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 - 周梅森

分管纪委工作的市委副书记肖道清7月10日上午在接待省纪委周书记一行。早上的碰头会一结束,肖道清就和市纪委金书记一起,到四楼第二会议室向周书记汇报廉政自查的情况。开始时,郭怀秋参加了一下,以示重视,还对第一次到平川来的周书记说了些客气话,后来说还有重要的事得处理,就走了。整个上午都是肖道清和金书记在汇报,一直汇报到中午十一点半。

市委接待处原是按郭怀秋的交待,安排了接风宴会的,肖道清却留了一手,悄悄地让接待处再做便餐准备,一旦周书记唬起脸公事公办,就请周书记一行吃便餐。

省纪委的这位周书记刚上任,是从南方某市调过来的,郭怀秋和肖道清都不太熟,接待上就很难把握。不接风,怕怠慢了周书记,闹下不愉快;接风的话,又怕周书记顶真,指责他们“穷市还穷吃”。想来想去,郭怀秋咬咬牙还是和肖道清说定,宁可吃批评,也不得罪人。

汇报结束后,肖道清试探着问:“周书记,中午吃饭怎么安排?”

周书记把手一摆说:“不要你们管了,我们几个去吃小吃。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很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是不是?”

这可是肖道清没有想到的。肖道清怔了一下,婉转地说:“周书记,这……这不太好吧?在小吃摊上万一吃坏了肚子,我可担当不起呢,郭书记可要打我的板子了。我看,咱们是不是就在宾馆里做些小吃吃吃呢?另外,也尝尝我们平川的原汁狗肉和漠河大曲嘛。”

周书记不同意,笑着对肖道清说:“肖书记,你别剥夺我这点小小的自由好不好?我就喜欢小吃摊上的那份热闹哩!老百姓吃得,我为啥就吃不得?!”

肖道清无法,只得让纪委金书记和接待处处长钱萍陪同周书记一行去汉王街吃小吃,自己准备和统战部张部长一起,与台湾来的华义夫老先生见个面,再吃顿饭。

据张部长前几天汇报,这位华义夫老先生不是一般人物,乃是1947年至1949年国民党政府在平川的最后一任市长。华老先生赴台以后就脱离了政界,几十年一直在台南从事实业经营,颇有建树,其麾下的华氏集团实力雄厚。老人对平川很有感情,这次带着女儿先来看看,据说下一步想在平川定居,并在国际工业园投资办厂。张部长昨晚就说定了,中午,由统战部出面接风宴请,请肖道清代表市委出席。肖道清却因为要接待周书记一行,没敢和张部长说死,只说如能抽出空就一定去。

现在,既然不为周书记接风,统战部那边就得去了。已走出门时,电话响了。肖道清没想到是曹务平从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更没想到郭怀秋会出事,迟疑了一下,还是没去接电话,门一带,径自出了市委后门,去了平川宾馆。

按事先定下的接待标准,宴席上了“五粮液”。华老先生不要,点名要平川大曲,说是几十年没喝到家乡的酒了。于是,肖道清就由着华老先生的意思,让服务员小姐换了特制的平川大曲,还很细心地问张部长有没有准备狗肉?

张部长说:“狗肉是咱平川一绝,哪能没有?有原汁狗肉。”

华老先生高兴地说:“这就够了,我在台南最忘不了的就是咱平川大曲和原汁狗肉。”

华老先生的女儿华娜娜说:“我父亲现在就像老小孩似的,一到平川就吵着要吃狗肉,昨天刚住下,就要我到街上给他买,说是在张自忠路路口有家叫‘狗肉李’的百年老店哩……”

肖道清对华老先生和华娜娜印象都挺好,尤其是对华老先生那一口纯正的平川话,听得十分入耳,席间便挺感慨地说:“真没想到,几十年了,华老先生的乡音还一点没变呢。”

华老先生呷着平川大曲,笑眯眯地说:“只怕这辈子也变不了喽。”

肖道清问:“这次回来,老先生对平川印象如何?”

华老先生迟疑道:“咋说呢?比起42年前,变化不算小,可比起省城和北京、上海这些地方,还是……还是差一些吧?啊?”

华娜娜插上来说:“肖书记、张部长,我父亲这人就是嘴臭,你们别理他。要我看,咱平川也不比别的地方差,将来会更好……”

华老先生笑了:“是的,是的,就因为我爱说,所以,国民党不喜欢我。”

肖道清也笑着说:“华老先生,我们可不是国民党啊———而且也不是过去讲大话、讲空话的共产党。我们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讲究实事求是。您说得还是太客气了。今天我们平川不是差一点,而是落后了一大截,不但和省城相比,就是和全国一些同类城市相比,也落后了一大截,经济欠发达。这是事实,不承认不行呀。当然,这里面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您住下来后,张部长会和您细谈,也希望您老为我们振兴平川献计献策哩。”

华老先生似乎被肖道清的真诚打动了,连连点着花白的脑袋说:“肖书记,说到历史的原因,我想起来了,我华某只怕也推脱不了一分责任呢。说来惭愧呀,42年前那场大决战以后,我这个国民政府的市长给你们留下了咋样一副烂摊子呀?民国三十八年,哦,就是1949年,肖书记,你多大呀?”

肖道清说:“我刚一岁。”

华老先生竖起大拇指赞道:“你年轻有为!”指着华娜娜,又说:“你和我女儿同岁,坐船到台湾那年,她还在吃奶哩。”

肖道清看看华娜娜,有点不太相信:“华小姐也43岁了?”

华娜娜笑问道:“怎么?不像呀?”

肖道清说:“我还以为你不到30岁呢……”

这时,外面进来一位服务员小姐,请肖道清接电话。

肖道清和华老先生、华娜娜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是束华如市长的电话。

束华如在电话里郁郁地说,20分钟前,郭怀秋书记去世了。事情来得太突然,肖道清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一时间觉得自己是置身在一场大梦之中。听着束华如的情况通报,肖道清眼中的泪不知不觉淌下来了,握着话筒的手也禁不住哆嗦起来。

肖道清可以说是郭怀秋一手提拔上来的,对郭怀秋的感情很深。当年,郭怀秋任合田县委书记时,把他从大漠县调去任县委办公室主任。郭怀秋任平川市委副书记兼市长时,又把他调到平川市府任秘书长。后来,送他到中央党校学习,回来后,郭怀秋主持工作,就推荐他当了市委副书记。平川历史上最年轻的副书记,平川人便议论纷纷,都说肖道清是郭怀秋的接班人。

束华如大约听到了肖道清的饮泣声,在电话里劝说道:“肖书记,你先不要哭啊,郭书记不在了,咱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呀。”

肖道清这才木然地问了句:“束市长,这……这个突然的情况,你向省委汇报了没有?”

束华如说:“我刚和省委钱书记通了电话。钱书记指示,在新班子正式确定之前,平川市委、市府的工作,要你我共同负责,一定要保持政治和社会局面的稳定,各方面绝不能出乱子!”

肖道清又是一怔,半天没做声。

束华如在电话里叫:“你听明白没有?快到人民医院会议室来,我等你。”

肖道清说:“那……那好,我马上过去。”

回到宴会厅,肖道清虽强作笑脸,可华老先生还是看出了点名堂,又不好问,便把关于平川历史的话题收住了,还说:“肖书记,你不必陪我———我回到家了嘛,你有公务就去忙吧。”

肖道清向华老先生道了歉,说是临时碰上了急事,要去处理,交待张部长务必陪好华老先生,自己匆匆吃了点东西,起身走了。

在宾馆门口,肖道清临时拦了公安局的一部车,要司机亮起警灯直开人民医院。

在警灯的闪烁中,哀伤一点点逝去,涌往心头的竟是压抑不住的豪情。

肖道清突然间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平川市未来历史的入口处,走进这个入口,下一步平川的历史也许就将由他这个43岁的年轻市委书记来书写了。

43岁,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年龄。看这架势,大局已定。省委书记钱向辉“共同负责”的话语里已透出了这层意思。市委班子目前的情况也明摆着,四个市委副书记中,不但他排名最靠前,也只有他最年轻。吴明雄56岁,陈忠阳58岁,束华如不是帅材,除非外派一个市委书记,省委惟一的选择只有他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