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五代前的那些爱 > 后记

后记

人生,真的很奇妙。

虽然我们总会去规划明天,乃至明年的工作,但你永远不能确定,明年,甚至只是明天,你到底会遇上些什么人,会做些什么事儿!

我还清楚地记得,06年底,我规划着来年的工作——上课、教学、科研……

但我没有预料到,我在来年里,会结识一个叫徐明的人,会被他“拖进”那片光明的“万家灯火”里来。

徐明是江苏电视台《万家灯火》栏目的制片人,与我同龄,却比我胖许多,也因此显得胖得可爱。他总是在乐呵呵地说话,从我们偶然相识的那刻起就这样。我被他打造《万家灯火》这个栏目的构想所吸引,最终义无反顾地走了进来。

刚开始“触电”,实在有几分不适应。由于栏目初创的条件所限,我在演播室里,只能面对摄像机的灯光,却看不到久已习惯的学生们求知的目光,这个过程让人很茫然,说话的时候,“打嗑儿”、忘词儿,甚至犯结巴,那都是常态。我几乎要退却,是徐明,和他手下那帮优秀的编导们,鼓励我,帮助我,让我最终坚持了下来。

八月的时候,七夕节近,江苏电视台策划了一台盛大的有关“东方情人节”电视大餐,而我则“前度刘郎今又来”,再次走进《万家灯火》,主讲这个“评点千古爱情”的系列。后来知道,这个系列本不是由我来讲,只是栏目组看中了我有几分“胡说八道”的口才,又是搞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的博士后,这才力排众议,由我来讲。

由于有了第一次“触电”后的适应,这一回我渐渐放松了下来,也确实能按编导的要求,把摄像机毫无生命感的灯光,想象成观众们饱含情感色彩的目光。于是,终于能够发挥出让徐明和他的编导们所期待的“胡说八道”式的口才,洋洋洒洒地开讲我的《传世经典,倾城之爱》。这个过程,从适应到陶醉,我开始逐渐享受我的电视讲学之旅,而读者朋友见到的这本书,就是我当时在屏幕前那些口语的实录。

按编辑的要求,本书出版时完全保留了我当时“信口开河”所述内容的原貌,甚至大量的口头语也未做修改,按编辑老师的话,美其名曰——“原汁原味”!

可我却不由得有几分惶恐,怕它不严谨,也不够严肃!尤其是一些引述他人观点的地方未能像学术著作一样予以文献标注,比如西施与王昭君的故事里参照了国内学者许晖的观点,霍小玉的故事里参照了国内学者关四平的观点,唐明皇与杨贵妇的故事则参照了网络作家江湖夜雨的观点等等。在此一并声明,并表示感谢。

还要感谢卢海鸣、濮小南与徐延平三位老师,他们为我的讲座准备了许多材料。

另外,还有我的学生张昱、陈妙闽、彭艺斌、黄琰,我常与他们开玩笑,目之以私塾弟子,他们也帮我查阅过一些资料,也是帮助过我的人,在此一并感谢。

事实上,要感谢的人很多,因为没有他人的扶助,一个人在漫漫红尘路上不可能走下来,走到现在。在人生的这段旅程里,虽然“路漫漫其修远”,但幸运的是,始终会有关爱你的人,一路,与你同在!

佛言:“我今说之,汝等乐闻。”佛是快乐的,因为他讲的话,人们都喜欢听。这种快乐让人羡慕。但愿书里那些大白话式的罗嗦语也能给读者朋友带来阅读时的快感,这是写这段文字时最大的心愿。

谨以此记!

郦波

于仙林仙鹤山下

丁亥岁秋