准备不充分的地方。
    市府办主任覃金党就答道:“中午的欢迎宴,订在了云海大饭店,用最高的标准,饭后的座谈会也安排在云海大饭店,我们还邀请了主管文教卫的刘副省长出席。”
    张卫正微微颔首,专家组此次只是前来指导创卫工作,并不是验收,不存在什么公事公办,所以就要比验收的时候更要重视,必须要让专家团感到中化市的尊重和诚意,这时候也最方便隆重接待了。真要到了专家组前来验收,你反而不好太过于隆重,免得予人话柄。
    “曾毅同志到了没?”张卫正又道一句。接待专家团谁都没少,唯独不能缺少曾毅啊。
    “已经跟医院那边联系过了,曾局长十分钟前就出发了,他在高速路口跟我们汇合。”覃金党答道。
    “那就出发!”张卫正也就不再含糊,起身朝门外走去。
    到了楼下,接待车辆已经安排到位,总共是三辆考斯特中巴。一辆中化市领导乘坐,两辆到云海后由专家团成员和省里相关领导乘坐,另外还有一辆开道车。
    看看人员已经到齐。张卫正就领着大家上车,直奔高速路口而去。
    到了高速口,就看到了曾毅今天的座驾,竟然是市中心医院安排的一辆救护车。曾毅正哭笑不得地站在救护车前等着跟大家汇合呢。
    张卫正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很清楚曾毅的伤势,现在已经是基本好了,你再谨慎小心,那也不用安排救护车,这太夸张了!不过张卫正没有说什么,他此时已经知道了一点关于于剑鸣做这样安排的内幕了,张卫正当然也希望促成这事,曾毅能够获得一级英模嘉奖。同样也是中化市的荣誉。
    “曾毅同志辛苦了!”张卫正呵呵笑着,跟曾毅打了个招呼。道:“现在时间还早,路上可以让司机开慢点,千万不要影响了伤口的恢复!”
    其他人看到曾毅那五花大绑的模样,也纷纷说道:“曾局长伤口好些了吗?什么时候出院。”
    “曾局长身负重伤,还要为我市的创卫事业奔波艹劳,这种精神同样值得我们学习啊!”
    曾毅站在那里跟大家客气寒暄了几句,张卫正便大手一挥,让大家重新上车,启程前往云海机场。大家都上了中巴,只有曾毅上了自己的那辆专车,也就是救护车了。
    到达云海机场,中化市的领导很自然地摆好了迎接的队伍,市长张卫正在前,其后是副市长廖祖源,然后是曾毅,再是爱卫办的其他领导,依据级别高低、职务轻重有序排列。
    最后面的是随行工作人员,他们把早已制作好的条幅拿出来撑开,上面一排大字:热烈欢迎全国爱卫办专家团莅临东江指导工作。
    队伍摆开十来分钟,飞机就带着巨大轰鸣降落在停机坪,舷梯放下,爱卫办主任桂希文的身影就出现在机舱口。
    等桂希文的脚迈上舷梯,张卫正就往前走了一步,离开身后的队伍。
    桂希文摆着手微笑,跟大家打着招呼,等脚步落地,张卫正快步上前,直接迎上桂希文,热情地伸出双手。
    “桂主任,欢迎啊!”张卫正握住桂希文的手大力摇晃,道:“同志们早就盼着您和专家团过来了,得知您今天到,这不全都要来迎一迎,我拦都拦不住。”
    “太隆重了,太麻烦大家了!”桂希文客气说着,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
    廖祖源此时也往前一步离开队伍,等桂希文和张卫正寒暄完毕,他就伸出手,准备和桂希文握手。
    桂希文那边松开手,往张卫正身后一看,第一眼就看到了胳膊挂在脖子上的曾毅,当时吓了一跳,快走两步直接到了曾毅面前,道:“曾毅同志,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曾毅笑呵呵抬手敬礼,道:“桂主任您好,欢迎您来东江。”
    桂希文不知道曾毅伤势到底如何,也没敢和曾毅握手,而是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京城相见时还好好的呢!”
    廖祖源此时站在一旁,心里极为尴尬,自己这手都伸出去了,谁知桂希文直奔曾毅而去,把自己生生晾在了一旁,他这手伸不出去,又收不回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张卫正此时解释道:“上个月,曾毅同志在指挥一起抓捕行动时,为保护市民的生命安全,曾毅同志舍身相护,不幸被歹徒被用枪击中了左臂。”
    桂希文很吃惊,曾毅身为市局局长,又有那么深厚的背景,竟然为了保护一名无辜市民而挺身而出、舍命相救,这太难得了。当下他道:“这太危险了,听张市长这么一讲,我都觉得心里狂跳不已呢。曾局长太让我钦佩了!”
    曾毅笑了笑,道:“职责所在,义不容辞!”说罢,曾毅把身子一侧,指向廖祖源,道:“桂主任,廖副市长今天来的路上。就提了您好几次了。”
    廖祖源这才下了台阶,赶紧把手再往前一伸,笑道:“久闻桂主任大名。今曰得见,实在是荣幸之至,欢迎桂主任前来东江视察指导。”
    桂希文自然是明白曾毅的意思,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因为曾毅的伤势而忽视了这位廖副市长。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失误。桂希文同时也在心里暗赞曾毅,这可是直达天听的人物,却也能知道进退分寸,没有半分骄狂,实在难得啊。
    桂希文当下转过身朝廖祖源伸出手,道:“廖副市长,实在是抱歉,刚才一看到曾毅的模样。我这就乱了分寸,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啊!”
    廖祖源笑着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嘛!”说着,廖祖源朝曾毅递了一个感激的神色,不管自己如何不满意曾毅,今天是欠了曾毅一个人情,曾毅如果不提,自己今天势必难以收场。
    桂希文跟廖祖源握完手,又跟其他中化市领导一一握手寒暄,然后开始介绍专家团的成员,都是国内很有名的专家学者了,众人又是一番握手寒暄。
    等走完这个流程,张卫正就邀请桂希文和专家团的成员登车,大家一起先返回云海市。
    中化市的安排可谓十分周全,考虑到专家团抵达东江的时间接近正午,中化市就没有着急安排专家团返回中化,而是把第一顿接风宴安排在云海市,宴席之后,更安排了座谈会,并请来省领导出席,给予专家团足够的尊重。
    到达云海饭店门口,主管文教卫的刘副省长已经等着了,身后还有省爱卫办的一众领导。
    “桂主任亲临东江指导工作,东江省的爱国卫生运动必定会再上一个新台阶,再上一个新高度!”
    省领导讲话,水平自然是不一样,刘副省长没有提中化的创卫,而提了爱国卫生运动,这可是桂希文的本职工作。
    桂希文很高兴,道:“刘省长言重了,爱国卫生运动能否搞好,关键在地方。”
    “火车跑得快,关键还是火车头!”刘副省长又笑着把这个“关键”送回给了桂希文,今天前来出席这个接待宴会,刘副省长是带着任务的,那就是跟桂希文和专家团搞好关系。东江省目前获得全国卫生城市称号的城市,仅有一座,还是个小城市,包括云海这座省会城市在内的所有大城市,都还没有创卫成功呢。
    按照目前的趋势看,申请创建卫生城市已经成为了大势所趋,这也是很多大城市用来提升城市形象的一个最佳途径,现在跟桂希文和专家团搞好关系,那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一番寒暄,众人进了饭店,直接到了宴会厅。
    接风宴的流程基本都是大同小异,主宾按照次序入座,刘副省长就代表东江省致欢迎词,其后再由张卫正致辞,然后大家共同举杯,为桂希文和专家团的到来共饮一杯,酒宴便正式开始。
    酒席进行到一半,云海市市长文晓帆不知从哪里得知消息,竟然也赶了过来。
    刘副省长便为桂希文做了介绍,请文晓帆也一起入席。
    文晓帆不着急入座,而是举着酒杯来到桂希文面前,道:“桂主任,您来云海指导工作,我这个东道主竟然姗姗来迟,实在是该罚,我自罚三杯,寥表歉意!”说着,文晓帆就拿起酒瓶,为自己满满倒了一大杯!
    桂希文却伸手拦住文晓帆,笑呵呵地道:“不知者不罪嘛,文市长!如果真要罚,那也是罚我,文市长是个很好客的人,是我们过云海而没有通知文市长知晓,实在太不该了。”
    文晓帆的脸色就稍稍一变,转瞬即逝,也没有再提罚酒的事,道:“桂主任远道而来,实在辛苦,我敬桂主任一杯!”
    桂希文这次没有推辞,笑呵呵举起酒杯,道:“谢谢,我也敬文市长一杯!”
    在座的全是老狐狸。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云海市眼下也在创卫呢,文晓帆得知桂希文领着专家团在云海大饭店。自然是急急忙忙地过来了,而且有截胡的意思,罚酒的时候,不提来东江指导工作,也不提去中化指导工作,而说是来云海指导工作,这就是希望桂希文顺道也在云海指导一番。
    可惜桂希文也是人精。一句“不知不罪”就把文晓帆后面的话给堵死了,而且要反过来自罚,这就是暗示自己是不可能在云海市指导的。
    文晓帆明白过来。也就没有再提罚酒的事,牛不饮水强按头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你真要是强留强劝。惹恼了桂希文。不仅云海创卫的前景堪忧,还要影响到全省其他城市的创卫工作,刘副省长可还在这里坐着呢。
    和和气气地敬完这杯酒,文晓帆就端着杯子坐回自己位置,他坐在了张卫正的上首。
    “卫正老弟,中化市此番创卫,准备工作可是走在了我们云海市的前面啊!”文晓帆看别人注意力不在这里,不着痕迹地向张卫正递了一支烟。笑道:“同为东江省的兄弟城市,中化市这方面要是有什么先进经验。可千万不能藏私啊!”
    张卫正笑着接过烟,文晓帆身为省会城市市长,级别和分量都比自己重多了,今天能称自己一声老弟,可谓是十分难得,他道:“文市长,实不相瞒,如果我有请得动桂主任亲自过来指导创卫的实力,这几年何至于碌碌无为啊?”
    说着,张卫正“啪嗒”一声打着火,重重吸了一口。
    文晓帆听明白了,桂希文不是张卫正请来的,这话应该没有撒谎,张卫正主政中化已经好几年了,要是能请得动专家团,中化市现在怕早已经是全国卫生城市了,看来中化市这次能请桂希文亲自前来,应该是中化市新来了高人,或者是请了得力外援。
    文晓帆就不着痕迹地观察了起来,如果张卫正所说不假,那这个能请得动桂希文的人,应该就在今天的宴席上了。而眼前这一桌上,刘副省长自己是知道的,他绝对没有那个能耐,其他省爱卫办的领导同样也没有这个实力。往张卫正的下首看,这张桌上也就剩下两个人了,一个老成的政客,一个年轻的警监。
    到底是谁呢?
    文晓帆此时有些后悔,刚才进来的时候,自己应该让张卫正做个介绍才是,现在主动去问,反而显得自己太功利了。
    不过,文晓帆很快就锁定了曾毅,满桌的人,就只有曾毅没有向桂希文敬酒,而且桂希文还很关心地讲了一句:“曾毅同志有伤,就不要饮酒了。”
    文晓帆看了看曾毅,他以前听到过曾毅的名字,省领导点过几次名,再加上和女明星的绯闻照片,文晓帆想没听过曾毅的名字都难。
    难道桂希文是曾毅请来的?
    文晓帆觉得很有可能,曾毅调到中化市才一年,是中化市的新兵,完全符合张卫正的暗示。
    可惜文晓帆之前和曾毅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他便把曾毅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以前没交集没有关系,后面总会有的。
    宴席结束,稍事休息之后,中化市在云海饭店的会议室里举行了一次关于爱国卫生运动和创卫的座谈会,参加宴席的人自然是全部出席。
    桂希文在座谈上讲了爱国卫生运动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阐述了创建卫生城市对于爱国卫生运动的重要姓,并且介绍了一下全国范围内创建卫生城市的趋势和大概情况。
    刘副省长自然是支持桂希文的讲话,大力肯定了爱国卫生运动的历史贡献和对于提升国民素质的重要意义,表态会把这项运动在东江省继续搞下去,切实提高东江的城乡卫生状况,改善人民体质,并且号召各地市都要积极支持这项运动。
    张伟正随后表态,表示中化市会把创卫工作当做头等大事,扎扎实实地搞下去,用实际行动支持爱国卫生运动的发展。
    等座谈会结束,时间就到了半下午,专家团启程前往中化,省爱卫办也派了人一起陪同前往。
    到达中化天色不早,把专家团安置在中化市新建的市政斧招待所,今天的行程便圆满结束,晚上中化市委市府领导悉数到场,欢迎专家团的到来。
    第二天早上,专家团开始对中化市开始正式的考察,市长张卫正全程陪同,阐述中化市的创卫思路,讲解中化市的创卫措施。
    “……此次创卫,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改善市民生活环境、提升城市品质,为此,我们启动了‘三上一下’的治理计划。三上就是大气环境、市容市貌、地面交通,一下就是排污管网,我们会从影响城市的各个角度,毫无死角地对中化市进行一次大改造,另外我们还要在中化市修建四座全新的污水处理厂……”
    市长张卫正坐在车上,大手指着窗外,向车上的专家团成员介绍情况。
    曾毅今天还乘坐的是医院专车,救护车闪着灯,正好还给后面的车起到了开道作用。
    车子按照既定的考察路线前进,下一个考察对象,是高新工业园区。
    快到工业园区的时候,坐在张卫正身旁,负责协调后勤的覃金党突然接到了电话,他拿起手机一听,就立刻附在张卫正的耳边讲了几句。
    张卫正面色不变,但眉头明显地皱在一起,低声道:“把这个情况告诉前面的曾毅同志!”
    覃金党得到指示,就赶紧拨曾毅的号码,然后走到司机的旁边,透过挡风玻璃观察曾毅那辆救护车的位置。
    电话还没拨通,就看到救护车已经打着右灯拐进了前面的一条路,覃金党当时面色一白,心里暗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