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人间正道 > 一

平川市委书记郭怀秋的去世很突然,别说省里的头头脑脑们没料到,就是和郭怀秋朝夕相处的平川市委、市府的同僚们也没料到。郭怀秋年富力强,刚刚53岁,出任平川市委书记只有两年零七个月,在大家惯常印象中,身体状况一直很不错,他突然倒在平川一把手的工作岗位上,真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出事这天的情形,吴明雄记得很清楚。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郭怀秋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早上一上班,郭怀秋召集大家在他办公室开了个简短的书记、市长碰头会。在碰头会上,郭怀秋还像往常一样谈笑风生,对迎接日本大正财团和国际工业园起步区的工作做了一番交待。当时,气氛挺好的,郭怀秋半个胖胖的身子沐浴在窗外射进来的七月的骄艳阳光中,手上夹着的“红塔山”升腾着丝线样的青烟,其间,还和市长束华如开了两句玩笑。吴明雄注意到,郭怀秋看上去有些疲惫,情绪倒还不错,没有多少沮丧的样子。直到散了会,大家各忙各的去了,郭怀秋才叫住吴明雄,要吴明雄特别留心全市下岗、待岗工人的情绪,万不可在大正财团考察平川期间出问题。这时,吴明雄才发现,郭怀秋眼神中透着一丝遮掩不住的忧虑,吴明雄的心禁不住往下沉了一下。

日本人来得真不是时候。平川的经济形势和社会形势都十分严峻。根据上个月的统计数字,市属企业的亏损已接近五个亿,全市待业、下岗、待岗人员达七万多人,大大超过了警戒线。纺织系统、机械系统日子难过,前些日子还有不少工人到市政府门口静坐过。地方煤炭系统情况更糟,胜利矿八千多矿工的吃饭问题已无法解决。这些待业、下岗、待岗工人真要在日本大正财团来平川时闹一下,别说工业园的国际招商了,政治影响也吃不消。正是出于这种忧虑,在上次常委会上郭怀秋才提出让主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吴明雄兼管待业工人的安置问题,且直言不讳地说,斩乱麻要用快刀。

吴明雄心里清楚,面前这个一把手的日子不好过,便把本想说的一些话又咽了回去。按吴明雄的想法,日本大正财团赴平川的行期至少应该推迟到明春,下个月就来显然太仓促。从平川面临的困局和国际工业园的基础配套情况看,国际招商都很不现实。

郭怀秋似乎看出吴明雄有话要说,便问:“吴书记,你还有啥事么?”

吴明雄摆了摆手:“算了,不说了,反正你郭书记指向哪里我打向哪里就是。”郭怀秋苦苦一笑:“其实,我知道你想说啥。可我还是要强调这一点:越是在这种困难的时候,我们越是要有信心,阵脚不能乱。不管咱们国际招商能不能成功,日本财团能来就是一个胜利。你说是不是?”

吴明雄勉强点了点头。

走出郭怀秋的办公室,吴明雄看了一下表,时间是八点五十五分。

乘电梯赶到六楼市委第三会议室,正好是九点。公安、检察、法院的一把手和政法委的其他同志全到齐了,上周就定下要开的政法汇报会马上开始。开始前,吴明雄先打了个招呼:“各位抓紧时间,十点以后我还有一个会。”

夏季历来是刑事案件发案率的高峰期。汇报上来的几个案子均为社会影响恶劣的重大刑事案。吴明雄针对这几个案子的性质和发案率有所上升的现实情况,再次强调了市委从重从快的精神,特别提到在大正财团到来前后,一定要保持社会政治局面的稳定,治安上决不能出问题,对具体案情却没多说什么。

快谈完了,公安局长毕长胜又说:“还有个案子,不大,但有些棘手。合田县一个村支书,因挤占道路问题和驻该县的铁路医院发生冲突。村支书带着一村人闹到了院长办公室,冲动之下用玻璃烟灰缸将院长的鼻梁骨砸断了,还伤了几个人。铁路分局找到了我们市局……”

吴明雄没当回事,看了毕长胜一眼,收拾起桌上的文件,起身要走:“这种小事你们处理就是,我就不听了。”毕长胜提醒说:“吴书记,上次政法工作会议上你不是打过招呼么?凡涉及和铁路局、电业局、矿务局三家的案子,不论大小都要向你汇报……”

吴明雄想了起来,这话他是说过的,便又坐下了:“好,你说,你说。”

毕长胜继续汇报说:“这个村支书是1947年的老党员,以往也没有前科,合田县委还专门派了一个副书记来说过情。为照顾地方情绪,我看就让合田县公安局拘留几天放掉算了。”合田籍的检察院副院长赵来学插上来说:“这件事情影响虽然不好,可后果并不太严重,总没死人嘛!再说,铁路方面过去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们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基层同志嘛。四十几年党龄的老同志,目前在村支书这种基层岗位上已没有几个了……”

吴明雄听不下去了,把手上的茶杯往桌上一顿,黑着脸说:“你们不要说了!这没道理。这个村支书有多少年的党龄与我们执法没关系。我只问你们:他有没有触犯刑法?触犯了刑法哪几条?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该立案起诉就立案起诉,该判刑就判刑,不要总搞地方保护主义那一套!你们记住了,咱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一部刑法!”感觉到自己的火气大了些,吴明雄又叹了口气,“同志们啊,不是我批评你们,过去和铁路局、电业局的很多矛盾,我们都是有责任的。现在要和铁路局、电业局协调关系,地方保护主义就不能再搞了。你们这么搞,人家谁也不会服气,会告到省里,告到中央,要给市委、市政府添麻烦的!你们也不想想,咱现在的麻烦事还少么?郭书记都愁白了头。”

十时正,会议还没结束,吴明雄先走了。在楼下上车时,正见着郭怀秋的001号奥迪缓缓开过来。郭怀秋也从二楼的办公室下来了,见面就对吴明雄说:“走,走,跟我一起到国际工业园去,看看咱那盘大买卖。”

吴明雄说:“我还有事。”

郭怀秋问:“你到哪去?”

吴明雄叫了起来:“到哪去?郭书记,这还不是你交给我的好差事么?开困难企业的会。我和曹市长约好了,十点一起到机械局,谈问题,做工作,别再让静坐的工人把咱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堵了。”郭怀秋说:“好,好,给机械一厂的邱同知带个话,就讲是我说的,要他这个党委书记兼厂长拿出点党性来,如果在大正财团来平川期间出任何事,我都惟他是问。”

吴明雄说:“人家可能正巴不得你免他的职呢,这种叫花子头谁愿意当呀。”

郭怀秋冲着吴明雄摇摇头,苦着脸说:“你这家伙又发牢骚,又发牢骚。”说罢,有些气恼地夹着一只黑皮包上了001号奥迪。

吴明雄再没想到,在市委主楼前和郭怀秋这匆匆一别竟是永诀,而郭怀秋那句责备他的话竟是最后的遗言。这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吴明雄想起来心里就禁不住有些难过。

赶到机械局是十时十五分,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曹务平仍没到,主持会议的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大华正抽着烟听胜利煤矿、平川机械一厂等十几家困难企业诉苦。一见吴明雄来了,金大华如释重负,要吴明雄代表市委、市政府讲话。

吴明雄说:“不忙,曹市长还没来,还是先听听大家的吧。”说毕,又有些疑惑地问,“曹市长是怎么回事?咋还不来?这一摊子一直都是他分管的,别是给我耍滑头吧?”金大华说:“不会,曹市长不是这种人,刚才曹市长还从国际工业园来了一个电话,说是正和束市长、郭书记一起开现场办公会,最迟十一点前赶到。”

然而,一直到十一点十五分,曹务平仍不见踪影,吴明雄只好代表市委、市政府讲了话,先讲了平川以及所属八县市整个经济面临的困难,市委关于困难企业安置问题的主要精神,后来就不点名地批评部分困难企业领导:

“……你们有你们的难处,市里也有市里的难处。你们把矛盾交给市里,市里交给谁?交给省里?交给中央?我看,重要的问题是,你们这些局长、书记、厂长、经理们都要切实负起责任来。像胜利矿,有些历史遗留问题,市委出面协调,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一步步解决。而企业自身内部的问题,经营机制问题,你们还是要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立足于自己解决……”

说到这里,副市长曹务平的电话打到会场上来了,点名道姓地要吴明雄接。吴明雄拿起话筒刚要骂曹务平滑头,电话里却传出曹务平急促的声音:“吴书记,不好了,郭书记在国际工业园听汇报时倒下了,是心肌梗塞,正在市人民医院抢救……”

吴明雄怔了一下,本能地说道:“不可能,一小时前我还在市委门口见到过郭书记嘛!”

曹务平叹着气说:“还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郭书记现在就在医院里,一直处在昏迷中,医生讲情况很危险。你快过来吧,束市长刚给省委挂了长途电话,要你和肖书记、陈书记一起来碰下头……”

放下电话,吴明雄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金大华问:“出什么事了?”

吴明雄叹息地说:“郭书记倒下了,正在抢救……”

金大华也呆住了。

吴明雄想了想说:“金秘书长,我马上要去医院,你留一下吧,下午的会我看先不要开了,啥时再开,另行通知。”

说罢,吴明雄没顾得上和与会者打声招呼,匆匆走了。

坐在车上,一路往人民医院赶时,吴明雄已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禁不住在心里默默地对郭怀秋说:郭书记,你老兄可得挺住呀!你可不是一般人物,你是我们平川八县市一千万人的最高党政首长。这种时候你要走了,可就有点赖账的嫌疑了———平川眼下这个烂摊子可是不好收拾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