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蜜月旅行 > 岛、海豚、嬉戏

岛、海豚、嬉戏

和母亲吃过饭后的第二天早晨,我和裕志乘船去一个据说可以看到海豚的岛上,展开一段小小的旅程。船从一个小码头出发,码头冷寂得惊人,几乎空无一物。但景色恰如一幅照片,还没上船,一些词句便浮现在我的脑海:一方碧空,一湾清水,小小的牵牛花似的花儿竞相开放,回忆。

船慢悠悠地划到我们面前,依然慢悠悠地在碧蓝的海面上滑行,不久,能看见绿意盎然的一座小岛了,也看得见木造的大大的一座栈桥了。裕志吃了晕船药正呼呼地睡着,样子活像一个小男孩,前额被汗水粘住的头发在风中飘起来。我目不转睛地久久地望着他的眼睫毛以及四方形的指甲,我的心重又丢失了历史回到孩童时代。我非常熟悉的那些小小的指甲,究竟遵循了怎样的一种规则,以致能够保持形状完全不变、就像这样只是越长越大呢?

走上栈桥渡海,海底的白沙清晰可见,蓝蓝的水上漂浮着许多白色的鸟儿。从岛上放眼大海,海面平滑,海水缓缓地波动着,仿佛一种胶状液体。因为位于大陆和岛之间,所以海水才如此地平静吧,我想。这番格外的美,叫我的脑袋晕晕乎乎起来,第一次乘船、第一次上岛的裕志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顶着强烈的阳光,我们朝一间小屋走去,一间刷刷白的旧房子,透过窗子,能看到来自各国的新婚伉俪以及海豚爱好者,他们有的散步,有的晒日光浴,还有的在享受潜水的乐趣。岛上的阳光明晃白亮,强似大陆百倍,照得人连身体内部都仿佛盛满了阳光。天花板上,电扇慢悠悠地转啊转,影子投在地板上,轻轻柔柔。

“真是个美妙的地方啊。这么美妙的地方,我还是头一次来呢。灿烂的阳光、洁白的沙滩、美丽的大海、快乐的人群,简直像天堂,像梦中出现的风景。”我激动地这样说道。

“嗯,这种地方可能也是我想来的。只是我对旅游几乎一无所知,也不太清楚这样的地方都在哪儿。”裕志一面一丝不苟地打开行李一面应道。

不过是住两夜的小旅行,裕志却带了很多行李,这种做法是唯一让人感到他不习惯旅行的地方,除此之外,裕志一直是平常的裕志,并没有特别使人感到来到外国的那种假模假势。

我不很了解裕志。虽然有关他的日常生活、身体部分、思维习惯,甚至连琐碎得厉害的细节我都清清楚楚,但至于裕志除我之外还有些什么样的朋友,喜欢他们到什么程度,独自一人时如何睡去如何醒来,喜欢怎样的书及音乐,对怎样的东西感兴趣,脑袋里装着怎样一个世界,这些我都不太清楚。看着裕志打开行李,把西服整齐地挂到衣架上,又展平上面的皱褶,我感到自己所不了解的部分是那样地大。

“这里和日本最大的不同,是阳光的强烈程度。这么耀眼,好像在接受清洗似的,脑袋要一片空白了。”裕志笑道,“待会儿我想散步去,行李整理完之后。”

“行。”我回答。

我几乎没带东西,马上得买点衣物,还要买些饮料放进空荡荡的冰箱,为此我独自出门去远处的一个小卖部。我沿着海滩一直走,一边看着强烈的阳光下光芒闪耀的大海。沙子跑进了凉鞋里,皮肤晒得火辣辣的,这都令我欣喜不已。在小卖部买完东西,我又累又渴,便又去隔壁的酒吧一个人喝了生啤。

大海始终荡漾着一种仿佛人为的湛蓝,天很高,许多不知名的白色鸟儿在翱翔。我眺望了一阵子这幅图景,然后沿着像是在小楼之间穿梭而成的绿意葱茏的小道,走回到裕志所在的房子。一路上,我闻着树叶的气味和潮水的气息,透过树木的间隙望着金光闪烁、耀眼夺目的大海。

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酒有些上头,人有些犯困时,我从故乡小小的院子里解放出来,被从未见过的树林拥抱着,随口哼唱着老歌……突然,我强烈地体验到裕志不在身边的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接着疯想道,我们果然已经是绝对不准分开了呀。

阳光下,这念头令我一阵晕眩。我在一个从前拴过锚的破旧不堪的泊船处坐下来,凝望着波涛平缓起伏,草坪上闷着的热气使我感觉很舒服。

各色各样的人大笑大闹着从我眼前走过,但他们的幸福感恐怕都不如此时的我来得强烈。

傍晚,我们决定去崖上看海豚。

我们沿着坡道向上走,在干草上长出的奇怪植物中间钻来钻去。天空就要暗下来,染上了微微的红晕,崖边已经聚集了不少海豚爱好者,都带着望远镜。这么多人并排站在崖边,顶着狂暴的海风齐齐望向大海,那场面仿佛电影中的一个场景。

当视野打开,从海角尖端看见大海时,我被那前所未见的壮观景象所压倒。悬崖又高又陡,下方巨大的岩石看起来就像小石子。眼前的大海也显得非常遥远。灰色的大海绵延至远方,三角形的海浪简直如同无数的岩石,一浪接一浪覆盖了海面。这番景象,令人不得不感叹人类的渺小。

我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人们手指的方向,不久终于看到了很多海豚。连绵不断的浪尖遮挡了视线,从波谷能看见它们小如小指尖的光滑脊背。仔细再看,发现数量很多很多。还看到几只一组成排跃出水面。只见它们排好队,瞅准时机就冲上浪尖。由于它们和倒映着晚霞的大海差不多一样灰蒙蒙,所以一时看不太真切,但是等眼睛慢慢适应后才发现,就连几乎已经看不见的遥远海面上,也有很多的海豚在嬉戏。

看上去就像宇宙的这整整一片海洋,漫无边际,大得令人毛骨悚然,广得恐怖,对海豚来说却是生活的空间。凉飕飕的风和干燥的黄土构成一道严酷的风景……我于是明白:海豚不仅仅只是像可爱的宠物,它们是生活在如此残酷的世界里的野生动物。

“不知道它们开不开心。”裕志说,“海浪看起来那么冷,又猛,换了我,待在里面吓得哪还有心思玩啊。”

“海豚就是以大海为家的呀。”

“住在那么严酷的地方,还有兴致跟什么人类玩耍,它们真是宽容的动物啊。也许在它们看来,人类这种生物,是没资格进入大海的吧。”

“感觉它们就像婴儿一样呢,对吧?”

太阳沉得很快,四周的暮色一点点浓重起来。这里的夜晚来临得很是不可思议,犹如鲜红和深蓝交融的一团雾气迅速变浓。无数海豚的脊背和无数的灰色波浪越来越协调,越来越难以分辨。就那样,直到大海迅速接近黑色,四周的树木变成了剪影,我们一直在那里坐着,为这景色所倾倒。大海格外辽阔深远,看上去如同随风飘动的一幅巨布。大自然通过改变风景来慢慢地转动透明的指针。平常的那种时钟这里也有,它转动的速度和方法与我家院子里的完全相同,只不过规模巨大化了。

夜幕即将完全降临,夜色迅速浓重起来,把黄昏的暧昧裹进了黑暗中。气温转冷,四周的人们都已散去,我们也手拉着手踏上返回的坡道,途中在一家小超市,站着喝了两杯热的纸杯咖啡。

“你们是来看海豚的吗?”店里的阿姨问。

我笑着回答说是啊。如果我们能像阿姨眼中所见的那样,是一对单纯的年轻恋人,一起旅行、吵架、险些分手、就快结婚,那该多好啊。裕志笑嘻嘻地喝着咖啡。裕志的幸福是沉痛的。海上有很多大颗的星星,星光闪耀。

在岛上唯一一家餐馆吃过晚饭,因为怕踩到蛇,我们避开林边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白的沙滩上散步。沙粒隐隐反射出亮光,朦朦胧胧的,一切仿佛要浮起来了。

大海泛着黑光,喘息着,显得比白天更加咄咄逼人。

星星越来越多,许许多多道星光覆盖了天空,令人毛骨悚然。

我没有工作,没有特长,没有能使自己全情投入的爱好,什么都没有。裕志也老说觉得自己能同动物交谈……但是,无论对我们、对任何人,这个美丽的世界都一视同仁地敞开着,无论我们身处何地,自然都是慷慨的,我禁不住这样想道。

走得累了,坐下来,沙滩冷冰冰的。手埋进去,有一种干爽的触感。裕志看样子满脑子想着星星,此刻正仰望着头顶的天,瘦嶙嶙的喉结朝外突着。

涛声静静地回荡,静得可怕,海水缓缓地摇荡着,仿佛溶解过粉状物。

远处隐隐传来音乐声。

“你的大腿挺粗的呢,都陷沙里了。”裕志说。

“要你管!”

“能问你件事吗?”

“问吧。”

“前些时候私奔,你说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是什么梦?”

我决定稍稍隐去一些内容再对他说。只要裕志还在思念他的父亲,哪怕存在一点点那样的可能性,我就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他那个梦的全部内容。

“我梦见你死了。梦里出现一所从没见过的房子,里面有很多血。在那房子里面杀人放火都算不得什么,就算白天,人们的心所能见到的也都是黑暗,这样说吧,勉强说来就是白天的情人旅馆的氛围,把它熬干了,浓缩一千倍的感觉,就是那样一个地方。”

“哦。”裕志沉默了。片刻后他说道:“也许那个梦接近正梦呢。我告诉过你我爸已经死了,对吧。那个宗教组织被逼得走投无路,据说跟警方开始着手调查几宗谋杀案有关。我读高中的时候,在打工的地方,认识了好几个了解那种事的朋友,离开那里之后,偶尔也跟他们见见面。有一次应邀参加他们召开的派对,遇到一个人,据说他以前住在加利福尼亚,他的一个朋友就是那个宗教组织的成员。听了那人的讲述,我才知道他们干了非常可恶的事,那虽然是在我们私奔回来之后,但我终于真正明白了你制止我去美国的意义。在那个宗教组织里,教主是女人,而干部……就是我爸,还有其他一些人。教主和干部要在特殊的日子性交,有了孩子,就等婴儿出生后饿死他再由众人分食,他们认为死婴身上藏有一种特殊力量。”

“这是人做的事?不是蜜蜂,也不是鸟类?”我大惊失色道。但我想就算蜜蜂和鸟类也做不出这种事。

“据说教主岁数大了不能生孩子了,就由她女儿生。”

那么,梦中见到的一摊摊血也许不是裕志的,而是那些婴儿的,我想。

“我爸生的孩子只有我活着,所以我想,那边大约至少谈过一回召我入会的事。我爸似乎觉得见见我也不坏。于是发生各种各样的抗争,那时候派来的那个人可能想过牵制我,他好像说过,要是我看起来没什么野心,不妨游说一次试试。这些事现在已经不得而知,可我真的庆幸当时离家出走了。我一直想要亲眼看看那里的情形,所以也许会去一趟。不过还好没去。本来我们就没来往了,不是吗。总之我爸和他的同伙把好几个婴儿杀了吃了,这是千真万确的。我虽然不愿相信,但你做梦那晚恐惧的模样,还有那时候祭坛里找到的骨头,早让我的希望烟消云散了。那骨头其实并不属于我的兄弟,但我想,它多半是我爸妈一起参加那个宗教组织的时候,带回日本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婴儿,肯定是我在你们家高高兴兴地吃着饭的时候被杀了,被那些灵魂丑恶的人吞吃掉了。他迫不及待地出生了,却被肢解成一块块,血流满地。他饿着肚子,还没来得及真切地体会到降生人世的感觉,就死了。在这个世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同时发生,中间差距很大。因此,那些死去的生命会被认为是神圣的,会被那样处理,一定是。所以我那时要把它当成死去的兄弟安葬。我和他们虽然是同根生,虽然没被神圣化,却也没被吃掉,还在日本平安无事地活到现在。”

我回想起那个梦中的那栋黑漆漆的房子,里面阴森恐怖的气息,那是人类经历不道德的兴奋后留下的一种气息。

“他们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说是可以获得特殊力量。据说这样在另外一个世界,在死后的世界,也能拥有强大的力量。告诉我的那家伙说,据他所知,这个教派最恐怖,但在那边类似的宗教各处都有。我刺激过头,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那些人真是愚蠢透顶。”

“这种愚蠢的事,他们却极认真地做。想到我的身体中也流着这种人的血,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

“我只能说不知道。”我回答。

我当真以一种窥探深浅叵测的黑暗的感觉作出思考,想那究竟是怎样的滋味,接着问他:“你母亲是怎样的人?”

“不知道,不过她好像会不停地换宗教,现在肯定加入哪里的其他宗教组织了。我只能求老天让她至少不要当那种头号傻瓜。”

“只能这样了。”

一线之差,裕志竟能从那奇妙的命运中逃脱出来,我觉得不可思议。假如他父母把还是婴儿的他带了过去?假如成人后的裕志去了那里,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假如他被逼吃了拌在平常晚餐中的人肉?以他的感受性来说,一定无法维持常态吧。

而且,说不定我们培育的东西比我们所想的更加伟大,我想。我们从想要了解对方全部的念头都没有,逐渐到能睡前聊聊天,到能对彼此大半的缺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容以爱。在我和裕志身上,因此从来不曾萌生变成自己以外的东西的、类似憧憬的念头,尽管电视、杂志、广播以及朋友们都要我们变,要我们变得更好。

“你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却没有受影响,真是幸运。”我说。

“我打心底里这样想。何况事到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了,对那些事念念不忘也无济于事。就算知道事实真相,就算有负罪感,又怎么样?我可不要像幽灵那样把影子变淡变薄,总之我必须活下去,要不然我真会变得跟个幽灵似的。”

“你以前活得太累啦。”

我虽这么说,但我知道,对这种事,不介意反倒奇怪了。

那些事原本其实和裕志毫无关系,然而却远渡重洋,变成一团滞重的空气,一直在给裕志施加压力。肉眼不可见的东西,既有美好的也有恐怖的,人们决不可能摆脱它们获得自由。

眼前的暗处走过一对新婚夫妻,裕志望着他们黏黏腻腻的样子,笑着说道:“我们来了这儿以后还没好好做过爱呢,这可是新婚旅行呀。”

“可是,每天玩得挺累呀。”

“回家前起码来一次吧。”

“不顾吃饭,只管生个乖宝宝?”

“相比之下,倒觉得吃饭稀罕多了……好吧,就算那事儿还早,回去先养条狗总行吧。”

“如果你愿意,我也高兴。”

“虽然只是一条小狗,现在我才惊奇地发现,在我的人生中,奥利弗却是我一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你爱它多少,狗必定回报你多少。小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只有奥利弗在用全部的身心肯定我的人生,那成了我任何时候都能活下去的力量。不论在它生前还是死后,它都证明给我看,我活在这个世上不是一件坏事。没有它,我想我小时候不会完全信任你和你家里人,完全不设防的。你们接纳了我让我好不容易活下来;另一方面,我自己的亲人抛弃了我去追求什么,在知道答案之前还模模糊糊的,知道之后,我脑子里就一直一直清清楚楚地浮现出“就在此时此刻也有婴儿死后惨遭分尸”的画面。然而,一旦生活在爷爷和你的保护之下,我开始认为那个惨绝人寰的残酷世界简直就像是电视画面,开始觉得无所谓,觉得它遥远之极,这种感觉讨厌之极,比那种画面更讨厌。就算我觉得遥远了,可它毕竟还是存在的,没有消失过,所以等我到了能称为成人的年纪,每回打算做点什么,它就会在脑海里浮现,夺走我的力量,因为那确实不是杂志或者电影中见到的残酷场景,而是现实中的婴儿,和我流着相同的血。我明知道那种事是存在的,但是却觉得很遥远。这里面绝对有什么东西弄错了,这种感觉老是隐隐约约地裹着我。到了确定人生方向的年纪,这感觉就越发强烈起来,简直就像有两个自己,一个生长在日本,过着平静的生活,没有任何问题;另一个却和父母生死与共,总也感到要为那些人不负责任所造成的可恶空间负责。就这种感觉。我也曾经梦想去亲眼看看那里的情形,然后报告给警方。可在日常生活中,那里又太遥远了,就像裹了层膜的感觉。我只在照片上见过我爸的脸,这样跟陌生人几乎没分别。听说了事件经过之后,从没见过面的父亲死了这种感觉也很淡,反倒很高兴,因为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被杀。我讨厌自己一直视若无睹,讨厌自己等着事情无可挽回。那个时候,也是奥利弗的爱让我意识到,爱我的、我爱的,是真加和爷爷所在的世界,只有这个世界才是我的现实世界。”

“对。”

“所以,回去后再养只狗吧,接着一起住在我们家。”

“先说好,我可不要那个摆过祭坛的房间。”

人类的心把形形色色的风景纳入其中,同时又像傍晚的大海一样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人类的心总之是棒极了。我们站起来,朝小屋的方向迈开了步子,那里有一排排黄色的温暖的灯光。路上,正当我们对着天空指指点点寻找南十字星时,碰巧遇到另外几个人也在寻找南十字星,于是一群陌生人笑着一起仰望天空寻找起来。找到的真正的南十字星比想象的还要小得多,很可爱,那组成十字的星星一颗一颗像钻石一般闪闪发光。

同别人道过晚安,我们手牵手唱着歌,沿着沙滩走回了小屋。

即使不在一处生活,两人所走的路也是回家的路,两人所在的地方无论哪里都是家。

“海豚真壮观啊。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

“刚才听大伙说,从那海角上还能看到鲸鱼。”

“原来所谓岛屿当真就是浮在海上的一小块陆地啊。它周围的世界反而那样地巨大,真是想都没想过。要不是站在那样高的地方,也许还真不知道大海是如此地辽阔呢。”

漫无边际、波涛汹涌的灰色大海,我们在俯瞰之下觉得那样恐怖,对于海豚却是嬉戏的场所;同样道理,我们生存的这个宽广得恐怖的世界,里面所有的事情也都波涛暗涌,假如神灵见了,也许就像那样看成微不足道又野蛮的游戏。

众多一个个相似的生命散落各处,按照数量庞大的心思游来游去,进行着形形色色简直没有所谓秩序的活动,或爱,或恨,或杀,或被杀,或孕育,或终结,或生,或死。既有人活了几十年却杀死能够再生小孩的婴儿并且拆吃入腹,也有人从活不了多长的小狗身上获得生存的力量;有的独自走进夜晚的大海企图默默自杀,也有的生命气息粗野,不管从谁的肚子里出来的只管哭喊着长大。在这锅作料很足的生命浓汤中,任何事物无论大小难易,都同时发生。所有这些事,小小院子里大时钟转动指针所记录下的我们营生的全部,假如一直从像那悬崖般极高又平稳的地方审视,恐怕就显得像列队嬉戏于波涛中的海豚那样,滑稽、渺小,然而却强劲有力吧。而我们无论谁,从遥远的远方看的话,也一定如同置身严酷的大海。大海冷酷无情,波涛汹涌,灰色的波涛卷着我们浮浮沉沉,我们在里面游来游去,玩了又玩,不久消失,消融进这个巨大世界的某个角落。

那过程,就像刚才顶着风眺望大海令我们屏住了呼吸一样,无疑有一种无尽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