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离任 - 肖仁福

很顺利地送掉了那瓶昭陵大曲,方会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总算还了一个人情。虽然这算不了什么,无法表达方会计内心对马局长那份真真切切的感激之情,但至少方会计心里要好受一些了。

他却没想到马局长受到了纪检委的审查,而且是因为受贿的事。方会计听说此事后暗吃一惊,不觉就后悔起来。他想这下可好,他的那一份好意,说不定要给马局长带来多余的麻烦,变成坏事。

又过去一些时日,方会计听儿子说,专案组已到马局长家登记了一次,好在马局长家的财产大部分保存了发票,否则马局长就有口难辩了。但尽管如此,马局长家还是有4000元的财物没有来历。加上那年投资公司的广东分公司炒地皮时送给马局长的1万元红包,马局长早已超过检察院内定的5000元以上就要立案起诉的坎儿。

但天公有眼,马局长终于还是花了两个晚上的工夫,戴着老花镜,一会儿翘着屁股爬到壁柜上,一会儿把头栽进抽屉里,一会儿又神经质地翻开床上的垫单棉絮,上下求索,东寻西找,最后硬是在一本记事本的塑料壳里,找到了那张盖着邮戳的邮汇存单。

那一会儿,硬汉子马局长又兴奋又委屈,连老泪都渗出了眼角。他感慨顿生,心想这小纸片看上去那么不起眼,可它却维系着自己一辈子的清浊,维系着自己的声誉和晚节。

他拿着这张小纸片,在胸前捂了好半天,然后把它装进贴身的口袋,深夜跑进市委大院,敲开了纪委余书记的家门。

这样,马局长的受贿额才降回到坎儿下的4000元。

碰巧这几天方会计的儿子被单位安排到省城出差去了,所以一时没有人向方会计转达关于马局长的消息。又不好跑到财政局去打听,他只能干着急。

方会计最担心的还是自己送给马局长的那瓶昭陵大曲,如果被纪检委的人发觉了破绽,岂不要给马局长雪上加霜?方会计抬手在自己的脑袋瓜子上狠狠地捶了一拳。他想,怪只怪自己糊涂,偏偏在这节骨眼儿上把那瓶该死的昭陵大曲送到马局长家里。如果因为这害了马局长,那于心何安呢?

方会计等不及儿子从省城回来,忐忑着一颗心,去了趟马局长的家。

马局长家里异常平静,看不出有什么变故。马局长依然那般热情,拉方会计坐到沙发上,又让马夫人递上热茶。寒暄了几句,方会计试探着问起专案组的情况,马局长也不见外,跟他大略说了一下,和方会计的儿子了解的情况没有太多出入。

这时马夫人在旁边插话,说:“那些人真是王八蛋,他们不仅仅登记财产,把家里的烟酒,凡是可以拆开来的都拆了,说是看里面夹没夹着钞票和存折。最可气是把缸子里的一条鱼也破了,他们说有一次搜查一位贪官,就曾在鱼肚里破出行贿人用薄膜卷好,塞在里面的钞票。”

听到这里,方会计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没有听主人提及自己送的那瓶昭陵大曲,不知专案组的人拿它做文章没有。方会计几次想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想,那瓶昭陵大曲很有可能已落入专案组手里,为马局长帮了倒忙,只不过马局长怕方会计难为情,不愿说出来。

转而方会计又想,也有可能专案组到马局长家里登记财产前,马局长就处理了,如果是这样,自己这不是杞人忧天吗?而且人家帮自己的是大忙,自己送的是小礼,却还要放在嘴上说出来,好意思吗?

方会计终于没问及那瓶昭陵大曲。他往墙上的石英钟望了一眼,发现时间不早了,就起身离开了马局长家。

只是从此以后,方会计的心就悬在了那里。

直到一个静悄悄的傍晚,方会计在巷口碰上唐桂娥。是唐桂娥先发现的方会计。她站在一面宣传栏下,连喊了两声方会计。

方会计低着头,脑壳里一直晃着那瓶昭陵大曲,猛然听见有人喊他,就停住脚步,揉了揉昏花的老眼。见是唐桂娥,便走了过去。唐桂娥这天穿得干净、整齐,没有半点儿拾破烂人的痕迹。

方会计尴尬地说道:“今天你穿得这么好,我都认不出来了。”

唐桂娥的眸子里闪着绚丽的光彩,脸上有几丝得意,说:“女儿考上中专了,刚到教委取录取通知回来。”(那时的中专国家包分配,唐桂娥才得意起来。)方会计说:“恭喜你!到时去喝你的酒。”

唐桂娥脸上更加灿烂了。

也许是方会计提到了酒,她“哎”了一声,说:“我家离这儿不远,你等一会儿,我回去给你拿一样东西。”

也不容分说,唐桂娥扭着腰肢,身影一斜,即刻消失在宣传栏一旁的巷口。

方会计摆了摆脑壳,心里说,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你看唐桂娥的步子都像安了弹簧似的。

不到五分钟,唐桂娥就重新出现在巷口,而且几步到了方会计面前。她一只手藏在身后,一只手摊开了,伸向方会计。

方会计不明白唐桂娥要耍什么花样,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桂娥说:“拿钱来。”

方会计说:“拿什么钱?”

唐桂娥说:“我们可是有约在先,莫非你忘了?”

又说,“你拿不拿钱?不拿就拉倒。”

方会计只得摸索着要去拿钱。

唐桂娥却把方会计的手挡了回去,说:“跟你开个玩笑,谁要你的臭钱!”

说着,唐桂娥就把藏在身后的那只手拿了出来。

方会计的眼睛顿时睁大了,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是那瓶方会计耿耿于怀的昭陵大曲,那瓶只有方会计三年前戒酒的时候才出产这种包装的廉价的老牌昭陵大曲。

方会计撇下唐桂娥,把昭陵大曲往腋下一掖,像刚偷了东西的小偷一样,朝四周瞟了瞟,弓着背匆匆朝家中赶去。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