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心腹 - 肖仁福

就在检察院对杨登科的事展开全面调查的时候,董志良却心想事成,如愿做上了市委副书记,果然分管了政法工作。他没有食言,给检察院和法院打了招呼,他们以杨登科主动投案自首为由,本来按受贿数额该判十年以上的,结果只判了八年。杨登科进去后也没吃什么苦头,住的是单人号子。又因杨登科是电大毕业生,监狱还让他做了供犯人阅读的内部报纸的编辑,算是犯人中的白领了。

杨登科自然知道这是董志良暗中照应的结果,也就安心服刑,狱里交给他的工作,他都积极主动完成,从而获得干警和犯人一致好评。

后来聂小菊去探了一次监,她把外面的一些事情告诉了杨登科。当然这些事情都是跟杨登科有关的。其中还提到了侯村长和何场长,聂小菊说由于董志良的作用,他们在里面没呆多久就先后被放了出去。

杨登科由此更相信董志良的能耐了。他知道法制还不够健全的时候,法律往往也得看权力的眼色行事。

聂小菊还说,她已经做了副校长,而且很有可能会调到教育局去,因为教育局还缺一个党外女性副局长,这样的位置基本上是破格选用的,而教育战线像她这样符合条件的并不多。杨登科真为聂小菊高兴,可又隐隐有些担心,自己身为犯人,做她的男人已经不配了,她的官如果做得更大,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越拉越远了么?

聂小菊也许看出了杨登科的心事,要他不必过虑,好好服刑,争取早日出去,她在家里等着他。临别聂小菊又悄悄向杨登科透露,他将获得一次减刑,这一次至少减两年。杨登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因为这是董志良早就向他许过的愿。

果然不久杨登科就减了两年。以后又减了两次,一次两年,一次一年,这样八年的刑期,这么减来减去的,最后只剩了三年。三年时间还是从他走进检察院投案自首的那一天算起的,所以他正式在里面呆的时间并不足三年。

想不到一晃就三年啦。三年是个什么概念呢?三年时间说短,有一千来个日日夜夜;说长,一眨眼工夫就过去了。杨登科面色愀然,不免生出今夕何夕之慨。

杨登科在里面呆了这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三年,这天终于又重新获得了自由。

已经如愿做上了教育局副局长的聂小菊对司法上的事不甚了了,并不知道杨登科的服刑起始时间是他走进检察院的那一天,所以杨登科出狱时,她没有赶来接他。

杨登科是一个人从容回到九中的。其实他乐意一个人不慌不忙回家,这样他可以在他熟悉的土地上找回三年前的记忆,想想今后的日子怎么去过。这三年,对别人来说也许稀松平常,对他来说可是人生一个大坎,现在他终于迈了过去。过去了就好了,一切可以从头再来了。回农业局已经没有可能,服过刑的人哪还有资格去做公务员?但生存下去应该是没问题的。聂小菊有工作,不用你操心。她收着那张30万元的龙卡,自己又不笨,拿去做点小本经营,总能养活自己和儿子。就是不动那30万元,存在银行里,即使利率再低,一年也有好几千元利息。何况董志良许过愿的,他肯定会替自己谋一份挣钱的差事。他已是位高权重的市委副书记,在贵都市范围内,放个响屁也有人当作金科玉律,他要给人找个事,一个电话或一张条子完全就可搞定。如今可是市场经济,早几年那些离开机关下海的人,不少都混出了名堂,好不让人眼馋。自己就当是下海吧,海阔凭鱼跃,说不定到了海里,扑腾得几趟,有朝一日,不成大款,成个小款也未可料矣。

这么想着,杨登科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好像此番不是去狱中服了三年刑,而是到哈佛或剑桥拿了个洋博士回来,日后将前途无量,终成大器。

当然杨登科设想得最多的还是跟聂小菊见面后的惊喜。他要好好地看看自己的女人,究竟又过去了三年,她独自撑着这个家,还要替身陷囹圄的丈夫忧心,也太不容易了。她可能又老了些。不过老有时也是成熟的标志,成熟女人更有风韵。杨登科甚至设想起两个人见面后的热拥和深吻,那一定是最令人销魂的。可能这些都来不及,他们会省去一切过程,直奔主题,彼此将储存了三年的激情和能量交与对方。

这么设想着,杨登科脸上竟烫烫的了。

很快到了九中门口。这是正午时分,传达室里的老头在打盹,杨登科没有惊动他,直接走了进去。师生们看来也在午休,校园里静悄悄的,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这是杨登科住了十多年的大本营,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是那样熟悉。他东张西望着,一步步来到自家楼前的平地里。

忽然间,杨登科的双眼倏地亮了。原来楼道口停着一辆小车,竟然就是跟随了他两年多,让他从普通司机转为干部,又提拔为副主任和科长的那部可爱的蓝鸟。还是跟它有缘啊,三年前跟它告别没几个小时就进了检察院,三年后刚从里面出来,它又在这里等着自己了。

然而杨登科心里立即又沉了下去,他预感到这并不是什么吉兆。

果然他上了楼,掏出在身上挂了三年却没用过一次的钥匙,慌慌打开家门,走进他和聂小菊的大卧室时,他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董志良也就是杨登科心目中那尊高贵的神,此时正大模大样骑在聂小菊上面,忘情地替他杨登科行使着夫道。

杨登科眼前一阵晕眩,觉得天昏地暗,乾坤颠倒。两腿跟着软了软,差点就栽倒在了卧室门口。杨登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不敢相信董志良是这样的男人,聂小菊是这样的女人。可青天白日,一切历历在目,除非把自己的双眼剜掉。

杨登科极力稳住自己。他完全明白过来了,聂小菊先前的副校长和后来的教育局副局长的帽子,就是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换来的。

按说这一切似乎早就在杨登科预料之中的。四年前杨登科发现聂小菊为了做上教导主任,跑到农业局去找董志良的时候,三年前杨登科将董志良那张龙卡交给聂小菊,打算把那盘带子也交给她的时候,杨登科仿佛就预感到今天的事情终究会发生的。只是那时候杨登科不愿往坏处想,也不愿往深里想。董志良和聂小菊都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人,他没法面对。

虽然早有这样的预感,但是杨登科在见到预感成为事实的最初的那几秒钟里,还是脑门充血,怒火中烧,恨不得冲上去,把那对狗男女的头都拧下来。

只是三年的狱中生涯,让杨登科学会了控制自己。这两个自己最为看重倚重的人竟然欺骗和背叛了自己,自己就是把他们撕成碎片,嚼烂咽到肚子里去,也解不了心头之恨哪。就在疯狂中的男女感觉出了门边的动静,却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杨登科嘘出胸中的浊气,隐忍着,转过身去,踉跄着下了楼。

绝望绝望绝望!这两个字像一股恶浪强烈地冲击着杨登科。

三年前杨登科投案自首走向监狱时,这两个字都没能占据他的大脑。那个时候他虽然已是一无所有,却胸怀了情和义两样最珍贵的东西,显得悲壮激昂,没有丝毫的绝望感。可今天不同了,他心目中情和义两座高塔已经轰然倒下。

哪曾想到,就是杨登科视为情和义的象征的这么两个人,竟然都背叛了自己,而且是用这种最让人无法容忍的卑劣和丑恶的方式。杨登科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所理解的情和义,其实是两把利刃,在自己毫无自卫能力的时候,从前后两个方向同时捅进了自己的心脏。杨登科觉得自己的心在泣血,而染红那两把罪恶的刀子的,正是自己的鲜血。

杨登科在街头徘徊了一个下午。他意识到,这个结局也许是很必然的,是人为,也是天意啊。谁叫自己为了往上爬,不惜做人家的奴仆呢?是奴仆就必然要遭受奴仆的命运,主子需要你时,任意将你唤来呼去,自己还以为得了宠,很长精神;主子不需要你了,自然会把自己一脚踢开,自己还不成了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之犬?

这么忏悔着,杨登科变得神情恍惚,脸上浮起混沌的傻笑,好像流落街头的痴子。

后来杨登科晃晃悠悠上了贵水大桥,慢慢就到了大桥中间。这里刚发生过一起车祸,护拦被车子冲歪,还没来得及修复。杨登科就站在缺口处不动了。他低头望着桥下湍急的流水,心上滋生起一个念头。开始他还有些犹豫,渐渐这个念头强烈起来,他就有些无法自抑了。是呀,如今这个世界跟自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那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人生几十年,谁都会走这条路的,虽然先后有序,最后的归属都是一样啊。

永别了!

对着这个生活了四十余年的世界,杨登科无声地说出这么三个字,再次瞥了迷蒙的城市一眼,起身就要往下跳去。

可就在此时,城市上空突然当地一下,响起洪亮的钟声。杨登科下意识地抬了一下头,原来钟声来自不远处高楼上的大钟,大钟的时针正指向5时。杨登科想,急什么呢?等钟声响毕再往下跳也不为迟呀。他于是立住了,一边目不转睛盯着大钟,一边等待那悦耳的钟声继续当当当一下一下敲响着,震撼着这个灰色的城市。

钟声很快敲完,杨登科的目光却还留在大钟的时针上。他想起来了,三年前的这一天,也是这个时候,他把那个天大的秘密托付给了一个叫做丁雨亭的女孩。丁雨亭还向他许过愿,每年的这一天,她就会在红杏楼里等待自己。杨登科激灵了一下。是呀,不是还有那个秘密么?为什么不把它拿回来,让它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呢?如果自己放弃了那个秘密,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死了,岂不是放过了董志良,让他继续在这个世上为非作歹?

那么丁雨亭真的会信守诺言么?杨登科记得当时将那个秘密交给丁雨亭时,自己是毫不怀疑她的真诚的。可过后杨登科还是有些担心,疑心她是逢场作戏,也许漫长的三年过去了,她早把自己的话忘到了脑后。

杨登科感到有些泄气,心想谁叫自己处在这么一个毫无真诚可言的年代呢?

可转而又想,万一丁雨亭是当真的呢?自己却违背诺言,见都不去跟她见上一面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终生遗憾么?

这么想着,杨登科暂时放弃了从桥上跳下去的念头,坚定地离开大桥,去了红杏楼。

看上去,红杏楼跟三年前没有什么两样,连小姐们搔首弄姿的样子,夸张的浪荡的笑声,都好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然而那个叫做丁雨亭的女孩却不在。

杨登科去问老板娘和坐台小姐,没有一个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原来老板娘和小姐都已经换过好几茬了,他们说如今女孩嫁一个男人都难得超过三年,做她们这个职业的小姐怎么会在一个地方呆上三年?杨登科万般无奈,看来那个丁雨亭果真是说说而已,逗自己高兴的,自己也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太过自作多情了。

低了头正准备出门,老板娘在后面殷勤挽留杨登科,说先生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旧人不在,还有新人哪。杨登科脚下就泥住了。想想也是,自己三年没有挨过女人了,本想回家后在聂小菊身上好好发挥一下,她却躺在了别人下面,来这里赴丁雨亭的约,她又没有踪影,如果自己就这么从贵水大桥上跳下去,确实有些不值。忽想起身上还有聂小菊探监时留下没用完的三百元钱,正好可以消受一回了。

杨登科转身跟老板娘上了楼。

也是巧了,老板娘给他安排的地方又是三年前的那间小包厢。这让他又思念起丁雨亭来,如果她还在这里,那该多好啊。

杨登科这么感叹着,老板娘安排的小姐已掀开帘子进来了。杨登科心存侥幸,巴望着她就是丁雨亭呢。可小姐老低着头,加上屋子里太暗,杨登科一时没法看清她的面目。其实也用不着看面目,就知道她不可能是丁雨亭,因为眼前这个女孩身材单瘦,个头也高,没有丁雨亭那种成熟女孩的韵味。杨登科有些失望,合着眼睛躺到了大床上。

因为脑壳里有丁雨亭的影子在作怪,杨登科对身边这个女孩少了激情,任凭她在自己身上搓揉着,没有太多响应。好在女孩的手艺还算娴熟,渐渐让杨登科舒坦起来。他身上的感觉开始复苏,努力不去想那个背信弃义的丁雨亭,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上。

有了这个想法,杨登科心头就蠢蠢欲动起来,悄悄捉住女孩的手,说:“你也累了,让我来给你做吧。”女孩还是不声,只笑笑,偎进他的怀抱。

现在杨登科开始动真格的了,他步步为营,试探着向女孩身上摸去。女孩嘴上轻轻说了两个不字,故意扭动着腰肢,拿住杨登科的手,要把它搬开。却不怎么用力,软了身子迎向杨登科。就在女孩半推半就间,杨登科一层层解开了她的衣服,将她掰倒在大床上。然后把自己也脱光了,单腿跪到女孩前面。

杨登科的大手已在女孩身上游走了一遍,最后回到她的胫上,把那一张姣好的年轻的脸捧在了手上。虽然她已为自己服务了一轮,可他却还没完全将她看清楚,他想在尽情享受她之前,得好好瞧瞧她,这也是一种激发自己的好手段。

这一瞧,杨登科却奇怪起来,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孩似的。只是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又一时想不起来了。当然不可能是丁雨亭,如果是她,杨登科还不早就认出来了?杨登科敢肯定的是,这是另一个他曾经见过几次的女孩。

也许是光线太暗,没法看得真切吧,杨登科才把托在手掌里的女孩的脸放回到枕边,稍稍退后,再反复端详了一遍,还是不得而知。

杨登科就站起来,要去拉灯。不想女孩突然身子一躬,咚一声跪到杨登科前面,低声央求道:“先生你别开灯,我求你了!”

杨登科那只伸向开关拉线的手便停住了,人整个傻在了那里。

不必再开灯细瞧,他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几年前的一件旧事凸现在杨登科脑袋里,也是这样的跪姿,也是这样低低的说话声。只不过当时她穿着衣服,没这样裸着。

这可是杨登科怎么也没法预想到的。

杨登科伤感之极,一时不知如何才好,只得将随便扔在床边的衣服披到女孩身上,自己也匆匆穿好衣服,说:“竹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吧。”

这个女孩原来竟是猴子的女儿侯竹青。

侯竹青已经穿好衣服,但她始终低着头,不敢正视杨登科。杨登科没有逼她,耐心等待着。半晌,侯竹青才开了口,说杨登科一进红杏楼,她就认出了他,是她主动跟老板娘要求,才得到给他服务的机会的。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报答他,因为她再不可能有别的更好的方式了,而这是那年收下他的五千元钱时就在心里默默许下的愿望。只是她不愿让他认出来,所以一直躲躲闪闪的,不想还是露出了破绽。

说到这里,侯竹青停下了,起身出去拿来两杯水,先递给杨登科一杯,然后咕噜一下喝干自己那杯,接着叙述。她告诉杨登科,她只在医专读了两年书,第三年就没法再读下去了。都是猴子的药材基地被村里收回,再转卖给芬芳山庄那件事引起的。原来猴子因开发药材基地已经欠了一屁股债务,村里又拖着那五万元承包款不肯返还,猴子没别的办法,只得举债上访,弄得家贫如洗,日子早就没法过下去了。这还不算,侯村长怕猴子把事闹大,和乡里串通好,指使黑社会的人将猴子的脚打断,让他再也上访不成。侯村长做得也太绝了,有人实在看不过,悄悄把侯村长侵占出卖村里地皮款的事写成材料,通过过硬关系递到了省人大和省检察院等部门的重要领导那里,省里领导立即批示下来,市检察院这才抓走了侯村长,又顺藤摸瓜牵出了何场长。

侯村长是进去了,可侯竹青已是家不成家,这医专还怎么上?只得卷了被褥走人。但她究竟已经读了两年医专,虽然还没完成学业,简单的医理医术还是学过一些,于是回家在村里开了家诊所,对付乡下伤风头疼一类的小病还是能行的。

谁知开张还没几个月,侯村长和何场长就从里面出来了。据说是有人在后面给他们疏通,他们才获得自由的。侯村长因此更加嚣张,到处扬言,他有硬后台,谁还想告他只管继续告去。而且借口侯竹青没在他那里登记,让人封了她的诊所。侯竹青只得上门求情。这简直是自投罗网,有恃无恐的侯村长趁机强xx了侯竹青,对她说这就算是登记了,以后她可以放心去开自己的诊所。侯竹青觉得这日子反正没法过下去了,一怒之下放火烧了诊所和村长的家,深夜离开侯家村,进了城。在城里游荡了几天,没吃没喝,最后饿晕在街头,是红杏楼的老板娘发现了,把她接了进去。她在老板娘那里吃了一顿饱饭后,老板娘还没开口,她就主动提出来跟着她干。

侯竹青在说着这些的时候,杨登科一直一言未发。他越听越觉得自己不是人,是他害了眼前的女孩。本来猴子的药材基地经营得好好的,不修那个芬芳山庄,猴子不至于人财两空,侯竹青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那个芬芳山庄可是他杨登科开着蓝鸟陪董志良跑上跑下跑来的,自己还从中得到了好处,难道不感到无地自容吗?

杨登科后悔不迭,大骂自己是畜牲。他终于彻底觉醒了。他改变了主意,自己不能就这么死掉,从而放过董志良袁芬芳何场长侯村长那个利益集团,否则自己白坐了几年牢,猴子白断了一条腿,侯竹青也白毁掉了。同时也是给自己赎罪,自己造的孽还得自己来了结。杨登科跟侯竹青说了说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在贵都市是没法掰倒董志良他们的,讨饭也要讨到省城去,坚决把他们告倒,不然这些蛀虫还会继续祸国殃民。

让杨登科感到遗憾的,是不该将那盘带子托付给了丁雨亭,如果手中还留着那盘带子,一切就好办得多了。

两人当即出了红杏楼。

不想正要向台下迈步时,有人在后面喊了杨登科一声。杨登科回首,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就站在台阶上。

杨登科一阵惊喜,她便是丁雨亭。

而且丁雨亭手中还拿着一样东西,杨登科一眼就看了出来,正是他急于得到的那盘小小的录音带。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