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茅山后裔 > 第二部 济北双塔阵:第四十六章 收徒

第二部 济北双塔阵:第四十六章 收徒

本想再问问本地还有什么邪门传说,但这孙大鹏一提到自己小时候,便开始没完没了的白话起青梅竹马的老相好了,看他说的眉飞色舞的,张国忠也没好意思打断,只好硬着头皮一路听到了目的地—也就是石柱子的低下。

“就是这,俺也不知道他们来这能干啥!”孙大鹏找了块干净石头席地而坐,“不过俺觉得肯定没干好事,没准从外边偷了啥东西藏这了!”

在张国忠看来,眼前的石柱子要比自己想象的小了很多,至多有两米多一点,不过倒是挺粗的,少说得三个人能伟过来。石柱子周围山势比较复杂,一时间也看不出阴阳走向。“他们在这干嘛了?”张国忠问道。

“就看了看,啥也没干!”孙大鹏道。

“我是说…你家隔壁…”张国忠开始围着这个石柱子转悠。

“哦…没看清…”孙大鹏皱着眉头一个劲的回忆,“俺离着他们老远呐,看他们的手电光到这就灭了,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他们藏啥哩?他们俩人,俺一个人,这山里又没人,万一被发现了,把俺弄死也是白弄啊!”

“柳警官小便的地方在哪?”围着石柱子绕了一圈,除了几个裂缝之外,张国忠并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大概是…是这!”孙大鹏站起身走到石柱子边上,指着一条裂缝下边的旮旯道,“张大哥不瞒你说,俺自己也来过,想找找他们到底藏的啥,但啥都没找着,这周围全是石头,也不像有什么地方被挖过。”

“在这尿的…?”张国忠蹲下身子,开始仔细观察旮旯上方的裂缝。

凭张国忠的历史知识断定,这个石柱子肯定是人工放在这的,虽说石头的外观貌似没经过过任何人工凿刻吧,但自然环境里无论如何也很难形成这样的石柱子,尤其按孙大鹏所说的,还是南山一个北山一个。石柱上的裂缝,貌似是石头上天然形成的,位置在石柱的中下部,长度大概有七八十公分左右,两头窄中间宽,最宽的地方大概有两个手指头的宽度,而最窄的地方仅一厘米不到,裂缝里满是淤泥,中间稍微宽一点的地方甚至还长出了几棵野草。

“你小时候就有这东西?”张国忠问道。

“别说是俺小时候,自从有这村,就有这东西!”孙大鹏道。

“你小的时候,这石缝里有没有泥?”张国忠用手抠了一下石缝里的干土放在掌心碾了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俺就不记得了,谁注意那个啊…”孙大鹏嘿嘿傻笑了一下,“怎么?张大哥你怀疑他们把东西藏这了?”孙大鹏下意识的把头也凑到了裂缝跟前,只见裂缝中的泥干干的,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问题就在这里!”张国忠掏出了一串钥匙,开始挖裂缝里的泥土,让张国忠意想不到的是,理论上,石头上的裂缝应该越往里越窄才是,而此刻这个裂缝却又越挖越宽的迹象,不一会,钥匙的长度不够了,张国忠有从旁边捡了一个长树枝开始扒拉裂缝里的泥,大概又往里挖了有十厘米左右,此时裂缝内部的宽度已经由两指宽变成了巴掌宽,而泥土里则逐渐的出现了很多黑渣渣的东西,把这些黑渣渣的东西碾到手里,张国忠不由得一皱眉,这些不是别的,而是铁砂。

“毅城,把包递给我!”张国忠擦了把汗。

“爸,你怎么知道这个裂缝里有问题?”张毅城对这个裂缝也挺好奇,心说自己的爹看来也有当警察的潜质,这个裂缝单纯从外表看无论如何也只是个天然的裂缝,况且还长出了草,谁又能想到其内有乾坤呢?

“土里有草根,而且还有黄豆粒大的石头子,明显不是风能吹进去的!很可能是人为填的!”张国忠接过包,拿出了一把铜钱,在地上摆了个人脸的形状,然后从一个瓶子里倒了点朱砂,在“人脸”的脑门部位洒了一个小堆,之后又拿出了三张活符,给张毅城和孙大鹏腰里各别了一张。

一看见地上的铜钱和符,孙大鹏的表情就跟看见了外星人一样,“张…大哥!你懂这个!?”

“哎…不太懂…纯粹爱好而已…爱好…”见孙大鹏一脸的惊喜表情,张国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呀张大哥!幸会幸会!俺爷爷以前是村里的先生啊!咱可是同行!”孙大鹏一个劲的和张国忠握手。

“哎…”张国忠也郁闷,这算什么同行啊…

“不过俺爷爷那套东西没传下来,俺爹不学啊!要不…俺摆你为师吧!俺也没啥本事,您就教教俺吧!”说着半截这孙大鹏就要下跪。

“快别…!”张国忠都快疯了,“我这就是业余爱好,也没什么可教你的…”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孙大鹏可不管那一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得…”张国忠暗自崩溃,后悔掏家伙前没把这小子支走,不过也没辙,人家都跪下了,还能说什么呢?“起来吧…”这下可好,正事还没办呢,稀里糊涂先收了个徒弟…

“哎!谢谢师傅!”孙大鹏乐的嘴都合不上了,用手一搭张毅城的肩膀,“师兄,你多大?”

“虚岁十六…”张毅城用白眼斜了孙大鹏一眼,心说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真要看见风起云涌江河倒流的大场面,情急拜师也算是有情可原,这可好,就发了两张符,摆了摆铜钱,其他啥都没干,怎么就把他兴奋成这样了?

“虚岁十六…哎,俺今年十九,俺以后就管你叫师兄啦!”孙大鹏似乎有点语无伦次了…

张国忠也没心思想收徒弟的事,拿着树枝开始继续挖裂缝里的土,直挖到大概二十厘米深的时候,缝隙内部的土层忽然被捅漏了,原来石头内部有一个很大的空膛儿,就在这时,张毅城胳膊上的鹞子忽然发出了一连串喳喳的尖叫,发疯般的扑腾了起来,若不是有绳子拴着恐怕早就飞没影了。

“快退后!”张国忠急忙站起身往后退了四五步,而孙大鹏更是吓的躲到了五六米以外的大石头后面,“怎么回事?”张国忠问道。

“不知道啊!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惊着了!”张毅城也是脸色煞白,说实话,自己还从没见过自己这鸟受过如此的惊吓。

“那…那…铜…铜钱…”孙大鹏指着裂缝旁边的铜钱已经说不出一句整话了。

“铜钱?”听孙大鹏这么一喊,张国忠赶忙把头扭向石柱子的裂缝下,只见所有的铜钱都立了起来,“人脸”上“嘴”和“眼”的形状本来都是平着的,面无表情,而此刻不但两只眼睛倾斜成了“横眉立目”的角度,“嘴”也撇起来了,从张国忠这个角度看,好像满腹仇恨一般,而先头摆在“脑门”处的朱砂,不知什么时候分成了两堆,正巧在“眼”的下面,就好像是圆睁的怒目一样,虽说是白天,眼前这一幕也把张国忠看出了一身冷汗。

“这…爸…这石柱子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张毅城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手里的鹞子渣渣的叫个不停,浑身的羽毛都竖起来了…

“我哪知道…”看着地上狰狞的“人脸”,张国忠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只感觉脸上凉丝丝的阴风拂面,看了看周围,发现旁边的草枝树叶动也不动一下,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风。

“他娘的什么玩艺…?”张国忠干脆掏出了巨阙,剑刃朝着裂缝,扑哧一下插在了地上,迅速掏出一个瓶子,以巨阙的剑刃为尖,用礞石洒了个箭头形(分阴戟*),“快站我身后来!”张国忠转头冲这孙大鹏喊道。

站在张国忠身后,张毅城的鹞子似乎平静了很多,但浑身的羽毛仍旧立着。“师…师傅…,那里边…不会…不会有鬼吧…”鹞子叫倒无所谓,但地上的铜钱着实把孙大鹏吓坏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是鬼!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话虽如此,但张国忠也闹不明白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按理说,如果地上的铜钱出现了异常,说明里面确实有东西,按柳东升的症状分析,很可能是虬褫在搞鬼,但以虬褫的智商很难让铜钱变换表情,从这点考虑,眼前的情况恶鬼的可能性大些,但恶鬼如果没有肉身的话,通常不会在大白天活动(就算有肉身,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在白天现身),而恶鬼若有肉身的话,又不大可能让铜钱变换表情,在况且,从来也没听说恶鬼让人下半身动不了啊…“大白天的到底什么东西…?”张国忠皱着眉头一个劲的嘟囔…

—————————

注解*:分阴戟:如果在煞气或阴气集中的地方呆久了,人容易受其影响,轻则产生幻觉,重则丧失理智,而“分阴戟”的作用便是分流这些阴气或煞气,最大限度避免阴气或煞气对人体产生影响。祥见《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第六十章《十八冥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