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尾声二
侯沧海商路笔记 - 小桥老树

2009年春天到来之时,江州市打黑除恶行动开展得如火如荼。

第一阶段结束以后,市委书记海强做了再动员讲话。他语调铿锵,手势坚定有力,“黑恶势力犯罪不仅是一个治安问题,更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是关系到千家万户的民生问题,是关于我党执政根基的大问题。同志们切莫等闲视之……要突出重点,以铲乡霸、除村恶为抓手,进一步深化严厉打击农村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专项行动,集中打击整治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的黑恶势力犯罪……要健全重点行业监管防控机制,加强对建筑、运输、采矿、娱乐等黑恶势力易于滋生的重点行业和领域的监管,着力铲除黑恶势力的生存土壤……”

再动员工作会以后,各级各部门集中力量,开展拉网式排查,又挖到不少新线索。

扫黑除恶第一阶段开始之时,黑河镇包方没有被列入线索名单。包方在几年前已经是继胡哥之后挺有名气的社会大哥,手下有老五等悍将。但是,在最近两三年里,包方、老五等人在社会上的活动越来越少,主要精力放在做土方,沧海集团黑河项目的土方部分就是由包方、老五等人完成的。

做完黑河项目一期土主工程以后,包方又陆续接了欧阳和老朱介绍的土方工程。几年工程做下来,包方、老五等人慢慢从社会大哥职业转型到做土方工程为主的包工头职业。以前当社会大哥时,虽然快意恩仇,大块吃肉,可是毕竟很危险,说不定那一天就将小命丢掉,或者进了监狱。包方靠上了侯沧海这颗大树以后,便带着老五等人淡出江湖。

正因为此,在打黑除恶的第一阶段,包方、老五等人没有被纳入名册。在第二阶段,根据摸排到的线索以及上级转下来的线索,包方和老五被列入了黑恶势力,成为打击对象。

陈天岛亲自到扫黑除恶办公室进行实名举报——自己的手指是包方的人砍断的。

陈天岛被砍断手指前,曾经与两个醉汉发生冲突,惨遭砍指,断指被砍人者拿走。砍人地点是在皇冠夜总会旁边,发生冲突的地方光线很暗,只能看见极为模糊的人影,无法分辨出打人者相貌。监控无法分辩相貌,陈天岛却大体记得砍人者的相貌。后来他偶然间发现砍人者是包方手下,包方在为侯沧海做工程,便将此恨忍了下来。

打黑除恶行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后,陈天岛觉得复仇机会来了,走进扫黑除恶办公室。

包方和老五很快被刑事拘留。

在刑事拘留前,包方已经得到消息,特意到工业园找到侯沧海,道:“这次我要被刑拘,全是以前的事。没有什么大事,但是至少有三起伤害会挂在我和老五头上,有可能要被判刑。”

侯沧海道:“你打算怎么办?”

包方神情平静,道:“如果现在跑路,等到这阵风头回来,屁事没有。但是现在跑路,三起重伤害始终挂在我的头上,这是原罪。以后若是生意做得大了,有可能被引爆,不划算。我准备早些了结这事,以后安安心心做生意。”

侯沧海没有料到包方会是这种想法,很惊讶,也佩服其决定。

“一大恶人这么牛的人物,最后都得吃牢饭,我和一大恶人对比起来算只蚂蚁。”包方整个夏天都在工地上,脸色黑黑的,极似地产集团的工程人员。他散了一枝烟给侯沧海,道:“我进去无所谓,关键是兄弟们拉起来的企业不能垮掉。我准备请包青天负责管理企业,到时还得请侯子多照顾。”

让包青天来管理企业是一手妙棋,凭着包青天与侯沧海的关系,就算包方进去了,包青天也能从侯沧海手里拿工程。另外,包方手下中有不少青树村人,包青天在青树村威信高,辈份老,他来管企业,手下人都得服气。

此次交谈后,侯沧海对包方的评价大为提高,认为其提得起放得下,以后会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包方与侯沧海见面之后,第二天便和老五一起被刑事拘留。

2009年春节对于侯家人来说是非常祥和。

周永利身体保养得不错,比医生预估的情况要好。

张小兰肚子挺了出来,肚子尖尖的,大家猜测应该是一个男孩子。

小溪和小河粉雕玉啄,聪明伶俐,只要她们在家,家里总能听到唱歌笑语。

侯水河最终没有真正进入沧海集团。她在寻找小溪时开办了一个广告公司,这个广告公司承接了沧海集团主要广告,吃得很肥,变成江州市数一数二的广告公司。

杨永卫进入了沧海集团,这两年潜心抓沧兰商城。在侯沧海原计划中,沧兰万金系列产品、沧海地产和沧兰商城是集团的三根支柱,实际运作中,沧兰商场始终处于边缘状态,若不是其领军者是侯沧海的妹夫杨永卫,此项目恐怕已经被砍掉。目前,沧海集团的支术产业是沧兰万金系列产品、沧海地产集团、沧海路桥集团和沧海煤炭集团,相较于这四个集团,沧兰商城实在不足一提。

家人聚在一起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之时,杨永卫拉着侯沧海进入“杨”家。杨永卫在六号大院原来的家与侯家是门对门,杨家回到六号大院时便不住在侯家,而是住在对门杨家。杨家卧室安装有一个台式电脑,电脑页面正是沧兰商城。

“我在春节前搞了一次大活动,朱总提供了一批新空调做活动。”杨永卫调出空调页面,页面闪现出“惊爆价,1999元买海龙空调新品”。

“永卫,以我对海龙空调的了解,这款空调进价应该在两千以上吧。”侯沧海在前一阶段放手让杨永卫主持沧兰商城,对其业务关注得不多,任由其在市场中沉浮。如今沧海集团抓住了历史性机遇,获得暴发式增长,他才有精力关注当初粗放经营的幼苗。

杨永卫点了点头,道:“侯子在海龙空调当过业务员,果然还是有眼光,这款空调进价是2100元。”

侯沧海吸了一口凉气,道:“低于进价销售,这是赔本买卖。”

“电商思维应该与传统商业思维有区别,必须要把规模做大,否则就是死路一条。我给沧兰商城定下了‘正品低价、规模第一、渠道为王’的十二字方针,坚持下去,肯定能行。”

杨永卫摸了摸下巴硬硬的胡子,道:“前一阶段集团困难,资金无法周转,影响了沧兰商城发展。今年集团形势转好,应该调集重金搞突破了,我想推行全品类战略。”

侯沧海道:“需要多少钱?”

杨永卫算了算,道:“一个亿。”

侯沧海道:“这么多?”

杨永卫道:“今年准备上电脑、手机和数码产品,下半年或明年初要上图书,必须得有重金,搞添油战术没有意义。”

侯沧海仔细想了想,道:“既然你觉得有把握,那么我们就赌一把大的,我给你两个亿,去抢其他电商的地盘,一点都不要客气,不要温文尔雅。”

得到侯沧海全力支持,杨永卫摩拳擦掌,狠不得马上召集手下开会。

两人开了瓶红酒,喝了一小杯,聊了一会六号大院的子弟。

周水平如今出任江州下属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前途一片光明;

杨红旗委婉拒绝了沧海集团的邀请,目前在山南一家研究工作;

侯天明写出了《愤怒的拳头2》,此书成为2008年下半年图书市场的一匹大黑马;

吴建军有一段时间和丁小熊混在一起,丁家出事以后,很少回江州;

另一个年龄稍长的吴重义则是丁老熊黑社会势力的保护伞,被批捕,关进了看守所。

同是六号大院子弟,由于自身选择不同,有了各自不同的命运,侯沧海和杨永卫对此很是唏嘘。唏嘘一阵,两人从杨家又回到侯家,继续陪家人们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对于年轻人来说,春节联欢晚会可看可不看,对于侯援朝和周永利来说,举家看春节联欢晚会是过春节的固定仪式,绝不能缺。周永利批评了儿子和女婿开小差行为,责令其不能乱走,必须等到新年钟声响起。

小河和小溪没有睡觉,趴在窗边看天空中冉冉升起的礼花。

过了一会儿,两个小姑娘跑到客厅。小河道:“我看见窗外有一个人。”小溪不甘示弱,也大声道:“我也看见了,真的有一个人。”

侯沧海赶紧来到窗边,窗外没有人。成群结队的礼花在辽阔深邃的黑暗天空中绽放,绚丽多姿,灿烂夺目。

(全书完)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